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蘇聯亡黨亡國的誤讀
 
對蘇聯亡黨亡國的誤讀
作者: 曉 鳴

專題

更新於︰2013-03-08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習書記若真要救中共,就應該吸取六四事件和蘇聯政變集團失敗的教訓,徹底放棄專政治國理念。靠暴力維持政權,必然越維危機越大。


俄羅斯聯邦共產黨1993年成立。久加諾夫(右1944—)任主席至今。他總結蘇共垮台原因:壟斷思想、壟斷權力、壟斷利益。俄共則尊重私產權、新聞自由、宗教自由。現為杜馬第二大黨。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接班百日以來,似乎還處在竭力樹立好形象(唱反腐高調、送年貨扶貧),建立自信上。因為畢竟不是競選上位,能否順利完成任期,是他心頭的大結。

從官媒報導看,習書記在打太極拳:一面效法鄧小平「南巡」,說要堅持改革,又強調不能否定毛澤東時代;一面講要尊重憲法,把權力關進籠子,又要堅持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一面說反腐要「自身硬」,同時封閉揭露其家族巨額資產的外國媒體。

南巡:村支書加紅衛兵的水準

習的治國,我看仍沒脫離「組織學習、訓練民兵、訪貧問苦、發展經濟」等村支書套路,這也是中共從地方到中央的一把手的領導模式。與美國的政治運作比,豈止天壤之別。

美國憲法自頒佈以來,二百多年不變,保障國家長治久安,憲法有權威。國家有自信。自然不必強調什麼「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靠黨指揮槍為自己壯膽。也許,習書記是有自知之明,知道目前主持政改力不從心,在等待時機?為凝聚人心,將在正常社會掌權者的基本功,如按正常語速講話、出行不擾民、不鋪張浪費等,宣傳為新班子新氣象——實在有辱受眾智商。

從港媒最近披露的習近平南巡內部講話可以看出,其理念是毛澤東和鄧小平的混合物,在洞察力、自信心及改革膽識上,遠不及胡耀邦和趙紫陽。習談及蘇聯解體原因時說:

「蘇聯軍隊非政治化、非黨化、國家化,解除了黨的武裝。出來幾個還想挽救蘇聯的人,把戈巴契夫弄起來,沒搞幾天又被反過去了,因為專政工具不在他們手中。」

講話通過香港媒體轉內銷,在網上流傳,未見有中共喉舌闢謠,應確有其事。在我讀來,有著北京紅小兵和邊遠村書記的雙重印跡:無知無畏,缺乏遠見卓識的農民意識;凸顯無視法律和人心,崇拜暴力的文革遺風。

中國官媒曾刊登過俄共總書記久加諾夫總結的蘇共亡黨三原因:壟斷思想、壟斷權力、壟斷利益。也就是,蘇共亡於壟斷一切,包括壟斷「專政工具」,而非「專政工具不在手中」。而是共產專政有違真理,必不長久。

習書記可能是被精於潛規則女下屬的衣俊卿等理論專家誤導,拿無知當自信,充耳不聞有二十五年蘇共黨齡加二十年俄共黨齡的俄共創建人的反省,顯出「原來不讀書」而登大位的太子范兒;那是不是要像鄧小平那樣拿起軍隊當鎮壓工具,蘇聯才不會解體?

「專政工具」在中國已被證明是不斷置大量有識之士和有良知共產黨人於死地的大惡;其唯以國人為專政對象,習父仲勳曾被毛專政十六年,毛去世才得出頭就是個例證。

蘇聯瞬息瓦解:因政變集團專政

習書記說,蘇共否定列寧、斯大林是「歷史虛無主義」,「搞亂了」思想。視而不見蘇共曾搞亂國家民族,迫害數千萬同胞;窮兵黷武,致民不聊生的歷史事實。大一統的蘇聯因長期欺壓盤剝非俄羅斯民族,解體在所難免。蘇共壟斷權力,也難長久。但覆滅來勢之速,轉型之平和,卻出乎很多人的意外。依我的觀察,蘇聯頃刻解體就是蘇共政變集團(習說的出來幾個人)濫用「專政工具」對付總統戈巴契夫,喪失人心所致。

當年,戈巴契夫權勢漸弱。然而在最高蘇維埃中,葉利欽的影響力還不足以挑戰戈巴契夫。同時,蘇共保守派也沒有能力彈劾蘇聯總統。若非軍事政變,戈氏完成總統任期,與各加盟共和國達成妥協,繼續改革不是不可能。蘇共也應該可以維持在立法機關占絕對多數的局面,繼續執政。實行憲政民主改革。

即使各加盟共和國依憲法程式獨立,聯盟解體,蘇共應該也不至於散夥,蘇聯境內還沒有任何政黨可在短期內達到蘇共的規模。(一九九三創建的俄共,奮鬥二十年,至今黨員不足十六萬,大選得票率百分之十九。)蘇共保守派看到這一點,才孤注一擲,開動專政工具試圖阻止改革。這也是為什麼全球那麼多資訊靈通、知識淵博的分析家竟無一人預測到,蘇聯能頃刻解體,蘇共會「說亡就亡」。

