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為何不憤怒?
 
上海為何不憤怒?
作者: 微博評論

讀者編者

更新於︰2013-04-06 Print Friendly and PDF

記者剛剛從浙江嘉興市方面獲悉,今年以來共有七萬頭豬因養殖條件等綜合因素死亡。

據上海市政府新聞辦公室官方微博

@上海發佈消息,截止三月十三日十五時,上海市水域內已經打撈出六千六百多具死豬。http://t.cn/zYBoxn0

@李鳴生【上海為何不憤怒?】

上海貫以東方明珠著稱,現卻以「東方死豬」聞名。如果說一千具死豬不足為怪,兩千具死豬也不足為奇,那麼當六千具死豬集體上市後,上海為何依然若無其事超然淡定?不僅主媒集體裝聾作啞,連韓寒、周立波也持沉默?我當然深知其難;但大是大非前故玩深沉集體扮傻,便是縱容,便是同謀!

@陳秋雨【不信江南凍死豬】

本人雖不是專業人士,但如此多的牲畜短期內密集暴斃肯定不正常,死豬都打撈出六千頭了,真相仍撲朔迷離!你們說沒有瘟疫,但願如此,可農業廳卻賣萌說豬是凍死的,若在東北我信,但在江浙一帶,如何服眾?你當民眾是豬啊,快改口還來得及,開個記者招待會,就說豬都是笨死的!

@愚言【我們有權知道】上萬頭豬死亡,防疫部門說沒有發現疫情,近六千餘頭死豬在河裡游泳,官方說水質正常。你們要顛倒黑白,還是要指鹿為馬?你們幾時尊重過公民的知情權?這是一起嚴重的瀆職事件,竟然沒人負責。我操!!!

@廉政公署【發改委正式宣佈黃浦江更名為豬江】萬頭死豬神秘潛入黃浦江,不是新聞;二千多萬上海人喝了半個月的死豬肉湯,也不是新聞;上海水務局稱黃浦江水質均符合國家飲用水衛生標準,才是新聞! 君住長江頭,我住長江尾。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死豬水。

@詩人潘婷【為家鄉的黃浦江爭取一份乾淨】今天,我居然被刪哭了⋯⋯第一次。雖然開博兩年來被刪過無數。但今天實在受不了。為家鄉的黃浦江爭取一份乾淨,有錯嗎?

@中國黑鏡頭【極度恐怖!今天死的是黃浦江裡的豬,明天?】大量死豬,據分析可能是轉基因豬糧引起的,而轉基因食品(油、大米等)已經泛濫。突然一個恐怖的念頭,今天死的是黃浦江裡的豬,明天死的會不會是人。

@鳳凰財經【浙江已有多個癌症村:企業排污近二十年無人管】浙江紹興,曾經的水城卻在變成「毒缸」。在規劃面積一百平方公里的紹興濱海工業區及周邊已有多個「癌症村」出現。而杭州蕭山村民反映,污染企業排污二十年無人管,環保檢測結果被要求也不公佈,該村十多年已有近六十人患癌症去世。

@這裡是美國【美國男子向水庫小便致萬畝蓄水將被抽乾】《悉尼先驅晨報》報導,一名美籍男子向美國俄勒岡州波特蘭市一水庫中撒尿,被附近的安全攝像機拍了個正著,波特蘭市水利局決定將水庫中蓄存的約合三萬立方米的水抽乾。「抽空水庫更多出於心理因素考慮。想到喝尿,大多數人會想吐。」

微博評論二○一三年三月十五日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