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局言情錄三個看點
 
編譯局言情錄三個看點
作者: 何清漣

特別報導

更新於︰2013-02-06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編者按:中共中央編譯局的情色交易,赤裸裸地暴露「資本主義」是如何骯髒無恥地在中國這家馬克思「意識形態生產車間」內操作。何清漣一針見血的道破中共宣傳自欺欺人的實質。常艷原文見開放網。男主角衣俊卿已被免去局長職,但仍然保留該局「專家」身份。


●繼編譯局情色震盪後,重慶又爆出十名廳
級高幹被「仙人跳」的大醜聞。這些淫官
都被拍下不雅視頻,上網,無可逃遁。

近幾天中國又爆情色新聞,這一次與以往不同,不是發生在普通的官場,而是中共意識形態產品的一個重要生產車間——中央編譯局。女主角常艷副教授在被其情人——衣俊卿局長欺騙的巨大痛苦中,用真名實姓的白描手法自我曝光,揭開了這家「意識形態生產車間」那肮髒的內裡。

這篇情色交易自述的全名是:《一朝忽覺京夢醒,半世浮沉雨打萍——衣俊卿小N實錄》,網上流傳的書名簡稱為《編譯局言情錄》,全文長達十二萬字。與以往男性官員們的情色日記不同,一是多了些言情色彩,不完全是赤裸裸的性描寫,這大概是事主性別不同的原因;二是出場的人物全為實名;地點及人物關係基本為實寫;第三點最重要,就是女事主將她與男事主的關係放置在中國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國家隊」這個大環境中描寫,讓外界看到圍繞「國家課題」這塊肥肉,「馬研」圈內按權力分贓的那種肮髒生存狀態。

揭示一個特殊的學術買賣市場

綜上所述,常艷的《言情錄》之社會意義遠遠超越了以往的情色日記,其中有幾個看點不可不注意:

一、權色交易已成「買方市場」(即買方占優勢由其定價),賣方除了色相之外,還得提供金錢,才能獲得買方青睞。

常艷供職的山西師範大學僻處臨汾,她的現階段最大人生夢想就是入居北京。為何她為入京如此不惜代價?因為她所治「學問」是馬克思主義理論。雖說「馬論」的市場銷路並不景氣,除《人民日報》《求是》雜誌等外,無別的地盤。但「馬論」卻有一塊他人沒有的大蛋糕,即中共政府每年巨款發包的國家級課題,這些承包點的主要基地在北京。

中南海對「馬論」研究採取的是國家購買的方式,即每年發包若干個「國家級課題」,每個按其重要性配給人民幣若干萬。地處北京的中國社科院、中央黨校、中央編譯局是「馬論」研究的主要承包點。一旦被納入這個系統,除了「錢景」外,更重要的是有成為高層智囊的潛在可能(按:如俞可平)。即使成不了智囊,有了「北京專家」這個身份,在等級制的「馬論」圈裡,到地方去,身價也不同。

近年來,中國各大專院校對「馬論」博士進入批量生產,供過於求,能夠找到教職已屬不易。從《言情錄》所述來看,凡能擠進編譯局圈子的人,除了歷年積累的「學術成果」之外,還得靠關係。而結納關係,除了會鑽營,男人靠錢,女人送錢之外還得送上身體。每年拿到課題費後,還得為一些相關人士送上課題費的回扣,大約百分之十到十五。由此可見,掌握國家課題經費好比辦了一家不錯的企業,世界上能夠保持淨利潤百分之十以上的企業簡直屈指可數——因此,馬論研究在中國早已形成了一條食物鏈,全國大大小小的馬論研究者都想攀附其上,以分潤一二。

常艷對攀附這條食物鏈的「潛規則」了然於心,當他與編譯局的掌門人——局長衣俊卿「老師」認識之後,就已經隨時準備奉獻自己,從送錢到財色兼送,在她看來都理所當然。她在初期的忐忑不安,不是困惑於「送與不送」這個「原則」問題,而是不太知道如何拿捏分寸與火候。在她送錢之前與同事兼朋友商量,可見這已經是該局的遊戲規則。

