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聽到了人講人話
 
終於聽到了人講人話
作者: 嚴家祺

專題

更新於︰2012-12-04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習近平在掌握中國最高權力的第一天講的第一篇話,是樸實的人話,我覺得,「胡溫時代」的夢魘終算過去了,中國的未來一定有希望。


●習近平帶領七常委見記者。發表20 分鐘
「就職演講」,普遍反映好。胡錦濤兩次
上台都做不到這樣效果。

在「胡溫十年」結束後的第一天,中國的老百姓在電視、廣播的政治節目中,終於聽到習近平總書記發表「就職講話」,他講的是不提一大串毛鄧江胡甚麼思想理論的人話。

中國政治的第一件大事,是人要講人話,在公眾事務上、在政治領域,要用日常用語、真實腔調說話。

中國語言二元化已登峰造極

十年前,吳國光(現任加拿大維多利亞大學教授)在檀香山一次會議上說過,中國存在一種「假語言」,這就是人們習慣於用「官腔」來對待政治和公共生活,使得語言產生「二元化」現象,人們在公眾場合、特別是政治場合使用與實際生活中不同的另一套語言講話。十年來,這種情況變本加厲,愈來愈嚴重。當然,億萬普普通通的中國人,在日常生活中,在家庭內,在朋友之間,都說的是「人話」。

吳國光所說的「語言二元化」現象由來已久,文革時期是一個高潮,在胡錦濤當政十年中,在整個中國官場中又是一個高潮。「胡溫十年」,這「兩套語言」的背離,在程度上超過「文革十年」。語言與文字之間有一個重要差別,語言除了有「詞匯」外,還有「腔調」,「詞匯」是「大腦」的產物,而「腔調」反映「心靈」。毛澤東、周恩來他們用的革命詞匯,到文革時期,包含許多假的成分,但他們說話的「腔調」還是真的,他們的語言還表達了他們的喜怒哀樂。

而「胡溫十年」,這種「兩套語言的背離」現象發展到登峰造極的程度,胡錦濤作為中國最高領導人竟然不會講人話,也不講人話,他講話用的「詞匯」假大空,而且,講話像機器一樣,發出的聲音,沒有人類的感情,沒有歡笑和悲哀。與他一唱一和的溫家寶,雖然感情充沛,但說話「腔調」,是在演話劇,有時突然背起古羅馬皇帝的「格言」和中國古詩詞,有時又慢得出奇。在他們兩人帶動下,中國官場一片假大空。如果說,「文革十年」,政治高度控制,中國經濟到了崩潰的邊緣,可以說,「胡溫十年」,經濟高速增長,但政治混亂不堪,幾乎到了崩潰的邊緣。

「胡溫十年」政治混亂兩個根源

政治是公眾事務中人與人的關係,家庭內部、朋友之間的關係,一般有別於公眾事務。政治不僅存在於國家、國家之間,而且,學校、公司、政黨、社團內部也有政治。政治並不到處存在。學校、行政機關、法院應當是「非政治領域」,但一個教員不通過自己的學術水平,而靠人際關係取得教授位置,這個人搞的就是政治。一個行政人員不通過自己的業績,而靠賄賂拍馬而提升職位,這個人搞的也是政治。選舉是一種政治,人們把自己信賴的人選為領導人,這就是政治。任命有兩種,一種是「政治性任命」,另一種是「按法律、規章任命」。掌握大權的國家首腦或公司總裁,他總要按照自己的意願,任命一批部長或部門主管,這就是「政治性任命」。決策就是在多種可能中作最優選擇,這需要一個頭腦而不是多個頭腦來作出決定,所以,政府決策機構不能靠選舉產生,而需要「政治性任命」。

像「政治局」這樣由選舉產生的「多頭機構」,在「黨政不分」、「以黨代政」的情況下直接掌管國家大事,在中國憲法中沒有根據,正是造成中國政治混亂的首要根源。如果前總統布殊、克林頓都參與新一屆的奧巴馬政府的決策,如果奧巴馬沒有「政治性任命」的權力,讓上一屆的許多「高官」組成「政治局」,美國政治必將癱瘓。

