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韓戰會爆發嗎?
 
第二次韓戰會爆發嗎?
作者: 彭 濤

熱點新聞

更新於︰2013-04-04 Print Friendly and PDF

近來朝鮮半島局勢由於北韓的戰爭威脅變得極為緊張,究竟問題如何發生並走到這一步?涉及美中俄日各國的態度如何?戰爭的可能性有多大?

今年二月十二日,朝鮮進行了第三次核子試驗。對此,聯合國通過了制裁朝鮮的決議。三月初,韓美開始代號為「禿鷲」和「關鍵決斷」的年度軍事演習。平壤繼而宣佈廢除一九五三年韓戰停戰協定,切斷與韓國的熱線電話,發射短程導彈,戰機闖入韓國領空,威脅要對韓美進行軍事打擊等等。朝鮮半島緊張局勢驟然加劇,會不會發生二次韓戰?

各懷鬼胎朝鮮半島局勢複雜化

自一九八八年美國宣佈朝鮮可能在開發核武器的資訊和一九九四年五月聯合國安理會提出對朝鮮核專案進行調查和制裁以來,朝核問題就成為朝韓、朝美、朝日乃至中朝關係緊張的主要誘因。從二○○三年至○七年,朝、韓、中、美、俄和日本六國曾共同就解決朝鮮核問題舉行六輪會談。六方會談二○○九年因朝鮮退出之後停會至今,實已名存實亡。韓國從一九九八至二○○八年由金大中而盧武鉉對朝鮮實施旨在推動朝鮮半島和解與統一的「陽光政策」,但在李明博擔任總統之後,陽光政策即被明確否定,韓國對朝鮮的態度轉趨強硬,招致朝鮮針鋒相對的反應,如再次關閉邊界,中斷高層政治接觸等。韓朝關係不斷緊張。

導致朝核問題複雜化和六方會談失敗的關鍵原因在於,相關國家各懷鬼胎,互設障礙。首先,在半島統一問題上,朝鮮和韓國的鴿派願意促進統一進程,但美國和韓國的鷹派則對南北和解與統一不感興趣。中俄對朝鮮半島的和解與統一則抱著複雜曖昧的心態,因為朝韓統一很可能意味著朝鮮政治制度的轉向,中俄並非樂見。其次,在朝核問題上,其他五國都反對朝鮮擁有核武,主張朝鮮半島無核化,只有朝鮮堅持不放棄核武。

韓國及日本反對朝核出於安全的考慮。美國反對朝核卻是出自戰略上的考量,其態度非常詭異。朝鮮要求就核武問題與美國進行雙邊談判,主張討論無核化之前要先行討論締結和平協定問題。而美國和韓國則堅持要朝鮮先放棄核武才願意交談,稱無核化取得進展和朝鮮重返六方會談是另行磋商和平機制問題的前提條件。儘管朝鮮也表示可以放棄核武,但要美韓與朝鮮簽訂互不侵犯的和平協定。

美中俄朝鮮半島問題的不同立場

這就逼著朝鮮鋌而走險,孤注一擲,將朝核問題推上絕路。實際上,美國是「樂於」看到朝鮮玩弄核武的,因為這會加劇朝韓日三國關係的緊張,從而為美國在東亞保持和加強其影響力提供機會。這是美國在亞太地區的戰略利益所在。朝鮮的「瘋狂」行為,自然會加劇韓日的恐慌,促使它們要求美國加強其在東亞的軍事力量,比如:美國打算在日本部署第二枚TYP2型雷達,以及漢城請美國在韓國部署戰術核武器等。

中國與俄國不支持朝鮮擁有核武,是出於自身權力與安全利益的考慮。而朝鮮對中俄這兩個「同盟國」的自私自利則感到憤悶,因此在核武問題上往往也不給這兩個「老大哥」多少面子。最近,中國政府之所以參與了聯合國對朝鮮的制裁,就是因為中國對朝鮮的行為感到不滿,認為朝鮮根本不考慮(甚至損害)中國的利益。朝鮮已被中國列為有可能發生代理人戰爭的國家之一。