常艷還殘留一丁點女性自尊。因此,明明是用色與錢「購買」編譯局的職位與課題費,但她冀望加點溫情包裝,幻想成為衣局長一段時間內的唯一情人,至少能夠衣某在獵色獵財之後能夠滿足她入京的願望。所以,當她發現她並非衣某的唯一,而且衣某並無幫她達到目的的誠意,於是開始產生齟齬,最後導致她憤而開展「不要臉不要命」的網絡曝光。

墮落為縱慾之地的激烈競爭

二、生產意識形態產品的「學術」機構早就淪為縱慾之地。

從《言情錄》所述,在編譯局招收博士後與工作人員,所謂「學術水平」不是主要考量標準,錢與色的份量足夠就行。一批依靠權色錢交易進入「國家隊」的人,主要依靠自己與衣局長的關係圍著「國家課題」經費血拼混日子。自認為學術水平還不錯的常艷在與「衣老師」鬧翻後,大發牢騷:

「編譯局的博士後,還不如叫情婦團呢!以後面試,不要比學術,就比誰漂亮,誰會發嗲。為局長獻美妾者,賞!賞官位,賞俸祿。現代版《甄嬛傳》在中共中央編譯局火熱上演,馬恩列斯老人家們已經掛在牆上了,可他們不忍心錯過人間大戲,就差從展覽館蹦出來與局長大人搶女人啦!」

中央編譯局這個「馬論」研究圈,已經墮落成一個揮霍納稅人血汗錢的情色縱慾地。那些不惜奉上金錢與肉體的女博士後們,千方百計擠進這個飯碗集團,全因這飯碗裡面有魚有肉,外表看上去要比工人、農民的飯碗精緻光鮮,雖然男男女女成天忙於各種情色活動,卻能假裝自己是比勞力者高貴的勞心者。

問題是,如果女博士們都爭先恐後地向上司奉上金錢與肉體,就會在賣方之間形成過度競爭。編譯局秘書長楊金海看到女博士後們爭寵並為爭寵落於下風而苦惱時,不由得用馬克思政治經濟學的專業術語點撥這些在做夢的女人們:「孩子多了,就是按需分配,顧不過來;孩子少,就盡心,還會有點福利。」

衣俊卿赤裸否定他的「理論自信」

三、《言情錄》摧毀了中共用以自欺的「三個自信」。

《編譯局言情錄》對中共的打擊遠遠超過以往的情色日記與視頻。因為中共一直堅持用馬克思主義規訓中國人的思想,這些意識形態產品的生產者用自身的醜惡見證了中共宣傳的荒謬與虛偽。

我以前曾經說過,在所有的社會科學理論當中,只有馬克思主義有一種類宗教功能,即它試圖為人類存在的價值提供一種終極意義的解釋。當蘇聯、東歐、中國等國的共產主義實踐證明了馬克思主義的反人道實質之後,馬克思主義已經被覺悟者所拋棄,只有中國還在不厭其煩地念叨馬經,並將馬經中國化。這種中國特色的馬論研究,其實比馬克思主義本身惡劣很多,其欺騙功能當然也差很多。

當年納粹德國的宣傳部長戈培爾在宣傳「國家社會主義」理論之時,他本人多少還是這種理論的信奉者。今天中共意識形態生產車間的主管與生產者,幾乎沒有人真相信自己的產品質量。他們不顧廉恥地縱慾聲色,挾公共資源迫使女博士後們「自願」獻上金錢與肉體,正好證明他們自身除了對肉慾與金錢的渴求之外,已經沒有任何信仰。

《人民日報》等中國官媒最近為了給中共政府壯膽,試圖用三個自信(「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築就一道意識形態防波堤,衣俊卿本人就在《光明日報》上發表過強調「理論自信」的文章。常艷女士這本《言情錄》的出現,正好將這道防波堤當中的「理論自信」忽喇喇一下摧毀乾淨。

