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熊大戰黑幕背後
 
狼熊大戰黑幕背後
作者: 桑 普

熱點新聞

更新於︰2013-02-05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編者按:香港近期特大新聞是親共挺梁的政協委員劉夢熊大爆梁振英賄選和僭建醜聞,滿城硝煙,猶如重慶王薄內鬥翻版,事涉多方政經利益,本文分析透徹,尤指民主派在此體制危機之際,不可忽視焦點,要大力爭取普選。


●陽光時務周刊猛爆熊狼內鬥黑幕。

昔日「頭號梁粉」劉夢熊接受《陽光時務周刊》專訪,竟然大曝梁振英黑材料。熊邀梁測謊賭命,堅稱句句屬實;狼拒評論事件,堅稱無懼無私;二人隔空駁火,震撼中港政壇。

熊大肆爆料,小狗咬大狗

熊有牢騷,為狼牽線,助奪特首,梁許諾行會成員無望,政協常委無緣,當官不遂,深感過橋抽板,始知上當受騙,公開點評狼政。又被廉署拘捕,涉嫌貪污弊案,被困死角,怒氣衝天,悍然發難,大肆爆料。

一曝東方報業集團主席馬澄坤助梁登位內幕。二曝自己曾通過某位中共高層智囊向習近平推薦梁。三曝梁聲稱找過三人檢查梁宅以證實無僭建一事完全子虛烏有。四曝梁在私人晚宴上指唐梁之爭是「人民內部矛盾」而梁與泛民是「敵我矛盾」,而中聯辦更力勸他不要公開此事。五曝自己從來不打無把握的仗,暗示手握重磅炸彈,如不停止「迫害」,將會引爆,「百分之百可以拉梁振英下台」。

曝料過後,滿城硝煙。熊出沒注意,狼覆沒話說。畢竟熊的命運,猶需聽候習近平和張德江發落。按照中共邏輯,這不是熊與狼之間的鬥爭,而是熊與中共之間的鬥爭,已由人民內部矛盾,轉化為敵我矛盾,勝負已判,凶多吉少。熊本來是統戰樣板,套用江青說法,是毛澤東的一條狗,做共產黨的狗不看主人管狗的苦衷,除非咬死主人,否則死路一條。如今小狗猛咬狼狗,有用嗎?

情勢猶如王立軍鬥薄熙來

熊被廉署拘捕,就如王立軍上身,攻擊香港薄熙來,妄圖自救解困,如果這樣就能得逞,共產黨怎能跟全國幹部交代?今天哄哄你,明天制止你,後天勸你交出剩餘證據,找天再來收拾你。下屆政協委員,你不用再幹了。東方明珠弊案,你不用求饒了。面見王光亞、密會中聯辦、致函梁振英,你不用幻想了。

你說你有七情六慾,尊嚴受損,但中共現在不正是被你搞成面子掃地嗎?你說擁有梁的黑材料,難道中共怕你嗎?關於你的黑材料,難道中共沒有嗎?你要特首和中共主動干預香港刑事調查,擺明踐踏法治,不自覺可恥嗎?你自以為豪爽,不正是愚蠢透頂嗎?

就算如坊間傳言,你幕後有某些「倒梁」的中共高層人士撐腰,才炮擊梁振英,但你充當爛頭卒,搞焦了隨時可棄,難道不自覺危險嗎?大家只看到你的愚勇和豪氣,看不出你的正義和智慧,而且孤立無援,獨力難支,難道不自覺可悲嗎?血壓飈高,還可以看醫生;圍共自救,只可以看熙來。最新消息,夢熊不僅政協常委夢碎,連委員迷夢也告完蛋。

中共最在意者是敵我矛盾論

至於狼的命運,也好不到哪裡去。上任近七個月,關於政策,想到一件,說出一件,視為做完一件,滿嘴研究諮詢,實質毫無寸進。就連「梁粉」劉廼強和陳文鴻也有微詞,不惜當場跟「愛港之聲」的擁梁市民唱反調,足見狼英在親共體制內也離心離德,大話精、六八九之名已經不脛而走。

更重要的是,狼英在大宅僭建問題上,聯合中聯辦前官員彭清華和李剛等人,欺騙中央,罪犯欺君,撕裂建制陣營,無力團結統戰。於是中央派遣港澳辦張曉明坐鎮中聯辦,移走彭李,監督狼英。但見困難竟比辦法多,確知狼英管治能力大有問題,但礙於已經欽定狼英上位的特大面子,唯有暫時啞忍,伺機而動。

綜觀熊所放置的上述五大炸彈,中共其實大多不怕,甚至不怕廉署立案調查梁振英許約權位利益買票賄選特首大位,因為證據未必充足。中共所擔心的僅有以下四端:一是熊擬繼續曝料,必須儘快制止,以免鬼哭狼嚎,夜長夢多。二是梁的「敵我論」可能在香港工商界內部急遽發酵,因為唐營竟被視為「人民內部矛盾」,而中共黨史上死在「人民內部矛盾」屠刀下的亡魂恐怕多於「敵我矛盾」者。

