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大最高層權爭悲歡記
 
十八大最高層權爭悲歡記
作者: 陳破空

專題

更新於︰2012-12-04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編者按:中共十八大閉幕,揭曉一場權鬥結果。尤以最高層政治局七常委為人矚目。本文對此新班子的內部矛盾、胡錦濤裸退及改革派敗後趨勢作透徹分析。


●86 歲的江澤民高調出席十八大開幕閉幕儀式。老朽不堪,還要顯示他的影響力。

折騰了一整年,沸沸揚揚而又神神秘秘,中共十八大終於收場。送舊迎新,人民大會堂裡,有人歡喜有人愁。

江澤民,老而不死是為賊

新科政治局常委登台亮相,七人中,就有至少四人屬於江系,顯示十八大,仍然是江澤民的勝利。江系保守派再度壟斷權力核心,中共政改,至少五年內無指望。這正是江某的如意算盤。再過五年,江九十一歲,能不能活到那個歲數?江心中沒底,然而,「我死後,哪怕洪水滔天!」獨裁者的心願,是防範遭清算,拼命設置最後保險。

今年以來,國內外一片政改呼聲,引起江澤民病態的警覺。習近平雖為江所推舉,但隨著江溺愛的另一太子黨人物薄熙來翻船,局勢驟變,江對習的防範,已經超過了對習的支持。或許,對當初推習接班,江心下,已頗為後悔。

於是,江澤民及保守派大反攻,發動空前激烈的權力鬥爭。針對薄熙來落馬、保守派遭重創、改革派呼聲高,江系作出兩大動作:阻擊新生代改革派人物李源潮和汪洋的入常路,為此,不惜拉上六四屠夫李鵬助陣;拋料給《紐約時報》,爆溫家寶家族資產,打擊改革派聲望。

針對民間寄望習近平政改,江系發動人海戰術,下令保守派搶攻常委多數席位,以期牽制習近平,防範習的任何政改意圖。針對中外「去毛化」呼聲,依然掌控黨內意識形態的江系,高調強化毛澤東思想。江澤民的最後一搏,處處與民意死頂硬槓。慶父不死,魯難不已。老而不死是為賊。國人可再次品味這兩個經典成語。

胡錦濤裸退,與江澤民同歸於盡

江澤民的勝利,就是胡錦濤的失敗。團派中,僅李克強一人入常,至少在權力核心(常委層面)。有人說是論資排輩,李源潮(六十二歲)和汪洋(五十七歲)還年輕,可以等一等,那麼,劉延東(六十七歲)呢?唯一的解釋,劉延東也是團派。團派大敗,胡錦濤大敗。

在政治局和中央軍委層面,胡人馬佔到一半,據此是否可以說:江系贏了政權(政治局常委),胡派贏了軍權(中央軍委和四總部)?然而,這又不過是胡當政十年積累的結果,並非其權力鬥爭的勝利。正如軍隊現役上將中,多數為胡所擢升,江提拔的,已寥寥無幾,也不過是時間和年齡的綜合積累效應。

失望於十八大,有人又指望十九大,實在不必指望,因為,團派並不等於都是改革派。胡錦濤本人,就不是改革派,這正是他失敗的根由:獨裁無膽,改革無量。本該改革的年代,卻拖延不改,荒廢十年。到了十八大,還在政治報告中,自我定位:既不走封閉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實際上,胡走的,既是封閉僵化的老路、也是扛紅旗背黑鍋的邪路。

權爭失敗,胡錦濤決意與江澤民死磕。胡裸退,一併交出軍委主席一職,乃是背水一戰,逼江不得再干政。所謂「重要事項須請示江澤民」的內部規則,從此被廢。於是,設在中央軍委和中南海的「江澤民辦公室」,近期先後關閉。胡錦濤裸退,乃是與江澤民同歸於盡。

今年九月一日,筆者曾於香港《開放》雜誌發文,題為《胡錦濤裸退為上策》,勸告胡:「若有自知之明,應以江為教訓,避免自討沒趣。『三十六計,走為上計』。胡錦濤全退、裸退,才是上策,至少在中共權力交接程序化、制度化方面,留得個比江澤民較好的名聲。如能從此結束老人政治,也算功莫大焉。」

如今果然,胡以退為進,雖敗猶榮。儘管,要徹底結束中共老人政治,殊非易事,但,以胡錦濤裸退而謝幕的十八大,至少在相當程度上削弱了老人政治,或許,這才是十八大的唯一成果。十年間庸碌無為的胡錦濤,算是臨走行善,將功贖罪。

名義上都已退休的江、胡二人,其台下幕後的動作,在可見的未來,依然不會停擺。然而,胡江互鬥,彼此消解,若習李善於利用,游刃其間,反倒可能贏得些自主空間。十八大,是老人政治的勝利,或也通向老人政治的終結,所謂物極必反。

改革派遭遇滑鐵盧,溫家寶無傳人?