至於常艷後來發表的道歉信,說自己這篇言情錄是「虛構」。對這一解釋,不管各位讀者信不信,反正我不信。凡認真看過《言情錄》一半文字的人,只要有腦子,也不會相信。

(二○一二年十二月十四日美國之音。作者授權轉載)

 

(附錄:美國之音網站讀者回應)

我愛 freedom 說道:「何老師高明。大家從這部《言情錄》裡看到的是『色』,何老師看到的是嚴重的政治問題。標題也起得極好,『《編譯局言情錄》摧毀北京的【理論自信】』,誰說不是呢?」

jenny 說道:2012/12/14 何老師眼力功底深厚,過人的智慧與洞察力。羡慕。

maliepoxie 說道:2012/12/14  假泰斗真淫棍,證明了雙面人的大行其道源於制度保證;聽其言觀其行,從蘇聯到朝鮮個個口是心非緣起靈魂醜惡;真善美假醜惡,歷來就是昭示人類除惡向善的鏡面啟迪!

wangxiajuan說道:2012/12/15  無信仰無道德無良知無法律,這就是當今的中國,無上下之差,職業之別。讓我感到荒唐的同時,深深意識到「這些人都在找死,給自己挖掘墳墓」,哪有不透風的牆呢?

HuaWu說道:2012/12/15 下午 2:09當今的中國的價值觀就是:無賴加上無恥就是勝利。

尚秋說道:2012/12/16 什麼時候再來幾部外交部言情錄,國務院言情錄,一定也精彩。中南海言情錄已經有了,就是那死了的醫生寫的。

nenesis說道:2012/12/16其紀實錄中根本沒有什麼「色」的東西,裡面只有兩部分,1、編譯局就是個為國家所行的道路找到一切理論依據的場所。國家撥錢。大家分遺一勺。2、山西出了個名醋「常艷博士」她就是個好勝心強,占有欲強的女人。道德底線低下,文中偶爾提到他丈夫,他早已知道,但是她根本不顧,這是個沒有道德的人。外加沒有廉恥,反覆威脅衣局長,要去和她妻子攤牌。她竟然不知她已婚外加小三,有甚麼資格?編譯局研究馬列就是中國需要理論依據自圓其說。常艷就是個沒有信仰國家的產物。要戶口事業錢財。北京戶口是很多人需要的,名車一樣值得擁有和炫耀。最後就是愚蠢了。愚蠢刊登了自己的實錄,最後又愚蠢說自己精神問題。她好像沒有拿到北京戶口,但是一百萬是拿到了,我沒細讀。人生有成功有失敗,她選擇往死裡走,她不具備一個聰明人的成熟心智。

石頭說道:2012/12/16下午5:11馬列的理論並沒有嚴重的問題,問題的關鍵是馬列主義中對共產黨員的道德要求,絕大多數人做不到,於是從上到下開始裝,開始做假,開始輿論封 鎖,這就是根源。這位編譯局長,空有一身理論,面對情色,一樣墮落,說和做相距十萬八千里。美國為首的資本主義國家是老實做人;對於人性道德的提升這一馬列主義最需要的法寶,世界幾大宗教各有所長,但是共產黨禁宗教。正是天作孽猶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局外人說道:2012/12/18 提供兩個事實:1、恩格斯睡自己工廠的女工;2、馬克思把女傭肚子搞大了,把事情賴在恩格斯頭上。

阿迪說道:2013/01/11 馬丁路德金熱愛嫖娼剽竊,盧梭和華倫夫人關係不清不白,難道這就說明黑人解放運動和自由民主是錯誤的嗎,你的邏輯也太扯淡了。

言論要自由說道:2012/12/16常艶的十萬多字關於衣俊卿的淫亂腐敗文章中的時間、地點、短信、電話等描寫的非常詳細,看樣很難說是編造的?就是莫言先生以魔幻手法恐怕也難以寫出吧?如果情況確實是屬實的話,一個副部級官員,編譯局這樣一個清水衙門中的領導,還搞馬克思主義的如此男盜女娼,不僅說明中國腐敗的嚴重,更說明主流價值觀崩潰。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