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之路,就在腳下
 
改革之路,就在腳下
作者: 萬潤南

特別報導

更新於︰2012-12-05 Print Friendly and PDF

新常委七人班子,四人改革有望,三人是風派,只要習李勇於擔當,前景仍可期待。胡錦濤立功乏善可陳,立言科學觀滑稽可笑,終場裸退卻是漂亮的立德。


●劉源十八大入軍委失勢,補以中央委
員。在會場很低調。和代表、總後衛生
部金霞合影後,只對記者說保重二字。

期望中國啟動政治改革的人,對於中共十八大產生的新的政治局常委班子普遍感到失望。但我卻有不同的看法。七常委中,除了習李,其餘五位年齡都偏大,但並不能因此說這就是一個保守的班子。對這個班子,啟動中國的政治改革仍可期待。

在十八大產生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班子亮相後,輿論普遍認為,這是江澤民一派的勝利,是中共黨內保守勢力的勝利。

兩個五○後帶領五個四○後

當然,這個班子不是民主產生的,連「差額選舉」都沒有。這是各種政治勢力暗盤交易的結果,離人們的期望確實相差很遠。但這個班子並不那麼壞。我認為這個班子是各種力量妥協的結果,而且這種妥協從某種意義上來講是按照年齡來劃線的。我們看到這七個人裡頭,只有兩個是五○後,就是領頭的兩個,另外五個都是一九四六年前後的老大哥,等於兩個小弟弟帶了五個大哥哥。這說明誰上誰下,並不是從誰改革誰保守出發的,而是按照年齡來決定的。這五個年齡較大的,自然都是在江澤民時代就上位的。因此就說他們是江派,這是簡單化,也是亂貼標簽。

這五個人能夠上,很大程度是因為再到下一屆他們就沒有機會了。另外兩個,汪洋和李源潮沒有入常,也不是因為他們開明,他們是團派,是改革派,所以就出局了。他們並沒有出局,據說李源潮要當國家副主席並掌舵港澳事務,這是原來一位常委的工作,可以認為他是沒有常委頭銜的常委。如果不發生意外,他和汪洋下一屆鐵定有入常的機會。因此而說是改革派受挫了,這是過度的解讀。

在新的政治局常委七人中,人們普遍認為習近平與李克強是改革派人士,那麼新進入的五個人是否都屬於保守派呢?我認為至少四個人不是。一個是俞正聲,一個是王岐山,這兩個人以前我與他們都曾經有過一點接觸。我認為他們是相對開明的人,也有改革的想法。他們不可能成為習李搞改革的阻力,他們會成為習李的支持者。再看張德江和張高麗,這兩個人不能說他們是保守派,當然他們也不是改革派,他們是風派,他們跟著誰就是什麼派,他們能夠當官當到現在就是因為他們聽話,現在習李為主,他們也會聽話,也就是說他們也不會成為改革的阻力。

這樣,就剩下劉雲山了。劉雲山以往的表現遭詬病處很多,他是常委班子中左派的代表。七個人裡頭,有這樣一個左派的代表,也不是什麼壞事情。左派群體作為一種意識形態的存在,需要有自己的利益代表。七分之一,他成不了氣候,也主控不了大局。

我倒是擔心,劉雲山並不是真正的左派,只是個看風使舵的風派,並不能把左派利益代表好。所以,對這個新班子不要那麼悲觀,我認為政治改革仍可期待。

習主張「邪路」說留有空間

中共十八大之後,「邪路」成為網絡熱門詞彙。它源自十八大的工作報告:「我們堅定不移高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旗幟,既不走封閉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輿論普遍認為,這意味著中共拒絕政治改革。因此大家在失望之餘,是一片撻伐聲。

我也很失望。但在失望之餘,仍看到了一點點希望。這一點點希望,就是十八大報告把「邪路」的定語,從具體界定改成了抽象概括。 之前,中共對「邪路」的界定,是有非常具體的內容的。最著名的,是吳邦國的「五不搞」,即「不搞多黨輪流執政,不搞指導思想多元化,不搞三權鼎立和兩院制,不搞聯邦制,不搞私有化」。

如果十八大的報告依然如此具體界定「邪路」,這就把習近平的手腳結結實實地捆死了。現在改成了「改旗易幟」這樣相對模糊的抽象表述,這就留出了想像的空間,留出了政改的餘地,留出了新政的希望。