李源潮和汪洋被阻擋在常委會門檻之外,寫照了改革派的大敗。而作為改革派的龍頭人物,溫家寶沒有留下任何政治遺產,在政治局常委中,也沒有留下任何政治傳人。

縱觀十八大前後,改革派從呼聲高漲到遭遇滑鐵盧,教訓慘重:如果不與民間力量相結合,而僅僅在黨內爭高下,絕無勝算可能。這為中共黨內生態所決定。在中共黨內,保守派才是主流派,改革派為非主流派,「稀有動物」。所謂「差額選舉」,在小圈子裡玩弄,在特殊利益集團內做戲,更可能差掉改革派,即那些被既得利益集團視為離心離德的異類。

習近平受監視,難有作為

七常委中,除了習近平和李克強不到六十歲,其他五人,都處在六十多歲的中段。相對年輕的習李,被搭配五個大齡常委,顯然,他們之間,並非領導與被領導的關係,而是監視與被監視的關係,由五名大齡常委,監視習李施政。這仍然是一個「看死內閣」,從十六大到十七大,再到十八大,貫穿明顯的江氏痕跡:防政改,防變色,防變天,防政權失守。

習近平,身兼黨政軍最高職務。外界對習抱有政改幻想,大抵因為,其父習仲勳是公認的改革派人物、良心政治家。縱觀元老級紅色家庭,父親擁有絕對權威,中共紅二代,各自都接受父親影響,並在意識形態上效忠其父,正反均不例外。正面者,如胡耀邦之子胡德平,葉劍英之子葉選寧等;反面者,如薄一波之子薄熙來、毛澤東之孫毛新宇等;中間者,如林彪之女林立衡、陶鑄之女陶斯亮,終其一生,只為父鳴冤辯護。

人們沒有理由懷疑,習近平會成為一個例外,而背棄乃父理想情懷。然而,習受制於「看死內閣」,被一群大齡常委監視,未必能有所作為,尤其頭個五年任期;另外,果如外界傳言的那樣,習健康不佳,那麼,習也可能自甘守成而無所進取,一如其前任胡錦濤。

李克強,將出任總理。這是團派在政治局常委中的碩果僅存,他將作為胡錦濤的影子而存在,不同的是,李未必如胡那般僵化,更可能隨大流,若整個領導層趨於保守,他也樂得保守,若領導層有意改革,他也不會成為阻力。

盤點新常委,政改沒希望

張德江,江系人馬,將出任人大委員長。足以證明其保守派特質的事證,至少有三樁:曾在北朝鮮金日成大學「留學」、主理二○一一年溫州動車慘禍時竭力隱瞞真相、接任薄熙來的重慶市委書記一職後毫無建樹作為。

俞正聲,親江系的太子黨人物,將出任政協主席,政治立場趨保守。善於見風使舵,口惠而實不至。最新典型口惠語:「只要中央決定公佈財產,自己很容易公開,因為我沒有多少財產。」(難道你自己不屬於中央?)

劉雲山,跟共青團沾一點邊,其實是江系人馬,頑固的保守派。先後任中宣部副部長九年、中宣部部長五年,窮盡了打壓言論自由、扼殺輿論空間的敗行劣跡。劉雲山以黑馬姿態入常並可能高居「國家副主席」之位,盡顯當今中國政治之黑暗,醜類當道,精英盡毀。

王岐山,太子黨人物,在七常委中屬於中間派。原本擅長管經濟,卻被安排出任中紀委書記。原因在於,要為李克強讓路,如若不然,由他出任常務副總理而主抓經濟,李將被架空,重演當年李鵬與朱鎔基搭檔的尷尬關係格局。盛傳李王不和,不惜犧牲其財經卓能而就李克強之次主權位。而王歧山本性圓滑,並非黑臉酷吏,出任中紀委書記這個執生殺大權之位,必有難堪,是貪官污吏和特殊利益集團的福音。

張高麗,江系人馬,保守派。十八大前夕的一場天津大火,死傷枕籍,並沒有燒掉他這個天津市委書記的烏紗帽,反而平步青雲,拿到「入常券」。可見中共官場任人唯親,並不問政績、責任。張將出任協管經濟的常務副總理,占據原本屬於王岐山的位置,以外行冒充內行,證明中南海吏治,不是選賢任能,而是選平任庸,優先於擺平關係,本末倒置。

(陳破空:北美政論家)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