地下黨起異心狼必危在旦夕

反正中共心中只有敵、友、我,非友即敵,非敵即友,敵友非我,其心必異。想通透了,工商界勢必心神忐忑,積怨加厚,戒心難除,更加排斥中共統戰,以免越近越危,寧願隔岸觀潮,隔閡更難移除。三是香港政務官公務員團隊深感不平,豺狼當道,名譽受損,政策研究功能被架空,工作鬥志逐漸渙散,唯命是從,被動執行,偶爾整蠱,準時收工。

四是地下黨成員跟梁振英貌合神離,竊語怨恨憤懣,責梁玷污同黨,又乏大位款待,循線敬告中央,恐將更難駕馭。一旦「面子蜜月期」過去後,中共恐將深思狼英是否依然無力改善上述難題和貫徹中共統戰赤化目標,繼而研擬取代狼英的各項方案,包括替補特首人選和操作手法,「無稽之談」頓成「有案可稽」。到了那個時候,要求全民普選的香港市民好應加碼抗爭,在裂縫中因勢利導,團結同道,推翻專制,堅拒赤化,爭取普選。

民主派要聚焦出擊不可扮中立

至於香港民主派人士,儘管可以繼續在議會內質詢抗議,發動市民遊行示威,但更應在輿論陣地上爭取主動,聚焦出擊,緊貼新聞,不容怠慢。一要求熊和狼站出來,在立法會或公開論壇上現身說法,提供證據,接受質詢。二推動以司法途徑處理熊和狼的疑似賄選問題。三把論述焦點放在以下三件大事,分別組成關注小組積極跟進,甚至主動調查,舉辦記者會公佈調查結果,丟掉幻想,準備抗爭:

梁在僭建事件中虛構三名專業人士事件、梁利誘東方報業集團發動輿論挺梁事件,以及梁自稱跟民主派是「敵我矛盾」的「左仔」觀點醜聞。以後者來說,目前竟然有號稱民主派的政黨人士認為「證據有待查明,容後再定立場」,實在令人髮指,不知葫蘆裡賣甚麼藥。須知梁振英有無講過「敵我矛盾」是一個跟法律無關的事實問題,警察和廉署都無法調查,唯有依靠當事人剖白,憑常理作出判斷。

在飯局當晚,共有五對夫婦在場,除熊以外,還有張德熙、李君豪、周伯展和吳歷山,都跟梁振英利害與共。李君豪即日聲稱不記得,再在傍晚斷然否認聽過「敵我論」,吳歷山否認聽過,周伯展聲稱不記得和不便交代,張德熙叫記者「放他一條生路」。他們都真的誠實可信嗎?只要以常理判斷,熊和狼之間誰說真話,不是已經彰彰甚明嗎?還有懸念嗎?上述號稱民主派人士拋棄常識,貌似中立,令人不齒。

綜觀這些所謂溫和民主派人士實在思維混亂,論述無能,不知所謂。他們當中有人竟然揚言認同梁所說的建制派和民主派是「敵我關係」,但三年前卻秘密跑進「敵營」中聯辦跟「敵人」中共黨員秘密談判、政改妥協,按照該人的邏輯,這樣做不正是棄友投敵、精神分裂嗎?殊不知道天底下根本沒有真正的敵人,就算有也只不過是自己而已嗎?

延續民間公投運動大力爭普選

不要傻了,唯有團結倒梁,民主反共,才是香港民主派重新團結出發的正途。此時此刻,重點不在於期待那個熱衷政改妥協的「終極普選聯盟」進入休眠期後,脫殼變身,加入新人,合縱連橫,浴火重生,而是在於怎樣把上述三個議題,連結到要求梁振英立即下台和全民立即普選一事上,繼而讓全港市民深思研討,發出響亮而清晰的呼聲,表達觀點和訴求,貫徹民主決策。

類似去年三月二十三日「民間全民投票計劃」的變相公投模式,或可在這一方面派上用場,延續民間公投運動,合作推出民間全民投票計劃,讓市民就此一社會重大議題和涉及重大公益事件,通過投票表達意見,向中共抗爭,向狼英說不,向民主挺進。

只要我們不把全民公投硬套上民粹港獨的帽子,不把抗爭主力集中在政客學者的聯盟,不把整個心靈專注在一時一事的得失,公民的呼聲和投票的力量足以撼動特區政府專政,體現城市主人翁的地位。

長遠而言足以形塑理性民主的政治文化,跟普選制度和憲政法治匹配同行。否則普選呼聲一旦沉寂,狼英不下台,中共不讓步,誠如一向取態溫和的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所說,恐將號召萬人長期「佔領中環」,癱瘓交通,發動「公民抗命」。要不要走到這一步,端視中共態度和港人意志。

(桑普:政治評論人)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