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旗易幟是唯一正路
 
改旗易幟是唯一正路
作者: 曉 鳴

中南海

更新於︰2013-01-06 Print Friendly and PDF

中共堅持毛思想,又否定毛道路,凸顯其思想資源的匱乏,也是大陸造假欺騙風行之源。薄案罪行追究二十年,中共黨治荒誕不經勝過莫言編故事的「魔幻現實主義」。


●新華社特發常委個人照片之一:李克強(中)
視察貧區。竟然被網民發現是一張剪接背
景、手法拙劣的假照片。

中共十八大習近平接班,胡錦濤裸退。官方喉舌開始為新人歌功頌德。習上任三把火:為上將授銜、主持學習會、帶頭參觀革命展。抓軍權、抓黨建、繼正統。

有人根據中共十七屆七中全會公報沒提毛澤東思想曾猜測,新班子會進行「非毛」化政改。但十八大政治報告宣示「既不走封閉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為期待者潑了桶冰水。

習李在老路新路迷途上接棒

老路應指一九四九年至一九七六中國走過的路,是比「蘇修社會主義」更封閉僵化的毛式社會主義,以四個「念念不忘」為綱(階級鬥爭、無產階級專政、突出政治、毛澤東思想——林彪),是毛親自領導的以領袖崇拜、無法無天、人人自危、民不聊生為特色的道路。

新路,中共十八大新黨章說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以四個堅持為原則(社會主義道路,人民民主專政,中國共產黨領導,馬列主義和毛澤東思想)。與毛道路一脈相承,刻意抹煞胡耀邦和趙紫陽任總書記的(一九八○至一九八九年)改革,否定黨政分離、權力下放等全民共識。

中共稱堅持毛思想,又否定毛道路,無愧世上最言行不一的政黨,凸顯其思想資源的匱乏,抗拒普世價值的頑固,執政合法性的危機;也是大陸造假欺騙風行之源。薄熙來最諳此道,舉毛旗唱紅,行專政打黑,「政績」超過習李,卻敗在打黑幹將手中,成了階下囚。薄的貪腐罪行被追究到二十年前。中共黨治荒誕不經勝過莫言編故事的「魔幻現實主義」。

中共曾以反對國民黨一黨獨裁,爭取自由民主為號召,爭取民心。奪權後,將一切權力和財富(土地、廠礦)據為己有,造成普遍貧困。改革開放引進資本主義三十多年,大陸成黨政官員貪腐樂園,貪官家產動則數十、數百億元。反貪成黨內鬥爭工具,網民調侃話題。

中共執政六十多年就腐敗到了要亡黨的地步,氣數不及國民黨。透明國際二○一二年全球腐敗排行榜顯示,在華語世界,中國大陸最腐敗,排名八十;遠甚於國民黨執政的台灣(三十七)、尚未共產的香港(十四) 和澳門(四十六)。新加坡名列第五,在全球最清廉之列。共產黨成了腐敗的代名詞。

習書記就職表態避談政改,只講反腐,措辭未脫離毛澤東「拒腐蝕,永不沾」的黨性說教,加上斯大林「共產黨員是特殊材料製成的」那套「打鐵還需自身硬」空話。是否真反腐,挑戰是對薄熙來及重慶打黑冤案的處置,對溫家寶家巨額財產的調查。不過從習近平強調「黨管幹部」治貪的言論,無論如何處置都離依法治國相距甚遠。

習李接班後高調秀親民,呼聲很高的改革,如廢除勞教、改革戶籍、公開官員財產、反國企壟斷等還未提上日程。

習李政改尚缺乏底氣與膽識

中國經過六四後二十多年的暴力維穩,加入世貿大市場十年的經濟擴張,以污染環境、盤剝農民為代價,完成了共產黨的全面資本主義化,做大了太子黨權貴集團,做強了全球最龐大的黨政官員有產階級大軍。中共新黨章重申,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是為防止異己勢力擁有比中共更多的資產和話語權,已迫使大批富人移民海外避禍。

