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的本領恐慌症
 
習近平的本領恐慌症
作者: 曉 鳴

專題

更新於︰2013-04-05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網民調侃兩會其既無民選代表、又無立法實權。人大開會猶如皇帝上朝:台上發號施令,眾臣在台下恭聽。皇帝按規矩要天天上朝,中共一年只上朝一次。


●習近平與夫人抵達非洲坦桑尼亞訪問。
坦國從毛時代起,就吃了中國大量援助。

今年中國人大政協在中共中央編導下閉幕,常委們按分工各就各位,欽定的政府各部門及首長都獲任命。人大被「特色」為中共政治局常委會的執行局。習總書記卻說,他擔任國家主席是「全國各族人民的信任」。

兩會富豪財產超美六十倍

人類政治史是一部不斷從獨裁專制向民治民主發展的歷史。在二十一世紀,一個國家的政體已不是理論(主義)的問題,而是兩種制度的選擇。越是強調堅持自己制度特色的國家,距離人類理性和民主政治就越遠。中國大陸和朝鮮的政權交接就是例證。

有網民稱北京兩會為「二會」(編者注:「二」即罵人笨蛋「二百五」一詞的縮略。),調侃其既無民選代表、又無立法實權。今年並非沒有新話題:像薄熙來案,霧霾籠罩加死豬漂江,香港限購奶粉,房市交易加稅等。但人大在這些問題上,以及公布官員財產、廢勞教、改戶籍、棄一胎化等國民關切上,卻無立法舉措。中國依然是按黨規反貪腐。

英國《金融時報》三月八日報道,中國本屆人大政協代表中有八十三名超級富豪,人均財富三十三點五億美元;而美國國會兩院的八十三名最富有議員的平均財產為五千六百四十萬美元;兩者相差近六十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政治核心比美國更加資本主義化,只因中共將財富共產進了自己的腰包。

選七常委當人大,全無交代

大會前(二月二十七日)官媒新華社宣布,中共政治局七常委都當選全國人大代表,卻沒交代,選舉是何時?何地?如何舉行?他們是戰勝了多少候選人而當選的?連一張常委們在基層選區投票的作秀照也未見刊出。常委中只有俞正聲同時「當選」人大和政協代表。前政協主席李瑞環也是兩屆人大政協的雙料代表;退位的賈慶林主席身兼人大政協代表十年。依此例,俞將分管政協,三月十日果然「當選」。

中國國家主席、人大委員長和總理的產生也照此辦理。國際媒體關注度當然不如梵蒂岡的教宗選舉。我讀到的幾份英文報紙頭版都沒有報道中國人大的選舉,有的只在國際版報道「六千六百頭死豬填滿中國河流」的消息(三月十四日)。北京兩會時,非洲的肯尼亞選民在排隊投票選舉國家首腦。通過媒體,人們可以看到有背著嬰兒的黑人婦女將選票投入不同票箱的畫面。

在美國,勝選連任的奧巴馬在發表新任期的首次國情咨文時,特別提到在場的嘉賓,一位去年總統大選時投票的一百零五歲女選民。奧巴馬誓言,將解決令選民排隊數小時才進入投票站的技術性問題。而他今後的重大決策和人事任命都定會繼續受到反對黨議員的挑戰,他的民主黨還將面臨兩年一度的中期選舉,以及下次大選的考驗。

美國歷史:「無代表,不交稅」

在正常社會,無論企業還是機構、民間還是官方,提到代表,都須是經被代表者選舉或委托授權程序產生的。早在二百多年前,北美英屬殖民地就因不滿在英國議會中沒有自己選舉的代表,喊出「無代表,不交稅」口號,並拿起武器與英軍抗爭,贏得獨立,創立世界第一個民選的、三權分立的憲政民主國家。

美國人對選舉權和代表權的執著至今依舊。如首都華盛頓特區(DC)。目前在聯邦參議院沒有代表,在眾議院僅有一個無投票權的代表,但在總統選舉團有三票。今年總統就職典禮前,奧巴馬同意,總統車隊改掛印有「有納稅,無代表」(Taxation without Representation) 抗議標語的汽車牌照,加入了首都選民的維權行列。

美國憲法規定,合眾國由各州(state)組成,DC不具備州的法律地位,要爭取到與各州同等的代表權仍有難度。因為在美國,任何人(政黨、總統)不經嚴格立法程序,都不可能隨意修改憲法,更無任何政黨有權聲稱,自己是正確的唯一代表,不可替代的永遠執政者。

人大制度被完全共產黨化

隨著世上獨裁者的逐一倒台,中共不再公然反民主,開始宣傳「協商民主」制,同時反覆強調,絕不照搬西方政治制度模式,繼續堅持共產黨領導,將山寨自蘇維埃的人大制度完全共產黨化,逆世界政治文明潮流而動。自蘇聯解體後,中共專政變本加厲,以為可以避免重蹈覆轍。

