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老翁笑談薄熙來
 
九十老翁笑談薄熙來
作者: 姜維平

特別報導

更新於︰2013-01-07 Print Friendly and PDF

薄熙來在大連發家走紅,怎樣籠絡商家,利用政法系統對付異己,收買死黨,徇私枉法,結成利益集團。就看習近平接過這個案子敢不敢處理?


●姜維平(左)、大連體育用品商場
老闆于雲盛(中)、中央電視台程宏
(右),九十年代中攝。

原大連體育用品商場董事長于雲盛,今年已九十歲,現退休在家,很少外出,但關心政治的興趣不減當年,每天偷看海外電視台,故對薄谷夫婦的貪腐醜聞與官方的說辭都有全面的瞭解。于雲盛說,之所以有那麼多民眾喜歡薄熙來,是因為官方媒體一直在吹捧他。于雲盛說,沒有幾個人,像他這樣,能從一個商人的角度,去看薄熙來,整整看了十幾年。

民企老闆體驗薄熙來狹隘記仇

于雲盛六十歲時由大連商場退休後,創辦了大連體育用品商場,成為全國三大體育用品專賣店之一的民企老闆,他曾任大連市人大代表,在官場和商場上,都有一批好朋友,薄熙來是其中的一個。他說,市委書記于學祥經常對他的企業問寒問暖,來開會,吃點飯,喝點酒,應酬一下而已,薄熙來大不相同,他表面上很廉潔,但貪腐的膽子大,胃口也大,十份狡猾,他一般請不動,卻讓谷開來辦律師所大肆索賄受賄。他說,像俺這樣的小家小戶,他看不上,他專和一些地產商勾結撈錢,為了掩蓋真相,他對敢於批評他的人,打擊最狠,腦子裡沒有法制觀念,想抓誰就抓誰。

整人的事多如牛毛。劉曉濱因為給副書記高姿當秘書,後任大連市中級法院副院長,被薄熙來誣陷非法拘禁了一年;外辦主任張步寧因將蘇軍烈士紀念塔遷移內幕外泄而雙規十個月;原旅順口區副區長董文利因與薄的政敵過從甚密而被抓捕一年;嘉信國際酒店的老闆韓曉光因太太李岩峰幫助大連官場的反薄派聯繫上層關係而死於「五七空難」,韓老闆被拘押一年多,等等。于雲盛說,這些事沒報導,沒定論。但他可以說親身經歷的幾件事:

一是二○○○年底,我因言獲罪,被大連國安拘捕,關在海軍旅順基地看守所,家人很急,到處找人求情,于老闆的兒子于為學給我太太開車,四處奔波,這事被薄熙來死黨車克民和成城知道了,車書記掌控國安系統,成城擔任大連市政法委書記,一聲令下,把于為學抓起來,誣陷他聚眾賭博,勞教了兩年。

二是二○○六年初,我獲釋出獄,于雲盛給我一份工作,讓我當他的助理,薄雖離開大連,高升為商務部長,但車克民留在大連,繼續監控我,為了切斷我的生路,他派大連地稅局長劉某某找人,多次清查大連體育用品商場的帳目,聲稱其需補稅三十萬。于雲盛說,薄熙來心胸太狹窄,記仇懷恨,即使你刑滿釋放,也不寬容,還要變本加厲地迫害。

薄死黨裸官牛剛滿不在乎

于雲盛原為國營大連商場的業務科長,認識現在的董事長牛剛比較早,他說,牛給原總經理鄒環敏當助手,見到于都是笑臉相迎的,但近些年,自從他被薄熙來提拔起來之後,就變了。牛剛通過大商職工內部股票,賄賂一批幹部,結交谷開來,又經谷而巴結上薄市長。谷把日本企業引見給大商,搞了麥凱樂商場等等,從中發了大財。從此,牛剛更牛,薄熙來親自提名他任國企老總。

二○○四年,薄高升商務部長,就把牛招到北京,面授機宜,合謀更密切的牛與谷的貪腐聯盟,大商○四年以後的業績猛增,薄熙來利用全國商務大權,恨不得讓牛剛當全國的商場總管。于雲盛說,薄熙來企圖篡奪黨和國家的最高領導權,必須完成兩項任務:一是拉攏媒體人士、二是縫補自己的錢袋子。大商是一個,正源地產是一個,范某的金州一建也是一個,當然遠遠不夠。于雲盛說,習近平如不斬草除根,這些薄的經濟基礎還在,他就有可能翻案。而他是有仇必報的人,有一天變了局,辦他捕他的人,就會死無葬身之地。

