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淙痛說重慶黑監獄經歷
 
羅淙痛說重慶黑監獄經歷
作者: 姜維平

大陸傳真

更新於︰2013-03-10 Print Friendly and PDF

因丈夫出逃而被薄熙來判刑一年的少婦羅淙,痛說在薄王無法無天打黑下的監獄實況。淒慘遭遇使他們一家成為佛教徒,深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薄熙來掌權重慶,高舉紅旗,祭拜紅岩。
沙坪壩區委書記李劍銘(左2)陪同。
以紅掩黑黑更黑,終於倒台。

羅淙是流亡海外的重慶民企老闆李俊的太太,目前接近她的消息人士轉述了她首次披露的監禁中的一些令人髮指的情況,顯示薄熙來治下的重慶看守所和監獄,比國民黨時期的渣滓洞還要可怕,如果有人寫出一部新的《紅岩》,想必令世人震驚,二○一○年十月因給先生購買一張出逃機票而被薄王加罪,判刑一年的重慶美女羅淙說,坐牢太苦了,慘況是她這樣的教師家庭出身的弱女子難以想像的,她多次試圖自殺,獄中度日如年,她沒想到自己能活下來,更沒想到薄王垮台這麼快,坐牢使她與父母都成了佛教徒,她認為薄王應當下地獄,這叫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一個小房間關押上百人

羅淙入獄之時,正趕上薄王「黑打」欺世盜名的高潮期,儘管公檢法專案組搞了數以百計的類似鐵山坪式的打黑基地,但重慶的監禁場所依然吃緊,所有的看守所都人滿為患,羅淙說,她剛被抓進去時,一間斗室要關押一百多名女犯,其中毒販子和賣淫女最多,此外還有被包裝虛構成黑社會的女成員,她被強加包庇罪,判刑整一年,她沒想到一個億萬富翁的知識分子家庭出身的人,能與她們朝夕相處。因為人太多,房間裡的床鋪不夠用,有一些人就睡在潮氣十足的水泥地上,長達幾個月時間,她是其中的一個,整整睡了四個月,結果造成她腰背關節風濕疼痛,久治不愈,尤其是來了例假,也不能搞好經期衛生,苦不堪言。在關押一年時間的後期,家人托人關照,才改睡板鋪,否則不知該如何熬過那漫漫長夜。

我本人坐過牢,也體會看守所羈押的滋味,房間很小,有三分之一的面積是大板鋪,一般情況下,獄警是不能強迫犯罪嫌疑人睡在水泥地上的,這非常不人道,也違背法律規定,但薄王為了製造恐懼的統治,就不惜任何代價,不管嫌疑人的尊嚴和健康。羅淙說,一百多人擁擠在一個狹小的空間裡,空氣污濁,疾病流行,不僅人與人容易發生衝突,致傷致殘以至死亡。薄熙來把抓人,關人,殺人,不當一回事,看守所的民警都說,歷史上僅見。有的獄警說,送進這麼多的嫌犯,長時間地關押,空間又小,讓我們以後怎麼交代啊?

男警察偷窺女人的隱私

羅淙關押的看守所,樓上就是男監,雖然男女是分開關押的,但負責監禁她們的警察裡卻有一些男性,他們日夜在走廊巡視,有的故意關注女號,由於監室的門是鐵柵欄的,視線通透,連上衛生間也沒死角,所以,女人上廁所或處理月經,十分麻煩,一些警察借機偷窺,嫌犯又不敢舉報或斥責,只好獄友互助,堵在門前擋住視線,但有時這樣會受到怒斥,因為在看守所沒有個人隱私。抓進來了,就成了罪犯,在看守所就不是人,連豬狗都不如。

羅淙出身於四川省的一家書香門第,父母自大學畢業後就在一所中學教書,直到退休,她知書達理,文雅而羞怯,但看守所徹底地改變了她,剛到看守所時,蹲廁所,情緒緊張,長時間無法排便。羅淙說,肉體上精神上極度地痛苦,三百六十五個日夜,是怎麼熬出來的,自己也不知道。

羅淙說,一些警察把犯人當成玩物取樂,經常有人指說,這就是黑老大李俊的老婆,她才四十多歲,還很漂亮呀,然後是戲弄和嘲笑,把我們整得越狠,他們越高興。為了取悅於薄熙來,監獄盛行唱紅歌減刑的規定,獄警組織大家唱,認真排練,演出時,還要笑臉相迎。羅淙為了早一點活著出去見孩子,父母,委屈求全,眼淚流在肚子裡,笑容掛在臉上。

父母求情被趕出公安局

李俊逃亡,羅淙入獄,當時李家共三十一口被抓,只剩下八十歲老母,和兩個小孩,一個六歲,一個八歲,而在四川成都的羅淙父母已七十多高齡,他們一路勞頓,趕到重慶,去拜見沙坪壩區公安局的專案人員,這些人就是王立軍最得意的○九一「黑打」殺手,劉克勤,魏鑫,王蒲等,兩位老人苦苦哀求他們,但他們的良知,早被薄熙來,王立軍用謊言和欺騙,奪走了,剩下的就是獸性,魏鑫指著兩老罵道:你們有什麼資格找我,給我滾出去!

