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對日強硬走向
作者: 凌 鋒

中國崛起透視

更新於︰2013-01-06 Print Friendly and PDF

中國對日政策是中國外交的典型。對鄰近中小國家寸土必爭,動輒武力相向、經濟制裁。釣魚島風波被迫收斂後,軍方強硬派失勢,但新領導還沒有尊重國際慣例的反省。


●日本1905 年大勝俄國海軍的對馬海戰是日本永
恆的驕傲。在橫須賀軍港設立「三笠旗艦紀念館」
崇拜主帥東鄉平八郎。2005 百年慶禮盛況。

到東京參加第二屆「促進亞洲民主化東京大會」,並在台灣研究論壇做「習近平時代的中國」的演講,兩者都與中日關係有關。前者的副題是「紀念日本印度建交六十週年」,應邀演講的,除了日本著名的時事評論員外,還有旅居日本的越南、緬甸克欽族、北韓、藏人、維吾爾人、南(內)蒙古人。

這些國家的人民與民族還在受獨裁者的統治,台灣已是民主國家,也受邀參加,顯然,這個民間的主辦者,把台灣當作還不是正常的國家,也許考慮到兩岸關係吧。

蒙人訴說被漢化草原被污染

日本當年有「經濟動物」之稱,對中國與國際的人權問題並不關心。記得六四後,有一位姓張的廠長逃到日本,還被日本政府遣送回中國。現在日本朝野對亞洲民主與人權的關心,顯然與中國的崛起與軍事威脅有關,把這些族群與印度放在一起,顯然就是戰略考量,日本與印度近來加強了戰略合作關係。

與蒙族朋友聊了一下,在日本的蒙族人約有一萬,每年會舉辦一些文化聯誼活動。我問他們,為何不如藏人、維人活躍,他們回答,是因為蒙族人已經被漢化的很厲害,對如何保存自己的文化、信仰等等,不太關注了。他們參加這個會議,也就是希望喚起國際的關注,例如他們的人權,蒙族維權人士哈達夫婦就被中共長期軟禁。除了人權議題,內蒙還有環保議題,因為廣袤的大草原,也被糟蹋得一塌糊塗。這點媒體有許多報導,例如位於科爾沁草原北端的霍林郭勒,近年大肆開採煤礦和發展電力、化工項目,導致荒漠化嚴重。

鄂爾多斯房產的泡沫化,更是不時見報。我也開玩笑的對他們說,二零一二年也許是蒙族人的出頭年。傳為蒙人的王立軍勇敢的掀開中共權力鬥爭的黑幕,成為英雄,有深遠的影響。他的老爸在文革期間因為「內人黨」事件受過衝擊,相信這是他最後與薄熙來決裂原因之一。十八大進入書記處的楊晶原來是民委主任,是烏蘭夫以來進入中共高層的蒙族人。書記處另一成員趙洪祝雖非蒙族,卻是內蒙人,是否提升了民族工作的地位?(被人罵死的政治局常委劉雲山也長期在內蒙工作)。

日本人對習近平的關心,是出於中共的釣魚台政策突然強硬起來,與習近平有關。有關中國與釣魚台的書籍最近在日本熱銷。著名的台灣旅日作家黃文雄的相關著作,出版社在多家報章大登廣告,他也不斷接受媒體的訪問,談釣魚台問題。報章廣告價格高昂,很少有書籍刊登廣告,可見銷量之大。最近在日本出版的書籍、雜誌,頻頻討論「被中國壓制的日本」、「面對中國的覺悟」,以及「中日宿命的對決」等等。我在講演中介紹中國太子黨的「新民主主義」綱領,以及太子黨身上多多少少的霸氣,可能影響未來的中日關係。

參觀橫須賀軍港,風平浪靜

我認為,釣魚台的戰爭氣氛應該會逐步淡化,因為中國還經不起打一場沒有把握的仗,因為有個日美安保條約。在東京期間,日本正在進行眾議院的選舉,中日關係當然是一個熱門話題。朋友帶我們在築地(海鮮市場)遊覽時,有幾個老太婆在那裡派發傳單,有日本朋友與她們吵起來。後來才知道,那些女人在散發日本共產黨的傳單,反對日本把自衛軍改為國防軍。那些老太婆被罵,中國軍艦都進來了,還有「和平」嗎?

朋友開車要帶我遊覽,我建議去橫須賀,那裡是軍港,非遊覽勝地,我很想看看,在釣魚台局勢緊張下,那裡情況如何。東京很現代化,橫須賀卻很老舊,有的巷子裡,電線在半空穿過馬路,就像台灣那些鄉鎮一樣。橫須賀有美國的海軍,商舖都打出「海軍」字樣的招牌吸引軍人。用餐的一間咖哩餐館也是如此,餐館很小,但裡面有一系列軍艦的圖片。在路上沒有看到像香港駱克道那樣的紅燈區,倒是看到有「中華料理」(有沒有共諜利用餐館來刺探軍情?)

