波士頓驚爆見證美國風範
 
波士頓驚爆見證美國風範
作者: 陳破空

特別報導

更新於︰2013-05-03 Print Friendly and PDF

四月十五日的波士頓,有愛國日、報稅日、傳統馬拉松賽三大盛事。今年這一天,卻遭到兩名來自車臣兄弟的恐怖襲擊,震驚了美國和世界。


●波士頓爆炸兩名兇嫌,是來自車臣的新移民兩兄弟。

恐怖襲擊,打不垮美國精神

美國東北部名城波士頓的馬拉松賽正在進行中。在終點線附近,突然連續發生兩起爆炸,硝煙騰空,人聲尖叫。一場張揚和平與慈善的國際賽事,被蒙上暴力與血腥的煙塵。波士頓馬拉松賽,舉辦近百年,享有盛譽。今年尤其壯觀,吸引來自世界各國的運動員兩萬多人,圍觀民眾五十多萬人,恐怖分子選擇在這個場合、這個時機生事,企圖最大程度地製造傷亡、最大程度地製造影響。

三人死亡,一百七十多人受傷,對恐怖分子而言,或許還未盡如其願,但對於美國,又添了一出悲劇、一道傷痕。而現場雖遭震驚襲擊,但人們並沒有一哄而散,不論運動員還是圍觀民眾,大都留在原地,展開互救和互助。他們中,有的是醫生,立即救死扶傷;有的是退伍軍人,立刻運用戰爭經驗,救助傷患;有的來回奔跑,將傷者抱上救護車;有人抓緊拍攝,留下寶貴的破案線索⋯⋯

這是連環爆炸襲擊,除了相距十秒的兩起爆炸,事後,警方還發現了五個未爆裝置,然而,勇氣和愛心壓倒了一切,人們置生死於度外。美國畢竟是美國,一個成熟而堅挺的民主大國;波士頓畢竟是波士頓,一個歷經戰火與光榮的歷史名城。

為了安慰來自世界各地的馬拉松選手,波士頓民眾打開家門,提供他們食物、衣物、住宿、甚至交通費用;許多人慷慨解囊,回應募捐,為死難者家屬和傷者獻上關愛;許多人透過社交網站,及時發佈資訊、呼喚救助與支援。友愛,博愛,視人為己,是西方的傳統、普及的宗教情懷,每一次災難,都讓世界見證遍佈於美國社會的愛心,也見證在任何災難中屹立不倒的美國精神。

神速破案,見證美國效率

事發後,波士頓警方迅速展開破案。「九一一」之後,美國政府安設的監控攝像頭,遍佈全美。借助這張高科技的天羅地網,再加上民眾的天羅地網——他們踴躍提供自己拍攝的現場視頻,警方徹夜檢析,案發兩天後,四月十八日,警方就鎖定兩名嫌疑人,並發佈其影像。當晚,兩人倉惶出逃,在麻省理工學院搶劫汽車,並射殺一名校警;警方趕往圍捕,雙方交火,兇犯向員警投擲爆炸物。交火中,一名員警受傷。兩名嫌犯中,一號嫌犯受重傷,送醫後不治身死,二號嫌犯駕車逃逸。

隨後,兩名嫌犯的身份得以披露:是早年來自俄羅斯車臣地區的兩兄弟,在與警方交火中傷重身亡的,是二十六歲的哥哥塔梅爾蘭;駕車逃走的是十九歲的弟弟焦哈爾。兄弟倆顯然受到極端宗教思想洗腦,決意與文明為敵。

四月十九日,波士頓警方對焦哈爾展開「史上最大規模」的圍捕,目標鎖定兇犯可能藏身的水鎮。這一天,波士頓公共交通中斷、所有學校關閉、居民被告誡留在家中,全城氣氛緊張。傍晚,水鎮一居民在自家後院發現船隻附近有血跡,立即打電話報警。警方迅即趕到,團團包圍這棟房屋,隨後與兇犯焦哈爾駁火,直至焦哈爾傷重被擒。八點四十五分,警方宣佈追捕結束,全案告破。波士頓民眾湧上街頭,歡呼,跳躍,擁抱,喜極而泣。總統奧巴馬再上電視,讚揚警方和地方政府的傑作,再度慰問爆炸案遇難者家屬和傷者,要求徹查兇犯作案動機。


