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還有作為的空間
 
習近平還有作為的空間
作者: 凌 鋒

專題

更新於︰2012-12-04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編者按:中共十八大人事塵埃落定。江澤民胡錦濤兩派激烈爭奪,反復拉扯妥協。江派大贏常委,但政治局、書記處胡派佔有不少席位,長遠看胡習仍然利多。五年內習近平欲有所作為也有可用的條件,王岐山是一個可圈可點的人物。


●新任中宣部長劉奇葆2010 年以四川省委書
記身份訪問台灣,右為台北市長郝龍斌。

中共十八大終於落幕。雖然官方還說是「勝利閉幕」,但也不好意思用以前「團結的大會,勝利的大會」的套話來宣傳。其實與其說是「勝利閉幕」,不如用「平安落幕」更為貼切。因為整個籌備與開會過程,可以用兩個字來形容,那就是「詭譎」。

十八大的特色,乃至派系之間輸贏的反反覆覆,實在使人眼花繚亂。其中兩次偶然性事件,決定了彼此的勝負。所謂派系,是指江澤民派系與胡錦濤派系,習近平則是居中,但比較偏胡。

王立軍令計劃兩事件影響大局

第一個事件是二月六日王立軍成功投奔成都美領館。如果王立軍死心塌地效忠薄熙來,就不會有這個事件;而投奔的成功,機率也不高。事件發生後胡錦濤處於主動,導致薄熙來被審查。江澤民雖然支持薄熙來,但是也不能不同意要「辦」他,只是主張從輕發落而已。

第二個事件是三月十八日凌晨的北京神秘車禍,除非是謀殺,否則發生或然率更低。事件導致胡錦濤親信、中辦主任令計劃兒子令谷死亡,家族財富曝光,而且處理事件做了手腳。而他是胡錦濤頭號親信。此事開始被捂住,令計劃也沒有收斂,事情被揭穿後,胡的優勢一下變為劣勢。這兩則本來都是手下的事情,但兩個「戰役」的失利導致戰略的轉折。

在八月的北戴河會議上,習近平發難,其後再神秘失蹤兩個星期,習近平的角色開始凸顯。結果是對薄熙來還是要重判,但是胡錦濤在常委的人事安排上退卻,習近平也搶到安排自己人擔任中辦主任。彼此有鬥爭,也有妥協。在不同議題上縱橫捭闔,不一而足。雖然江派在常委取勝,但是次級的政治局與書記處,胡派還是爭取到相當席位,習近平也安插了自己人。

因此江澤民的「勝利」最多大概維持未來五年,長期的人事安排還是有利於胡、習。然而,胡錦濤的大秘陳世炬在七中全會召開前夕的十月底出任軍委辦公廳主任,江澤民關閉他的軍委辦公室,人們以為胡錦濤會循江澤民模式再任兩年的軍委主席後,突然,胡不但裸退,陳世炬連中共中央候補委員都不是,還慘過令計劃;因為令計劃還從候補中委升上中央委員。這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情,令人好奇。

胡裸退發洩對老江積壓的怨恨

不過,胡的裸退,應該是回馬槍,讓他扳回一城。這不是權力安排上居於上風,而是歷史地位佔了上風。胡一裸退,凸顯江澤民臨死還要干政的醜惡。胡錦濤挽回最後的名節,江澤民則留下千古罵名。胡錦濤這個破釜沉舟之舉,內心裡一定積壓了對江澤民的許多不滿甚至仇恨,在最後一刻爆發。習近平為此兩次大讚胡錦濤高風亮節,等於也刮了江澤民耳光。

江澤民於十一月十七日離開北京回上海。只是氣氛可謂「煢煢孑立、形影相弔」,前來送行的只有他原來的大秘賈廷安。受他提拔的那一堆人都沒見影子,曾慶紅也不來送。更令人叫絕的是,被江澤民從上海拉到北京,這次升任政治局委員的王滬寧,據傳還通知各大媒體,以後不得再報導江的動向,日後需要老同志出面的場合,改由前總理朱鎔基代表。是他認為江澤民時日無多嗎?如果江澤民想不開,就很傷身咯。雖然權力安排上江澤民是大贏家,也許可以維護家族的貪腐事業,習近平似乎在第一任的五年難有作為。但是如果習近平真想做點事情,還是有空子可以鑽的,因為還是有有利於他的條件。


●李源潮(左)長期被看好,18 大和汪洋(右)一道被
元老懼怕改革,排擠而未能入常委。但入政治局。(中新社)

常委失利,書記處尚可彌補

第一,習李體制應是胡趙體制以來比較團結的班子,原因是習近平與李克強在中共頭目中算是人品相對比較好的,其他成員也比較低調(除了特殊情況的王岐山),作風也務實,因此彼此的勾心鬥角會比較少。其中明顯屬於或接近江派的張德江、張高麗、劉雲山、俞正聲、王岐山,同曾慶紅、周永康、賈慶林、吳邦國與江澤民有歷史淵源的關係還不太一樣,有的只是拍馬屁性質,他們如果為利益而拍江澤民馬屁,也一樣可以為利益拍習近平的馬屁。而俞正聲與王歧山,都是一九八零年代初期的改革派人物。