然而,沒有「議會民主」的中國卻把「黨內選舉」產生的「政治局」看作為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民主」。如果薄熙來進入現在的「政治局」,劉源進入「中央軍委」,如果王岐山成了李克強的「副手」,中國就無法走出「胡溫十年」的政治混亂。當然,王岐山是一位有能力、有思想的人,他現在掌管紀委是中國沒有「政治性任命」情況下的最好安排。

漢語拼音「胡」「溫」兩字相拼就是「混」,「胡溫之亂」就是「混亂」。胡溫是兩個把個人名聲、家族利益置於國家利益之上的人。胡錦濤大講甚麼「發展觀」是為了「身後留名」,這是一個空洞無物、自欺欺人的「詞匯」。他們經常「言不由衷」,不知道「言為心聲」的道理,國家最高領導人的「心靈」都不自由,怎麼可能為中國國家大事作出正確決策?「胡溫十年」政治混亂的第二個根源,就是最高決策者胡錦濤本人缺乏「心靈自由」。胡錦濤十年在公眾場合不會講「人話」,就是他長期缺乏「心靈自由」造成的。 

走出「王朝循環」需作極大努力

最高國家領導人講人話,不過是起碼的要求。今日中國依然帶有歷代王朝的影子。國家領導人有「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就是我們的奮鬥目標」的思想,人民的生活就會好些。但只要有「王朝」,就會有新的政治災難。三十年前中國憲法規定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連續任職不得超過兩屆」,這是打斷中國幾千年「王朝循環」的重要步驟。如果沒有鄧小平力主「廢止終身制」,為了結束「胡溫之亂」,面對中國政治混亂,中國或將發生革命、或將出現政變。不過,胡錦濤十年的最大「政績」是,他是當代中國歷史上,到憲法規定的任期,主動地完全放棄最高權力的第一人,這對中國打斷「王朝循環」起了重要作用。

三十年前的中國憲法明文規定了公民一系列權利和自由,規定了對黨和政府權力的各種限制。如果把憲法中沒有甚麼根據的「維穩」、「政法委」放在第一位,而人民的權利不受保障、黨和政府的權力不受限制,那麼,中國就沒有憲法。憲法都可以置之度外,政治混亂必定大行其道。

中國現行憲法是一個「共和國憲法」,為了打斷「王朝循環」,在「廢止終身制」後,最重要的就是要確立「憲法至上」的觀念,按照憲法,實行「黨政分開」,以法治國,包括取消憲法上沒有地位的各級政法委。嚴格來說,這樣做了,還談不上「政治體制改革」,因為這是中國現行政治體制本身規定的。

人說人話是起碼的事,人話不一定是好話,「他媽的」也是人話。天安門母親日日夜夜盼望「平反六四」,也就是盼望在中國大地上恢復「六四」的歷史真相。多次采訪陳希同、最近出版了一本關於陳希同書的姚監複,不久前到香港公開說,「平反六四」是「美好的幻想,跟童話一樣」,「平反六四」要等到「遙遠的未來」,「要一百年」。他又到紐約、到布達佩斯的大會上一次又一次說著類似的話。姚監複還在今年十月香港《動向》上寫文章說,「平反六四」,使接替趙紫陽職位總書記的江澤民、使「接替江總的一代又一代接班人也失去了執政的合法性」,他的話聽起來像「人話」,然而是一種讓人失去希望的話。

如果這種話出自李鵬之口,人們會嗤之以鼻,而姚監複是見過「軟禁」中趙紫陽的人。他怎麼不知道,趙紫陽在十六年「軟禁」中最大的「心願」就是「平反六四」,他晚年的錄音回憶錄,放在第一位的不是他當總理時的政績,而是「六四」事件。中國的電視連續劇《心術》說得好,人活著,要有尊嚴、有快樂、有希望。「一個人生命需要最起碼的質量,就是希望。」習近平在掌握中國最高權力的第一天講的第一次話,是樸實的人話,我覺得,「胡溫時代」的夢魘終算過去了,中國的未來一定有希望。(寫於二○一二年十一月十七日)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