實現和平轉型,專政工具作廢

按習書記的邏輯,蘇共政變集團定能成功,因為其成員副總統、總理、國防部長、內政部長、秘密警察主席,是除總統外所有「專政工具」的一把手,他們任命臨時總統,頒佈緊急狀態法,管制媒體、停止政治活動,調動軍隊進入首都。似乎穩操勝券。

但被非法軟禁的戈巴契夫拒絕辭職。在莫斯科,俄總統葉利欽臨危登高一呼,號召民眾抗爭。軍隊開進首都,不願擔屠殺同胞罪名而撤出。三天後,政變首腦被捕,搬起專政石頭,砸斷了蘇聯和蘇共的命根子。

戈巴契夫重回莫斯科,恢復總統職位,辭去黨總書記職務。早已退出蘇共的民選俄總統葉利欽聲名大振,頒佈法令,宣佈俄聯邦境內蘇共為非法組織;並接管蘇軍指揮權。

八月二十九日,蘇聯最高蘇維埃通過法律,暫停蘇共的一切活動。事已至此,蘇共黨員當然無動於衷。戈巴契夫總統也不得不與葉利欽談判。到年底,他宣佈辭去蘇聯總統,將蘇聯在聯合國的席位移交給俄羅斯——這就是為什麼沒有一個男兒為亡黨亡國流淚的經過。

蘇聯解體、蘇共亡黨並沒有發生中共多年渲染的流血悲劇,各加盟共和國的國家機器照常運作。究其原因,我認為,一是蘇共末代領袖不迷信武力,不計較個人得失,識大體和平交權;二是蘇共改革以立法形式實施,聯盟解體,各加盟共和國的法律體系沒有崩潰,政府功能依舊;三是人心思變,故沒有人流淚。

蘇共改革,基本上政經同步。到戈時代,蘇共漸趨合法化,從暴力奪權者逐步改變為民選執政者。選舉機制完備,民選立法機關,民意代表選舉總統。地方充分自治,各加盟共和國總統由全民直選(如俄羅斯)。重大問題(如脫離蘇聯)經全民公決定奪。

有這些改革作鋪墊,加上柏林牆倒塌和東歐各國改旗易幟的前車之鑒,特別是羅馬尼亞獨裁者齊奧塞斯庫的下場,使蘇聯人民和蘇聯共產黨人都看到了共產專政制度窮途末路,他們選擇和平轉型之路順理成章。

拒絕六四教訓,繼續暴力維穩

迷信武力是一切獨裁者的痼疾,也是主張唯物質論、無視正義人權的共產黨領袖的通病。強權戰勝公理必然導致趨炎附勢,唯利是圖之風盛行。我認為,中共腐敗的癌變擴散,始於六四鎮壓,以及對蘇東巨變的錯誤解讀。

八九年學運和示威抗議本可通過法制手段解決,鄧小平迷信武力,調動坦克鎮壓。數百上千無辜平民被槍殺。反對鎮壓的中共總書記趙紫陽被非法軟禁到死。從中央到地方的幾乎所有改革派人士都受到整肅,改革全面停擺。直到鄧南巡,聲言裁撤不改革官員,經改才得繼續。仕風日趨腐敗。拒絕政改導致今日中國全黨全國無官不貪。

有人以為,與六四鎮壓沒有干係的習近平接班,會在政治改革上有所作為。但從目前情況看,他並沒有汲取六四教訓,仍想靠專政治國。近來遭整肅的貪官,幾乎全是線民爆料的「蒼蠅」。官方繼續暴力維穩,封網打壓民間反腐。唯一的死「老虎」、原重慶專政工具一把手薄熙來,只因把柄在美國領事館才被拿下,拘押一年不開審,未見黨中央有依法辦案跡象。

習書記在新年招待各民主黨派的大會上,要他們向共產黨提尖銳的批評。而此前他曾多次強調,軍隊要絕對聽從共產黨指揮,置非共產黨的政黨於隨時可能被強力解決(如文革時)的地位,不許其有公平競選執政的夢想。恰似一個拿著槍的人,煞有介事地跟手無寸鐵的對手說「攻擊我吧,來得狠點。」

毛澤東一九五七年「陽謀」,數十萬遵命提意見者被專政二十多年,受牽連數百萬。習近平若真想做「男兒」,至少該有膽量向那些「民主黨派」說,我有信心在人格和能力上勝過你們。我們來公開競選,讓選民決定誰能執政。

習書記若真要救中共,就應該吸取蘇聯政變集團失敗的教訓,切記專政工具不可靠,水可載舟,亦可覆舟。靠暴力維穩,必越維危機越大。習書記若真有自信,就開啟政治改革,放棄一切壟斷和特權,建立公平的選舉機制,棄黨治、行法治,走憲政民主之路。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