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坪壩書記仍然獨霸一方
 
沙坪壩書記仍然獨霸一方
作者: 姜維平

大陸傳真

更新於︰2013-02-06 Print Friendly and PDF

重慶沙坪壩書記李劍銘是兩面派,他把黑打罪責全部推給薄王,搖身一變,成張德江和孫政才的吹鼓手,同時繼續打壓民營俊峰企業。

重慶消息人士說,二○一二年一月二十日上午十點左右,十幾名民工情緒激動地闖入俊峰企業集團的大門,聲稱該企業欠薪,要找總經理羅浩講理,被保安攔下後,他們憤怒地砸碎了餐廳的玻璃,從窗戶進入,隨便抄起硬物,開始打砸,把已經做好的飯菜倒掉,把尚未下鍋的東西毀壞,並大聲吼叫和謾罵,不聽企業領導的勸阻和解釋,造成一百多名員工沒飯吃,直到下午五點左右才散去,

薄王黑打的李俊民企處境仍艱

此間,重慶市沙坪壩區公安局石景坡派出所民警多人,接到報案後到達現場圍觀,竟以民工討薪正當為由不作為,眼睜睜地看著這一起尋釁滋事的犯罪行為上演,流亡海外的民企老闆李俊說,這是典型的選擇性執法,以前薄王操控下的公安指控我們尋釁滋事,連十幾年的舊帳都翻出來重判,但如今,王立軍的餘黨,一邊唱著「支持民企發展」的高調,一邊包庇縱容這種違法行為,只因為我們是區委書記李劍銘認定的「黑社會」。

由於薄熙來,王立軍多年來「黑打搶錢」,把李俊名下的民企俊峰包裝成了黑社會組織,既抓人又罰款,造成企業資金鏈斷裂,經營遇到前所未有的困難,既使在這種情況下,俊峰集團也不欠民工一分薪水,所有的與其它企業的民事糾紛,都在循法律途徑解決,上述民工歸屬獵凡公司,它是俊峰的生意合作夥伴,原承擔公司開發的小區園林景觀設計工程,李俊說,他們沒有按照合同的要求達標,故產生商業糾紛,雙方尚未完全結帳,這本來是正常現象,每個做老闆的都會遇到,獵凡公司起訴到沙坪壩區法院,我們已應訴,並且還要反訴,法院還沒判決呢,就有人在背後挑撥和指使民工鬧事,臨近春節返鄉,他們用俊峰欠薪的謊言,鼓動一些不明真相的人,挑起事端,聚眾添亂,給他製造新的麻煩。

重慶消息人士說,類似這種情況,在俊峰企業發生多起,如果是針對其他與官員關係好的民企,當地公安早就抓人了,而一旦進入刑事案件偵查程序,很快就會息事寧人,連薄王亂法年代的冤假錯案,也少有申訴,並不是公安吸取了以前的高壓維穩的教訓,而是薄王垮臺之後,「○九一專案組」成鳥獸散,但是,區委書記李劍銘還大權獨攬,他對李俊的企業抱有很深的成見,如同當年他強令李俊交出買到手的土地,擬建「森林公園」未果一樣。

沙坪壩區委書記兩面派李劍銘

李劍銘認為海外有關李俊蒙冤的報道給他臉上抹黑,所以,背靠黃奇帆這棵大樹,他什麼也不在乎,由其操控的區法院把李家三十多人關進監獄,又罰沒了俊峰企業的多筆巨款,雖然後來迫於輿論壓力歸還了一部分,但還有六千六百多萬元沒有下落,李劍銘是兩面派,他把「黑打」的罪責全部推給薄王,自己卻搖身一變,成了張德江和孫政才的吹鼓手,仿佛他原本就是薄熙來的政敵。

據重慶媒體報道,二○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重慶西部物流園新年重點項目集中開工、開業、簽約入駐,涉及十五個項目,總投資八十五億元。我認為,之所以把這麼多以前積壓的大項目搞在一起造勢,是因為當地官員要給孫政才臉上貼金,而李劍銘是其中主要的推手和策劃,他和副市長童小平,區長方海洋等人出席了開工、開業、簽約儀式。消息人士說,開業項目四個,分別為口岸聯檢大樓、巨龍鋼材市場、重慶大川國際建材城一期、永輝西部物流中心一期;簽約項目包括西部鋼鐵服務業基地、西部鋼材及有色金屬期貨交割庫、渝新歐國際公鐵聯運物流港一期等,總之,四個產業類項目及兩個戰略合作框架協議項目,其中,大多數與李劍銘的政績有關。

幾乎與此同時,十二月五日,「世界溫泉之都──重慶溫泉養生旅遊季」啟動儀式在重慶市沙坪壩融匯溫泉城啟動。李劍銘書記和重慶融匯溫泉城董事長黃祖仕一起亮相剪彩,毫不隱諱他們的密切關係,並給他多項優惠政策和廉價土地,但暗中卻千方百計地打壓同樣性質的民企俊峰。

地方領導人和民營企業的關係

為了給外界造成他一貫支持民企的假象,李劍銘還指示沙坪壩區委統戰部、區工商聯,組織轄區十一家民營企業開展所謂「關注國計民生,喜迎十八大」系列活動,去年十一月一日下午,在區福利院拉開序幕,還募集善款五十三點五萬元,主要用於資助區內生活困難的老人和兒童。李劍銘巧妙地利用一些捐款的民企老闆的嘴巴,贊揚他關心和愛護民企「來源社會、回報社會」,這些事件編織的迷人面紗,遮擋他操控下對俊峰的打壓真相。

在我看來,一個正直的地方領導人,熟知國家的法律,應當一視仁地寬待所有的民營企業,既不要與老闆們走得太近,也不必關係緊張,如太近有失原則,當上級官場裂變時,容易被政敵抓住把柄,死於非命;如是後者,會影響企業正常經營,使就業的人心渙散,給自身的政績抹黑。

這是一把雙刃劍,即使是京城太子黨薄熙來也難逃其咎,而李劍銘拉一夥,打一夥,一方面與黃祖仕如膠似漆,你我不分,幾乎天天泡在溫泉城;另一方面,與李俊卻爭執不斷,故事疊出,以前歸於薄王高壓,現在卻不能自圓其說,事實證明,他是一位親疏有別的貪官,親於利而疏於義,正值習李履新之際,官場波濤洶涌之時,李劍銘難免倒楣的下場。

(二○一三年一月廿二日於多倫多大學梅西學院)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