中國旅遊團來橫須賀觀光很少;但是到了晚上,倒是有中國女人出來。走到海邊,當地朋友說一邊是美國軍艦,一邊是日本軍艦。我第一次看到停在岸邊的潛水艇,黑顏色,其醜無比。朋友指著幾艘軍艦說,有兩艘開到沖繩去對付北韓準備發射的火箭,軍艦後面高高的桅杆,就是《喬治.華盛頓》號航空母艦了。除了一陣陣的海風,港口風平浪靜,毫無戰爭氣氛,也沒有「禁止拍照」之類的告示。

另一頭,在三笠公園海邊,有一個「三笠號」紀念艦的永久性展覽,這是一九○五年日俄海戰時,由聯合艦隊司令東鄉平八郎大將坐鎮的旗艦。除了放映紀錄片介紹,參觀了大砲、指揮塔之類,還有「艦內風景」,包括睡覺的吊床、浴室、廁所等等,由於是英國造,會議室很有品味。掛出的地圖,有當時的國際形勢介紹,包括中國被列強瓜分的中國地圖。想起當年日本「進入」中國,與發動太平洋戰爭,就是以協助亞洲人民,趕跑西方殖民主義,建設「大東亞共榮圈」為口號。有一副東鄉平八郎的題詞:「皇國興廢在此一戰,各員一層奮勵努力」,字跡雄渾,也帶有秀氣。

展品中,有本艦參與日本海海戰與黃海海戰的參加人名表,包括哪些人犧牲,哪些人受傷。這些是他們的「光榮榜」,對照中國的「一將功成萬骨枯」,什麼時候有「萬骨」的名字?不管古代,到了近代,還是如此,如何能激勵軍心?與軍艦無關的文字展品中,有一個「領土問題」(不是「領土爭議」),排第一的是釣魚台,其後才是竹島與北方四島。

的確,釣魚台問題是日本領土問題排第一的大事。日本朋友最關心的中日關係,也是近來我非常關心的問題,因為有關中國改革問題。如果還在煽動民族主義,製造國際糾紛,還有精力改革嗎?何況外交是內政的繼續。侵略性、擴張性的外交,國內必無民主化。

習近平信件透露強硬對付日本

習近平在神隱兩週,於九月中旬「復出」後,網上流傳一篇習近平致中央的信。多數人認為,信是假的,內容則是真的。因為信長近六千字,寫得比較平實,可以認為是習近平的人,把習的觀點用假信的方式宣佈。其中兩個重要的觀點,一是如果人民不在乎共產黨了,共產黨可以下台;一是外交政策問題,只談釣魚台與中日關係。

信件坦承:「釣魚島不但關係著東海中國大陸架的資源以及國家長久戰略經濟利益,而且關係中華民族近代直至現代屈辱的歷史以及民族傷痛。我國民眾除了民族自尊與國家尊嚴以及維護主權的正當要求之外,社會各種矛盾積怨不滿,都找到了一個爆發突破口。」可見中共有意製造一個宣洩的突破口來緩和國內矛盾。信件接著說,「我們一定要順應民意,同時正確引導,果斷出手,把日本搬起來的這塊石頭,砸到他們自己的腳上。」

具體有七個方針,包括「哪怕出點砸日貨或者其他騷動也不怕,因為民眾的公開矛頭不是對著我們,除非我們愚蠢地把自己胸膛挺上去」;「派遣軍艦進入釣魚島附近。如果美國繼續曖昧,日本一意孤行,可以佈置並公開宣告在釣魚島附近海域進行海軍演習。」「加大對日本外交的硬度與力度,包括經濟貿易制裁,有形與無形都可以啟動。」後來中日關係的發展,的確是按照這個路子走,更顯內容的可靠。而美國是否支持日本?也將決定中國的態度,因為中國還是顧忌美國的。

於是,除了打砸搶燒之外,所有在日本召開的國際會議,中國代表拒絕出席;在國際會議上,溫家寶面對日本首相野田佳彥,也假裝看不見,因為他的「每個細胞、每滴血液都是愛國的」;日資贊助的運動會,把日商的廣告抽走;日本商品進口也被海關刁難;所有去日本的旅遊團停止出發,偶有一個,就成為漢奸旅遊團;最離譜的,連台北交響樂團到北京演出,幾個日本團員的簽證也被拒絕。

對日經濟制裁代替武力威脅

顯然,習近平採取與胡錦濤「維穩」的不同路線,本來日本政府對釣魚台國有化是阻止極右的石原慎太郎以買島來繼續製造新聞,這個做法也得到中國政府的諒解;但是突然之間,中國政策出現反覆,導致親中的日本民主黨政府一頭霧水,面對強烈的反日運動手足失措;在其後中國「有形與無形」的經濟制裁中,也沒有反制措施。雖可能是日方顧全大局,不想擴大事態,期望事件逐漸平復;但是也嚴重失去日本的民心。

現在,安倍上台,在中日關係上,雖然有堅持領土主權的一面,但是也有希望改善的一面。尤其日本對中國,從人口與領土面積來看,都是小國,不會無故去挑釁中國惹上戰爭,主要問題在中國身上,包括未來的改善。

