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大戰宣傳部
 
互聯網大戰宣傳部
作者: 昝愛宗

專題

更新於︰2013-02-06 Print Friendly and PDF

那些宣傳部長和衣俊卿一樣,「滿嘴馬列」,一旦被人肉搜索,多是「滿腹盜娼」,網上已有傳聞庹震五年有六個「二奶」,權錢色缺一不可。


●網上人肉搜索:廣東宣傳部長庹震幾年有六個情婦。

二○一三年一月十七日晚六點,中共官方媒體證實中共中央編譯局局長衣俊卿(曾任黑龍江大學校長及該省宣傳部長)因生活作風被免職,此人在一個月前就被網路舉報和「人肉搜索」。實名舉報人為該局七零後博士後常艷,她花了數萬元才得以陪睡,直到衣另找新歡打翻醋罎子為止。網友戲稱這又是一起「反腐靠二奶、二奶靠網路」的典型案例。

高幹特色有權有錢有性缺一不可

中共宣傳系統正部級的高官衣俊卿為馬克思主義理論家、中共十八大代表,教授、博士生導師頭銜一大堆,說不定還是中共十八大政治報告起草班子重要成員之一,其人如此不堪不是他所信奉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多麼無用,而是宣傳部門無法控制的網路實名舉報確實厲害,一個「滿嘴馬列,滿腹盜娼」的中共高官,竟然沒有被馬克思主義政黨的「東廠」、「錦衣衛」中紀委所收拾,而是敗在互聯網上一個網民手裡,多少諷刺了這個馬克思主義政黨的真面目,馬克思主義不過是一個醬缸,甚麼污穢、爛泥都要往裡面裝。再說這個專門編譯和研究馬克思主義的中央編譯局,則是五個共產黨國家──中國、朝鮮、古巴、越南和老撾中規模最大的翻譯馬列主義毛思想機構,卻不料被衣俊卿這樣的人控制著,一個博士後小情婦若不陪睡,局長就不會錄用她,她也根本不可能獲得到北京工作的機會和北京戶口。

從網上發酵的官員醜聞看,這些官員則是有權、有錢、有性,三大特色缺一不可。假如,這次因生活作風被免職的主角不是局長,而是換成某政治局委員的名字,也幾乎沒有不成立的;或者換成前總書記的名字,網民們也不會吃驚。

網路「傳聞鐵律」幾乎一試一個准

幾乎,在互聯網的天下,網上關於官方的傳聞多半是被證實是真的,比如十八大之前的政治局常委名單、京津滬渝的一把手兼政治局委員的名單,後來經過的所謂大會選舉,但結果和網上的版本絲毫無差;再看各省省委書記、省長的名單,也沒有多大的差別。所以不要小看互聯網對中國的影響,互聯網時代證明了未來的自由中國在民間,正如網友所總結的那樣:一個政治傳聞出現,一旦滿足一下幾條中的三條,基本上可以證實傳聞為真,或另有內幕:一是微博、帖子突然被刪;二是突然關閉評論或被加密;三是關鍵當事人異常;四是記者要求採訪被拒或採訪被跟蹤;五是司法不按程式介入;六是境外媒體推波助瀾;七是人肉搜索更多驚人發現⋯⋯

這裡提一下二○一三年第一期《南方週末》新年特刊評論被換稿,追求民主自由的「憲政夢」被替換成拍習近平馬屁的所謂「強國夢、復興夢」,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被打壓,遭海內外微博網友和國內媒體人廣泛聲援,傳聞是廣東省委宣傳部部長庹震親自指示換稿和親自操刀修改替代文章。按照這個網路「傳聞鐵律」,我們通過新浪、騰訊微博被刪,騰訊微信把「南方周末」作為敏感詞被遮罩(騰訊已因不當行為而道歉),以及評論被關閉、庹震的報導和活動異常,基本可以判斷庹震親自幹了或參與了這件蠢事,堂堂一個省委常委兼省委宣傳部長、前國務院《經濟日報》總編輯、新華社副社長,把別人當做廢物,只把自己當人,別人都不如你;別人一個頭,你三頭六臂,乾脆你自己來幹吧,從寫稿、編輯、校對、排版,再到出版、印刷、發行,一個人全包,這樣你的喉舌,就是你信得過的「黨的喉舌」了。

所謂那些掌控「喉舌」的中央和省委一些宣傳部長,其實和中共中央編譯局被免職的局長衣俊卿一個樣,工作中「滿嘴馬列」,一旦被網路「人肉搜索」,生活中多是「滿腹盜娼」,如今網上已有傳聞庹震有「二奶」(傳其五年有六個情婦,百度搜索關鍵字「庹震情婦」找到相關結果約一萬六千七百條),或許他不久就會成為第二個「馬克思主義理論家衣俊卿」。

從衣俊卿到庹震真是官不聊生

基本上這就是黨的大多數幹部形象,從中央到地方,相差不大,江某人捧紅某高級歌星,下面某官員喜歡二流的歌星、影星等明星,從薄熙來、劉志軍、王立軍,到陳希同、陳良宇、邱曉華等等,睡歌星睡名流,生活作風問題不算問題,政治問題才成了問題,不過若需要清洗對方時,出牌的時候總有「生活作風問題」這張好用的牌,所以今後倒台的「生活作風問題」官員還會有更多。

從衣俊卿被實名舉報和免職,再到廣東的庹震內院起火被燒,基本上可以看出中共在無法控制互聯網的情況下宣傳部門的失策,世上本沒存在宣傳部,但自從有了共產黨,宣傳部就成了遮蓋真相的陰影的一部分。假如沒有互聯網,儘管會有更多的衣俊卿和庹震,但不會有一個能夠被最底層的草民如此隨意揭露,所以說,如今很多官員紛紛懷念沒有互聯網的時代,特別是權力不是足夠大的地方官員,比如庹震之流,並不是那麼輕而易舉地控制全國互聯網,傳聞他有二奶他還真不敢回應,不回應則是默許。

如今的互聯網網路上,自發的無限期傳播力量時時穿透宣傳部資訊控制的陰影,官員則進入「官不聊生」時代,他們連表都不敢戴,這說明,在互聯網監督之下,以民為敵的官員們紛紛節節敗退,隨時都有可能被「拿下」。

極權主義威勢絕不會持續很長

獲得普利策獎的紀實作家安妮.普爾鮑姆曾在記錄蘇聯共產黨國家倒台的著作《鐵幕——鎮壓東歐,1944-1956》中稱,極權主義的威勢絕不可能持續很長時間。是的,蘇聯共產黨政權渴望全面控制,可結果呢?政治一旦開放,資訊一旦自由,他們就無法控制,特別是戈爾巴喬夫拒絕用開槍來保住蘇共這個昂貴的帝國,這個鐵幕就完全倒塌了。如今,互聯網的興起,儘管一些在蘇聯陰影下壯大的政權還試圖使互聯網成為洗腦和控制輿論的工具,但迄今為止,穿透一些反文明力量的互聯網技術,已經成為無法全面控制的全面受歡迎的抵禦鐵幕的工具,暴政是不可持續的,而互聯網則是可持續的。或許,陰影一時還在,但是留給他們的時間確實不多了,放棄控制,推到黑暗的鐵幕,才是惟一的不得不走的出路。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