羅淙父母說,我們去求專案組,不敢講別的,只求不抓羅淙,因為孩子太小,公婆太老,但還是判了一年,兩個外地的老人只好搬過來住,他們還哀求給孩子們留點生活費,但魏鑫等人不鬆一點口氣。兩個小女孩原有的充裕的生活完全被剝奪了。

羅淙父母很無奈,在「黑打」的日子裡,鬥不過王立軍,只好求助於神靈,他們經常去拜佛,好在四川的佛堂香火很盛,他們就一天一拜,求佛主保佑李俊平安,又求菩薩替天行道,懲治薄王,有一次還看到了佛光普照,果然不久,王立軍跑了,谷開來被抓,薄騙子倒台了。羅淙說,一個人做惡,不會沒有報應的,我們家人,以前有了錢,日子過得很富裕,但我們照章納稅,從來與人為善,李俊勤奮工作,養了二千多職工,還經常幫助窮人,薄熙來「唱紅打黑」,打得我們死去活來的,如果不是胡溫習李把薄抓得及時,我們哪有希望啊。

一篇文章使她淚流滿面

二○一○年十月二十三日,羅淙與李俊在成都參加會議,得到朋友密報,告知出事,立即逃往深圳羅湖,想一起出境躲避,但他們沒帶護照,只有港澳通行證,而且意外地倒楣,羅淙的證件過期了一天,李俊走了,只有把太太留下,回家的羅淙立即入獄,專案組欺騙她說,你老公也被抓回來了,不死也得無期,你別心存僥幸,趕快坦白交待吧。

羅淙說,在那些日子裡,報紙上天天是抓人殺人的消息,每天都要接受刑訊逼供,她戴著手銬和腳鐐,一戴就是幾天幾夜,她一點也不知道李俊的出逃結果,自己受了很多苦,但只祈求他平安,至少保住一條命。

有一天夜裡,照例她和一名獄友要站班兩小時,為了防止嫌犯自殺,每人都要輪崗。這次那個人靠牆昏昏欲睡,她卻神智清醒,一位獄警看到時機成熟,就把手機伸進獄門的鐵柵欄讓她看,她馬上驚呆了,看到手機頻幕上下載的一篇文章,題目是《李俊驚爆薄熙來打黑內幕》,雖然不完整,但最後一段講到李俊對親友的陳言,其中這樣寫道:

媽媽,您已經八十八歲了,我不能在您生病無人照顧時給您端茶倒水,不能在您的床邊服侍盡孝,或許我再也不能見到您了,以後只能沉醉在夢裡,讓您撫摸我的臉龐,兒子不孝,望您原諒!

妻子羅淙,是我連累了你,使你為我受苦,你是我心目中最善良的人,也永遠是我最親最愛的人,如果有下輩子,我還會娶你為妻,讓你成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你一定要堅強的帶著女兒們走下去,撫養她們長大成人,讓她們做有理想有抱負,對社會有用的人。

大女兒李雯景,你是全家唯一生活在美國的人,你一定要完成學業,不要因為家裡的變故而喪失信心,如果爸爸遭遇不測,你就是爸爸最大的希望,一定要引導和幫助兩個妹妹多學知識,告誡她們不要灰心,學會承擔起養家的重擔。

二女兒李紋萱和三女兒李玥旋,你們都還年幼,很多事情還不懂,但是相信爸爸,沒有做過對不起國家的事情,以前,爸爸一直教育你們要一心向善,努力成才,以後就算爸爸不在你們的身邊,你們也要一樣,化悲痛為力量,要堅強地活下去!

由此,她知道專案組在說謊,李俊逃亡成功了,她淚流滿面,就是從那一刻起,她記住了一個記者的名字:姜維平。

流亡海外的李俊說,他和羅淙一樣,以前不知道記者和媒體的重要性,現在一旦生活在黑暗中,才明白,言論自由有多麼重要,把真相告知人民多麼必要。薄熙來曾用謊言和欺騙誤導了三千二百萬重慶人,把公檢法變成徇私枉法的私家地,使數以萬計的人蒙受冤屈,我們必須平反,因為我們熱愛自己的國家,我們不是與政府為敵的黑社會,我們一定要返回自己的家鄉。

二○一三年三月二十一日於多倫多大學梅西學院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