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肅貪應依靠誰?
 
習近平肅貪應依靠誰?
作者: 許 行

專題

更新於︰2013-04-05 Print Friendly and PDF

希望上層啟動政改之路已走不通,真正能推動政改的力量始終在民間。只希望習近平在肅貪遇阻時,放鬆對傳媒和網絡的控制,讓民間發揮揭發和監督的力量,開創新路。


●習近平當選如儀。知情人透露99% 的官員反對財產公開,
說明99% 的官員是貪官。反腐敗已經完全不能指靠體制了。

第十二屆人大和政協均已落幕。這種走過場式的大型會議實在很浪費,兩會合共五千多位代表,大部份從全國各地來京,光是旅費和吃住已不知要花掉多少公帑,還要有數萬人服侍他們,幾十萬人保衛他們,其作用僅僅是為了給黨專政化妝成為有「代表性」而已。實際上,所有重要的官場人事變動,未開會之前早已由黨的上層決定了,會議開不開都是一樣。這樣的人大,本身就應該成為政治體制改革的頭號對象。

人大不是人民代表,而是官意代表,只是一場舊瓶新酒完成換屆的表演

目前的人大,徹頭徹尾不是人民的代表大會,而是官僚冒充人民代表的集會,其成員絕大部份都是當官的,即使不是當官的,也都是由官方指定的,這樣的「人大代表」連軍閥時代的豬仔議員都不如,豬仔議員本身並不當官,只是被官方僱來充當代表替官方講話而已。現在的人大代表們,本身絕大多數就是官,連雇傭的形式都免了,怎能發揮對官權起到監督作用?

真正有代表性的人大,其代表必須由人民選舉出來,在普選基礎上產生,這樣,才能成為憲政民主的議會,才能發揮權力制衡作用。但是我們可以肯定,在習近平當權的未來五年,絕對不可能改變現有官式人大的性質,因為習近平本身就是集黨政軍權於一身的寡頭,怎能有民主憲政念頭。汪洋有一句話講得好,改革就是要拿刀來割自己的肉,誰能設想,習近平會拿起刀來割自己的肉,砍自己的骨?事實上習近平現在所想的只是怎樣鞏固自己的寡頭地位,以便做出一點可以標榜的政績而已,他絕對不是實現民主憲政的革新者。

從這個角度去看今次人大,我們可以說,這次人大只不過在形式上完成了政府換屆,它不僅讓習李體制正式登場,也對人大、政協以及政軍各部門的人事作了較大變動,你方唱罷我登場,換來換去都離不開黨控制的手掌心。不過我們作為看戲的人,從中也能看出一些黨內各個派系在權力角逐上的蛛絲馬跡,而且更重要的是要看看習李體制的施政理念,它是否依舊新瓶舊酒,抑或另含新意,因為這關係到中國未來發展的前途和人民真正的福祉。

習近平的中國夢,不是憲政夢,而是國家主義民族主義的強國夢

就整體而論, 中共的專政是以黨治國,黨高於一切,政府只不過是替黨行使執政、統治人民的工具,一切都要服從黨的領導。但黨本身卻存在著不同山頭的派別,一般人將它分為江派、團派和太子黨。江派和團派比較明顯,現在在黨的最高領導機構中央常務委員會裡,江派佔有優勢,而在換屆後的新政府裡,團派佔有優勢。至於太子黨,事實上太子們並沒有形成一個黨或派,這因為他們彼此在權益上和理念上各不相同,結不成黨或派,所以將習近平說成是太子黨並不恰當。

習近平就他的家庭背景來說是太子,但他同其他太子並沒有結成一股勢力,自成派系,而是獨來獨往的,所以今天無論在黨內和政府裡,他都沒有屬於自己派系的人馬。他完全是為著江團兩派互爭各不能占優的情形下被元老們指定成為第五代接班人的地位去統率黨政軍的,可以說他是有權無派,權力基礎並不穩固,需要在不穩中尋求平衡,發揮自己統率的作用。在黨的中常委之中,現在,能夠與他拍擋的有王歧山和李克強,但在政府裡他完全沒有自己的親信。

當他初接大任時,給人以清新印象,特別是去年十二月「八二憲法」三十周年紀念會上強調要尊重憲法,主張要加強憲法和法律實施的一番言論,給人以一種具有革新的期望。當時連《人民日報》都發表《憲法的生命和權威在於實施》之類的評論,所以《南方週末》和《炎黃春秋》才會在新年致詞中提出憲政夢,希望由習近平帶頭履行憲法賦予人民的權利,成為政治體制改革的突破口。

但是今天,從習近平在人大閉幕詞看來,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閉幕詞中根本沒有提到憲法賦人民的權利,只提到他要切實履行憲法賦予他的職責,也就是說,他當了國家主席之後要履行憲法第三章第二節所規定的職責,如根據人大和人大常委會的決定,公佈法律、任免國務院自總理以至各部委的職務、頒發勳章、宣佈特赦令、戒嚴令、動員令和宣戰,接受外國使節等等。他履行這些職責同人民的權利毫不相干。

