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大後的中國法治幻夢
 
十八大後的中國法治幻夢
作者: 桑 普

中國崛起透視

更新於︰2013-04-00 Print Friendly and PDF

中共十八大會議後,除了最近發生的南方週末和炎黃春秋事件外,還接連發生了好幾樁涉及中國法治狀況的事件,相當耐人尋味,值得仔細研究。這些事件正是習近平出任中共總書記後站在中國憲政改革十字路口上所架設的風向標,足堪參詳。

一、平反黑打:在薄熙來倒台和習近平上台後,薄派的「唱紅打黑」風向突然逆轉,習派的「平反黑打」旋風閃亮登場,足見中共嘴臉像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樣。跟風越緊,傷得越慘。重慶打黑期間的李莊案堪稱實例。李莊是曾被認定為重慶「黑老大」龔剛模的辯護律師,在2009年因湮滅與偽造證據、妨害作證等罪名被起訴,翌年被判囚1年半,去年獲釋。當時的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在毫無理據和邏輯下宣稱:李莊案「事實清楚」、「程序合理」,反問「如果只要涉及到律師的事,我們一概不管、一概豁免,那不就成無政府主義了嗎?那不就無法無天了嗎?」按照薄的思路,現在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中央,現正逐步實行薄所宣稱的「無政府主義」和「無法無天」。李莊出獄後一直不斷申訴慘遭重慶警方栽贓陷害,苦無音訊。及至近日,重慶巿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竟然罕有地致電約談,認真記錄了他所反映的情況,並且全程錄影。李莊指出:「法院最後的結論說,相信人民法院會儘快給你一個公正的處理結果,這樣看,案件應該會有一個比較樂觀的前景。」大家可能會問:既然李莊有望翻案,而且打黑時遭整肅的重慶警察近900人也陸續低調地被恢復名譽和待遇,是否意味著中共中央有意開展一場媲美70年代末期「真理標準大辯論」、「平反冤假錯案」的一場「重慶平反運動」?這又是否中共「回歸法治」的開端?絕對不是「回歸法治」,只不過是「回歸當權者的統治意志」而已!薄在,薄說了算;習在,習說了算;如換個人,也由他說了算。這就毛、鄧、江、胡、習一脈相傳的帝王獨裁專制思維,跟民主人權法治理念,完全風馬牛不相及。許多外國媒體和國內救黨派人士殷殷期待習近平從「平反黑打」進一步啟動「法治改革」,實際上是不了解中國共產黨的歷史和本質,被自己愚昧無知的主觀願望沖昏了頭腦。需知道如今重慶相關法院並非「良心發現」,繼而主動覆核李莊等受害人的申訴,而是完全聽命於中共中央和政法部門,務求做好被交辦的「平反黑打」任務而已。中共中央的「平反黑打」行動,將僅會在一個完全可受中共中央控制的小圈子內低調開展,目的只不過是為了:敉平薄熙來黨羽、鼓勵舊部屬變節、撫平受害者情緒、建立新幫主權威。底線還是那句老話:堅持一黨專政,緊跟中央風向。這跟鄧小平「平反冤假錯案」後立即號令全國堅持「四項基本原則」的做法,本質雷同。而這次的「平反黑打」行動,恐怕規模更小、調子更低,甚至不會像宣告文革是「十年浩劫」般宣告重慶打黑是「五年浩劫」。原因無他,因為鄧小平是「文革」的受害者,而習近平卻是「打黑」的啦啦隊!「重慶打黒」產生了一堆政治判決,「平反黑打」只不過是產生另一堆反方向的政治判決而已,兩者均不符合「司法獨立不受干預」的基本憲政原則。儘管「平反黑打」大快人心,在某程度上也能昭雪不公,但卻是成王敗寇生態下的副作用。放眼大局,司法一天不獨立,法治永遠不生根,無從依法監督和制約黨國權力,不斷淪為當權者鎮壓政敵和樹立官威的統治工具。因此,有些人從「平反黑打」幻想出「回歸法治」,可謂甜在口頭,愚在心頭。萬綠叢中,還是維權律師劉曉原能夠保持清醒,直指與薄王事件沒有直接關聯的冤假錯案,基本上未有改變。例如去年2月茉莉花運動期間,重慶青年黃成城在QQ上發信息與同學相邀喝茉莉花茶,竟被判勞教2年。趁重慶多宗勞教案得平反之際,黃成城也向重慶市勞教委提出行政訴訟,但法院卻不予立案。由此可見,對中共存有「回歸法治」幻夢者,完全自欺欺人。


