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路可走的「堵國」
 
無路可走的「堵國」
作者: 傅國湧

中國崛起透視

更新於︰2012-12-05 Print Friendly and PDF

今天中國被特權階級的豪車堵滿道路,「老路」、「邪路」都堵死了,無路可走,中國成為一個「堵國」。尋找疏堵之路,是當前最迫切的問題。

個時代最深的悲哀是無路可走的悲哀,前無去路,後無退路,只能在原地打轉。雖然前無去路並不是真的無路可走,而是不肯走,不肯走的原因很多,此地太好,留戀難舍,寧願老死此處,也不願前行,因為前行風險莫測,有許多未知的不確定因素。我想起泰戈爾的那句詩,鳥的翅膀被繫上黃金,鳥就飛不起來了。主宰著今天中國的特權階級如同翅膀綁上了黃金的鳥,再也飛不動了,唯一能做的就是繼續往上面綁黃金。與沉重的黃金相比,意識形態已變得毫無重量,連「美麗中國」這樣空洞的口號就出來了,實在已辭窮言盡。

                                                             深圳外道的堵車。

吉拉斯斷言的新階級葬送了蘇東

早在半個世紀前,南斯拉夫的吉拉斯就寫出《新階級》,他說:「正式使用、管理並控制國有化和社會化財產以及整個社會生活的,是一群官僚。官僚在社會中居於一種特殊的特權地位,掌握行政大權,控制國民收入和國家物資。社會關係類似國家資本主義。而且由於工業化的實現並非得力於資本家的幫助,而得力於國家機器的幫助,就更顯得如此。⋯⋯共產主義革命是以取消階級為號召開始,但最後竟造成一個握有空前絕對權威的新階級。其他的一切都不過是欺騙和錯覺而已。」

正是這個新階級葬送了蘇聯和東歐的共產主義,把二十世紀人類最大的烏托邦實踐送進了博物館,他們來不及好好享受剝奪全社會利益帶來的特權,已於二十年前灰飛煙滅。

與吉拉斯筆下的「新階級」一樣,中國的特權階級在權力和財富方面正處於巔峰狀態。「它再沒有甚麼東西可以向人民宣揚了。所剩下來的事,只是它為它自身辯護而已。」事實上就是辯護也常常顯得疲軟無力,只能依靠警察、法庭等國家機器不斷地加強掌控,阻止人民層出不窮的批評、質疑和抗議。日復一日,以高壓態勢保持現狀,為繼續擴大私利提供保障。在他們的把持下,主流媒體釋放的信息都是曖昧的、甚至是虛假的,整個社會處於一種 不死不活的狀態。人類的良知,人性中美好的一面一點點被抹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極度的自私、貪婪和扭曲。

官、民已成為截然對立的兩部分,大批的年輕人發瘋似的想考公務員,擠進這個特權階層的邊緣,分一杯羹。當然,大多數人不可能如願以償。全民族陷入一個進不得、退不得的死谷。無路可走,「老路」、「邪路」都堵死了,如同大多數城市都在堵車,到處都是「堵城」,中國就成為一個巨無霸的「堵國」,特權階級的豪車塞滿了所有的大路,整個國堵死在那裡。人民一次次期盼掌權者自上而下實行有誠意的改革,一次次的失望,最終等來的將是絕望。十年又十年,熬斷了青絲,熬斷了白髮,特權階級越來越囂張,越來越貪得無厭,這個國家越來越沒有指望,路盡了,不是真的走到了路的盡頭,而是堵死了路,堵成了一個亘古未有的「堵國」。