目前的中日關係,比建交前還不如。因為即使在那時,毛澤東也主張民間交往,現在連民間也不要了。這樣的愛國主義,與一百多年前義和團的盲目排外有何區別?後來是因為毛派薄派太囂張,當局出手,才使大規模的反日街頭運動逐漸降溫,但是經濟制裁卻繼續下去,因為中央沒有文件制止。按照中共的習性,自然是「寧左勿右」,樸素的愛國感情,總好過涉嫌漢奸。

幸好,在所謂的習近平信件中,沒有說要發動一場戰爭,而日本也克制,否則難免會擦槍走火。一旦擦槍走火,美國勢必出來做調人,事態不會擴大。但是擦槍走火也會死人或沉船,如果日本輸了,政府或者下台,但是日本這些年的首相,任期都不到一年,下台太平常,不會動搖國本;可是如果「偉光正」的共軍輸了,總書記要不要下台?軍隊會不會接管?全國會不會發生騷亂,導致中共分崩離析?習近平敢冒這個險嗎?

中國商學界不贊同經濟制裁日本

幸喜中國已經進步,理性的聲音也同時出來,即使是微弱的。在反日遊行中,深圳出現要求人權的標語,廣州學生反對衝擊日本領事館所在的花園酒店。對日本的經濟制裁,也有相關的專家提出不同意見。九月底,反日高潮還沒有怎麼降溫時,著名產業經濟學家、社科院的日本經濟學會理事白益民就發表「日本隱藏的經濟實力遠超我們想像」的文章。

認為「如果中日打經濟仗,基本上是中國的損失會更大,因為我們經濟很多方面是依賴於日本。」十一月中,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站發表特約撰稿人蔡成平的長篇文章《日本經濟真的嚴重依賴中國?》列舉大量數據,駁斥中國的經濟制裁將使日本經濟倒退二十年的說法。蔡還是新浪財經日本站站長,是「親中」《朝日新聞》中文網專欄作者,也是中央電視台財經特約評論員,有相當權威性。

接著是瑞銀亞洲汽車行業研究主管兼瑞銀中國研究主管侯延琨發表《日本車企進與退》的文章,具體分析日本七大汽車製造商投資中國的政策,只有一家比較進取,其他保守。「其實這些企業早已收回了在中國市場的投資,早已賺得盆滿缽滿,還得以完整的保護了自己的技術,不可不謂完勝也。」

日資大規模撤出中國只會受損

不管這些分析是否正確,日本股市在十二月十九日已經重上一萬點,是八個月來的新高,說明釣魚台事件帶來的經濟衝擊已經基本消失。台灣《財訊》報導,今年一月到十月,來台灣投資的日商件數,比去年同期增加四成,雖然多為中小企業而金額較少;但是經過釣魚台事件的衝擊,數字會增加更快,因為日本企業都在討論要不要從中國撤出?而台灣民間對日本的友情,例如去年三一一地震的賑災,使日本人非常感動。一旦日資大規模撤離中國,自然是中國的損失。其他外資看到現代義和團在中國興起,他們會視若無睹嗎?

也因此,中國外交學院院長、前駐法大使吳建民在十二月十一日的《人民日報》海外版發表《已經天下第二,還要韜嗎》的文章,批判瞧不起小國、弱國、窮國的大國主義,說是犯了外交的大忌。在中國面前,日本、英國都是小國,所以對香港、釣魚台「寸土必爭」;俄羅斯是大國、強國,所以乖乖簽署邊界條約,承認十九世紀被他們強佔的接近一百六十萬平方公里的國土。今年三月,習近平將以國家主席身份首次出訪的,就是俄羅斯。因為只有這個強國、大國會支持中國反日、反美,它還是中國先進軍事裝備的最大供應者。

中國外交的軍事手段趨勢

十二月十二日,外交部條約法律司司長黃惠康在香港表示,對於近期中國周邊局勢變化和中國新武器頻密亮相,顯示十八大後中國在外交上將更加強硬的解讀屬「誤讀」。其實,不論是劉源對戰爭的膜拜,與羅援對戰爭的叫囂,怎麼會是「誤讀」。當然,劉源沒有進入中央軍委,也許是中央有所警覺;但是習近平鼓吹的「民族復興」,以及南巡時還探視「戰區」共軍,不能不令外界還以忐忑之心來觀察中國的軍事走向。沒有拿出實際行動,就如是否取消那個充滿霸權心態的(將爭議領土劃入中國版圖)新護照,「誤讀」就不會解除。

對日外交,雖然只是中國外交的一部分,卻是中國的外交典型。各個國家都有其國家利益,問題是在出現紛爭時,是用理性的態度,還是煽動狹隘的民族主義情緒;是平心靜氣的對話、討論,還是用挑釁與強加於人的手段;是堅持和平,還是窮兵黷武、叫囂戰爭?中國如果不改變利用民族主義轉移國內矛盾,以及大國主義的態度推行霸權,就可能走上軍國主義的道路,那不但是世界的災難,最終還是中國人民的浩劫,因為中國再強大,總不可能征服世界。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