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摸石頭,不過河
 
習近平摸石頭,不過河
作者: 許 行

中南海

更新於︰2013-01-06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習上台有一些新舉動,南巡摸石頭,體制內頻開研討會,大談反貪,改革政風,釋放上訪者。但是對民間異議仍然打壓,看不出大方向何在。


●習近平1 月30 日冒嚴寒從北京到河北阜平駱駝灣村探
訪家徒四壁的貧戶農家。怒斥貪污扶貧款是犯罪。(新華社)

十八大之後,習近平實際上已掌握黨國實權,明年三月政府的換屆,只不過在形式上將政府各部委移交一次而己。在中共以黨治國的體制下,掌握了黨權就等於掌握了政權。

習近平李克強都還在摸石頭

習近平掌權一月,拋出號召「空談誤國,實幹興邦」,這表現他很想實幹一番,那末實幹些甚麼?有無明確方向?至今仍未見到。他在參觀《復興之路》展覽時說:我以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的復興,就是中華民族歷代以來最大的夢想。於是習近平之夢傳遍全國。這使我想起當年蔣介石在統治期內也不斷強調民族復興,實幹的卻是專政,不談民主憲政。習近平想改革,也不提民主憲政。

他的南巡,由汪洋陪同視察深圳、珠海等各地,就是想聽聽改革前衛的廣東地方官有什麼看法和意見,是在摸石頭。李克強召集國務院各部委的主管座談,也在摸石頭。整個習李體制都還在摸石頭,應該怎樣改革,從何著手,都還未曾確定大政方針。但石頭有很多種類,有官場的石頭和民間的石頭,也有半吊子的石頭和全面改革的石頭。如果只摸半吊子的石頭,即使淌過水,也只能進入小溪,過不了大河,更無法進入大海。這是值得習近平和李克強們深思的。

直到目前,習近平讓我們看到的只有兩點:其一是作風的些少改變;其二是強調反腐。在江、胡二十年的統治下,官場不僅全面腐爛透頂,而且當官的官僚霸氣和無度的揮霍,都是人民所深惡痛絕的。所以習近平在這兩方面作了些少改變,都受到稱許。

作風的改變,主要由習近平自己帶頭。他在接任之初的就職演詞,使用直白的語言,沒有黨八股的套話和廢話 ,強調人民幸福,是一次好作風的開始。他在南巡時不坐名貴轎車,只坐八座位的麵包車,不封路、不擾民,表現平民化。他召開會議時要大家講真話講實話,暢所欲言,有利於減少形式主義的官僚習氣。他的反腐,也開始接受民間舉報。

張維迎倡議大赦貪官折衷辦法

不過在當今官場無官不貪的情形下,抓了十多廿來個中下級貪官,只能敲山震虎,解決不了問題,但可以讓所有貪官感到威脅。在所抓的貪官中,職位稍高的有四川省委副書記李春城、重慶北碚區委書記雷政富、山東農業廳副廳長單增德、廣東國土資源廳副廳長呂英明、廣東揭陽市委書記陳弘平等。更高層的如前胡錦濤大內總管、現任統戰部部長令計劃,據多方傳媒報導,其妻谷麗萍、其兄令政策(山西省政協副主席)已被調查和雙規,其弟則逃離中國;而且據說,谷麗萍設立了一個稱為「中國青年創業國際計劃」組識,在成立之初就得到中國電信、諾基亞、惠普等中外大企業「孝敬」數億元,該組織在國內五十多個城市設立分會,以公益之名大抄地皮和地產。

雖然谷麗萍對被雙規己加否認,令計劃也出面闢謠,但傳說仍然未息。此外,又傳說周永康之子周斌也被調查。「中國視頻新聞」報導,二○一二年,僅從北京出逃的裸官已有三百五十四人,他們攜逃的不義之財共約三千億人民幣。可見這些貪官,事先已有風聲或預感,擔心習近平上台可能會反腐,自己遭殃。

習近平既不可能改變一黨專政制度,要解決全國和全面腐敗的貪污問題,實在非常棘手。如果認真反貪,不但牽涉到所有權貴份子,而且會牽涉到全國數千萬大小官吏,等於要挖翻中共整個統治機構,怎有可能?!

最近,北京大學教授張維迎在《經濟觀察報》主辦的「二○一二年觀察家年會暨第二屆中國峰會」上,對中國當前貪污腐敗情況和解決之道,作了一次透澈的長篇發言,提出一個在保持中共政權條件下實現清廉政治的折衷辦法。他主張以十八大為界,公開申報官員財產,凡在十八大之前的不義之財,只要繳納財產稅,便允許保持財產,若十八大之後再貪,那末新貪舊貪都要一起清算。這是一種對舊貪的大赦政策,免得所有大小貪官都一致抵制改革,使中共政權永遠無法走上清廉之途。

這是唯一能夠保持中共統治而厲行清廉政治的變通辦法,未知習近平能否接受,若他連這樣的折衝辦法都不接受,那末,他今天的反貪,充其量也只相等於國民黨在大陸敗亡之前,像蔣經國在上海的「打虎運動」那樣,勢必以失敗告終,等待亡黨亡國的革命到來。(在這裡,我要糾正張維迎教授一點小錯誤。他說:黨可以亡,國是永遠不會亡的,連日本侵略中國時中國也沒有亡過。在這裡,張教授將廣義的中國和狹義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等同了。中共所講的亡黨亡國,指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也就是它的政權之謂。)

