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整黨老路捨本逐末
 
走整黨老路捨本逐末
作者: 凌 鋒

專題

更新於︰2013-05-03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習近平決定以整風,洗澡治病,推動廉政。中共史上整風太多,越整越瘋,殘害忠良。走整風老路,整人不改制度,不開放新聞監督,運動管不住權力。


●彭麗媛出場,被親共媒體捧為「母儀天
下」。她的外觀成為大陸的儀表。一不小
心便出紕漏,這套輕裝是不是有問題?

習近平出任總書記與中共中央軍委主席已經五個月,出任國家主席也一個月了,但是先前熱絡的改革氛圍反而冷卻,十八大後興起的民間反腐也被壓制了。中宣部反而拋出「反黨、反國家、反民族」的「新三反」罪名,

似在磨刀霍霍指向民眾?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就在人們感到困惑的時候,四月十九日的中央政治局會議上,決定從下半年起,由中央政治局帶頭,用一年左右時間在全黨自上而下開展「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活動過程要「照鏡子、正衣冠、洗洗澡、治治病」。

政治局決定全黨整風一年

在這以前的十八大,習近平已經說要整頓黨風,然而怎麼整法?這次會議所顯示的,還是政治運動式的整風?習近平作為太子黨,他的治黨、治軍、治國,使用的語言還是毛澤東式的語言,只是做小部分的更動。例如「召之即來,來之能戰,戰之必勝」,只是把老毛的「能勝」改為「必勝」。而這次的「照鏡子、正衣冠、洗洗澡、治治病」也是來自七十年前延安整風時期的「治病救人」與五十年前農村四清運動的「洗手洗澡」。用這些詞匯,是要討好毛派,還是習近平不但缺乏改革的新思維,也找不出其他更好的語匯?

相信習近平也知道這一點,所以他在政治局會議上的講話,新華社用的標題就是「積極借鑒我國歷史上優秀廉政文化 不斷提高拒腐防變和抵禦風險能力」。既然是「借鑒」,連語言也借來了。然而更重要的問題,還是習近平現在面臨的問題,與大半個世紀以前已經大不相同。

延安整風的紅色恐怖,高華的《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有詳盡的描述。延安時期的中共幹部,與現在比起來,算是「艱苦奮鬥」了,因此那時的整風,不是推行「廉政文化」,而是毛澤東統一全黨的權力鬥爭。難道習近平是藉推行廉政文化來鞏固自己的權力?

至於五十年前的四清運動,也是毛澤東與劉少奇的路線鬥爭,所謂左右之爭都是假的,最終演變成為「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那時的紅色恐怖,習近平自己也是受害者。習近平還真相信這些是「優秀廉政文化」?中共最有誠意以整黨來反對「不正之風」,是胡耀邦擔任總書記的時候。

胡耀邦整風下台冤枉周而復

那是改革開放初期,文革的歪風邪氣借改革開放、老幹部重新掌握權力而開始泛濫。一九八三年十月十二屆二中全會上,通過了《中共中央關於整黨的決定》,產生了中央整黨工作指導委員會,總書記胡耀邦出任主任,但是掌握實權的常務副主任是薄一波,從此人後來的表現,也看出這次整黨的命運,甚至禍及胡耀邦。習近平的老爸習仲勳只是顧問。

胡耀邦是做實事的人,雖然有薄一波的阻撓,在虎年的一九八六年,還的確興起「打虎」的高潮。當時被打下來的太子黨小虎,著名的有政治局委員胡喬木的兒子胡士英,胡耀邦把胡喬木叫出來開會,公安才能到家抓人,此人獲釋後最近幾年又積極活動。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葉飛的女兒葉之楓判刑十七年(據說不久就假釋出獄);同案被槍斃的張常勝,也是將軍之子,老爸向國家主席李先念求救,李先念沒有辦法。另一個被槍斃的是上海市委第二書記、市人大常委會主任胡立教兒子胡曉陽。一九八七年一月胡耀邦下台,侵犯這些既得利益集團是重要原因,薄一波、王震就是倒胡的急先鋒,因為他們的兒子就在商場打滾。

真正被冤枉的應該是當時擔任對外文化聯絡委員會副主任的周而復。鄧小平在政治局會議上點名批他「喪失國格人格」,報載胡耀邦也說他「丟醜丟到國外」。當時小道消息說他在日本嫖妓,實際上大概只是逛性商店、在酒店看色情片;最重要的是向女翻譯(幹部子弟)性騷擾而被投訴。當時我在《信報》專欄為他鳴不平,標題是「嫖妓日本  振興中華」。周而復當時剛出版長篇小說《南京的陷落》,這是反日小說,因此「大節」是愛國的。