二、陳克貴案:11月30日,曾逃亡美國大使館的失明維權人士陳光誠之侄子陳克貴,因持刀自衛而傷害半夜入屋突擊搜查的三人而被控故意傷害罪。山東省沂南縣人民法院突然開審後即日宣判,陳克貴被判囚3年3月。陳克貴的正當防衛抗辯不被法院採納,但他表示不會上訴。陳克貴的父親陳光福在開庭前4小時才接獲官方指定律師王海軍的電話通知開庭,惜陳克貴的父母均被禁止旁聽。事件曝光,全球譁然。
事實上,由於今年4月陳光誠成功逃脫山東當局的軟禁,藏身駐北京的美國大使館,導致山東地方當局顏面盡失,深感憤怒,於是糾合暴徒闖入陳光誠大哥陳光福家,用棍棒毆打他們,受傷的陳克貴被迫反擊而拿菜刀砍傷對方。由此可見,當時的陳克貴面對現實不法侵害,為防衛自己免受死傷,才會拿起菜刀傷人以制止棒打侵害,且無防衛過當,應屬正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然而,受中共政法委高度控制的公、檢、法機關,不但沒有查明正當防衛的事實真相,更加沒有遵守許多很基本的刑事程序法律規定。誠如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努蘭所指出:訴訟缺乏正當程序保障,包括被告未能由自己挑選的律師代表、沒有機會提出抗辯、父母不獲准探望、法庭委派的律師沒有向家人提供案件資料,以及有律師被恐嚇如代表陳克貴便會失去律師執照等。這些都引起有關中國法治以及是否遵守國際人權宣言承諾的嚴重關注,因此美國呼籲中國當局覆核這宗案件。

在中共一黨專政下,政法委盡情操控全國大小司法機關。正如陳光福所說,陳克貴「人在刀俎,只能任人魚肉」。在這種專政體制下,公、檢、法只不過是鎮壓叛逆和維護特權的統治工具,是共產黨的護身符、中國公民的奪命刀。承上所述,無論在實體法抑或程序法方面,中共政法委所操控的沂南縣人民法院都在踐踏法律。司法既不獨立,也不專業,只懂聽命行事。痞子法官連戲都懶得演,就乾脆把自己霸王硬上弓的醜態公諸全球。面對如此沒有基本法治意識、經不起事實考驗的中國共產黨及其長期支配的司法體制,我們還會相信他們真的會有意願、有能力、有決心推動司法改革、建設法治國家嗎?那怕相信這類鬼話一秒鐘,都是對自己的良知和智慧宣戰、對中共懷抱著無限的妄想與無知。中共暴政不滅,受苦受難的只會是一個接一個無辜的陳克貴。身在美國的陳光誠,更加嚴正批評當局不但未兌現公開處理山東地方官員違法行為的承諾,反而變本加厲。他更指出「2005年我被迫害的時候,張高麗在山東當書記,我入獄以後他才離開,現在他又進了中央政治局常委,然後他進去時間並不長,陳克貴就得到這樣的對待。」聽完這番說話後,還要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集體推動司法改革抱有希望的人,可以休矣!


三、爆料反腐:最近許多記者和網民紛紛取得地方貪官腐敗材料後公開爆料,迫使黨紀委和有關當局立即對貪官採取行動,例子實在不勝枚舉。(一)原重慶市北碚區原區委書記雷政富,曾經攀附叛逃前的王立軍,導致他與18歲女子的淫穢性愛視頻影片一度被掩蓋,最近遭知情人士轉交記者朱瑞峰後在網上曝光,群情洶湧。雷政富即遭免職,並被立案調查。(二)四川達縣縣委書記李春與9名情婦出遊淫亂的微博在網上走紅,據傳還坐擁17億存款和19套房產,達州市紀委開展調查並將他軟禁於賓館。(三)原廣州市城管局番禺分局政委蔡彬,被網民揭發坐擁21套房產,現正接受調查。(四)原廣東國土資源廳副廳長呂英明,遭網民踢爆包養47名情婦、貪污28億,現正接受調查。(五)原陝西安監局長楊達才在事故現場微笑惹怒網友,用心的網友在照片中發現多款名牌手錶和皮帶,逐一分析價值,引發官方注意,最終查出逾1600萬元財產,現正接受調查。
在這股「爆料反腐」的風潮中,部分案件好像有股幕後黑手故意放出誘餌,製造民間輿論,把政敵拉下台。但我們也必須肯定網民和記者認真專業,蒐證調查,值得鼓勵,甚至在部分案件中,足以讓有關當局變得被動而暫時屈服於洶湧民情,也足以讓全國中共貪官人人自危而互相猜疑。然而,從更寬廣的視野來分析,筆者深感中國法治面貌慘不忍睹,絕不因爆料風潮而喜上眉梢,或者沾沾自喜地宣稱「公檢法不再是違紀官員曝光的唯一渠道」,然後高呼「人民萬歲」後倒頭大睡。一個健全的憲政民主社會生活,雖然鼓勵公民調查和公佈真相,但更鼓勵公民向警察或檢察機關舉報後,由後者獨立調查起訴,再交由不從屬於任何黨派的法院獨立專業依法審判,而不是像現在這樣,由在法律上毫無地位的黨紀委介入調查、處分免職、軟禁賓館、雙規雙開。畢竟黨紀委這類非法組織,跟錦衣衛、東廠、西廠本質上無異。由始至終,「爆料反腐」只能治標,不能治本。打得了幾隻小蒼蠅,打不了那群大老虎,更打不散整個貪腐體制。治本之道還是在於:結束一黨專政,取消紀委組織,司法獨立專業,依法調查審判。