陽光法案十八年通不過,網絡實名制只須十天便通過

反之,他要實現的是民族復興的夢,即他所說的「國家富強、民族振興、人民幸福」。這個夢很有國家主義和民族主義的色彩。無論國家主義或民族主義,當這個國家或民族處於弱勢的時候,它是民族自保圖存的武器,到了這個國家強盛的時候,它勢必趨向軍國主義。因此,無論國家主義或民族主義的興起,勢必同自由主義相對立。至於習近平所講的人民幸福,顯然不是人民從自由中獲得的幸福,而是官方賜予的物質滿足。所有這些夢都同政改毫不相干,更不用說能成為政改的突破口,走向憲政民主之途了。

現在我們可以肯定的說,習近平的執政理念不是革新,更不是要推進任何有利於政治改革的步驟,而是加強黨的領導,實現富國強兵的道路。不過他要實現富國強兵、國泰民安,首先的阻礙是中共自己腐敗透頂的官僚現狀。現今所有社會問題如貧富過分懸殊、土地糾紛和強迫拆遷、食物安全、環境污染、群體事件等等,其根源都是出於官員腐敗。不要只說文官腐敗,武官也一樣腐敗,後勤總部副部長谷俊山中將的貪瀆案便是一個例子。最近傳媒紛紛傳說,谷俊山的後台是剛離任的軍委副主席徐才厚上將,徐沒有出席這次兩會,引起更大的猜測,指他已受調查。退役少將張西南最近在《人民日報》上公開揭露軍中腐敗,紀律蕩然,買官升級明碼標價。劉亞洲上將說,現在兩會大談強國夢,但強國必先強軍,這樣軍紀蕩然的軍隊怎能強得起來。

習近平有一種觀念,稱為打鐵必須自身硬,因此他以身作則, 強令在美國哈佛大學留學的女兒習明澤回國,最近又發出狠話說不要事後埋怨我六親不認,這話當然是針對近親而言,警告他們要自己收手,免得在他雷厲風行肅貪時殃及池魚。網上早有傳言說,習近平母親齊心在習近平還是當儲君的時候便已嚴令家屬成員不要從事不當的商業活動。這主要是針對習近平大姊齊橋橋而言,因為習家只有橋橋和他的丈夫鄧家貴在北京和香港從事商業活動。據說,為了維護習近平的聲譽,橋穚去年已要求丈夫擺脫所有生意。

不依靠人民力量,必會在人民力量中解體

李克強在人大閉幕後的記者招待會上也說:「為政清廉應該先從自已做起,正己才能正人。」以身作則固然可嘉,但這只是浮面的辦法,真正能夠肅貪,必須從改變政治制度著手,變黨專政為民主憲政。如果不想改變政治制度,起碼也要真正實行官員財產公開申報制度。但官員財產申報法從一九九四年談起,至今十八年仍無下文,而網絡實名制只須十天便通過了。據網上知情人士說,在官員之中有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反對財產公佈,可見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官員都是貪官。反對最厲害的是前朝政治局常委和八大元老。周永康、曾慶紅,賀國強、賈慶林、吳邦國等家族的歛財,早已不是新聞,鄧小平、江澤民、李鵬、王震、陳雲等元老家族的歛財更是眾所周知。前些日子曾傳說習近平要現任七常委率先公佈財產,遭到劉雲山反對;而且有消息說,老常委中有人表示,如果新常委公佈財產,便會給他們難堪,逼他們下台。可見沒有人民的力量,單靠習近平和王岐山的幹勁,充其量只能打打大蒼蠅和小老虎,打到個別副部級甚至正部級官員已經算是到頂了,要想實行陽光政策,實在難於上青天。

李克強在人大閉幕後的記者招待會絕口避談政改,側重談經濟和民生,說要建設廉潔政府和民生政府。至於怎能廉潔,他只說要給權力塗上防腐劑,這比習近平要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裡更輕柔。中國前途既不能寄望於習近平,當然更不能寄望於李克強,李克強連溫家寶那套表演普世價值的功力都沒有。

希望由上層啟動政改之路是絕對走不通的,真正能推動政改的力量始終在民間。我們只希望習近平在肅貪中遇到困難的時候應該放鬆對傳媒和網絡的控制,讓傳媒和民間能夠發揮揭發和監督的力量,由此便利言論自由和人民結社自由的興起,壯大公民社會,開啟新的前景。

民間要求官員公佈財產的呼聲甚高,就在這次人大開會期間,太原維權人士李茂林和北京公民馬立新等五人,向全國人大遞交七千餘人簽名的「官員財產公開倡議書」,當埸被警察捉進天安門分局扣押一天,本來準備將李茂林遣返太原,遭他反抗,結果將他軟禁在北京長豐賓館,好在現在停止使用勞改,否則李茂林必定會被送進勞改場。在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處都有人拉起要求官員公佈財產的橫幅,都無例外地被警察捉去,不知所蹤。

如果習李體繼前朝高壓政策,它不僅無法有效反貪,無法建立廉潔政府,無法幹出政績,更無法紓解民怨,那末最後,只有等待人民革命來解決。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