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金燕攜女港大讀碩士 胡佳被拒來港
作者: 四 海

咖啡座

更新於︰2012-12-06 Print Friendly and PDF

曾金燕攜女港大讀碩士 胡佳被拒來港

獲香港大學錄取讀獨立電影製片研究生課程的大陸維權人士曾金燕,幾經辛苦終於拿到港澳通行證,於九月初帶著五歲的幼女胡謙慈抵港開始兩年的大學生活,但她的丈夫胡佳卻被當局拒絕來港探親。

二○○七年,曾金燕被美國《時代》雜誌選為全球一百位最有影響力人物之一,被列在「英雄與先驅」類別。曾金燕報讀港大哲學碩士學位,二○一二年三月份已收到港大錄取通知,但當局不發港澳通行證和護照給她,經多番爭取才獲准南下香港進修。曾金燕又要讀書又要照顧幼子,非常辛苦,胡佳多次申請來港照顧妻女,但北京市出入境部門要他簽署保證書,承諾不再在網上發表言論和參與社會活動,才會給他港澳通行證。想念妻兒的胡佳說,出入境是他的公民自由,他不會為了出境接受任何條件與當局交易。

 


●華裔雕塑家陳維明與
敘利亞反政府軍。

美國雕塑家陳維明赴敘利亞前線參戰

現存放在香港中文大學的民主女神像的作者、旅美雕塑家陳維明為聲援敘利亞人民的民主革命,十月十四日從美國隻身前往中東,參加了敘利亞反抗軍。

陳維明先抵達土耳其的伊斯坦布爾,在伊拉克和西方記者的幫助下,聯絡在土敘利亞反政府軍,參加反政府軍支持者集會,現場展示用中英文書寫的聲援標語。敘利亞反抗軍為一個中國人前來支持他們的自由之戰非常感動。他們護送陳維明在十一月五日黎明,用阿拉伯名字穆罕默德.陳進入敘利亞,隨後批准參加反政府軍,親臨前線,扛槍參加攻克一個村鎮的激烈戰鬥。陳維明發公開信給朋友,描述他參戰的曲折驚險和對敘利亞革命的所見所聞,並發回許多照片。他在信中說,「在激烈的槍砲聲中,我隨著部隊攻進這個村鎮,與自由軍一起歡呼勝利。有一輛政府軍的坦克被擊毀,我登上坦克,有一種勝利的驕傲。坦克象徵著專制政府對人民的鎮壓,如​​六四的天安門那樣。」最新消息說,他腿中了彈,但傷勢不嚴重。

 

旅法學者張倫《巨變時代》在港出版

 前北京天安門學生領袖現旅法學者張倫在中共十八大前夕,在香港出版了他對中國社會現代化轉型的論著《巨變時代》,對中國政治現狀做了梳理和解剖,指出在中國向民主社會轉型時,「必須要對清算政治進行清算」,如何對清算的歷史進行歷史的清算,將檢驗中國「政治家和民眾的政治智慧與遠見」。

張倫當年是「六四」天安門運動領袖、擔任保衛天安門廣場指揮部聯合糾察總隊長,六四後流亡法國,目前擔任法國一大學副教授兼媒體政治評論員。已在法國娶妻生子,生活幸福,但始終關懷中國的命運,長期跟蹤研究台灣民主轉型,以此模式作參照而探討中國大陸未來轉型將面臨的問題。

 

女孔子于丹被北大學生轟下台

在中央電視台百家講壇以通俗話語詮釋《論語》而爆紅的北京師範大學教授于丹是媒體寵兒,有當代女孔子之稱,她寫孔子的書暢銷五百萬冊。但這位女孔子最近卻踢到鐵板。十一月十七日在北京大學劇院的崑曲專場演出結束後,她被邀請作總結講話,結果被觀眾喝倒彩,要她滾下去,于丹只得灰溜溜地說一句「一切都在不言中」後離場。

許多評論家指出,剛剛出席完中共十八大的于丹在北大遭到滑鐵盧,是因為不少人對她以娛樂明星的包裝兜售披著文化外衣的「心靈雞湯」非常反感,指在于丹的語境中,中國一切不幸的悲劇都被轉換為感人的喜劇,她是當代最著名的致力於從精神上麻痹民眾意志以維護統治者特權的政治催眠大師。

 


●頓珠旺青。

藏人頓珠旺青獲頒新聞自由獎

十一月二十日總部位於紐約的保護記者協會舉行盛大頒獎宴會,表彰全球四位冒著生命危險披露真相的媒體人,但四位獲得二○一二年國際自由新聞獎的得主兩人不能與會,其中之一是正在中共監獄中的藏族製片人頓珠旺青。他的妻子拉姆代表他出席領獎。

頓珠旺青是位自學成才的電影製作人,他在二○○八年北京奧運會前用一個廉價攝像機在西藏採訪了一百多名來自不同階層的藏人,探討他們對奧運和當地生活狀況等的想法,最後秘密拍成二十五分鐘的紀錄片《不再恐懼》(Leaving Fear Behind),然後偷運出境。該年拉薩三一九事件發生後,中共大逮捕,頓珠旺青最早被捕失去自由。協助他拍片的喇嘛Jigme Gyatso七個月後獲釋,外界才知道頓珠的下落。次年十二月頓珠獲刑九年,上訴被駁回,獄中受到酷刑和非人虐待。頓珠旺青在拍片之前安排了妻子和四個孩子逃亡印度。

頓珠旺青在片中說:「我未曾受過教育,從來沒上過學,但我有些話想說。」他還說,要讓西藏人民到北京大聲說出自己的心聲是非常困難的,希望能透過紀錄片上網表達西藏人的真實感受,藏人女作家唯色看過說片子很感人。

 

哈佛教授馬若德說習近平不會政治改革

十月二十九日,美國漢學家、哈佛大學講座教授麥克法夸爾(Roderick MacFarquhar,中文名馬若德)在香港出席他的著作《文化大革命的起源》第三卷中譯本首發式,並作專場報告時,大談中共十八大。他認為中共十八大產生的新領導人除非面臨性命攸關的危機,不大可能啟動全面性的改革。因為政治精英的既得利益在一個腐敗體制中已經如此根深蒂固,以至於一場「全面整修」式的改革,會變成「毀滅體制」的同義詞。

馬若德在演講中說,儘管他希望中共體制能和平轉型為憲政民主制度,但他並沒有看到有這種轉變的存在,因為這種轉變要求統治精英放棄自己的權力和特權。政治制度的慣性往往可以使一個脆弱的體制堅持多年不倒。談到近期盛傳的「毛澤東思想」可能被剔除出中共指導思想行列,麥克法夸爾也認為不大可能是真的。在他看來,毛澤東思想就是中共合法性的構成要素。唯一可以期待的破局時刻,只能是「某些不可預料的事態可能會觸發崩潰」。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