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貪官窮奢極欲色膽包天
 
中共貪官窮奢極欲色膽包天
作者: 烏蘇里

熱點新聞

更新於︰2013-01-21 Print Friendly and PDF

中央編譯局局長桃色醜聞被中共一手包庇


●●中共編譯局情色醜聞中的男女主角衣俊卿(左)和常艷(右)。

編譯研究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的中共御用意識形態機構中共中央編譯局,最近鬧出一宗在網上轟動一時的情色事件,淋漓盡致展示這個中共高級衙門(副部級)男盜女娼、權錢色潛交易的無恥黑幕。

山西師範大學的女教授常艷報讀中央編譯局博士後,希望離開小地方臨汾留在北京工作,為求得編譯局長衣俊卿的支持,而做了衣的情婦,還前後送錢九萬元給衣俊卿,但衣佔了便宜不幫忙,常艷人財兩失,並發現衣俊卿同時還有幾個情婦。這位憤怒的女博士於是把她與衣俊卿整個情色交易的過程寫成十二萬字的紀實文《一朝忽覺京夢醒,半世浮沉雨打萍——衣俊卿小N實錄》放到網上。文中所有人物全是真名實姓,其中有一些中央政要。並配上兩主角照片。

常艷深知潛規則,她初與衣俊卿吃飯,就在猜想衣「到底想要什麼?財還是色?既然我想來北京,想來編譯局,就應該付出代價。」見面禮是一萬元試水。衣坦言,「我不像學界有些老師,學生送個三五萬的就招個博士生。」還說,我什麼樣的女人沒有見過?常艷說她明白衣俊卿至少要十萬八萬。首次在酒店開房,常艷沒有與衣俊卿上床。接著衣俊卿要趕她回山西做在職博士後,常艷說,有了上次的「教訓」,第二次約會她不僅脫得只剩內衣,躺進被窩。上完床後還給了衣五萬元。她說,「這次我一定得送出去!不能因為上床了就不辦了。」

常艷記述她與衣俊卿多次短訊文檔與十七次上床過程,兩人在床上的聊天,她稱之為「臥談會」。兩人臥談中涉及政要。比如要她找令計劃哥哥山西政協副主席令政策走後門把她的檔案調到北京。衣俊卿透露說,他本來可以調到中宣部當副部長,但因為常委少了個人為他說話,就調來編譯局。又說劉雲山進常委就好了,劉比較了解他。還說,習近平和李源潮對他印象好。衣俊卿說,團派和公社幹部(可能指當過知青的習近平等人)他比不上,但他有才華。

衣俊卿還提到他在光明日報發表文章,為李長春講話做論證,李長春和劉雲山看了很高興。常艷要把他這篇稿放上網,但因為李長春和胡錦濤這些名字是敏感詞,發不上去,只好貼圖。常艷提到這些人時,名字用拼音。通篇文字流暢,真實感強,不渲染色情,格調不俗,是一篇可讀的報導。作者顯然是來一次「魚死網破」。

常女三十四歲、衣官五十四歲。雙方都有家室。故事新鮮熱辣,時間從一一年十一月到一二年十一月十八大期間。文章上網後,常艷第二天突然澄清,說她有憂鬱症,文章中很多只是幻想。大陸網上已經全面封殺她的文章。(開放網已全文轉載常艷其文)

國內外強烈要求釋放劉曉波解除劉霞軟禁

在《零八憲章》發佈四周年,以及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二周年前夕,中國大陸一批知名公共知識分子艾曉明、陳子明、 崔衛平、丁子霖、 傅國湧、 賀衛方等四十二人公開致信新一屆中共領導,呼籲釋放劉曉波和一切政治犯,並以釋放政治犯為突破口,啟動政治體制改革。矯正對於劉曉波博士的錯誤判決,儘快使他獲得自由。公開信還要求停止對劉曉波妻子劉霞的人身限制,取消對她的強制隔離。