官媒美化習李的知青經歷,稱他們瞭解民間疾苦,能造福百姓。但歷史表明,吃過苦的人掌權戕害同胞的悲劇屢見不鮮,古有朱元璋、近有洪秀全。中共以西方馬列主義為武器,靠殺土豪、分田地打內戰壯大。掌權後,仍不斷挑動窮人鬥富人。

受過文革二茬罪的鄧小平,上台後堅持專政他人:先清除自由化分子;再武力鎮壓學生市民,慘烈勝過一九七六年批鄧的天安門事件。文革自殺致殘的鄧公子,不僅未見有痛定思痛的改革作為,反借老鄧權勢,辦公司掙黑錢,至今仍身居高位。吃苦未必能使人悔改走正路,中共落馬大貪官中不乏昔日苦大仇深者。

習李都在下鄉時加入共產黨、當村書記,再上大學返城,進入政界。習近平工農兵學員畢業後借父權,任中央軍委辦公廳秘書,獲軍隊經驗。李克強以北大團委書記身份入主團中央。他們得以接班,靠的是血統和黨內爭鬥。

論政績,習李任省級主管時,並未見有改變農民受歧視的施政。習在福建時大批官員因遠華案落馬,難辭領導責任。李主政河南,讓農民賣血脫貧,致艾滋泛濫;李為保官掩蓋真相,打壓受害者,貽害至今。

論學識,習李的博士頭銜都是任高官時「業餘攻讀」所得,被批濫權造假,若有公開競選,可能敗於挑戰者。接班人誠信不足,恐難有底氣攻改革之堅,治貪腐之患。目前還遠看不出習近平有葉利欽退黨競選俄羅斯總統那樣的底氣和膽識。

以史為鑒:堅持共產黨專制是邪路

求自由是人的本性,人的尊嚴與其所享有的思想言論和政治經濟自由密不可分。保障人人都能有尊嚴地生活是現代國家之本。但社會主義制度自誕生之日起就以自由為敵,暴力專政,整人不止,直到自絕於人民。

人類有史以來,還不曾見有一個共產黨建立的自由民主國家,也沒有一個共產黨政權壽命超過七十年;卻有放棄黨專制的共產黨領袖獲得國際嘉獎,比如仍活躍在俄國政壇的戈爾巴喬夫。

社會主義鼻祖蘇聯(一九二二至一九九一)六十九年而終。斯大林掌權不到十年就搞大清洗,整肅黨內軍內異己、富農、文人、少數民族及宗教信徒等。數百萬人被迫害致死,種下赫魯曉夫改革和戈爾巴喬夫解散蘇共的種子。

一九五三年六月,東柏林發生民變,抗議遍及東德,要求共產黨下台,蘇軍撤離,新聞自由,釋放政治犯,舉行自由選舉;被蘇軍鎮壓。是東歐抗共最早的壯舉。

一九五六年六月,波蘭爆發波茲南起義,十萬罷工工人和市民奪取武器,圍攻共產黨及秘密警察總部。軍隊彈壓,致數十人死亡。

一九五六年十月匈牙利的革命使共產黨政府倒台。新政府宣佈退出華約組織,承諾舉行大選。蘇軍出兵干預,匈牙利軍民武裝抵抗多日。蘇軍傷亡兩千多人(死七百多)才平息起義。二千五百名匈牙利軍人和平民犧牲。匈共黨員人數從八十萬減少到十萬。

一九六八年初,捷共回應民眾訴求,啟動布拉格之春改革,廢除新聞檢查,開放民間組織,引進市場機制。八個月後,華約三十萬大軍,九千輛坦克入侵。捷共改革派領袖呼籲不抵抗,寧可束手就擒,以免平民傷亡。

一九八九年十一月,嚮往自由的東德人大逃亡,衝垮存在二十八年的鋼筋水泥圍牆。共產專制在歐洲全境的滅亡隨之而來。人類徹底埋葬共產專制成不可逆轉之勢。

在中國大陸,對共產黨執政的不滿一九五七年整風時公開化。一些曾支持中共奪權的民主黨派領袖借機批評中共專權,要求輪流執政。毛澤東震怒,發動反右運動,將五十五萬多黨內外敢言者打成右派,成就了毛的一言堂,人禍接連不斷,釀成文革動亂。

