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賴喇嘛退休意味甚麼?
 
達賴喇嘛退休意味甚麼?
作者: 朱 瑞

特稿

更新於︰2011-04-06 Print Friendly and PDF

● 三月十日達賴喇嘛宣布將卸下西藏流亡政府領袖職務。三月二十日西藏流亡社區選舉首席部長和西藏人民議會議員。到達蘭薩拉觀選的幾位華人學者和作家談論西藏這兩件大事。

  三月二十日,流亡藏人民主大選之時,我在達蘭薩拉祖拉康的選票點,遇到了台灣學者蘇嘉宏教授和中國學者、作家胡平、蘇曉康先生。我們不約而同地談起了對這次西藏大選和達賴喇嘛尊者退休的感受:

  蘇嘉宏:我是專為觀選而來。五年前我就來了,昨天達賴喇嘛在講話中,還談到了。

流亡西藏選舉選風很好

  朱瑞:對比台灣和西藏大選,您有什麼感受?

  蘇嘉宏:西藏的選風好,彬彬有禮,真的在談政見,不容易,不像台灣,相互辱罵,甚至會打起來。總之,西藏的這次大選,道德性更高了,也許和民族災難有關。台灣就不行,道德性低,功利性高,還有現實性,都參在了一起。另外,達賴喇嘛的退休,也將了中國一軍,北京總說「西藏問題就是達賴問題」,這麼一來好了,「達賴問題」消失了,你大陸不得不面對「西藏問題」了。


● 右起:胡平、翻譯桑杰嘉、蘇曉康。在西藏流亡政府會議廳參觀。(蘇曉康提供)

 

  蘇曉康:看到西藏人在選自己的政治領袖,很羡慕,因為我們到現在,還沒有這個權利。不,也不能說沒有,自從我到了美國,至少選了兩次總統了,可是都沒有去投票。為什麼呢,投票之前,我和我太太總要爭論很長時間,爭論到最後,就不投了。說穿了,這裡不是你的家,這裡的政治和你沒關係,當然也不是絕對沒有關係,只是我自己想的東西,不在這裡,而這裡爭的東西,什麼「同性戀結婚」啦、墮胎啦,跟我無關,我只想中國的事。西藏人,走在了我們中國人的前面。

  胡平:我我們這次來,趕上了兩件大事,一個是達賴喇嘛尊者退出政治活動,另一個是這次大選。這在流亡藏人的歷史上,乃至整個西藏歷史上,都有很大的意義,讓我們都趕上了。早先的西藏,世界不瞭解他們,他們也不瞭解世界,當藏人流亡境外,面對整個世界,要麼保留自己的傳統,那就有可能進入不了這個世界,要麼進入這個世界,那就有可能把自己給化掉了。可是,半個世紀以來,藏人既進入了這個世界,又保留了自己的傳統,這是非常難能可貴的。從這次選舉看,藏人的積極性、參與的程度都很高。我們看到呼聲最高的首選部長人選洛桑也來到投票現場,受到選民的鼓掌歡迎。三位候選人都表示他們將繼續達賴喇嘛的中間路線,堅持非暴力。未來的新的行政班子和議會將會是更有力量。在達賴喇嘛退出政壇的情況下,他們也將面臨更嚴峻的挑戰。

  朱瑞:對達賴喇嘛的退休,您是怎麼看的?

  胡平:當然,這一步是達賴喇嘛深思熟慮的,意義深遠;是政教的進一步分離,是對西藏民主化的進一步推進。就西藏佛教而言,需不需要改革?怎麼改革?達賴喇嘛制度還要不要保留?這些都是很重大的問題。現在一時還看不清楚,以後才能看清楚。我們對這些問題的瞭解還很有限,但是我們能感到,我們正在見證一個很大的變化,一個很重要的變化。

達賴喇嘛退休後西藏的前景

  蘇曉康:我感到達賴喇嘛真是非常偉大,他不僅是一位宗教領袖,也是一位偉大的政治家。他為什麼要走這一步?是要讓世界面對一個沒有達賴喇嘛的西藏,也要讓流亡藏人和他們的政府,面對一個沒有達賴喇嘛掌舵的未來,因為西藏人終竟要走這一步,假如現在不走,將來更難。不過,這一步走下去,真的不知前景是什麼,就像五十年前,西藏被毛澤東蹂躪,國際上是一派冷漠。後來是靠達賴喇嘛的努力,打開了國際空間。這一次,達賴喇嘛也要看一看國際社會,「我離開以後,你們還會支持西藏嗎?」國際政治一向是非常勢利的,非常實用主義的。過去以達賴喇嘛出面跟西方打交道的路線,將改成新一代西藏青年政治家出來跟西方打交道,他們還都在西方受教育,是西方訓練出來的。這個世俗政權,再也沒有達賴喇嘛的光環籠罩,要憑自己的能力去爭取國際社會,去對付中共,這樣的試練太重要了,就像台灣,打拼一點國際空間多難。並且,也只有這樣一個流亡政府,才可能面對中共解體以後的西藏。

  胡平:共產黨長期以來的計畫就是,等十四世達賴喇嘛圓寂之後,讓西藏問題自行萎縮。可是,達賴喇嘛提前把這一問題擺出來了。達賴喇嘛現在就退出政治。我認為有這樣一段過渡,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克服以後達賴喇嘛不在所形成的真空。

  蘇曉康:我想到「獨立」這個詞,達賴喇嘛的中間路線是拒絕「獨立」的,但是,他現在鼓勵流亡藏人「獨立」,或者說「自立」,不再依賴他,議會幾次懇求他不要退休,都被他拒絕,這種「獨立」是藏人成熟的必經之路,也是一個佛教國度「現代化」的必經之路,達賴喇嘛像父親一樣,狠狠地把兒子推出去「自立」,是比「西藏獨立」更加現實深遠的政治考量。

  胡平:中共在西藏問題上的態度很僵硬。這一來是他們太脆弱,沒有面對問題的勇氣,沒有解決問題的能力,二來是他們仗著自己有錢有槍,所以一意孤行。

  朱瑞:我覺得,達賴喇嘛尊者的退休,還是基於他崇高的人格,以及徹底推進民主的理念。當然,客觀上,也是對中國的一貫指責,「達賴喇嘛回去,就是恢復政教合一的農奴制」的最好的回答。這回,自五世達賴喇嘛以來,四百多年的政教合一制度已畫上了句號,那麼,你中國還面不面對?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