同時,國際上由南非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圖圖大主教代表全球諾貝爾獎得主,在十二月四日發起敦促習近平立即釋放劉曉波及其妻子劉霞的全球公民請願運動,到聖誕節時已獲四十萬人簽名支持。

十二月六日美聯社記者利用看管人員午餐的短暫時機,成功進入劉霞家做了短暫的採訪。被軟禁兩年多的劉霞見到記者頓時崩潰,全身顫抖,失聲痛哭。哭泣的照片傳遍全世界,打動了無數人的心。

此後有中共背景的海外刊物放風說,中共新領導班子可能會重新審視劉曉波案。還說十八前中共考慮過釋放劉曉波,但因該案由周永康親定作罷,此說可疑為胡錦濤江澤民開脫罪責。

●香港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在12月8日香港紀念聯合國人權日活動
上,手拿劉霞哭泣的照片,憤怒質問中共,劉霞犯了什麼罪。

新書披露北韓難民遭金政權與中共迫害

十二月中旬香港博學出版社的新書《後金正日的天堂》記錄四位香港社運青年在金正日死後一個月前往北韓的經歷,書中還有他們在朝鮮各地拍攝的大批罕見照片,其中一節披露北韓人民逃亡中國(稱逃北者)遭到中國政府追堵和遣返的悲慘遭遇。

書中說北韓人民不堪飢荒,貧窮和殘酷統治,冒著生命危險逃亡中國。南韓商人和朝鮮族中國人希望透過賄賂北韓海關官員,協助脫北者越過鴨綠江走到丹東,但是要價數以十萬人民幣計,使救援者有心無力。金正恩接班後,對脫北者采取更嚴厲的手段,圖們江的北韓軍人甚至開槍射殺已抵達中國領土的脫北者。而中國又是世上唯一一個把脫北者遣返北韓的國家。脫北者抵達中國後還要躲避中國公安的拘捕及遣返北韓。北韓政府對遣返脫北者施以嚴厲的懲罰,包括勞改營、酷刑,甚至死刑;留守北韓的家庭成員也會面對殘酷的懲罰。

該書說中國軍隊今年進行三次演習。目的是針對在丹東的脫北者,企圖以軍事力量震懾脫北者和協助脫北者的維權人士。

中共烈士趙一曼丈夫兒子慘死於文革迫害

趙一曼是與江姐、劉胡蘭等齊名享受榮譽,被中共大肆宣傳的女英雄,她受中共派往東北參加抗日聯軍,被日本俘虜後受盡酷刑拒不投降而犧牲。死前給兒子留下一份感人的遺書和懷抱兒子的照片。但最近大陸媒體披露,趙一曼留下的遺孤陳掖賢,以及趙一曼的丈夫陳達邦均在文革受迫害慘死。

陳達邦也是中共老黨員,他和趙一曼相識相愛於莫斯科中山大學,經校方批准結婚。後來懷孕的趙一曼被派遣回國,從此與丈夫天人永隔。中共上台後,陳達邦任中國人民銀行印刷局科長,參與人民幣改版工作,升任國外業務局印刷處處長,曾秘密赴蘇處理印鈔事務。文革中陳達邦被打成蘇修特務,罪名兩條:一是他為莫斯科中山大學「二十八個半布爾什維克」成員,長期在共產國際工作,是王明「死黨」;二是說他和蘇修勾結篡改人民幣題字,「投敵叛國」。陳達邦於一九六六年臨死之前,給兒子陳掖賢寫了遺書,說明他沒有篡改人民幣。兒子於是獨闖中南海為父伸冤,被打成「現行反革命」,後自縊身亡。陳掖賢有個女兒陳紅現居成都。

中國調查薄澳門洗錢,薄瓜瓜曾密會其父

據英國泰晤士報報導,中共正調查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是否曾經利用澳門賭場非法洗錢。大陸調查人員已經在澳門秘密訊問了涉嫌參與洗錢活動的六個人,並調查薄案的相關情況。指此調查,應該是希望能在明春前收集好證據,以便三月審判薄熙來。

