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不住的民眾之聲
 
壓不住的民眾之聲
作者: 申 淵

大陸傳真

更新於︰2013-02-06 Print Friendly and PDF

三十年前北京有民主牆,上海有人民公園的辯論會。現在酒色財氣的上海,有一些「聊天角」在公園的一隅相當活躍,議論國事,傳遞資訊。


●上海維權人士在中共18大前,去人民公園集會,要求中央維護拆遷戶的權利。

新年伊始,上海在零度左右的霏霏淫雨中。位於市中心的復興公園「聊天角」,從早晨八時起已人聲鼎沸。每週末兩次的聊天角活動,從二十出頭的小夥子到八十多歲坐輪椅老人,自遠郊區到長江口的崇明島,粉絲們風雨無阻趕來赴會。為的是尋找共同的交流語言。

我趕去的那一天,主講是殘疾人劉先生,幾位熱心的聽眾七點多鐘便來作準備,排好座椅。劉先生不滿十八歲時,因在文革初協助右派哥哥散發反對毛澤東的傳單而坐牢十三年,他哥哥則被槍斃。劉先生當天開講的主題是中共八大元老家族和太子黨的財產,鄧小平、王震、陳雲、李先念、彭真、楊尚昆、宋任窮、薄一波八大元老家族富可敵國,一百零八個太子黨擁有萬億財富,操控一百六十八家國企,掌握國民經濟命脈,陳伯達捏造的國民黨蔣宋孔陳四大家族根本無法與之相比。

上海公園聊天角的景觀

上海公園的聊天角由來己久。最早由外語角、相親角、換房角等演變而來。先談論油鹽柴米、股票市場,繼而抨擊時弊、議政論事,話題廣泛。聊天角實已昇華為議政角。

上海這種聊天角幾乎遍及所有公園,復興、虹口、中山、人民、東安、上南、金山、天山、長青、蔓趣園等,人數最多、最像樣的是復興公園和虹口公園。因而當局監控最嚴密的也是這兩個聊天角。上海主要幾個聊天角都設有主席和聯絡員,私下聯絡。復興公園聊天角主席姓王,稱作王復興;虹口公園主席姓李,稱作李虹口,蔓趣園主席叫楊蔓趣。

中共在聊天角周圍佈滿攝像探頭,復興公園聊天角近傍,有一座白色大廈,維穩部門的監控站就設置在這座大樓內。北京奧運和上海世博期間,當局抓人,在聊天角當年有不少被打的、胳膊腿扭傷的人們。

據楊蔓趣介紹,參與聊天角的人可分為五種情況:一是探聽消息;二是發發牢騷;三是對政治、經濟、歷史、軍事等方面真相的好奇;四是分析批判時政、宣傳憲政民主和普世價值;五是維穩部門的線眼。現在,聊天角的傾向,已經以第四種情況為主。例如最近《炎黃春秋》網站被查封和《南方週末》元旦獻辭被篡改事件,都討論十分熱烈。

王復興告訴筆者,第三種情況也愈來愈受到人們的重視。主講者中有兩位軍事問題專家,都是復員軍人出身的碩士研究生。他們分析的釣魚島軍事態勢頭頭是道。東安公園有一位姓沈的主講人,原是黨支部書記。維穩當局找他談話,威脅他要注意維護黨的形象,沈先生反唇相譏,他正是在「間接維護黨的形象」。

上海聊天角有個獨特的角落,一條長椅上的簡易書攤銷售報刊上複印下來的文摘。開始是從內地小報上影印下來的反貪反腐文章,現在已有出售被禁境外報刊如《開放》、《爭鳴》上的文摘。《開放》上的《劉少奇武功蓋過毛澤東》(徐澤榮)、《最新版文革死亡人數》(金鐘)、《習近平站在歷史十字路口》(蔡詠梅)、《爭鳴》上的《從民主牆到聊天角》(申淵)等文章都很受重視,複印每份一至三元,供不應求。偶爾出現幾本港台禁書,一搶而空。攤主馬先生公開掛上胸牌,寫上真名實姓和電話號碼,讓人訂購。

八一九上海有橫標呼國民黨萬歲

二○一二年八月十九日,是前蘇聯解體紀念日。一九九一年莫斯科「八一九」政變破產,三天後戈爾巴喬夫簽署《新聯盟條約》,蘇聯正式宣告解體。今年「八一九」那天,上海有上千市民走上街頭,打出「國民黨萬歲」、「奧巴馬千歲」、「貪污傷人」等橫幅。警察嚇慌了手腳,讓人們把橫幅放低,只是不要超過身高便不再干涉。

