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大:黑暗中國的破曉
 
十八大:黑暗中國的破曉
作者: 阮 銘

專題

更新於︰2012-12-04 Print Friendly and PDF

「時代在變,環境在變,潮流也在變。」蔣經國晚年在台灣說過的話,也適用於今日中國。這「變」的信號,在十八大已經浮現。


●習近平(左)俞正聲在十八大討論會上。

友人來信告知不少人對十八大極為失望。我的看法有所不同。我看十八大,中國地平線上已浮現長夜將盡的一線曙光。我們沒有權利失望,應該更加錘煉自己的生命力和創造力,迎接黑暗中國的破曉。

「舉世失望」的原因,恐怕與國際輿論失焦有關,把人們引入「派系權力鬥爭」漩渦,猜測孰勝孰敗,誰上誰下?猜不準,就失望了。

這就是「明察秋毫而不見輿薪」,忽略了中國已走到歷史的臨界點。變或不變,取決於時代潮流和人民意志,取決於國內、國際大局的發展,並不以江澤民、胡錦濤或習近平的個人意志為轉移。

「時代在變,環境在變,潮流也在變。」蔣經國晚年在台灣說過的話,也適用於今日中國。這「變」的信號,在十八大已經浮現,值得注意的有「三變」:

第一,「指導思想」之「變」

都說胡錦濤報告「了無新意」。不錯,就全文看,陳腔濫調太多,如「堅持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之類。那是「祖宗的牌位」,鄧小平所謂「老祖宗丟不得」!事實上老早不管用了。列寧的「無產階級專政」,毛澤東的「階級鬥爭為綱」,鄧小平的「堅持四項基本原則」、江澤民的「三個代表」,誰當回事?

報告重心是作為「指導思想」載入「黨章」的「科學發展觀」,強調「以人為本」、「統籌兼顧」、「全面協調可持續發展」,實現「市場經濟、民主政治、先進文化、和諧社會、生態文明五位一體」。

這是有針對性的。針對鄧小平、江澤民那套反自由化、反人權、反民主、特權資本壟斷市場,造成貪瀆腐敗、資源浪費、生態破壞、貧富懸殊、民怨迭起的「反科學發展觀」。

有人說,「科學發展觀也是老調子,胡錦濤唱了多年唱出了甚麼?」話也不錯,胡主政十年,鄧小平江澤民造成的政治、經濟、文化、社會、環境災難均未解除,且有變本加厲之勢。

究其根源,是家長雖換、家法未改。鄧小平、江澤民的「指導思想」,繼續統治著黑暗中國。鄧小平人走了,靈魂還附在上上下下特權人物身上。江澤民呢?人都賴著不走,干政干到十八大閉幕那天。

當年胡耀邦、趙紫陽兩任總書記,被鄧小平、陳雲兩個「婆婆」干政干到含冤下台。江澤民對胡、溫也是百般煎熬,不准他們動他「江核心」的惡政,連「六四」屠殺和鎮壓「法輪功」兩大黑案都碰不得,更不用說糾正鄧、江的「反科學發展觀」了。

第二,權力轉移之「變」

十八大報告稱科學發展觀「對新形勢下實現甚麼樣的發展、怎樣發展等重大問題作出了新的科學回答」,表明鄧小平的「發展是硬道理」、「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等舊教條「指導」下單純追求GDP指標,導致效益低下、分配不公、百分之一特權資本掠奪百分之九十九勞動者、官商勾結欺壓人民等現狀,難以為繼,非「變」不可了。

「科學發展觀」中「市場經濟」、「民主政治」、「生態文明」那些內容,胡耀邦、趙紫陽主政時期都提出過。但上面鄧、陳兩個「婆婆」,下面薄一波、王震、胡喬木、鄧力群一幫嘍囉,上下夾攻,把胡、趙的改革連同胡、趙一起夾殺了。

胡、溫對此應有深刻體會。胡的「科學發展觀」、溫的「政治政革」、「普世價值觀」,均遭江澤民和他安插在中央和地方的專政派嘍囉上下夾攻,以致胡、溫「令不出中南海」。

十八大胡錦濤「裸退」,習近平當選總書記和軍委主席,標誌中國最高權力轉移邁出正常化的第一步,是終結鄧小平、江澤民個人凌駕人民與國家之上干政亂政的根本變革。

鄧小平從未擔任國家和黨的最高領導人,是中國歷史上唯一沒有帶過皇冠的太上皇。一九八七年一月,他與專政派聯手,以宮廷政變方式(薄一波主持的「生活會」)廢黜胡耀邦;一九八九年一月,又以軍事政變方式(六四屠殺)廢黜趙紫陽,自封「第二代核心」,擅封江澤民為「第三代核心」。

江澤民東施效顰,一九八九到二○○二,當了十三年「核心」還死不交權;照搬鄧小平在胡耀邦、趙紫陽主政時期的老章法,把住軍委主席不撒手;二○○四年被迫交出軍委主席後,仍設立個人辦公室干政亂政至今。胡錦濤立下新典範,不容再有人學鄧小平、江澤民槍指揮國家和黨,自封或封人「核心」了!