中國變成堵死所有道路的堵國

當前行的路被堵死之後,老實說,特權階級也已無路可走,即使坐在豪車裡海吃海喝、極盡玩樂,又能如何?他們相信,憑藉國家機器超強的力量,足以撲滅一切人民的不滿,足以屏蔽一切批評的聲音,甚至足以應付一切突發事件。他們相信,牌都在他們手中,所有資源都在他們控制之中,國家機器全歸他們支配,他們可以玩弄漢語玩弄中國於股掌之上,可以玩弄歷史於股掌之上,十幾億芸芸眾生的生死不在他們的眼中,整個民族的命運不在他們的心中,他們耿耿在念的只是子子孫孫、萬世家業,他們晝夜思想的是將中國的資源轉化成他們個人家族的財富,轉往國外。他們摸透了人性的趨利避害,不到大澤鄉困境,人民不會揭竿而起。他們對強權的迷戀,如同對財富的迷戀。哪怕綁滿黃金,飛不動了,他們也不願放棄到手的利益。

在這種心態之下,任何觸及他們利益的政治改革都不可能啟動。自上而下的改革之路,已經被他們一次次地否定了,他們選擇的是一條不變應萬變之路,就是維穩、維穩、再維穩。他們深信強大的暴力和國家機器可以擋住歷史的洪流,不信手無寸鐵的人民最終有可能翻轉這個時代。他們蔑視一切非暴力的力量,他們藐視一切沒有實力的抗議,他們無視一切正義的呼聲。

特權階級之外的億萬中國人更是無路可走,堵在了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路上,「堵國」人民雖然有著超強的忍耐力,可以一年一年的等,甚至十年十年的等,只要餓不死,就可以繼續等下去,但有誰知道,哪一天「堵國」人民也會等不下去了?不斷高漲的群體性事件,凸顯出矛盾正在日趨激化,一次次動用國家機器誠然可以暫時有效的把人民的怒火撲滅,但是社會矛盾並沒有得到緩解,相反在不斷的積累當中。換句話說,「堵國」只會越來越堵。

是繼續堵下去,堵到不可收拾、徹底塌陷為止,還是從今開始尋找疏堵之路,逐漸開通一條可以前行的路?這是今天中國面臨的最現實也是最迫切的問題。如果當權者仍然視而不見,這樣下去便真的無路可走了。特權階級綁架整個「堵國」不計後果,他們早已做好移民的選擇,無非繼續移民而已。特權階級在自己的統治下沒有任何安全感,而是以移民為最終目標,這在古今中外恐怕都沒有發生過。

治療堵國綜合症的唯一出路

無路可走的痛苦,長期的壓抑,毫無疑問會毒化一個民族的情緒和心理,整個民族漸漸會變得不耐煩,產生出大量不可思議、難以想像的社會問題來,這是多少強大的國家機器都解決不了的。這些年來,被曝光的或未曝光的大量惡劣案件,都可以看作是一種「堵國」綜合症,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病只會越來越嚴重。這不是簡單的道德滑坡問題,一個只為自身撈取最大利益的特權階級,以及只知道維護他們利益的統治集團,當然不配談道德,但正是他們企圖喚起人民的道德心,來應對全社會蔓延的「堵國」綜合症,這無異於緣木求魚。

治療「堵國」綜合症的唯一辦法,就是走出「堵國」,重新疏通道路,讓人有路可走,特權階級有路走,無權的人民有路走,中國有路走。在「老路」和「邪路」之外,唯一的新路、正路就是民主憲政之路,這是共產黨創始人陳獨秀先生上世紀四十年代初痛定思痛,在四川江津的石屋裡想清楚的。這也是共產黨領袖趙紫陽先生軟禁在富強胡同的歲月中想明白的,他說,「倒是西方的議會民主制顯示了它的生命力。看來這種制度是現在能夠找到的比較好的、能夠體現民主、符合現代要求而又比較成熟的制度。現在還找不到比它更好的制度。」

無論特權階級願不願意走,憲政民主都是一條正路,一條走出「堵國」的新路。願更多的人不再目光朝上,只注視當權者想甚麼、要做甚麼,而是更多地轉向下,看看我們自己能做甚麼。相信歷史一定會在沒路可走的地方開出路來,君不見,任何一個時代的特權階級都已被翻過去了嗎?

二○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