一九八九年春夏,北京百萬民眾持續遊行,爭自由反腐敗。鄧小平調軍隊鎮壓,至少數百人死於非命。每年六四鎮壓日成中共最恐懼之時。各地群體抗爭事件每年達十多萬起,藏人自焚抗議有增無減。當局封網禁言,截訪抓人,疲於奔命,只因害怕人民得自由。

今日中國內憂外患,影響力和科技實力尚不及前蘇聯。即使以黨員占成年人比例計,中共也遜於蘇共;中共八千萬黨員約占百分之六多;蘇共解散時黨員近兩千萬,占百分之十,如此龐大的特權集團對亡黨幾乎無動於衷。我一九九二年客居莫斯科時,交談過的俄國學者、工人、商人,軍人和蘇共黨報記者,無一人表示同情蘇共,反倒不乏如釋重負之感。

主動改旗易幟是中共重生正路

中共十八大宣示不「改旗易幟」,暴露唯恐步蘇共後塵的恐懼。有人說,中共不改革等死,改革找死。我看中共要絕路逢生只有一條路:改社會主義之旗,易一黨專政之幟;開報禁黨禁,行憲政民主。若如此,中共命運不會差過國民黨,可免亡黨之憂。中國亦可自立於世界自由民主之林,擺脫逆歷史潮流而動之困境。共產專制改旗易幟利民利國。

一九九一年蘇聯解體,各加盟共和國不但沒亡國,反得了選擇各自發展道路的自由。在俄羅斯,合法註冊的俄共在國會選舉中贏得超過百分之十九的選票(二○一一),為國家杜馬(議會)最大反對黨。

在反映國家人均收入、教育和醫療水平的聯合國人類發展指數中,俄國排名六十六,領先一百零一名的中國。號稱GDP總量世界第二的中國,人均GDP為俄國的一半(八千三百九十四美元比一萬六千六百八十七美元;二○一一)。中國人要過上今天俄國人日子的希望還在中共的二○二○年收入倍增計劃書中。

華約東歐成員國改旗棄共產專制後,都成為富足自由的國家。一九八一年全球自由政體有五十四個,占百分之三十三;二○一一年增加到八十七個,百分之四十五;加上六十個部分自由的政體,全球非專制政體已有一百四十七個,占百分之七十六;其中選舉制民主政體一百一十七個,占百分之六十。

全球專制政體還有四十八個(占百分之二十四),中國等五個各具特色的社會主義國家都名列其中,成為阻擋人類進步的絆腳石。在華語世界,中國大陸是唯一的獨裁國家。台灣是自由政體。香港、澳門和新加坡都屬部分自由的政體。(自由之家二○一二)

中國是全球控制言論最嚴厲的國家,在一百七十九個政體的新聞自由排名中倒數第六(一百七十四)。互聯網普及以來,中國大陸一直是屈指可數的「全球網絡敵人」之一,與伊朗、叙利亞、朝鮮、古巴等為伍(無國界記者二○一二)。

「新聞殺手」中宣部長劉雲山晉升十八大政治局常委,令中國在近期改變「全球網絡敵人」惡名的希望落空。然而,中國網民爭自由的氣勢已不可阻擋。

中共若不改旗易幟,棄馬列毛社會主義邪路,中國大陸人(包括共產黨人)就仍無尊嚴和自由可言,思想言論將繼續被箝制,創造力被壓抑,個人財富會被隨意剝奪。這樣的獨裁國家若「復興」,無異於地球村多了個秦始皇或卡扎菲,周邊國家難免不群起而防之。

當今全球七十億人口中,還有二十四億多生活在專制下(占百分之三十五)。中國若實現憲政民主,十三億中國人就可得自由,全球的被專制人口將減少到十一億,(占百分之十五點七),中國對人類進步的貢獻將超過前蘇聯東歐的改旗易幟。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