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教制度必將徹底清算
 
勞教制度必將徹底清算
作者: 申 淵

大陸傳真

更新於︰2013-03-10 Print Friendly and PDF

中國勞教制度來自蘇聯惡於蘇聯。比服刑的勞改還無法無天,無數優秀右派分子和有為青年被殘酷勞教而死,這暴政的兇惡工具在毛後竟然被強化,是中共鎮壓人民的鐵證。


●蘇聯作家索爾仁尼琴,1970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1973年著《古拉格群島》
是對蘇聯勞改制度最有力的揭露。被蘇共強制驅逐出國。

中共政法委書記孟建柱新年一月七日在全國政法委電話工作會議上宣佈要推進「勞動教養、涉法涉訴信訪工作、司法權力運行機制、戶籍制度」的改革,並宣佈:「中央已研究,擬請全國人大常委會批准後,今年停止使用勞教制度。」——但新華社、中央電視台、人民日報三大官媒轉載發表後不久均遭刪除,未作解釋。其他媒體仍舊照轉,中共黨刊《求是》第四期轉載了孟建柱講話節選,並發文《統一認識,改革勞教制度》。

一月九日新華社再次發文《適應民主法治進程,改革勞教制度》一文,指出存在將近六十年的中國勞教制度「有望在二○一三年發生重大改革」。因其「落後於當前的時代潮流,與民主、法治的發展進程相悖逆,改革勞教制度勢在必行。」一月底廣東省司法廳長嚴植嬋表示,如全國人大常委會審查通過,廣東可能在今年內適時停止勞教制度,「而在教的勞教人員將於達到勞教期限後解教。」

一周後雲南省比廣東省更進一步,直接叫停勞教審批。二月五日人民網和媒體相繼轉戴「雲南暫停省內全部勞教審批」的消息。中共雲南省政法委書記蘇孟鐵在全省政法系統視頻會議上表示,將對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纏訪鬧訪、醜化領導形象等三種行為的勞教審批統一停止,對其他違法行為的勞教審批全部暫停。媒體指出,「雲南省的勞教改革跨出關鍵性一步」,今年不會再有人被勞教了。

中國的勞動教養制源於蘇共

中國的勞動教養制度源自前蘇俄。一九一七年列寧的布爾什維克黨奪權後,為對付反革命和怠工行為,成立以捷爾任斯基為首的《全俄肅清反革命和怠工非常委員會》,俄文簡稱「契卡」。帶有強制勞動和勞動改造性質的營地隨著「契卡」應運而生。第一座勞改營成立於一九二三年,在靠近北極圈的白令海中的索洛維茨基群島上,用以關押反對蘇維埃政權的政治犯和不同政見者,包括社會革命黨人、孟什維克與宗教界人士。

實施紅色恐怖的「契卡」僅存在四年便被規模更大的《全俄肅反委員會》(俄文簡稱克格勃KGB)所取代。一九二九年隸屬於克格勃的《勞改營和教養院管理總局》(俄文簡稱古拉格GULAG)成立,統一管理全蘇勞動教養工作。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索爾仁尼琴在他的巨著《古拉格群島》中將其比喻為「群島」,意指勞改勞教制度已經滲透到前蘇聯政治生活的每個領域,無所不在。密如蛛網的古拉格群島儼然變成蘇聯「第二領土」,至斯大林逝世前夕,全國己達一百七十餘所。

在蘇聯領土上,處處佈滿監獄和集中營,囚犯門掙扎在極端嚴酷的政治和生活條件下,沒有自由、沒有麵包、沒有衣服,卻又無法逃離。古拉格群島是斯大林鐵血統治與血腥清洗的象徵和重要工具。蘇聯解體後,俄羅斯哲學副博士恰利科娃指證:「一九三七年到一九五○年集中營死亡一千二百萬人,加上槍斃富農、集體化被鎮壓和餓死的二千萬人,死亡總人數達三千二百萬。」