中共的「協商民主」與民主政治毫不搭界。在中共政治語彙中,民主與人民一樣,是掛在狗肉攤上的羊頭。凡冠以人民的機構,像是人民法院、人民警察、人民解放軍都是與人民對立的。中共談民主必加上限制詞,甚麼「人民民主、社會主義民主、無產階級民主」,還獨創了「人民民主專政」,將三者合一,隨意詮釋。連工會、婦聯、作協、國企的一把手也都非中共黨員莫屬,不過是借西方馬克思主義之名,行中國帝王專制之實。數千年至今,全民大選在中國大陸聞所未聞。

中國人大開會猶如皇帝上朝:掌權者在高台上發號施令,眾臣民在台下恭聽。皇帝有時會擺出不恥下問的親民姿態,贏得三呼萬歲。兩會間,中共七常委分別到各代表團發指示、聽意見、體察民情。不同的是,皇帝按規矩要天天上朝,中共治國一年只上朝一次。人大政協委員們一年一度的提案還不如朝廷大臣的奏摺來得及時。

落後至此,新科人大副委員長、「參政黨」之一國民黨革命委員會(民革)的主席萬鄂湘還說,「沒有必要去改變我們目前的這種政黨政治制度」,因為「已經嚐到了目前這種政黨制度的甜頭。」這番甘當花瓶黨的自白,徹底革了比中共革命還早的國民黨的命,正因為如此,萬主席才能享受僅次於國家主席的黨國高幹待遇。靠這樣的假國民黨人統戰在台灣執政的國民黨,近乎痴人說夢。

中共的專制制度其實並無新意:國民黨曾在中國大陸實施過,斯大林也曾靠此統治過蘇聯;堅持國家社會主義特色的納粹黨曾將日耳曼民族振興成橫掃歐洲的強國。如今都已飛灰湮滅,只有所剩無幾的共產國家還在堅持。中共新領導似乎要重溫勃列日涅夫的超級大國夢,與美國爭雄;還擺出要與日本開戰的架勢,其後果可想而知。

習近平在黨校自認「本領恐慌」

中共儘管大權獨掌,仍不放心、不自信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大會期間,北京警方派警察上公交車「執法」,嚴禁乘客在路過天安門時開車窗撒傳單。在民國時曾最善於組織在市中心飛車集會,喊口號撒傳單反政府的中共地下黨,掌權六十年就敗壞到與民為敵、草木皆兵的境地。悲劇啊!

難怪習書記最近在中央黨校說,「我們的隊伍裡有一種恐慌,不是經濟恐慌,也不是政治恐慌,而是本領恐慌。」因為自覺要應付所接掌的爛攤子,力不從心:

在黨內,前朝元老健在,勢眾錢多,盤根錯節;本可依靠的紅二代,被薄熙來搞得聲名掃地、分崩離析,乃至兵戎相見也未可知。在黨外;互聯網強大的穿透力斷了中共壟斷媒體的筆桿子;維穩的槍桿子反而壯大了上訪大軍。在民族區域,藏民自焚抗議、新疆暴力事件愈壓愈烈。香港人不斷發起反北京干預的示威。人怨天怒,神州陸水空無處不污染,糧菜肉奶少有無毒害者,中華民族處在前所未有的生存危機之中。

在海外,媒體不斷揭露中共權貴貪腐真相及其巨大利益鏈,開闢了中國網絡反腐的第二戰場。美國民間網絡安全公司竟能鎖定,無孔不入的中國網絡攻擊出自上海一座軍方大樓。亞洲各國日益警惕中國擴張軍力:越南、菲律賓、印度等積極備戰,劍指中國;日本誓言,絕不放棄有爭議島嶼。緬甸民主進程使中國巨額援助及投資付諸東流。中國的唯一密友朝鮮竟在邊境地區試爆核彈,全不顧中國人死活。

面對困境,習書記在黨校坦誠,「新辦法不會用,老辦法不管用,硬辦法不敢用,軟辦法不頂用」。接下來,他提出的對策竟是「大興學習之風」,「因為學習是前提,學習好才能服務好,學習好才有可能進行創新。」但經歷過林彪「讀毛主席書」學習運動;毛的「批林批孔」、「評水滸、讀馬列」等內鬥加學習運動的國人斷不會相信,靠學習馬列主義就能解決中國政治、經濟、環境等問題,那只不過是給了尚未落馬的御用理論家衣俊卿們又一個發財致富、潛規則女下屬的機會。

主持學習歷來是中共腐敗官員最擅長、最露臉的本職工作。從北京陳希同、上海陳良宇,到重慶薄熙來、雷政富們,莫不如此,因為「中國不就是腐敗分子提拔腐敗分子,腐敗分子反腐敗嗎?」(廣東貪官羅蔭國二○一一言)。

剛接任國家主席的習總書記若拒絕政改和選舉,指望以「黨管幹部」治國反貪,必是得了本領恐慌症。

(作者:北美資深新聞工作者)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