傳薄熙來現關押在秦城監獄,十一月中旬腦幹出血,緊急送往三○一醫院,當局大力搶救。已判刑的妻子谷開來獲得特許,在六名武警看押下,從監獄到三○一醫院探望病危的丈夫。傳聞說,薄病情已轉危為安,仍在三○一住院,開庭審判薄熙來,將視其健康狀況而定。

另傳薄瓜瓜曾在其父被拘後,透過管道秘密回國一次,與父相見。薄熙來嚴斥之:你來幹什麼!趕快回去。瓜瓜隨之返美。其在美已失去原先由王立軍安排的保安。現在處於高度隱秘中。

習近平博士導師孫立平警告革命正在到來

當年習近平考博士的論文導師清華大學教授孫立平,近在《財經》雜誌舉辦的「二○一三:預測和戰略」年會上語驚全場。出席十一月底該年會有幾百位中外經濟學家和大批中共高官,包括成思危、郭樹清、陳德銘等,以及記者,與會者近千人。

孫立平稱現在大陸已與法治完全格格不入,且愈走愈遠,維穩就是對法治的一大破壞、大倒退。政府為達目的可以不擇手段,這叫「作惡授權」。他說,「一場靜悄悄的革命已經發生」。隊伍不好帶,老百姓不好管——就是變化的真正動力。他指五至十年國家將出事。

孫立平說,中國需要轉型,以蔣經國為例,處理歷史共業。台灣處理二二八,就是攔腰一刀切斷,與過去的問題做一個切割。新問題新辦法解決。現在大陸的問題,越早回頭,越早切割、越主動越好,否則將來能不能切割都是一個問題。到五年十年後,切割的機會錯過,就是武力鎮壓,維一天是一天,但社會要付出極大的代價。

全場與會者聽後靜默無語,台下不停點頭,台上嘉賓表情凝重。財經網稍後發佈嘉賓講話,刪去孫講話「過激」部份。

江西色鬼貪官誓言五年內要睡1500個女人

據新華網報導,江西省原副秘書長吳志明受賄四千七百三十餘萬元,於最近被法院以受賄罪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這名貪官所貪錢財不算驚人,但其貪色無人可比。他制定的人生「奮鬥目標」,竟是要在五年要睡一千五百個女人,良家婦女要占三分之一以上。

江西省紀委報導,在二○一一年吳志明被抓時,正與兩個情婦床上做愛。雙規後,從他身上搜出若干避孕套、壯陽藥和兩本「快樂日記」。第一本記載他與情婦們的淫亂史。有一百三十六名情婦的簡介,情愛次數、地點、感受、滿意度;第二本專門保存「快樂見證」,一百多位情婦的陰毛粘在內頁上,一個情婦占一頁。

薄熙來倒台數月全國紅歌會還在北京出醜

十二月一日,一個所謂全國紅歌匯演預訂在人民大會堂舉行,結果變成一場鬧劇。這場活動是文化部藝術服務中心組織的,參加者每人要繳費兩千元,應許匯演時有中央領導人觀看,吸引了在薄熙來唱紅中出現的全國十幾個紅歌團,六七千人該日盛裝來到大會堂。卻感到盛況嚴重打折,沒有演播廳,沒有領導觀賞。大感受騙而大鬧大會堂,狀況完全失控。紅歌團都是退休老人,要求退錢,不退不走,堅持到次日凌晨五點,拿到錢才回酒店,多位老人昏倒緊急送院。

文化部搞出這場鬧劇也真是匪夷所思。原來在薄熙來走紅時,藝術服務中心想利用老人文化節紅歌匯演賺一筆錢。但薄熙來倒台幾個月,文化部還不放棄,打算應付一下。可憐這些唱紅老人一片紅心,不識時務。部份團更是由地方花錢宣傳部長親自陪同進京!可見今日中國之官僚體制腐敗無能到了什麼程度。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