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比不上晚清開明
 
中共比不上晚清開明
作者: 曉 鳴

專題

更新於︰2013-02-05 Print Friendly and PDF

歷史顯示,早在一百多年前滿清王朝治下,中國人辦報「自由夢」已成實現。而在今日中國,連表達自由夢想的聲音都被中宣部摧殘。

習近平接任中共總書記,已在黨權至上的特色中國,開始調配全國黨政軍要員。即將卸任的胡錦濤已在新年祝詞中號召「團結在以習近平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周圍」。

官媒極力塑造新班子的親民形象,黨的喉舌發表美化七常委及他們家庭的長文,甚至編發他們的語錄。放言新一年,「讓文章言之有物、言之有理、言之有情⋯⋯」

但講真話的北京《炎黃春秋》因新年社論《憲法是政治體制改革的共識》被封網,《南方周末》新年獻詞《中國夢,憲政夢》被撤換。

緊接著,北京連日被重度污染籠罩,令人窒息的有毒陰霾為習李接班開局蒙上陰影,也像是懸中國媒體人頭上的達摩克利斯劍。未見中共新領導有任何改善輿論環境的意願。官媒繼續愚弄國人、煽動武力,敵視自由。

媒體人「自由夢」被破碎

中共掌權以來,一直鼓吹「共產主義理想」,習近平上任後,改要「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雖有山寨「美國夢」之嫌,卻沒有美國自由的內核,凸現素質格調之落伍。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竟號召「實現中華民族復興」,難道要回到漢唐盛世?看來中共新領導不僅應該讀讀《舊制度與大革命》(王岐山薦),更有必要重讀馬丁.路德金牧師的演講《我有一個夢想》,瞭解那「讓自由之聲響徹每個山崗」的美國夢的真諦。

中國官媒和御用文人大談「中國夢」,為習書記的「中國夢」作注解,為生活在低人格境遇下的平民百姓「編夢」。名為「凝聚共識」,實為平息民怨編造共產黨的權力夢。

廣州《南方周末》的編輯記者借「中國夢」之風,寫成新年獻詞《中國夢,憲政夢》,並經簽發付印。獻詞稱「中國人本應就是自由人。中國夢本應就是憲政夢。呼籲中國夢,自由夢,憲政夢」。見報時,題被改為《我們比任何時候都更接近夢想》,文中「憲政」、「自由」全被刪除,期盼改成現實:「令人欣慰的是,從新中國『站起來』,到改革開放『富起來』,再到新世紀『強起來』,我們的夢想正在一步步變為現實。」

被激怒的南周編輯記者在網上發帖揭露改稿真相,指控中共廣東省委宣傳部長庹震操刀改稿。聲言罷工抗議,開啟與當局的網絡微博角力。中宣部在全國封殺噤聲,命喉舌發文向南周拍磚,並強制報刊轉發表態。

南周事件成為衡量大陸媒體人良知的一面鏡子:聽命於中宣部落井下石者有之,如《環球時報》;裝聾作啞者甚眾,包括唯一獲特權登陸大陸的太子黨港媒;也有支持同情南周同仁的,如《新京報》、《瀟湘晨報》等;及大量變相抵制中宣部尚有夢想的大小報刊。

網絡對抗自由之敵中宣部

不同於集體噤聲的主旋律,網絡世界反彈激烈:有人肉搜索庹震的信息傳播;有境內外明星達人發貼支持南周人的抗爭;有人聯名呼籲罷免宣傳部長庹震;還有律師表示,願代表南周人狀告中宣部。各地網民連日趕到南周辦公處前獻花、舉牌支持,不怕發生衝突。

海外自由媒體日日跟進。有國際記者組織發聲明,譴責中共的新聞檢查制度。台灣、香港、澳門的新聞記者協會發表共同聲明,譴責中共廣東省委宣傳部強行改稿,呼籲新聞自由,要求調查事件真相。台灣負責大陸事務的官員呼籲中國改善新聞環境。美國國務院發言人表態說,美國「一直在捍衛和支持新聞自由,無論是針對中國的新聞從業人士,還是針對在中國工作的外國記者」。

一周後,傳出消息,中共當局與南周抗議者達成妥協,參與罷工的南周人獲口頭應許不被清算,主編和省委宣傳部長將離任,刊物正常出版。事件似乎告一段落。

但在網絡上,戰鬥正未有窮期。特別是在外國媒體,如英國BBC、美國《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等的中文網頁上,有關南周事件連篇累牘,不少跟貼留言來自中國大陸。網絡成了國人追夢的仙境,實名制也奈何不得。

南周事件是對習近平十八大正面亮相的一個逆光照,曝露出中共新領導人的公開言辭與實際施政的巨大反差,讓人看到中共機器的老舊和不可理喻。人民的自由尊嚴、國家的憲政民主成了中共筆杆子(中宣部)和槍杆子(政法委)攻擊的目標,可見習記「中國夢」與國人「自由夢」形同水火。

中宣部這次自尋煩惱的刀剪功表明,中共控制輿論的能力已大不如前。讀者對黨報的假大空不買帳,中共輿論陣地頻頻失手。昔日靠兩報一刊操控輿論的日子一去不復返了。

按中共黨報傳統,發社論,組織全黨全民學習,就可左右輿論民意。這次庹震部長不寫社論,卻越俎代庖,直接對屬下一家周刊下刀,出錯獻醜,曝光後推三阻四,家醜外揚海外。中宣部一代不如一代,《南方周報》去年槍斃稿件一千多篇,也阻不了名揚四海。

中共對待媒體比晚清還嚴酷

歷史上大凡獨裁者都極端神經質,俄國的、中華的、阿拉伯的,非洲的概莫能外。中共執政更勝一籌,整個一副「臥榻之下,豈容他人酣睡」的霸道和自不量力。

連日聚集在《南方周末》辦公樓外的聲援民眾所出示的標語牌「新聞出版自由才是真改革」,讓人想到一九八九年北京百萬人大遊行中,新聞界隊伍裡那爭取新聞自由的橫幅標語。匆匆竟是二十年,不能不令人感嘆。

《華爾街日報》中文網絡版一月十六日發表中國學者馬勇的文章《晚清政府是怎樣管理媒體的?》,導讀說「晚清的新聞出版法律體系全面吸收了西方近代新聞法規的基本精神,在政策目標上希望適度放開言論空間,其功能是讓想辦報的人如願以償,不是借著法律遏制辦報。」文章列舉了清廷從一九○六至一九一一年間頒布的出版法,稱讚一九○八年「《大清報律》的頒布為混亂的文化市場、意識形態找到了管理憑藉,人民自願自由創辦報紙的權利得到了落實。」

這段外國媒體轉述的中國歷史告訴世人,早在一百多年前,在滿清王朝治下,中國人的辦報「自由夢」已成實現。而在今日中共治下的崛起大國,媒體人連表達「自由夢」的聲音都被中宣部攔截。神州大地不僅維權人士、冤民訪民,抗議藏人備受打壓,就連真心反腐的共產黨人,如《炎黃春秋》的編輯和作者群;對現實不滿的共產黨極左派,如烏有之鄉眾寫手,也屢遭噤聲。習李接班伊始就如此缺乏自信,前景堪憂。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