有壓迫就有反抗,古拉格群島內的抗爭從未停止過。一九四一年蘇德戰爭爆發,古拉格群島開始燥動不安,烏斯特.烏辛斯克村古拉格營的武裝反抗最為典型。他們打開營門,隨後數天和當局戰鬥,囚犯們四處亂竄,有的被打死,有的獨自逃走,有的回到營地自首。首領列邱寧戰鬥到被增援部隊團團包圍。激戰一天後,起義隊伍全軍覆沒。列邱寧和三名同事選擇自殺,有一位猶太人和中國人被俘。這場規模雖小的起義敲響了古拉格的喪鐘,為後續的暴動埋下火種。

斯大林一九五三年三月逝世後,終於發生大規模暴動。迫使赫魯曉夫在一九六○年簽署廢除古拉格的命令。當局嚴密封鎖古拉格營地起義消息,直到蘇聯解體才被曝光。

蘇共一九五四年廢除古拉格法

五三年五月二十五日被俘的烏克蘭抗蘇勢力「班德拉分子」與曾在波羅的海沿岸森林中進行抗蘇鬥爭的遊擊隊員在諾里爾斯克古拉格營地舉行起義。起義軍中除政治犯,還有許多與蘇軍拼殺過的戰士,具有戰鬥力。起義軍的人數達兩萬多人。

諾城起義尚未鎮壓下去,沃爾科塔營地又爆發更大規模的暴動。沃爾科塔市郊的古拉格營地內關押的烏克蘭「班德拉分子」 與二戰期間與納粹合作過的「弗拉索夫分子」攜手合作起事,襲擊守衛,奪取槍械。一萬多名受過軍事訓練的起義者與增援部隊對抗,連戰連勝,連官方的坦克大炮都無可奈何。

起義大軍向沃爾科塔市進發,欲搶佔市內電臺並通電全國。市內黨政機關聞訊開始撤退。起義軍在增援的空軍攻擊下才被打敗,此時距沃市不到二十公里。在暴動的初期,蘇共當局曾被迫與起義軍領導人談判。

五四年另一起規模相當的暴動持續四十多天;諾里爾斯克暴動持續七十二天;沃爾科塔暴動把當地搞得天翻地覆。此後古拉格營地起義此起彼伏,雖然都被鎮壓下去,但維持古拉格制度的道義和物質代價越來越高。距赫魯曉夫在蘇共二十大的反斯大林秘密報告《個人崇拜及其後果》不到二年,在諸種內外壓力下,蘇共終於廢除了古拉格惡法。

有人把血腥暴政的結束歸功於赫魯曉夫的「解凍」政策。赫魯曉夫在扳倒克格勃頭子貝利亞時,指責貝利亞曾唆使斯大林讓古拉格制度合法化。但是誰又能否認,若無古拉格起義大軍前仆後繼的鬥爭,蘇聯的勞改勞教制度的垮臺怎可能早於蘇聯解體三十年?

勞教惡法為懲罰右派而設

古拉格群島已埋進共產主義的垃圾堆,然而克格勃、古拉格幽靈仍在中華大地上作祟,吞噬著數以百萬計的知識精英。

中共的勞動教養始於中共建國之初,懲治那些在鎮反肅反三反五反運動中夠不上刑事處分的前國民黨憲政軍人員、擾亂社會治安者、宗教人士、偷聽「敵台」者、被殺或錯殺者的家屬,甚至所謂的「思想落後」分子、不服從「工作分配」、「消極怠工」分子與流氓阿飛小偷。但是起初勞動教養與勞動改造的界限並不十分清楚。

勞動教養在一九五七年才被正式定位並達到高潮。毛澤東把勞動教養定位於處置敵我矛盾作人民內部矛盾處理的政治犯——右派分子和其他壞分子。當時上百萬右派分子和壞分子被開除公職,流落社會,引起社會動盪。

毛澤東便在當年七月於青島舉行的中共省委書記會議上說:「除了少數著名人士之外,把一些右派都搞去勞動教養,搞個勞動教養條例。」 毛澤東把勞動教養這個違反憲法的法外之法加以合法化、體制化、規範化,比祖師爺斯大林更加肆無忌憚。

周恩來緊跟,於八月向人大常委會提交《國務院關於勞動教養問題的決定》,他詭辯道,勞動教養與勞動改造之間的根本性區別在於,勞動教養是預防性的行政措施,解決人民內部矛盾;勞動改造是刑罰執行措施,處理敵我矛盾。兩者的區別在於「罪與非罪」。

