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革命也衝擊古巴
 
茉莉花革命也衝擊古巴
作者: 林 淵

熱點新聞

更新於︰2011-04-06 Print Friendly and PDF

● 在巴勒比海極權島國古巴,反卡斯特羅獨裁政權的異議人士一直在強大的政治壓力下奮起抗爭,甚至不惜付出生命的代價。當局近日為防止茉莉花革命爆發,加強了鎮壓。   在北非掀起的茉莉花革命浪潮,不單波及中國大陸,亦令中美洲的共產國家古巴大為緊張。二月底,在異議人士沙帕塔(Orlando Zapata)絕食抗爭身亡一週年前夕,古巴當局大舉阻撓各地異見人士悼念沙帕塔,不久又以「破壞古巴獨立和領土完整」的罪名,將一名在古巴改善網絡系統的美國商人重判十五年,使美國總統奧巴馬上台後美古兩國出現的緩和氣氛急速轉冷。

  除了外在因素,古巴已進入後卡斯特羅時期,卡斯特羅一手建立的強人統治,會否隨著他的淡出而出現危機,顯然也是卡斯特羅的接班人所憂慮的。近年健康欠佳,現已高齡八十五的卡斯特羅雖然在三年前已辭去軍政要職,交由弟弟勞爾接任,但卡斯特羅從沒有在公眾視野中消失,他通過演講、文章,以及微博,繼續對政事發表意見,指點江山。古巴官方媒體最近聲稱,卡斯特羅在去年開立的微博評論,訪客量已突破了十萬人次。不管卡斯特羅是否仍掌控實權,古巴當局無疑深信卡斯特羅的魅力有助維穩,為求兩代領導層平穩過渡,古共跟中共的思維一樣,要把任何「反動」苗頭打壓於萌芽階段。


● 古巴獨裁者卡斯特羅(左)的接班人其弟勞爾已80歲。此照攝於2006年。(本刊資料)

 

異議人士沙帕塔獄中絕食犧牲

  近年香港傳媒對古巴的報導,只愛提及卡斯特羅的健康狀況或當地的醉人音樂,甚少關注這個極權國度內的人權狀況,其實,古巴國內反對卡斯特羅獨裁政權的異議人士一直前仆後繼,在強大的政治壓力下相濡以沫,奮起抗爭,甚至不惜付出生命的代價。

  在二○○三年三月,古巴發生了外界稱為「黑色春天」的鎮壓事件,當局在三日內大舉拘捕七十五名人權活躍分子和異見人士,當中包括水電工人沙帕塔和二十多名新聞工作者。當局其後以「顛覆國家政權」、「擾亂公眾秩序」等罪名,將他們判囚六年到二十八年。這批政治犯的女性家屬其後成立「白衣婦人」組織,每週日穿上象徵和平的白色衣服,手拿鮮花,在首都哈瓦那市中心或教堂外遊行和靜坐,要求釋放他們被囚的親人和改善獄中的待遇。這些女眷不斷受到當局的禁制和恐嚇,但堅毅不屈,引起了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和支持。歐洲議會將二○○五年的薩哈羅夫人權獎頒予「白衣婦人」,表揚她們勇敢的和平抗爭。

  到了二○一○年初,被判囚廿五年的沙帕塔在獄中絕食抗議監獄內的不人道待遇,八十五天後因身體狀況惡化緊急送院搶救,於二月廿三日不治,終年四十二歲。在監獄外聲援他的另一名著名異見人士、新聞工作者法利納斯(Guillermo Farinas)繼承其志,接力絕食抗議,要求當局立即釋放廿五位患重病的政治犯,他在網路上發表公開信,表示因絕食而死是一種光榮。沙帕塔之死和法利納斯的接力絕食,令卡斯特羅尷尬萬分,也激發起古巴人民爭取民主自由的鬥志。

