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出路:依靠民間
 
改革出路:依靠民間
作者: 許 行

專題

更新於︰2013-02-05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習近平上台下令改變黨的壞風氣。但他不明白,黨的腐敗不是來自作風,根本上是「黨天下」問題,不改體制,等於隔靴搔癢,徒勞無功。


●南周事件逐漸演變成社會抗議事件。1 月
7 日南方報業前的民眾聚會。(互聯網)

習近平上台才兩個月,便發生《南方周末》新年獻詞被廣東省宣傳部長庹震竄改事件。庹震的強行霸道,不僅沒有受到遏止,反而得到中宣部長劉奇葆和中常委劉雲山的鼎力支持,而且這二劉更下令北京市宣傳部逼迫北京《新京報》一定要刊登《環球時報》扭曲南周事件的評論,手段之惡劣,竟至動用武警包圍新京報印刷廠,強迫《新京報》非登不可,否則便要解散報社。黨管新聞達到如此粗魯和橫蠻的地步,簡直像軍閥,像強盜 ,哪裡還像個現代的執政黨!已經廿一世紀了,在所謂崛起的中國 ,竟還有這麼公開野蠻的執政行為,怎能令人忍受它的當權合法性?!

試看三月人大庹震是否下台?

可是這麼粗暴壓殺新聞自由的重大事件,正發生在習近平企圖營造新政的氛圍中,對習近平簡直是一記當頭捧喝。據各方報導,一月九日,中央高層在中南海開會,習近平在聽取劉雲山匯報「南周」事件時,尤其對劉雲山下令強迫全國各媒體都要轉載《環球時報》扭曲事件的評論時,頗表不悅,說:「這一系列的措施,反而只能加劇混亂,難道不是越壓越亂嗎?」據說他當即表示不要對各地抗拒轉載的編輯和記者進行懲處,也曾要庹震下台,但顧慮到這樣一來,會引起黨內保守派的不滿,使黨內分歧公開化,所以暫不立即執行,待到三月人大換屆時再說。目前,習近平只想阻止事件不再繼續惡化下去,只做到息事寧人為止,絕不敢批評劉雲山對傳媒的嚴厲控制,更無意放寬新聞自由。

在目前黨內,黨管輿論、控制媒體,還是無法推翻的鐵律。庹震在廣東之所以這般囂張,就是憑著黨管輿論的鐵律,背後有劉雲山支持。據一位已退休的新華社領導說,庹震很瞧不起習近平,認為他能幹上五年便不錯了,像他這樣折騰(指他一度雷厲風行反貪),連五年都不可能,很快會被轟下台。

大局保守,習近平力不從心

庹震原是新華社副社長兼《經濟日報》總編輯,據他的一位情婦說,他之所以捨北京去廣東,就是想撘上有可能成為第六代接班人的胡春華的關係,將來可以進政治局或者當上常委,執掌全國宣傳大權。最近,胡春華在廣東省委的一次全會上發表工作報告時也強調,要牢牢掌握意識形態領域的主動權,可見胡春華和庹震見解相同,將來三月人大換屆,習近平能否使庹震下台,還是未定之數。

從習近平處理「南周」事件的態度上可以反映出來,黨內保守派勢力非常強勁,即使習近平能拉下庹震,但他絕對無力拉下劉雲山。這不僅因為劉雲山背後是李長春和江澤民,更因為他們同屬黨內保守派,背後有整個權貴集團的支持。普通人以為權貴集團只是指壟斷著國家資源和財富的紅二代,事實上遠遠不止如此,全國所有掌握實權,以權交換財富的大小官吏,都是權貴集團的附庸。由此可見,權貴集團是非常龐大的,他們遍佈全國。正是他們,成為社會保守勢力,反對政治改革。

面對這麼龐大的保守勢力,我們不能苛責習近平,他看來有點力不從心。在「南周」問題上,他只能阻止局勢繼續惡化,決不敢觸犯黨對輿論和傳媒控制的鐵律。同樣的,在反貪反腐問題上,他也只能在上台之初轟動一時,抓了十幾個地方官,決不敢碰碰真正有勢力的權貴份子,否則正像庹震所說的,會被轟下台的。在勞教問題上,他不敢廢除勞教制度,成了半吊子的「停止使用」,所講在今年之內開始停止,可以是二月,也可以是十二月,要等人大常委會批准。停止使用和廢除大有區別。停止使用是承認原有制度還可以繼續存在,已關進的人還要繼續服刑,要等到期滿才能釋放。廢除勞教則不同,所有被囚的勞教犯都要立即全部釋放,而且被囚者有權要求賠償,因為廢除即等於承認這個制度的存在是不對的或違憲的,被關是錯誤的。