于雲盛說,大連是薄熙來徇私枉法和貪污受賄重災區,中紀委曾調查一段時間,牛剛之類的人聽說都被約談過,但還沒抓。不過,十七大,牛剛和王健林等都是代表,這回沒戲了,下一步如何,俺不知道。但牛剛不在乎,多年來,牛剛做了一些開拓性的工作,得罪了一些人,經常有員工告他,都被薄熙來壓下來了。現在沒靠山了,就看能不能抓住他的把柄,聽說牛剛很狡猾,早早地把孩子老婆都轉到國外去了,自然錢也跟著走了。于說,薄熙來的死黨都是「裸官」,他們都在學習薄瓜瓜,早已有準備,對策多著呢。

大連的淫官「雷政富」不少

重慶的區級幹部雷政富床上運動的事,使不少人少見多怪。其實,在大連,薄熙來早就用同樣的手法,先抓住下級官員或平級政敵的把柄,治很多人於死地。于雲盛說,不瞭解薄的人想不通,為什麼他當官,下邊的人見了他膽顫心驚,兢兢業業的,原來,他一貫利用安全局車克民控制的現代化武器,跟蹤,監控,要脅貪腐的官員,逼其就範。在其任職的十幾年裡,類似雷政富那樣的故事,聽過好多次,半信半疑,聽得多了,也就麻木了。

據我得知的資訊,薄熙來早在八十年代末,就以這種手段,解救了嫖娼被抓的原金縣副縣長孫某某。後來此人成了他的死黨,當過公安局長,現在還是大連市副市長。原大連開發區海青街道派出所的一些警察,對他過去的噁心事,記憶猶新。于雲盛說,這事不少人聽說了,不算啥。關鍵是跟不跟隨薄熙來,跟他好,再壞也保護;不跟他好,非整你不可。像地稅局黨委書記劉某某這樣,早在九十年代初,就在薄的幫助下,與吉林省的某富婆勾結,倒賣國家糧油致富,又在保稅區建了慧能大廈,地皮哪來的?還不是薄熙來廉價批的?薄後來把他變成國企的星海會展中心董事長,再任命為地稅局黨委書記。你說,這黑不黑?

于雲盛說,薄熙來這些整人的辦法,非常絕,無堅不摧,因為不少人有問題,很容易被盯上。即使沒事,他也有打手幫助編故事。他膽大枉為,來自文革蹲監獄的體會。開人大時,薄的履歷表裡沒有關於五年坐牢的事。這說明他不是受四人幫迫害,而是人品有問題,這樣一個原本的小偷,在監獄裡再向騙子,殺人犯,貪官等犯人學習,壞上加壞。出來後又碰上父親翻身掌權,一人得勢,雞犬升天,他當了官,從一九八四年在金縣,一直到二○○七年在重慶,他都在禍害老百姓,而他所謂的治吏,就是以雷政富這樣的人為骨幹典型的。于雲盛說,大連的薄熙來貪腐殺人集團的內幕,還沒揭開,如果揭開,比雷更有戲的事多著呢。

利用帥哥形象和老爹關係幹壞事

于雲盛認為,薄熙來八十年代初,找到了金縣的大舞台,九十年代初,則使舞台擴大,既想要名,又想要利,既能欺騙,又能恐嚇,把一個沿海開放城市的大量財富,掠奪進自家口袋和利益集團的其他成員手裡,一部份靠巧取豪奪,一部份是明火執仗。而他的外表和口才很具有欺騙性,還利用一些街道老大媽對他帥哥形象的崇拜,來忽悠其他人。其實,骨子裡,他這樣一個壞人,不是他的問題沒暴露,而是遮掩得比較好,即使暴露了,有人告到中南海,他爹找找關係,再送點禮,就擺平了,所以,早聽說中紀委收到關於他的檢舉信非常多,但都不了了之。

薄熙來每年開人代會,都會面臨指責,但他有絕招,就是把特務充份利用起來,一個個地恐嚇和收買代表。于雲盛說,特務們曾找過他,叫他別亂講話,要講薄熙來好,否則,就翻臉整你,尤其是選副市長,誰上誰下,他在背後操控,表面上是人大代表提名表決,實際上是搞「一言堂」,薄熙來的馬仔遍佈安全局:萬國濤、王富選、彭東輝、戚耀明、鄭義強、藺剛等人會直接與某人見面,不客氣地說,你要是和薄市長過不去,我們就把你的壞事挖出來,叫你坐牢。臨別時還說,你如果暴露我們的身份,就是洩漏國家機密,所以,幾乎所有的代表都不得不說薄市長好。

于雲盛說,外媒說薄是內鬥的受害者,他不同意。他說是薄太猖狂了,狂到連外國商人也敢殺,最後「窩裡鬥」,鬥漏了,胡溫才不得不處理。胡出於公心,才敢「裸退」,又把未完案件轉交給習近平接著辦。習說依法治國,那麼怎麼辦吧。應當按照法律條文嚴辦。

二○一二年十二月十七日於多倫多大學梅西學院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