第二,即使常委會被江派掌控,但是執行常委會決議的七人書記處,或可以作為彌補不足的「伏兵」。因為其中有分管中央辦公廳的習近平親信栗戰書、分管中紀委的趙洪祝,胡錦濤的人有分管宣傳的劉奇葆,分管組織的趙樂際出身大西北,又是陝西籍,應該也與胡錦濤、習近平比較接近,劉雲山跨江胡兩派系,杜青林接近江澤民,楊晶則不清楚。

因此習近平與團派結合,可以取得多數,有利於工作的開展,尤其是栗戰書的作用僅次於劉雲山。習近平手裡有一張好牌,就是王岐山。外媒說把他放在中紀委是錯誤的,雖然這是避免他處理經濟事務與李克強行事作風上的不協調而產生矛盾。但這個安排也的確有詭譎成分,可能是習近平的重要棋子。如果習近平有心反貪,而王岐山也願意的話,這絕對是一支奇兵。

王岐山:六四後倖存的改革派

王岐山號稱太子黨,但據說早與老婆(政治局常委姚依林的女兒)分手了,而他真正的出身父親是「反動軍官」的國民黨上尉,不過老爸是搞技術的,所以就沒有那麼反動;倒是他自己曾經「惡毒攻擊雷鋒」被批鬥,因此與一般太子黨的思路會有區別。他是六四後倖存的改革派,政治上的功力應該不亞於溫家寶。

王岐山號稱「救火隊長」,尤其一九九八年亞洲金融風暴期間,因此雖然是讀歷史的,卻積累了對金融的實際了解與「活知識」。這有助於了解貪官污吏搜刮錢財的金融手段。今年春天,網路上瘋傳說,副總理王岐山提出要與央企高層攤牌,而攤牌的內容,是下令國企高層必須大幅削減薪金、津貼、股利、分紅等。他還說:

「要明白你們是受國家委託管理國企,就要對國家人民職責有承擔。不要跟我來一套什麼跟國際接軌,要符合市場經濟規律,以此來為自已謀取不正常利益辯解。」

國企是貪腐的溫床,而且多為太子黨所把持,可見他很明白其中的玄虛。而中紀委的第一副書記,也是中央書記處書記的趙洪祝,是習近平離開浙江到上海時來接替他的職務,雙方關係不錯,不像他離開福建時,接任的盧展工搞了許多小動作。(薄熙來也是到重慶後對前任賀國強、汪洋搞了許多小動作。)

李源潮去處是否有特殊安排?

這將使未來中紀委的能量相當強,但是能否將擔任政治局常委職務就是獲得免罪保障的陋規改掉,將取決於習李的改革決心。

王岐山是個性情中人,很欣賞陳忠實的《白鹿原》,有一次他到西安,親自拜訪陳忠實,暢談五小時。《白鹿原》在中國有爭議,包括對中共與性的描寫,作者受到打壓,被迫修訂兩千多字才能獲得茅盾文學獎。王岐山是山西人,與陝西乃「秦晉之好」,特別欣賞這部作品,可見他有獨立的、開放的思想。

這個「秦晉之好」包括習近平嗎?也怪不得新班子出爐後,中國股市沒有開出紅盤而跌跌不休,上海綜指進行兩千點保衛戰。這是利益集團對新班子施加壓力,如果真正開展反貪腐,股市還會有更大風暴,對此必須有充分準備與部署。

對外政策:習能否鎮住軍方鷹派?

而被六四屠夫李鵬打壓而「出常」的李源潮,這次可謂輸得最慘,不僅出常,連他主管的書記處,也被踢出來,讓劉雲山主持。據說李源潮將被安排為「國家副主席」,並主管香港事務,地位高於其他政治局委員,似乎可能性不大,因為國家副主席地位明顯高過人大,以前是曾慶紅坐過的。除非是某種特殊安排,將來是否會發揮某種特殊作用,不得而知。

但是我最擔心的還是新班子的對外政策。如果根據張木生、劉源的「新民主主義」綱領,對外政策會是擴張性的。十八大準備過程中藉釣魚台製造戰爭氣氛,很符合軍內太子黨的理論與風格。習近平本人是什麼態度很是關鍵。

我相信,他不會太冒險,但是他的太子黨身份,也不會太安分,他要如何安撫他的哥兒們,需要手腕。新的中央軍委排除與薄熙來有關連的太子黨將領,應該是胡錦濤的舉措,這也是胡錦濤臨離開的功勞,習近平應該是沒有阻擋,甚且順水推舟。一張中央軍委開會的圖片,胡錦濤台上講話,將領們埋頭記筆記,只有劉源沒有記,並且抬頭四十五度角,一臉不屑樣子,似有「反骨」模樣。

本來人們對劉少奇被迫害,對他有同情心,他在軍內反貪也得到激賞,但是如果熱衷於軍國主義道路,絕非中國之福。因為走對外擴張的道路,對內絕對不會寬容,也不會關心民生,不但因為太迷信暴力的功能,也必須耗費鉅資發展軍事力量。希特勒的德國與東條英機的日本,以及毛澤東的「世界革命」,都是很深刻的教訓。

至於十八大後的中國人民會怎樣,還不在本文討論範圍,因為他們還深陷在五千年中華文化的醬缸裡,尤其是在「三綱五常」的迷霧中,尚處「破」的初級階段,要「立」普世價值,還須很大努力。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