什麼叫「改旗易幟」?其實,中共一直在「改旗易幟」。改革開放就是「改旗易幟」。把「共產主義」改成了「小康社會」;把「無產階級的先鋒隊」易成了「三個代表」,還有什麼比這更明目張膽的「改旗易幟」嗎? 所以,「改旗易幟」不是「邪路」,而是一種進步,因此是一條「正路」。我們只是希望中共在這條「正路」上繼續走下去。把「鉗制輿論、一黨專政、貪腐、枉法」改成「自由、民主、人權、法制」,如此而已。

據說,關於「邪路」的定語,只用「改旗易幟」這四個字,是習近平的意見,他不希望把「邪路」說得很具體。原來的報告是堅持不能搞西方普世價值那一套。結果雙方妥協,所以先強調不能搞「重慶、文革」那一套,再含糊地說不搞「改旗易幟」這一套。我們應當體會到小習的用心良苦。

不「改旗易幟」,就是說,羊頭還是要掛的。至於賣什麼肉,就看習李的能耐了。自然,我對他們並不抱奢望,希望在他們任期內就結束一黨專政,這不現實,他們也做不到,因為條件未成熟。習李做不了戈爾巴喬夫,也學不了小蔣。但在他們任期內,輿論寬鬆一些,民生改善一些、貪腐遏制一些、法制健全一些,對異議人士(包括左的和右的)寬容一些,還是可以期待的。

小習不希望明確寫「五不搞」,並不等於他想搞。但是,他不希望因此被束縛住手腳,這是不爭的事實。束縛沒有了,薄熙來這顆定時炸彈提前爆炸了,胡錦濤也全退了,開局講話大氣、樸實,沒有套話和空話,贏得了一些掌聲。希望你把之後的路走好。路,就在你腳下。

胡錦濤裸退是「立德」

十八大開得沉悶死板,收場時,卻有一個亮點,就是胡錦濤不再續任軍委主席,完全「裸退」,這引起了眾說紛紜。有人貶低胡錦濤的「裸退」,說他是出於無奈,只有象徵意義;有人說是為了給江澤民造成壓力,以避免他繼續干政,等等。對這位胡同學,我一向評價不高。但「裸退」這件事,我認為他做得極為漂亮,評價非常高,可以說夠得上「三不朽」的最高境界——立德。

春秋時期有一位魯國人叫叔孫豹,說政治人物「大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雖久不廢,此之謂不朽。」

就「立功」的層次而言,我認為他乏善可陳。雖然有人為他大唱讚歌,稱其十年任期是「黃金十年」,我卻不以為然。就連中央黨校的人都批評這十年「滋生或製造了巨大的問題,甚至問題比成績還多」。這十年,有人稱之為「荒廢的十年」,「蒙混的十年」,「貪污腐敗橫行的十年」,「政治改革毫無進展的十年」,「物價通脹的十年」,「民怨沸騰的十年」,「生態環境破壞觸目驚心的十年」⋯⋯

再說「立言」,胡弄出了一個什麼「科學發展觀」,還寫進了黨章。其實,這句話沒有什麼內涵,遠不及江澤民的「三個代表」。而且,和這十年的實踐比較,更是形成了巨大的反諷。因為這十年的發展,既沒有以人為本,也不全面、協調,更不可持續,所以一點也不「科學」。面對這樣的現實,奢談什麼「科學發展觀」,不僅是理論的蒼白,而且是把這團蒼白畫在了鼻梁中間,讓人感到滑稽而已。

但他「裸退」了!可以說他是十年平庸,一朝輝煌。因為他改變了「扶上馬、送一程」的陋規,為最高權力的交接立了新規。應該說,這也是一種「制度創新」,是他從政幾十年,可以留得下來的一項德政。

可能他是出於無奈,因為損兵折將,他已經是無力回天。但這絲毫不能貶低他「裸退」的意義。歷史上有多少進步,都是「被逼無奈」之舉。所謂「識時務者為俊傑」,識時務就是明白大勢所趨,不生拗、不硬頂,順勢而為,這就是俊傑,就是英雄。自然,因為他的「裸退」,江澤民再也不能「作怪」了,以前江退而不休,是恬著臉;現在還想繼續干政,就是不要臉了。

這一切,都為習近平準備了一個羈絆更少的舞台。希望他也能順應潮流,立功、立言,更要立德。

(萬潤南:八十年代中國四通公司總裁,曾是胡錦濤清華同學。因支持八九學運流亡美國)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