●4 月15 日美東波士頓連環大爆炸,是2001 年911 恐怖
襲擊後,第一次恐襲得手的事件。震驚美國與世界。

網路時代的中國人更同情美國

值得一提的是,爆炸案的三名遇難者中,有一名年僅二十三歲的中國女留學生呂令子,身前就讀波士頓大學。而受傷者中,更有多國人士。這表明,在這個日益全球化的時代,恐怖主義讓任何國家、任何民族、任何個人都難以置身事外。詮釋美國建立全球反恐聯盟的苦心,意在保衛地球村,而不僅僅是美國。

在中國,代表民間聲音的中國網民,絕大多數對美國和受害者寄予同情,有不少人甚至對十二年前發生「九一一」事件時自己曾抱持的幸災樂禍,真切懺悔。中國線民還對美國政府的迅速反應、警方的高效率破案、民間的愛心團結互助讚歎不已。尤其,美國總統親自悼念遇難的中國留學生呂令子、波士頓大學成立「呂令子獎學金」,更令中國線民感動不已,感歎:這才是以人為本!

這是「九一一」之後,近十二年間,美國遭遇的第一起得逞的恐怖攻擊。而美國,一直是國際恐怖勢力的頭號攻擊目標。相比之下,在過去十二年間,中國發生許多次由中國政府自己定義的「恐怖攻擊」。僅二○○九年,廣東韶關六二六事件、新疆烏魯木齊「七五」事件,死亡人數就以數百計,傷者更是不計其數。死傷枕藉,血流成渠。

波士頓驚爆,也讓互聯網時代的中國人真正見識了一個民主大國的風範,集透明度、高效率和民眾支持於一體。這就是美國,一個受到民眾監督與制衡的民選政府,在公開、透明的機制下高效運作;而人民的友愛心、向心力和凝聚力,使整個國家融為強大的一體。相比之下,中國政府一再炫耀「集中力量辦大事」的中國「制度優勢」, 黯然失色;所謂「制度自信」,也不攻自破。

仍有極少數中國線民發出幸災樂禍的聲音,但與十二年前的九一一事件相比,這種極端聲音已經大幅式微,而且遭到更多中國線民的譴責。連官方的《中國青年報》都發表文章,題為「波士頓爆炸,部分中國人幸災樂禍太極端。」譴責「極個別狹隘的民族主義者」的「極端雜音」。

北京奢望以恐怖主義  牽制美國

然而,更主流的官方媒體如《環球時報》、《解放軍報》、及部分御用學者,卻居然將波士頓爆炸案扯到美國重返亞洲的議題上,對美國予以暗諷和明勸。

他們聲言:波士頓遭到恐怖襲擊的的原因,是奧巴馬「改變了小布希政府時期以反恐為頭號戰略任務的做法」,重返亞太,「視中國為重要競爭對手。」他們認定:「奧巴馬必定會對為了遏制中國而鬆懈了反恐感到後悔莫及。」他們盼望「爆炸事件可能會促使奧巴馬重新調整亞太戰略。」

這類調子,讓人感覺,中共喉舌及其御用學者,無論見識還是智商,都停留在小學水準,和現實嚴重脫節。且不說這次恐怖事件,並不具有明顯的組織化,大致顯示個別極端分子的個別行為;只說,包括基地組織在內的國際恐怖組織,早已遭受致命打擊而潰不成軍,多數首領包括本拉登在內被殺被擒,其殘餘勢力,如四散游離的孤魂野鬼,已無法構成大規模殺傷力,根本不值得美國仍視其為頭號大敵,僅僅動用無人機,就能將殘餘的恐怖首領格殺於萬里之外,何須美國勞動大軍親征?

北京的奇談怪論,一則是緬懷美國反恐十年,中共伺機擴張、稱霸亞洲的「風光十年」;二則是奢望美國戰略重心再次回歸反恐,讓中共面臨的國際圍堵,不攻自解。這類調子,更反映了中共最高領導層心態,他們奢望,以恐怖主義牽制美國。中南海的奇思幻想,如食搖頭丸者的恍惚和超現實。同時洩露,中南海對美國遭受的任何恐怖襲擊,都從心底裡感到舒坦,幸災樂禍;進一步推論,如果一時沒有這類恐怖襲擊發生,急於擺脫美國圍堵、企圖扳倒美國文明的中共集團,便可能鋌而走險,與恐怖份子合謀,製造新的恐怖攻擊。對此,美國和國際社會不可不防。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