國際壓力下釋放五十多政治犯

  向以革命家自居的卡斯特羅,二○○○年曾在哈瓦那為愛爾蘭共和軍的絕食抗爭者桑茲(Bobby Sands)及追隨他的絕食者興建紀念碑,他們於一九八一年在獄中為抗議英國政府的管治而相繼絕食身亡。紀念碑揭幕時,卡斯特羅還邀請北愛的新芬黨領袖亞當斯參加儀式,表揚他們的「革命」行為。諷刺地,卡斯特羅現時也面臨絕食者以死相抗,國際社會譴責之聲一浪接一浪,其中歐洲議會和天主教會不斷與古巴當局交涉,最終迫使古巴在去年七月大規模釋放了五十多名政治犯,他們大部份被驅逐出境,送往西班牙,其中五人出獄後堅持留在古巴,六人因拒絕強制離境而繼續被關在監獄。

  古巴當局答允大規模釋放政治犯後,當時已絕食了一百三十五天的法利納斯同意停止絕食,他那瘦骨嶙峋,瀕臨死亡邊緣的容貌讓人不忍卒睹,古巴人以死抗爭的決心和行動令國際社會肅然起敬。四十八歲的法利納斯曾創辦獨立媒體「古巴蘭卡新聞社」,過往因批評卡斯特羅的專制統治而被關押十一年,絕食抗議過二十三次。


● 古巴絕食抗爭勇士法利納斯(右)去年獲薩哈羅夫人權獎。(作者提供)

 

  繼「白衣婦人」後,這位古巴絕食勇士去年亦獲得薩哈羅夫人權獎,但古巴當局禁止他赴法國領獎,歐洲議會去年十二月十五日舉行頒獎禮時,仿效諾貝爾和平獎對劉曉波的安排,用一張空椅子表示抗議,並向空椅頒獎,空椅子按法利納斯的願望覆蓋了古巴國旗,而法利納斯則以事先錄製的錄音發表得獎感言。

為防茉莉花革命大捕異議人士

  今年二月廿三日,是沙帕塔在獄中絕食抗爭身亡一週年,古巴的異見人士和組織計劃在各地集會悼念沙帕塔。古巴當局為防茉莉花式革命爆發,在全國各地嚴密監視異見人士的行蹤,最少有二十人被逮捕,包括正在家中休養的法利納斯。但當天在「白衣婦人」組織負責人羅拉.波朗位於哈瓦那的住所,還是有大約五十名政治犯的家屬舉行了悼念沙帕塔的活動。數周後的三月十七日,「白衣婦人」又在哈瓦那發起一次遊行抗議,但今次警方的態度轉趨強硬,有三十名「白衣婦人」成員被捕。

  人權組織估計,古巴至今仍囚禁著近百名在不同時期判刑的政治犯。無國界記者組織指出,古巴自勞爾上臺以來,共有三名記者被捕入獄,另有四十多名記者遭受政治警察的傳訊、審問和威脅。雖然勞爾推動了一系列的經濟改革,包括在國有企業大幅裁員,容許互聯網有較開放的使用等,給外界較務實的形象,但看不出勞爾會有任何政治改革的意圖。大規模釋放政治犯只是為了舒緩國內外的壓力,爭取經濟發展。

  縱觀古巴異議人士近年的抗爭和政府的反應,跟中國大陸比較,有類似亦有不同之處,中共當局顯然更為橫蠻和鎮盡壓絕,法利納斯尚且能以事先錄製的錄音發表得獎感言,劉曉波卻是連妻子劉霞也受牽連,「人間蒸發」已達四個多月!更不用說中共會有大規模釋放政治犯的可能!但不願在強權專制統治下苟且生活,則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人類追求自由、遇壓迫會反抗的本性,必會再伺機發難,專制統治者絕對難以安寢。茉莉花今天不能在中國和古巴兩地綻放,但花香已隨風飄溢,為下一波的抗爭埋下芬芳的種子。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