上海元旦前後,幾乎每天都有維權活動。浦東風智鋁業工人罷工,分乘五輛大巴衝破警察封鎖線到信訪辦請願;有幾千名打入教師另冊的代課教師舉行示威,爭取正當權利;上海新疆知青問題最讓當局頭痛。返滬疆青領頭的張維敏女士,曾被判十一年徒刑。在疆青們奮起抗爭下,改判「判三緩三」。去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她六十六歲生日,疆青們在東長治路沈家門大飯店席開六十六桌,為她慶賀。

今年元旦前夕,中國民主黨組織在私家菜飯店舉行元旦同城聚餐會,六位主辦者被當局嚴密監控,不准出席,並沒收電腦。專程來滬赴會的安徽蚌埠維權人士張林等人被驅趕回去。但聚餐會照常舉行,餐前舉辦「學習憲法」討論會。

無論是上海的聊天角,還是其他地方的民主論壇或民主沙龍,都是西單民主牆的延續。山東濟南市中心的英雄山公園每個週末上午都會聚集幾百上千個山東境內的維權人士。他們奔走於北京、濟南和當地信訪部門之間,申訴冤情。但是他們像皮球似地被人踢來踢去,幾度被截訪人員和警察押回原藉,遭到毆打或人身污辱。有人被判勞教或非法拘禁。

各地維權運動很活躍不怕打壓

山東維權人士不再與中央地方信訪部門玩貓捉老鼠遊戲,選擇英雄山公園作為維權平台。維權學者孫文廣、李紅衛經常在英雄山民主論壇發表演講。孫文廣說:「我們只是在實踐我們的表達。」 李紅衛說:「被欺侮的百姓都在這裡傾聽自己的觀點和遭遇,能喚起很多人的良心和關注。這比上訪管用。」

濟南英雄山公園民主論壇與成都市公園民主沙龍聚會、山西太原迎澤公園民主論壇等全國各地的維權活動一樣,屢遭打壓。打壓過後,民主論壇的人反而越聚越多,太原迎澤公園每次多達三、四百人。山西維權人士鄧太清說:「大多數人都不怕。我們通過各自獲得的資訊交流各自的看法,探討中國未來發展的方向。中國明擺著必須走民主憲政的道路,現在只是如何走向民主憲政、以什麼方式、還需要多長時間的問題。」

廣州市政府附近的人民公園,每逢星期一、四上午,就有維權人士聚集,散發資料。廣州陳先生表示:「周圍已裝上攝像頭監視我們,看見我們發資料就會來干涉。但我們堅持一直這麼做。」 廣州接近香港,深受香港民主氣氛影響,在廣州幾所大學附近的飯店裡經常舉行民主沙龍,參加的年青人和大學生十分踴躍。近年來,廣州和珠三角的年輕人乾脆利用自由行的機會,來香港直接參加六四燭光晚會和反對設置國民教育課等民主活動,把大陸的民主訴求延伸至香港,展開良性互動。

在中國公民運動中,中產階級也起來了。國營企業中幾十萬退休三高——高級工程師、高級經濟師、高級會計師成立維權組織,領頭的是幾位中共黨員,他們爭取與事業單位、公務員的退休三高享受同等待遇。

當局保持監視無可奈何

自一九七八年底北京西單牆上出現第一張民主檄文起,至今己有三十五年。民主牆活動非但沒有禁絕,而且在新的歷史條件下愈演愈烈,只是改變了形式。當局雖然打壓過幾次,效果不彰,似乎無可奈何。朋友們的看法是,類似聊天角這樣不上街,無組織,只是民間議論性質,當局保持監視,防止鬧事,而不必嚴厲打擊、取締,否則造成「群體事件」反而不利。恐怕是得以存在的原因。

我漫步在聊天角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仿佛有一種八九天安門廣場的感覺。然而抬頭看到聊天角四周密佈的攝像頭和邊上那座白色大樓,不免又有幾分擔憂。粉絲們指給我看幾個挎背包形跡可疑的人。大家心照不宣。人人心中都有一個問號:十八大後的習李體制會不會改變不得人心的維穩政策?

二○一三年一月十二日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