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隻大老虎束手難辦
 
兩隻大老虎束手難辦
作者: 許 行

專題

更新於︰2013-05-03 Print Friendly and PDF


●2012年三月人大,軍委副主席習近平陪同主席胡錦濤接見軍方代表,老婆彭麗媛在列,左邊是郭伯雄、徐才厚。

專題:習近平走老路
前言————緊抓槍桿子,走高壓政治老路

【從十八大到三月人大,中共完成權力的換代設置之後,新領導習近平實現了首次外訪。國內繼續「拒腐防變」,以中國夢和暴力維穩的軟硬兩手控制局面。實際上,是在走老路,走毛鄧政治高壓的老路。本期報導習近平用孟建柱取代周永康之後,換湯不換藥,維穩的實力反而明顯加強,公然宣稱網絡不是法外之地,連民眾飯醉一下,也遭監控。所謂打老虎,對兩隻夠格的老虎,軍委副主席徐才厚與中石油的大老闆,束手無策。在整風方面,也是不改制度,讓人洗洗臉而已,外交更無新思維可言。為此,本刊總編輯推出他構思已久的文章,試圖探討中共政權抗拒普世價值的本質根源,指出其代代相傳的教義,不出小農意識打天下做皇帝的格局,坐井觀天,冤冤相報,不僅錯過二戰後和平民主的大好機緣,又自絕於修正主義浪潮,迷信暴力,不可自拔。這是今天習近平死抓槍桿子,反對軍隊國家化的由來。(編者)】


●與周永康有勾結的中共兩貪腐大老
虎:前中石油董事長蔣潔敏(左)
和前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右)。

習近平誓言打虎,真正大老虎只揪出兩隻:軍委副主席徐才厚中石油蔣潔敏。二案都涉及周永康、江澤民系,習與王岐山哪有能量敢與周江集團對抗?

自從習近平今年一月在中央紀檢第二次全體會議上發出老虎蒼蠅一起打的誓言之後,究竟有多少隻老虎被置於要打的場地?

有人將四川省委副書記李春城、中央編譯局局長衣俊卿和能源局局長劉鐵男當作是三隻老虎,在我看來,這三個人還夠不上老虎資格。前鐵道部部長劉志軍可算是一隻老虎,不過劉案在習近平扶正之前發生,不是他出手打的。在習近平和王岐山手上新揪出的老虎,只有兩隻,其一是前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另一是前中石油董事長蔣潔敏。

軍中老虎徐才厚,病重住院

今年三月間,徐才厚在第十二屆人大會議上連續於開幕式和閉幕式中缺席,已引起公眾猜疑,認定他涉及前後勤總部副部長谷俊山的貪污大案,受到調查。最近更證實他已被雙規,軟禁在三○一醫院,而且患了晚期膀胱癌,初步手術不成功,目前仍在治療中,據估計,他的病情恐難熬到貪案被正式處理的時刻。

徐才厚原是江澤民在軍中的主要幹將,初任總政部副主任和主任,二○○四年升任中央軍委副主席。去年谷俊山貪污案被調查時受到高層重重阻力,後來谷俊山自己供認他曾將娛樂明星湯燦送給徐才厚,並賄以巨款,因此揭出谷俊山的後台原來是徐才厚。當年谷俊山在後勤總部任基建營房部長時想上升,遭到時任後勤部長廖錫龍的阻撓,但他卻有通天之術,竟由中央軍委直接任命他為後勤總部副部長,使得不少人大跌眼鏡,可見他是賄賂了徐才厚才當上後勤部副部長的。徐才厚在軍中暗盤賣官早有傳言,都說他連將級的官都敢賣,谷俊山就是一個例子,谷俊山當上總後勤部副部長之後,便從少將升為中將。

徐才厚在軍中不僅接受賄賂,而且他與薄熙來關係密切。薄熙來在大連當巿長和市委書記時,便已給徐才厚家人許多經商便利,後來薄出任遼寧省長,更撥巨款給徐才厚修建長興島的豪宅,所以薄熙來與周永康密謀奪權的計劃,在軍中得到徐才厚的支持。薄案爆發後,徐才厚才覺得勢頭不對,轉舵投靠胡錦濤。但谷俊山供認他與徐才厚之間的關係之後,胡已行將交班,現在徐案要由習近平作主。且看習近平是否真有打軍中老虎的決心;或許,決心來不及表現就被徐的病情惡化所掩沒。

中石油老虎蔣潔敏,打不打成疑 

中石油董事長蔣潔敏是周永康在石油企業的心腹之一。周永康在石油企業系統盤踞三十二年,曾任中石油公司總經理。現在無論中石油董事長蔣潔敏或中石化董事長傅成玉和總經理王天普等,都是他的心腹。蔣潔敏在石油企業工作四十多年,二○○六年出任中石油總經理。中石油屬下有許多企業,如吉林石化、四川石化、廣西石化、撫順石化、寧夏石化以及海外石化等,此外還有許多油管工程。每個單位的基建工程都規模龐大,不是幾十億就是幾百億。蔣潔敏光在這些工程圍標中所得的私利便數目驚人。據說,他每年收入十億以上,現在身家超過百億。