體制內研討會有言論鳴放之勢

自習近平執掌政權以來,雖沒有正式開放言禁,公開保障言論自由和新聞及網絡自由,但在言禁方面暫時有些少放鬆。於是黨內一些沒權的知識份子和己退休的明智高級幹部便乘機舉行各種大型研討會,紛紛爭取發言機會。沒參加研討會的,也有個別份在報刊或網上發表意見,向習近平進言。

較受重視的研討會有:在十八大剛結束之初,由北京大學憲法和行政法研究中心和《炎黃春秋》雜誌合辦的研討會。這是一次有重大意義的研討會,參加發言的都是一些著名的自由派和民主派知識分子,如毛澤東前秘書李銳、張聞天前秘書何方、胡耀邦前智囊杜潤生、前新聞出版署署長杜導正、前政法大學校長江平和陳光中,以及社科院榮譽學部委員資中筠女士等等。他們的發言主要是建議實行民主憲政、司法獨立和依法治國等。

另一個值得重視的研討會是由前衛的時政雜誌《財經》舉辦的年會,稱為「二○一三:預測與戰略」,於二○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在北京舉行,與會者多達千人,其中不少是經濟學界泰斗、名教授和官場重要人物,如著名經濟學家吳敬璉、前政法大學校長江平、清華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孫立平、前人大副委員長成思危、證監會主席郭樹清、商務部長陳德明等。他們發言的範圍非常廣泛,而且多牽涉到實際的經濟問題、政治問題和社會問題。最引人注目的是孫立平教授,他曾是習近平念博士生時的導師,故有「帝師」之稱。他思想深刻,言詞尖銳,去年曾發表一篇警世論文:《中國社會正在加速走向潰敗》。認為中國社會的腐敗不僅只是貪污,連社會肌體的細胞都壞死了;維穩是法治的大倒退,維穩不擇手段,成了授權作惡。今年他在《財經》年會上的發言,題為《一場靜悄悄的革命已經發生,逼迫中國進行改革》,他認為社會體制雖然沒有改變,但社會生態已經發生變化,這才是社會改革的動力,形勢比人強,革命正在靜悄悄地到來。

個別人士在報刊和網絡上發表的意見,有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江必新,他在《人民論壇》雜誌上發表了《全面推進依法治國,必須走憲政之路》的長文,認為應把民主、自由、平等、法治、公正、誠信、和諧這些理念納入社會核心價值;應該將保證人民依法享有權利和自由作為執政為民的起碼條件;他更主張行憲政以全面推進依法治國。作為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能夠講出這些話來,是非常難能可貴的,它顯示在中共體制內,自有許多明智之士。

另一位明智之士是中國改革發展研究院執行院長遲福林,他認為國有資本應該退出一般性的競爭市場;所有國企央企的收益應該納入國庫,撥作社會福利基金,讓城鄉人民都能受益,從而縮小社會分配差距,擴大中產收入群體,如此才能有效提高內需,促進經濟轉型。他更主張儘快推行官員財產公開。遲福林一向重視社會收入分配問題,主張擴大中產階級隊伍,使社會收入分配形成橄欖形,中間大,兩頭小,讓人民普遍富裕。

論實際,也只有使人民普遍富裕,他們才有購買力去促進內需,改變經濟轉型。過去溫家寶一方面強調擴大內需,另一方面卻向人民收重稅,造成國富民窮。再說,國有企業佔有中國經濟收益絕大部分,但它們在沒有嚴格的監督情況下,都變成了權貴們的利益,使得貧富愈趨兩極化,加深社會矛盾;國有企業原是國家財產,屬於全體人民所有,其收益除了擴大企業所需之外,理應歸還人民,讓人民受益;將國有企業收益轉為社會福利是最合理的分配辦法。希望習、李政府應該認真考慮這個問題,儘快使之實現,則百姓幸甚。

且看新政風能有多少可以兌現

習近平允許體制內人士發言,卻不許異議人士和維權人士發言。前不久,中國民主黨浙江負責人呂耿松在網上發了一封以「中國民主黨浙江委員會」名義致習近平、張德江的公信,語氣溫和,認為中國進行政治改革的時機已經成熟,希望新的領導果斷地實行政治改革,先從開放黨禁開始。結果呂耿松被杭州國保抄家,並被抓去問話。同時禍及另兩位民主黨員陳樹慶和徐光,也被抓去問話,好在結果全都釋放,沒有加罪關押。

但前幾天,維權機構「公盟」創始人許志永在網上發了一篇《致習近平先生公開信》長文,呼籲政治改革,告別共產專政,實行民主憲政,卻於十一月二十四日被北京公安帶走,下落不明。他的那封在網上流傳的長信也便刪除,而且禍及另兩位民主黨成員陳樹慶和徐光也被抓,幸好當天都被釋放回家。

習近平上台至今,從來不提劉曉波、劉霞、高智晟的事。高智晟被允和哥哥、岳父接見是今年三月的事,那時習未上台。劉霞被美聯社記者接見,是守衛中午去吃飯一時疏忽,被闖關成功,但對劉霞的軟禁至今依舊,一點也沒有放鬆。習近平上台時唯一的德政是釋放了被關在北京久敬莊黑牢裡的數千訪民,但訪民問題一點也沒有解決的徵兆。另一德政是被閒置了二十三年的作家戴晴退休和養老手續,最近被原單位《光明日報》恢復了。

雖然新的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在十二月十七日召開的第一次政法委會議上講話的口風完全改變,不談維穩,反而強調要全面推進法治建設,努力提高守護社會平安、維護公平正義能力,回應人民的新期待和新要求,讓司法權在陽光下運行。這些話都很好聽,很符合習近平要樹立新政風氣的口吻,但我們還必須讓時間和事實去證驗這些新政風能有多少真實性。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