四、朱承志案:聖誕節,是西方國家普天同慶的佳節,但卻是中國共產黨施展暴力的慣常時刻。2009年聖誕節,中共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重判劉曉波11年,並且持續把無辜的劉霞軟禁在家,3年過去了,他們仍被囚禁,尚未重獲自由,暴政本質不變。2012年聖誕節,湖南公安再以相同罪名把發佈李旺陽「被自殺」照片的朱承志先生移送檢察院,偏偏就是要選擇在這個良辰佳節,一再向無辜的正義勇士開鍘,顯然有意挑戰人性極限,喪盡天良。
朱承志已被逮捕近半年,因持續拒絕湖南公安「認錯」和寫「保證書」等無理要求,在聖誕佳節被正式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朱妻曾秀蓮曾經在朱承志被捕後要求自聘律師,卻被公安拒絕。如今朱妻已經聯絡北京維權律師劉曉原,尋求協助。畢竟,湖南公、檢、法的陰謀詭計明顯不過:儘快推進,嚴懲異己!劉曉原律師表示:檢察院的審查起訴期限有1個月,隨後檢方可能以「證據不足」為由,把案件發回公安「補充偵查」,來回可達兩次,而一旦檢察院決定起訴,法院也同樣可以「證據不足」為由,把案件發回檢察院,曠日廢時,拖延折騰,消磨意志。然而,筆者認為更有可能的是:湖南檢察院火速起訴,儘快讓案件進入法院審判程序,理由容後說明。至於最後結果,目前難以預料,可能是准許朱承志取保候審重獲自由,但更可能是直接定罪判刑,或者炮製另罪起訴定罪判刑(因為中共根本找不到朱承志任何煽動顛覆的言論或行為)。由此可見,中共政權的暴力、脅迫、恐嚇的專制本質從未改變,人權慘遭踐踏。最煽動顛覆政權的,正是中共政權自身。

為甚麼湖南當局這麼急著要把朱承志一案移送檢察院?恐怕跟李旺陽「被自殺」的幕後黑手湖南省委書記周強的仕途脫不了關係。周強,團派人物,法學碩士。在江、胡分贓佈局中,他無緣進入中共政治局,但恐怕另有重任。12月14日,周強卸任湖南人大常委會黨組書記,而且按慣例也即將卸任省委書記。據稱,他將被委以重任,出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長」,把他的所謂「法治湖南」理念「輻射全國法院」,延續他的主子胡錦濤暴君之「河蟹」氣派。所謂「法治湖南」的真相,離不開今年發生在湖南的三大案件處理手法:李旺陽被自殺與揭發者被關押、永州被逼賣淫幼女之母唐慧喊冤竟被勞教、長沙反日遊行期間的打砸搶燒暴行被縱容,盡顯「具有周強特色的法治精神」。由於周強傳聞即將離湘赴京,出任最高法院院長,因此他決意收拾手尾,不留後患,讓那些被他陷害過而不肯屈服的人,逃不出他的掌心,不得翻案。辦法就是:儘快把朱承志從公安系統,經過檢察系統,送進法院系統,以便他調職後仍能坐鎮控制,同時跟政法委書記孟建柱裏應外合,達成默契,確保行動一致,不讓朱承志繼續晾在湖南公、檢部門,儘快把他送入自己將會控制的新地盤,避免有日冤案破局,東窗事發,讓周強自己變為另一個薄熙來,進而影響自己在5年或10年後擠身政治局常委。果真如此,周強的算計堪稱相當精密,朱承志恐怕難獲自由。我們必須正視這一嚴峻危機,持續跟中共奮發抗爭,喚醒全球關注,解開國內所有良心犯和政治犯的腳鐐,促使朱承志早日重獲自由。

綜觀上述四事,「平反黑打」離不開政治擺佈,「陳克貴案」離不開枉法裁判,「爆料反腐」離不開紀委插手,「朱承志案」離不開暴力瘋狂。這些都不是中共有意推動司法改革或邁向法治的先聲,只不過是中國法治狀況持續沉淪的鐵證。猶記得習近平新任中共總書記後,隨即參觀國家博物館並發表講話,引用毛澤東的兩句詩詞「雄關漫道真如鐵」和「人間正道是滄桑」來形容中華民族的昨天和今天,並用李白的詩句「長風破浪會有時」來形容中國的明天。雖然是官腔,但說得沒錯。依我看來,在現實上,這股「長風」離不開要求實踐憲政民主、保障自由人權的公民社會力量,這道「破浪」離不開粉碎中國共產黨一黨專政和操控司法的實際有效行動。果真如此,中共專政體制瓦解與司法真正獨立之日,為期不遠矣。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