至於嫖妓日本,我是這樣寫的:「如果把男女關係硬和國格人格扯在一起,則周而復和日本女人睡覺,倒是『振興中華』的表現。」「周而復到日本去,騎在日本女人身上作威作福,豈不是一雪國恥、振興中華的表現?特別是周而復已過古稀之年,他可能服了國產的三鞭丸或其他宮廷秘方之類,大振雄風,『進入』日本女人體內,更進一步使這些愛國藥物威震日本和世界,從而換取大量外匯促進中國四化,又何罪之有?」

當時在北京中新社工作的一位華僑朋友託人帶話出來,對此文大表讚賞。當前習近平鼓吹「民族復興」,並且以對日本強硬的態度來展現中國的民族主義,那麼周而復在當時已經是言行上民族復興的先驅了。

很難對付龐大的利益集團

開展整風式的反腐敗運動,一定有人被拿出來祭旗。《開放》雜誌四月號就報導上一任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已經被雙規,他的貪腐問題,是被總後勤部副部長谷俊山牽連到的,是谷的後台。而徐才厚雖然是江澤民愛將,但還不是特別的親信,會像犧牲陳良宇那樣犧牲徐才厚。而關鍵一點還在,谷俊山早在十八大以前就被總後勤部政委、前國家主席劉少奇兒子劉源揪出來。好戰的劉源痛感腐敗的軍隊不會打仗,因此不顧重重阻力抓出谷俊山。在劉源的合作下,將徐才厚上將、谷俊山中將作為整黨的突破口應該不會失禮。

此外,還有報導,原上海市副市長,現任市公安局長與局黨委書記張學兵,雖然是江澤民侄子、上海市政協主席吳志明的親信與接班人,也已經在三月底被「雙規」。而金融界中的兩位重磅操盤手、萬家基金管理公司固定收益部總監鄒昱、中信證券固定收益部執行總經理楊輝也在三月被扣,消息到四月中旬才曝光,可能會掀起金融風暴。而長期在金融界擔任要職的陳元(中共開國元老陳雲之子),卻在四月十一日的《人民日報》撰文重溫江澤民一九九三年舊文、推崇江推動金融電子化遏制腐敗,時機的巧合也實在太微妙了。

看來習近平鴨子劃水的功夫不淺,正如他所主張的多做實事。問題是後續會如何?後續問題之所以重要,乃因習近平所面臨的阻力,遠比胡耀邦要大許多許多倍,因為貪官污吏已經掌握黨政軍要害部門。如果力道不夠,或策略錯誤,習近平就會重蹈胡耀邦的覆轍。

民間諷反腐:上管嘴巴下管雞巴

正因為有胡耀邦的前車之鑑,江澤民、胡錦濤也有走過場的整黨:江澤民時代有「講學習、講政治、講正氣」的「三講」運動,後來再提「以德治國」;胡錦濤則是黨的「保先」運動(被譏為「保鮮」運動),並且提出「八榮八恥」;這些全部無疾而終。當然,因為江澤民的兒子、胡錦濤的兒子都在官商勾結上同流合污,怎麼可能反自己的兒子?習近平、李克強兒女還沒有到撈錢的年紀,王岐山沒有子女,因此這方面的包袱會少一些,但是要對付龐大的利益集團,還是很難頂的。

習近平在這次的政治局會議上也提出「道德治國」,要重走江胡的老路?如果真如江「道德治國」,第一個拿出來批判的就應該是毛澤東,難道這是習近平的「批毛」信號,以迎接老毛一百二十歲冥壽?就像鄧小平把嚴肅的「一國兩制」庸俗化為「馬照跑,舞照跳,股照炒」那樣,中國民間則把反腐敗形容為「上管嘴巴,下管雞巴」。

兩千多年前先賢已云「食色性也」,就說明那「兩巴」是人性的表現,其實也是人性的弱點。反腐敗就是要遏制人性,不是消滅人性,只是節制而不得泛濫成災而已。毛澤東整黨,把人家整得一佛出世,二佛涅槃,體現他的惡劣政治道德,但也藉機讓自己的雞巴為所欲為。老實說,也沒有人敢管他的雞巴,江青也管不住,原因就是他的權力太大。

中共官員的腐敗,就是因為權力無法制衡,憲法規定的「黨的領導」成為他們的護身符。「黨的領導」讓他們活得多姿多彩,嘴巴雞巴爽歪歪,怎容得民眾反對,讓他們上下淡出鳥來?當然就要動用權力把刁民們抓起來,扣上「顛覆」等罪名。

習近平、李克強、王岐山真正有心反貪,關鍵還是要訂立制度,而不是搞整風運動;除非整風結束後訂立監督權力的制度,包括開放輿論監督。最切實可行的制度,就是西方國家權力制衡的制度。但是中共領導人為了維護他們腐敗的權利,將這些當成不符合中國特色的「邪路」,習近平如果照辦煮碗,那就別搞反腐了。因為結果會與江澤民、胡錦濤一樣。兩年前吳邦國叫囂「五不搞」,就是為以江澤民為首一小撮特權集團的「兩巴」護駕。如果不加以割除,甚至照搬毛澤東的一套整黨,那只是勞民傷財的作秀而已。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