他曾將四川石化等多個上百億的巨型工程發包給周永康兒子周斌的上海惠生公司,讓周斌大發其財,光是四川石化工程投資三百八十億,周斌就獲利百億以上。

最近兩會後,蔣潔敏被調離中石油,出任國務院國資委主任,名義升級,實際上是有意將他調離中石油,便於調查。據博訊報導,三月十八日下午,國資委召開下屬一百多家央企負責人會議,蔣潔敏被宣布為新一屆主任之後,當場即由中紀委將他帶走。據說,中紀委之所以採取這樣拘捕的方法,為的是不想影響中石油的日常工作。

石油企業腐敗可嚴重過鐵道部

中國石油企業是國有企業裡中央級企業的巨擘,機構龐大,壟斷著全國石油的開採、國內外油管輸送、冶煉、進口、國內供銷和出口外銷等等業務,涉及的金額甚巨,但監管不嚴,自主性很強,更像一個獨立王國。故此,其腐敗的情況可能比鐵道部更嚴重。

去年一月十日,海關總署公布二○一○年全年進口原油和出口成品油的數字,根據這些數字,財經網記者發現一個非常奇怪的現象,中國進口原油的來價竟遠遠高過中國出口成品油的價格。

該記者據海關公布的數字推算,二○一○年全年進口原油二點三九億噸,花費一千三百五十一億,平均每噸進口油五百六十五美元;而出口的成品油二千六百八十八萬噸,出口金額為一百二十五億美元,每噸出口成品油僅四百六十五美元。天下哪有這般公然虧本的買賣?!進口原油每噸五百六十五美元,經過加工之後的成品油反比原油便宜一百美元一噸,這種情形是否表示石油企業主管在進口價格和出口價格中都做了手腳?

早在二○○九和二○一○年間,傳媒與中石化之間曾經發生過一場關於不計成本低價出口的爭論,有網上作家王思想在鳳凰博報上公開指責中國石油企業喪盡天良。他說「中國油企一面向國民和政府部門哭訴,成品油冶煉虧本,逼政府對其進行補貼,一方面卻以二點四元一公升價格賤賣出口,以致國內成品油零售價格與出口價格相差高達四元,比美國零售價高出兩元。在這赤裸裸數據對比面前⋯⋯充分顯示它們在搜括民眾血汗時毫無人性的本質。」究竟石油企業為甚麼要低價出口成品油,而這種低價之中是否隱藏著不可告人的秘密,即以低價出口在國外套取國際市價的差額中飽私囊?由此我們可以對王思想的意見再作一點補充:中國石油企業不僅憑壟斷之權盤剝民脂民膏,予取予求,而且憑壟斷之權在進出口貿易中竊取國家的巨大利潤轉為私利。

習近平不是說要打老虎嗎?如果他真能將石油系統的貪污全都抖出來,不僅打中石油,還要打中石化,那才夠算得上有真打老虎的氣魄,且看他有沒有這個膽量!

劉漢案可大可小,牽連薄案江系

最近,四川礦業巨富劉漢被捕。他被捕的起因是其弟劉勇殺人潛逃多年,被公安通緝,近來捕獲,而劉漢因涉嫌窩藏其弟而被捕。這一捕卻牽連到薄熙來案,也牽連到高層官商勾結的關係,如果追深一層,可能成為一樁大案。劉漢是漢龍集團和金路集團的董事長,又是宏達集團的第二大股東。他與大連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和四川宏達集團董事長劉滄海都關係密切。王健林是薄熙來的政治伙伴,經由他的萬達集團替薄熙來洗錢,幫助薄將巨額美元資產轉移到國外。劉滄海與周永康有密切關係,且與江派貪官都有勾結。劉漢這樣一位商界大鱷,如果在窩藏胞弟之外被牽涉進薄熙來一案,那麼自然也會成為一頭官商勾結的老虎。問題在於習近平和王岐山會不會這樣做,這就可以測驗他們兩人是否真有打虎的決心。

其實,無論薄熙來案、蔣潔敏案,徐才厚案,劉漢案,最後都與周永康有千絲萬縷關係。周永康才是一頭大老虎。只因周永康既是江派台柱(坊間傳說他是江澤民的姪女婿),又是前屆政治局常務委員,地位比薄熙來的政治局委員更高。習近平絕對沒有這個能量去處理周永康問題幾乎是可以肯定的,因為打擊周永康,勢必要跟整個江系集團決裂和對抗,習近平哪有這個能量!

雖然,中共黨內改革派和民間都有要求懲處周永康的呼聲,無奈黨內改革派和民間的力量都還很薄弱,不足以成氣候。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