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德江汪洋治粵足跡
 
張德江汪洋治粵足跡
作者: 沈信之

熱點新聞

更新於︰2013-01-05 Print Friendly and PDF

張德江在廣東的口碑比汪洋好一點,他留下一句話:「人民內部矛盾要用人民幣解決」,他按下異議人士郭飛雄案子不處理,他告訴作家要小心,「公安太黑」。


●18 大「失常」入局的汪洋,仍晉升中央。告別
廣東交班胡春華時,一襲罕見的中山裝亮相。

二○一二年十二月十八日,身著中山裝的汪洋從廣東省委書記職位離任,調入國務院,將於二○一三年三月出任國務院副總理,和其前任張德江一樣的晉升模式。

不過張德江的口碑要比汪洋稍微好點,張德江任職廣東省委書記時提出一個說法,即:人民內部矛盾要用人民幣解決。這主要是指解決因徵地、拆遷而引發的衝突和緊急事件,對被拆遷者和失地農民加大補償或賠償力度。這說明張德江為官並不特別強硬,而是看出了問題的實質:讓利優先。

主政廣東空話多,政治上隨風倒

可汪洋呢?則是空話不少,比如他曾在廣東兩會上說要建設幸福廣東,「一要敢想,而要會幹」,可是發現他實際上並不這樣,並不敢幹。又如汪洋曾提出廣東要「騰籠換鳥」,推行大規模產業重組,把低附加值行業的中小企業遷往廣東省郊區和西部內陸,同時引進高科技產業。不料在推進改革的過程中發生了全球金融危機,導致數千家中小企業倒閉。

忍無可忍的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兩次訪問廣東省干預,「不能再有企業倒閉」,雖然汪洋反駁「不能盲目地拯救落後產業」,但事實上他並不能堅持自己,因為官場上最安全的還是隨風倒。汪洋想入常,但又容易隨風倒,政治上多半靠不住,所以十八大就沒能上去。

先說政治上的不倒翁張德江,二○○三年廣州南都事件,即因孫志剛被錯誤收容並被打死引發的南都報人被抓事件,當時的廣東省委副書記、紀委書記王華元和廣州市政法委、廣州市公安局要員態度強硬,對受牽連的南都總編輯程益中等人實施抓捕,決意不判刑不罷休,當時該案件被國內外輿論熱烈關注,還驚動了剛上任的胡溫,廣東省委前第一書記任仲夷和吳南生等老人也緊急呼籲,強烈干預。

紀委書記王華元腐敗兼惡霸

新任省委書記張德江沒有迴避,馬上作出回應,批示「善待文人」,但強龍不壓地頭蛇,他的干預最後僅僅保護了程益中一個人免於刑事追究,算是盡力了,而執意要重判一批南都報人的王華元面對省委書記的批示並沒有稍微收斂,甚至在會議上公然搶過張德江的話筒表示強硬,最後仍然重判了南都總經理喻華峰、李民英等人。

不過,囂張的王華元並沒有一直得勢,他在出任浙江省委紀委書記的任上因貪腐被抓,最後被判死緩。這個紀委書記是一個典型的腐敗分子兼惡霸,因是軍人出身,在紀委書記任上出外依然是乘坐高級軍車,生活花天酒地,情婦眾多,無比糜爛,不可一世。如果是在法治國家,這樣的惡霸肯定會被關在監獄裡一輩子也別想出來。

張德江離開廣東是在二○○七年十月十七大後,十七大之前他就已內定他上調中央,此後由新任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汪洋接任。對於政治異議人士,汪洋比張德江還要狠心和滑頭。張德江對於廣東的知名異議人士和太石村維權法律義工郭飛雄(本名楊茂東)是為一例。

郭飛雄二○○五年以來作為高智晟律師事務所的法律顧問參與廣州番禺太石村罷免村委等維權事件,被抓後一直絕食抗爭,二○○五年十二月因不予起訴而獲得釋放。此案後來反覆幾個過程,郭多次被抓和監視,一直到與高智晟律師一起發起絕食接力活動,高隨後被抓,郭又發起營救高律師行動,二○○六年九月再次被抓。

張德江對郭飛雄有寬容之舉

據郭飛雄介紹,這個案子在張德江手裡一直擱置未簽字定案(據說政治異議人士的判刑由所在省的省委書記簽字批准,同時並報中央政法委及政治局高層),郭顯然是他手上的燙手山芋,如果按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或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不會少於十年或十五年重刑。

被抓之前,郭飛雄於二○○六年五月意外獲准出國,在美國參加人權會議,但因種種原因未能見到美國總統小布殊,也未能向布殊總統當面介紹國內人權及法輪功被鎮壓的情況,而同行的余杰、王怡、李柏光等中國人權和宗教代表團成員則都見到了,郭飛雄因此少了一層保護傘,回國後很快被中央政法委盯住,不久被抓。

給郭飛雄判刑的是新任的汪洋

至於張德江為甚麼在任職期間未重判郭飛雄,一種說法是不用政治犯的罪名判郭飛雄,以免郭成為民間敢於與共產黨抗爭的英雄;另一種說法是張德江一直在壓著不簽字,一度還曾釋放免於起訴,這點張德江非常聰明,對於政治犯如果省委書記不簽字,省委副書記、省政法委書記、公安廳長是無權簽字的,或許張德江擔心自己在廣東留下歷史罵名,就消極對待。二○○七年十月十七大後張德江上調中央,內定副總理。