當然,習近平本人也是有問題,他畢竟不是改革的領軍人物。正因為不是領軍人物才被江澤民等選中成為第五代接班人。好在習近平不屬於保守派也不屬於改革派。他原本就沒有想當大位的野心,是江胡兩派彼此爭權各不相讓的情形下,才找到不屬於兩派的習近平。習近平父親是黨內錚錚之士,支持過胡耀邦,因此習近平與胡耀邦之子胡德平有來往,連帶地也和延安子女以及黨內改革派有些淵源,雖然他自己不是改革派,當他坐上大位之後便不能不對黨和國家要負起責任。面對如此腐敗、使人民完全對它失去信心的黨,他不能不有所作為,所以他說要實幹一番,豎起「空談誤國,實幹興邦」的旗幟。空談固然不對,但實幹也要有原則有方針才對,否則等於空談。

不觸及黨天下問題只是徒勞

從習近平上位之後的表現看來,他想以身作則,樹立好作風,鼓勵黨員自己端正作風,約束行為,約束子女和親屬以及下屬,籍此改變這個黨全面墮落的壞風氣。他不明白,黨的墮落和腐敗不僅僅是作風問題,根本上正如當年儲安平所說的是「黨天下」問題。一個黨不受人民監督和社會監督,超越國家之上,超越法制之上,權力無限膨脹,必然腐化,必然墮落。執政時間越久,腐化墮落越嚴重。這是體制問題,不從體制上去改革,只想在作風上去改變腐化,等於隔靴搔癢,勢必徒勞無功。

但習近平知道憲法的重要性。去年十二月,他在首都各界紀念現行憲法公布施行三十周年的大會上發表了一篇「憲法的生命和權威在於實施」的講話。他說:「憲法是國家的根本法,是治國安邦的總章程,具有最高的法律地位、法律權威、法律效力,具有根本性、全局性、穩定性、長期性。任何組織或個人,都不得有超越憲法和法律的特權,一切違反憲法和法律的行為,都必須予以追究。」這些話本來是常識,但出於習近平的金口,便具有特殊意義,成了黨內改革派推動改革的突破口。

中國改革的動力在民間

今年《南方周末》原本的新年獻詞「中國夢、憲政夢」和《炎黃春秋》的新年獻詞「憲法是政治體制改革的共識」,都是循著憲法是國家根本大法的思路加以演繹的。《炎黃春秋》講得更清楚,它說,雖然現行憲法不是十全十美,但把它落到實處,就會使政治體制向前大進一步。因為現行憲法第六十二、六十三條規定,人大有罷免國家主席、國務院總理等國家領導人的權力;第十三、三十三條有國家保護公民私有財產、保障人權的規定;第三十五、三十七條規定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權利和人身自由不受侵犯的權利;第一百二十六條規定法院有行使獨立審判的權利。只要真正實施憲法這些規定,落到實處,便能推進政治體制的改革。

就是這些推演,便遭到保守派的封殺。劉雲山控制的《環球時報》警告說,「媒體無法脫離國家政治現實單獨、浪漫存在」,媒體的「擺動幅度不可能是無限的。」因此《南方周末》的獻詞被竄改,《炎黃春秋》網站被封閉,釀成二○一三年第一場民間大運動。在這埸運動中,保守派企圖擴大打壓媒體的作法受到阻止,但改革派也只能暫時收兵,打個平手。今後勢必還有許多交鋒和運動,民間的力量需要在多次運動中逐步結集,才能形成巨大壓力,突破阻撓政治改革和社會改革的瓶頸。

中國改革的動力在民間,習近平必須借助民間力量,才能抵擋黨內保守派的巨大抗拒壓力。事實上,中國人民在十多年的維權運動中已經逐漸成熟,只要看看許多普通上訪的農村老百姓都懂得維權,且從個人維權訴求進而投身社會人權運動和政治改革運動,便可窺見人民覺醒的程度。中國先進知識份子對中國改革的道路早已有了一個共識,「零八憲章」的出現便是證明。雖然人們對改革和革命尚有不同見解,但革命者就是因為確認當權者不可能自動改革、無力改革,才會得出革命的結論。無論革命者或改革者,彼此終極的目的都在於實現中國民主憲政,這是彼此一致的共識。

且讓社會運動本身去證明中國要否革命,革命不是誰發動便發動的,革命是社會運動遭遇高壓、衝破高壓,全面發展的結果。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