很顯然,在朝鮮問題上,美國起著至關重要或主導的作用,一種看法認為美國是朝核問題和朝韓關係緊張的推動者之一,朝鮮的政策客觀上反而讓美國在東亞的利益得到穩固與增強。美國並不希望看到朝鮮半島的和解與統一,也不希望朝鮮出現崩潰,從而引發戰爭或大規模的動盪,以此使美國成為這一地區不可或缺的保護和穩定的力量。另一種看法與此相反,認為南北韓統一,一定是如東西德統一一樣,南韓佔上風,成為一個民主國家,當然是美國樂見的,符合它的全球戰略。

另外,作為造成朝核問題並使之複雜化的始作俑者之一的朝鮮,亦是導致朝鮮半島局勢日趨緊張和不穩的主要因素。在經濟日益走下坡路和國際上不斷孤立的情況下,為保障其岌岌可危的獨裁政權的苟延殘喘,平壤打出發展核武這張唯一的「王牌」,以要脅南韓和美日,迫使其與朝鮮溝通和建立正常關係,把「停戰協定」轉換為「和平協定」。然而,朝鮮採取進行核子試驗等極端行為,不僅沒有達到其預期的目的,反而為美國和韓日鷹派們做了「嫁衣裳」,使自己處於更加孤立和危險的境地。如果平壤首先承諾放棄核武,美國和南韓就沒有理由拒絕談判有關簽定和平協定的事宜,朝鮮在南北和解中就可以轉為主動,也會獲得中國和俄國以及國際社會的廣泛支援,擺脫和走出孤立。當然,這也得看各方的意向如何。

第二次韓戰的可能性與結局

目前,朝鮮半島處於劍拔弩張、一觸即發的態勢,朝美韓各國都躍躍欲試,互不退讓,東亞大有要爆發一場(核)戰爭的危險。然而,目前發生一場這樣的戰爭的可能性很小(小規模的軍事衝突有可能)。朝鮮發展核武是想要脅美國、南韓及日本,而不是要發動南北韓戰爭。戰爭對平壤極為不利,因為爆發戰爭就意味著朝鮮自身的滅亡。美國也不願意與朝鮮進行一場戰爭,特別是核戰爭,這不符合美國當前在亞太地區的利益,也不是美國在朝鮮問題上的初衷。因為,一場新的韓戰給參戰各方帶來的毀壞和損失無法估計,且並非就一定能讓平壤就範或屈服。而中國則是最不願意看到在朝鮮半島燃起戰火和烽煙的。中國需要一個保障其「戰略發展機遇」的和平環境,朝鮮半島的動亂只會給中國帶來危害和災難,如大批難民的湧入、捲入戰爭、和美國對抗等,這些可能直接動搖中國現行政權的穩定。所以,中國對當前半島危機比誰都顯得緊張。俄國的態度也是不願意看到比鄰發生任何戰事。

但是,也不能完全排除朝鮮半島發生新的一輪戰爭的可能。朝鮮新獨裁者金正恩及其幕僚們在當前的衝突中到底會走到多遠,會不會繼續按照美國的願望保持一定的節制或默契,誰也摸不准。據報導,美國懷疑並擔憂金正恩領導下的朝鮮政治體制是否「穩定」。另外,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稱,美國和中國應該共同討論對策,以應對朝鮮發生政權崩潰的情況。如果平壤真的鋌而走險,擦槍走火,讓美韓日不得不予以反應,那麼一場新的韓戰就在所難免。而美國的加入,朝鮮的結局可想而知。然而,朝鮮問題不是不可能和平解決的,只要平壤承諾放棄核武,或美韓接受平壤的對話要求,各方相互妥協讓步,拿出誠意來磋商問題,南北韓和解統一與朝鮮半島無核化就會有光明的前途。可惜,這只是一個善良的願望而已,並非政治現實。

(彭濤博士:德國時事評論家)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