張德江離任正式宣佈前,重慶市委書記汪洋已接任廣東工作,郭飛雄自我介紹有證據證明當年十一月簽字判了他的是汪洋,而不是張德江。最後他們以一個莫須有的沒有證據的「非法經營罪」,判了郭飛雄徒刑五年。當然此事並不能說明張德江仁慈或個人同情異議人士,而是說,共產黨高官幾乎沒有不踐踏法治和人權的,但不排除個別人在大家都在作惡、踏上一腳時稍微收斂一些惡行或抬起一隻腳。

張德江告誡作家小心公安太黑

有的高官喪心病狂,有的高官稍微清醒或滑頭收斂一點,比如張德江在浙江任職時曾出席一個作家協會的會員代表大會,他未允許會議記錄地發表一番講話,告誡作家們千萬不要得罪公安,聲稱公安太黑,一旦碰上公安恐怕禍患無窮。這裡無疑是說明因言獲罪、文字獄現象多半是公安辦出來的,令人觸目驚心,張德江本人也心知肚明。

文字獄在中國非常普遍,而作家們無疑是最高危人群,所以張德江才提醒作家們要小心。果不其然,張德江從浙江到了廣東,公安製造的文字獄就臨到了一批報人和文人頭上,張德江還不算太惡,對程益中、郭飛雄有不同的對待,可汪洋接任後就簽字對郭飛雄進行判刑,而且汪洋任內,郭飛雄遭遇最悲慘的酷刑,國內外都有輿論。在郭飛雄的處境更加殘酷時,汪洋對外卻依然繼續扮演政治開明者角色,由此可見所謂開明的汪洋不過是一種假象,汪洋下手比張德江要重。

烏坎民主選舉有武警重兵把守

汪洋在廣東,一直貌似開明,其實骨子裡依然是政治變色龍的角色,對上察言觀色,隨風搖擺,對下則是擺出奴隸主的臉色,比如烏坎事件,所謂民主選舉,但是在武警重兵把守之下完成的,實質上農民依然不是自己土地的主人,制度上的改革更是沒有絲毫進步。比如在南海等地實行的關於股權土地舉行的選舉,結果並不是民主,而是一戶一票,剝奪了婦女和兒童的選票權利。

汪洋在經濟上的所謂「騰籠換鳥」改革,恰恰是犧牲掉底層人群的就業機會,以及產生分配不公、貧富兩極分化問題,最後也不了了之。汪洋在重慶同樣並沒有嚴厲肅貪,文強、雷政富等一批貪腐官員,都是在賀國強、汪洋的任上發跡的,雖然薄熙來和王立軍「黑打」打出一大批冤假錯案,但也打出一些貪腐分子,對於這些貪腐分子,並不能說其前任賀國強、汪洋就不是他們的保護傘。

汪洋不過是一個政客,比起其前任李長春、張德江來,雖然不是最壞的,但肯定是一個最會表演和隨風倒的省委書記,在廣東任職五年,並沒有給廣東的經濟和社會發展帶來甚麼良好的轉變,能力上和政治手腕上還不如張德江,張德江起碼還說出一句「人民內部矛盾用人民幣解決」,可汪洋只是玩弄陰陽兩面派角色,在城市裡並沒有讓拆遷戶受益,在農村也沒能讓被徵地農民受益,這樣的政客即使到了國務院,也不過是一個跑龍套的角色,怎麼可能入常呢?

到了國務院也不過是個太平官

所以這次汪洋落選,不但說明中共高層及幕後的老幹部看不上他,實際控制廣東既得利益的葉劍英家族也看不上他,民間也幾乎看不出汪洋有甚麼新本領,一些民間觀察者也沒被汪洋的假象忽悠住。只有一些對汪洋看好的輿論偏偏被忽悠了。汪洋不入常,恰恰是說明他自己沒甚麼能力和手段,到了中央,不過是一個回良玉的角色,不敢想,不敢幹,這樣的太平官太多了,汪洋進去,如同掉進一片汪洋,被淹沒,不必對他有任何指望。

汪洋入常無望已成枉然,或許他再也沒有入常的機會了,因為中共隨時就有步蘇共後塵的可能,一步不能登天,恐怕再也不能了。用寡頭鐵律(ron law of oligarchy)來看,鐵律認為組織從來就是寡頭的組織。任何社會都由組織(政黨)來實施統治,而組織又是由少數領袖(寡頭)來實施統治。

最會表演的廣東省委書記

中共恰恰正是這樣的權力既得利益集團,實行類似的鐵腕統治。比如中共的組織不論多民主,最後決定都只在少數幾個人手中。組織越大,核心離民眾越遠(胡錦濤所謂不走毛澤東的老路,不走邪路,其實距離民眾越遠的路便是邪路)。領導人產生方法越不民主。領導人越來越執著權力。領導階層生活方式布爾喬亞化,和一般民眾脫鈎(中共紀委則是由腐敗分子反腐敗)。領導階層思想行為保守化。

寡頭政治是少數人的統治和支配。而寡頭鐵律表明:政治組織必然被寡頭所支配。所以說,汪洋二○○七年開始擔任廣東省省委書記後,並沒有甚麼所謂的改革,其思想行為實質上是保守的。二○一二年十二月十八日離開廣東上北京時,特意穿上中山裝,他說是顯示他要「帶走廣東文化」。可見他是廣東最會表演作秀的省委書記,他不入常正說明他沒有過硬的後台,假如最近幾年中共學習蘇共到了最後關頭,汪洋仕途也就一場枉然了。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