人大常委會批准頒發勞教決定規定,凡是「不務正業」、「違反治安管理」、「拒絕勞動或破壞紀律」、「不服從工作分配」的;「罪行輕微、不追究刑事責任的反革命分子,反社會主義分子,受到機關、團體、企業、學校等單位的開除處分,無生活出路的」,均可送去勞動教養,隻字未提勞教主要對象是右派分子。

勞教在人大立法後,一九五七到一九五八年度一年內收容的勞教人數就有四十多萬人,其中包括四次鎮反肅反中清理出來不夠判刑條件的戴帽現行或歷史反革命分子約二十萬;右派分子十五萬多,占官定右派五十五萬人的三分之一;其餘為各種壞分子,實際上也是右派分子。不久,三年大饑荒中逃荒討飯的「盲流分子」逾百萬人也加入了勞教大軍。歷年來累計勞教人數達六百萬人以上。

勞教比勞改更殘酷,死人無數

毛澤東把幾十萬右派分子趕進勞動教養場後,剝奪了他們一切公民待遇,與敵我矛盾的勞改犯待遇等同,甚至比勞改犯更慘。勞改有刑期,勞教無期限;解教後留場作為「二勞教」,不少人勞教二十多年,直至一九七九年右派一風吹改正。中共抄襲來的山寨版古拉格——夾邊溝、北大荒、興凱湖、白茅嶺、長壽湖、沙坪、茶淀、郭堡、四一五築路隊以及青海、新疆、甘肅、安徽、四川、雲南、廣東、廣西等地的勞教農場,比之蘇聯用白骨堆砌的原版本古拉格群島毫不遜色。斯大林的古拉格僅把犯人當苦力,通常不干涉囚犯的思想和靈魂。而中共的勞教場把囚犯又當苦力又強迫洗腦,比斯大林和希特勒更上一層樓。

甘肅夾邊溝勞教農場關押三千七百多名勞教犯,大多數是右派分子。由於饑饉、勞役、嚴寒以及精神和心理折磨,一九六○年撤場時僅數百人存活,許多活人奄奄一息,被親友抬回來;遼寧錦西煤礦一千二百多名勞教右派,非正常死亡一千多人,活著的二百人中,一百九十八人形同僵屍,僅有二人靠生食青蛙、蜢蚱才活了過來;遼寧新生焦化廠一個右派勞教中隊三百餘人,餓死病死累死打死二百二十七人;上海交大一位右派學生在安徽勞教時,精神、肉體折磨得痛不欲生,吞食五百只蒼蠅自殺,沒死成卻得了阿米巴痢疾,反遭批鬥。

毛後強化勞教勞改 現一千四百所

毛澤東逝世後自一九七九年十一月至二○○四年三月,全國人大常委會一口氣通過《國務院關於勞動教養的補充規定》等六個強化勞動教養的決定,將勞教歸口於司法部勞動教養管理局,現在還有勞教場三百多座,勞教者二十六萬。四川大地震震出個新華勞動教養所來。中共不承認有政治犯——把不同政見者、異議人士、訪民、維權人士、法輪功等隨便按上個「洩露國家機密」、「破壞社會治安」、「擾亂社會秩序」等莫須有罪名,照樣可以當作政治犯送去勞動教養。

據勞改基金會吳弘達、廖天琪編《勞改手冊》統計,截止二○○八年底,中國有一千四百一十三座勞改勞教農場、礦山和工廠。

筆者在春節拜年時曾有機會詢問體制內有關官員對廢除勞動教養問題的看法,他們均持保留態度。認為勞動教養對付夠不上刑法的刑事犯罪分子尚有可取之處,否則社會要亂套;而用以對付政治犯目前看來就不合適了。——勞教制度是中共極權專政的核心,也是政法委的生財之道。文革中山西省甚至用煤炭換取上海勞教犯作苦力。可見臭名昭著的惡法還有人戀戀不捨呢!

華府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稱:「這次習近平針對勞教所開刀,就是針對政法委和周永康等人開刀,對江派的打擊是巨大的」,「江、習搏鬥升級,習近平直掏政法委的心窩實際上是撬動江澤民的根,觸動江的最痛處。」

二○一三年二月二十日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