至於所謂「太子黨」、「上海幫」、「團派」權力鬥爭,是人為炒作的假概念。共青團出身的有專政派,劉雲山就是搞意識形態專政的一個。高幹子弟有與人民共呼吸同患難的改革派,習近平、胡德平能和江澤民、薄熙來相提並論嗎?至於新常委有幾個專政派、中間派怕什麼?多元化總比清一色好,有矛盾、有爭論才有進步。

形勢比人強。十八大前,專政派調動國內外各種勢力為薄熙來鳴冤叫屈;江澤民站都站不起來還讓人扶著指手劃腳干政。最後卻連自己那間干政亂政的「江辦」都被撤掉,孤家寡人回上海,他「勝」了甚麼?

第三,人民與黨高下之「變」

中共執政之前是重視人民的,因為沒有人民支持就打不倒國民黨、拿不到政權。執政之後,人民與黨的地位顛倒了。黨騎到人民頭上,人民公僕異化為人民之主、「人民救星」;人民要「聽黨的話」,成了由黨支配的「馴服工具」。

十八屆一中全會後習近平會見記者講話沒有「黨八股」老調,把「人民」的地位提高到「黨」之上 ,指出「人民的偉大」、「人民是力量的源泉」,以「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作為新領導的「奮鬥目標」。這是對黨權高於人民和國家的撥亂反正。

一九七八年十一屆三中全會期間,北京市委平反被毛澤東定性為「反革命事件」的一九七六年天安門群眾運動,「人民日報」寫了一篇社論「人民萬歲!」胡喬木大發雷霆,指責胡績偉「企圖建立一個民主黨來改造共產黨」!

一九八○年代初,胡喬木與胡績偉有一場「人民性」與「黨性」之爭。胡績偉主張人民高於黨,「人民性」高於「黨性」;胡喬木主張黨高於人民,「黨性」高於「人民性」。鄧小平支持胡喬木,撤了胡績偉的「人民日報」社長職務。

習近平把歷史上人民與黨地位高下的顛倒再顛倒過來,強調「權為民所賦」的「新權力觀」,是中國政治改革的出發點。一些口稱「民主是好東西」的政治學者俞可平之流,前些日子還到台灣來販賣「黨內民主」,主張「政治改革從黨內民主出發」,被台灣人笑死。

蔣經國晚年解除戒嚴,為什麼先找「華盛頓郵報」董事長凱薩琳.葛蘭姆(Katherine C. Graham)公告世界,連當時在場做記錄的馬英九「嚇一大跳」?正是因為蔣經國知道,在國民黨內「民主」討論解除戒嚴或開放黨禁報禁,一定通不過;只有訴諸人民、訴諸世界,才能實現民主改革。

習近平講的民生、肅貪、黨的改造等等,沒人民的支持和監督,沒有現代憲政民主的權力制衡,一樣也實現不了。

鄧小平講過不少「政治改革」、「黨和國家領導制度改革」,都是空話,最後淪為人民屠夫,為甚麼?就因為鄧小平害怕人民、害怕憲政民主的權力制衡妨礙他個人獨裁。

人民否定文革,是否定毛澤東的「領袖專政」。鄧小平「否定文革」,是否定他所謂「大民主」、否定人民。鄧小平說天安門學生民主運動是「文革」,是「大民主」!於是下令軍隊開進首都屠殺人民!

習近平有機會成為現代國家領袖

習近平把人民位置提高到黨之上,就不能不推翻鄧小平對一九八九「天安門事件」的定性,洗掉鄧小平背叛人民的歷史污點。

一位朋友對我說:毛澤東、鄧小平是「暴君」,江澤民是「戲子」,習近平呢?有機會成為現代國家領袖,看他能否把握歷史機會。

二十一世紀人類正面臨歷史的大變局。在世界,從「茉莉花革命」到「占領華爾街」,表明百分之一「高貴者」憑藉政治經濟特權毀壞自然界生態文明、劫掠百分之九十九「卑賤者」生命力和創造力的現狀已無法繼續下去。

在中國,從「薄王事件」、「陳光誠自由大逃亡」到十八大前夕寧波人民驅逐「PX項目」的勝利,已敲響專政派意志主宰人民與國家命運的喪鐘,中國人民正在跨進「做自己主人」的新時代。

與中共十八大同時舉行的美國總統大選贏得連任的奧巴馬,一當選即出訪泰國、緬甸、柬埔寨,提出Asia Pivot (亞洲重心)大戰略,支持亞洲民主國家的聯合。奧巴馬與昂山素姬擁抱,敦促緬甸軍事獨裁政權向自由民主制度轉型。這都表明自由民主是人類共同價值,是不可抗拒的時代潮流。

時代和人民賦予習近平和十八大新領導啟動中國大變革的歷史使命,假如他們逆歷史潮流而動怎麼辦?

不要忘記人民是國家之主,「權為民所賦」。主權在民就是主權在我,每一個國家主人都有責任像寧波鎮海人民那樣表達自己的獨立意志,不容執政者逆歷史潮流和人民意志而動。

信心之源不在「相信黨」,而在相信人民。「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不容我們「失望」。

(阮銘:資深政論家,曾任胡耀邦理論助理)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