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李成為新的「擋箭牌」
 
習李成為新的「擋箭牌」
作者: 易之光

專題

更新於︰2012-12-04 Print Friendly and PDF

胡溫維穩十年,現在將擋箭牌交給習李。唯一出路是告別過去,切割不需多大功夫就可完成,如台灣緬甸,否則就會變成齊奧塞斯庫卡扎菲。


●江澤民亮相中共十八大,仍不減當年風流:當眾
盯著年輕的女服務員不放。有人說,他有病。

十一月十五日,當習李接替胡溫成為新的「擋箭牌」時,中央「兩辦」(中共中央及國務院信訪辦)得以弄出一個虛假的「零上訪」表示祝賀;十一月二十日,《人民日報》弄出一個頭版頭條《認真學習黨章 嚴格遵守黨章》,為習近平加冕。殊不知,開一次大會就修改一次的黨章,能比廢紙更有價值?胡溫上台,十年反腐腐更腐,人間苦難和不公又多了幾倍,現在輪到習李出來站台了,通過習近平開場白中引用雷鋒日記的口氣的講話就知道,依然是陳酒裝在酒瓶子裡。如此交接班,不過是把胡溫的「擋箭牌」換成了習李的「擋箭牌」。

「接班人」就是靠爹靠後台

都說末代皇帝不好當,其實末代皇帝最好當,因為什麼呢?因為自己說了不算,當習近平一九九七年九月只是中共十五大候補委員最後一名時,他無法決定自己的命運,也不知道自己的未來。正如十八大候補中委李鵬的兒子李小鵬成為最後一名一樣,李小鵬也不能決定自己的命運。李小鵬是「拼爹」,習近平豈不也是「拼爹」?因為年僅十五歲的習近平在一九六九年下放到陝北農村「上山下鄉」時,當地人知道他是習仲勳的兒子,給予優待。

媒體報導說習近平當年到延安背了一箱子書,只是與高官熟悉的朋友這樣道出「謎底」:若不是習近平有這個爹,就是他背一百箱子書,也不過是一個「愣頭青」,除非整天幹農活混日子之外,不會有任何飛黃騰達的機會。有爹,就有一切。且看鄧小平兒子鄧樸方成為政協副主席,名列「黨和國家領導人」之中。鄧小平的兒女鄧楠,也是靠爹當上了中央委員。有了爹,就可以接班,小地方的官僚可以把兒子接小地方的官,大地方的官僚就能讓兒子接大地方的官,爹蔭蔽了自己的子孫,紅色江山當然要留給自己的「官二代」。習近平用十五年時間登上總書記位子,其實他一點也不用努力,因為總書記這個位子是自己努力不出來的,以後若是時局維持不變的話,李小鵬也可以花上十五年時間,到時弄一個政治局常委當當,然後「過把癮」退休當老。

中共現階段提拔接班人,基本上都是「拼爹拼後台」以及拼盤式的,前任政治局常委基本上都是現任政治局常委的後台,「你拍一,我拍一,大家一起玩遊戲」,江澤民仍然是勢力最大的一個。習近平在福建、浙江和上海工作時還沒有想到自己將來會成為總書記,到了二○○七年底的十七大時,他才越過李克強成為接班人,是死去的爹幫助他有了這樣的機會。

總理難當,局面撐不住必先下台

從「儲君」到成為「君」,只用了五年時間,他的背後有江澤民、曾慶紅的力量支持,有了爹,又有了後台——能力一般便可,就等於有了號召的大旗,於是十八大後的政治局常委基本拼圖完成。江、曾支持的有習近平、張德江、俞正聲、王岐山、張高麗、劉雲山,李克強算是胡的「團派」,但也是勢單力薄,沒准未來就像華國鋒、趙紫陽一樣坐不穩總理的位子。中共的總理容易換,也最難當,如果李克強沒有李鵬、溫家寶的「不倒翁」功夫,可能就會像朱鎔基一樣幹五年下台,因為張德江、俞正聲的常委和人大委員長、政協主席職務,只幹一屆,五年後就要換人,當位子空出來,難以支撐下去的李克強就只能到人大去度日了。

未來十年,若是習李的時局一直如胡溫十年一樣的話,習李也是維持,當好「擋箭牌」,只要大牆不倒,維持一天算一天,若是維持不下來,各種背後的勢力作用,先會換掉的是總理,然後保總書記;假如總書記也保不住,那麼習近平就真的成為最後一名總書記,中共也走向結局了。維持局面,總理難當,可總書記好當,不難,因為不用自己操心,跟著既定的老路繼續走就行了。

告別過去有希望,不用多少時間

維持局面,就是不走以往黑暗的老路,也不走光明的新路,只是走腳下崎嶇的石頭路,其實這就是胡溫維穩十年的邪路、歧途,走上這路的一定會死,只是不知道死是在哪一天。習李好好混日子,最大的努力就是當好「擋箭牌」,假如遇有民變發生,努力維穩,「擺平就是水平」,「搞定就是穩定」,「沒事就是本事」;假如與日本等鄰國關係發生不堪或惡化,只要當好「維持會會長」就好,對外好話說盡,讓出利益,「你好,我好,大家好」;對內謊言加維穩,「胡蘿蔔加大棒」,這就是當下的「穩定秘笈」。所以說,不當「擋箭牌」的總書記不是一個好總書記,從習李組合開始,這個「擋箭牌」就背在他們身上了,能擋五年是五年,能擋十年是十年,至於政治改革,改良,誰期待,誰就會大大地上當。改革找死,不改革等死,但是他們堅決不會找死,等死要比找死強。這就是他們的「治國方略」。

習李只能當「擋箭牌」,似乎就說明他們只有末路,沒有出路了。這太悲觀了,其實要說他們也有出路,就是「告別過去,期待未來」,告別過去就是與中共的過去「徹底切割」,這樣的切割不需要三年或五年的時間,或許就像緬甸一步從「軍管」跨到「開放」一樣只要幾個月的時間就可以,台灣轉型也像換一件衣服一樣迅速、簡單,更別說柏林牆的倒坍、蘇共的垮臺,都不需太長的時間,如果習李不願意當一個窩囊的「擋箭牌」,就要努力當蔣經國,當戈爾巴喬夫,因為這樣「告別過去」沒有風險,如果不告別過去,就可能遇到齊奧塞斯庫、穆巴拉克、卡扎菲等的處境,是非常非常可怕的。尤其現在緬甸已經開放,台灣的政局也非常穩定,為什麼要死守一個「擋箭牌」呢?不走老路,不走邪路,其實就是維持自己腳下的絕路,人生何苦呢?習李,不妨扔下那個陳舊的「擋箭牌」,只有告別過去,才能期待未來。除此之外,別無出路,別無未來。

習李們,你們餘下的那點後半生時間,還有一點點為改革擔當的勇氣嗎?哪怕你們有幾個月的擔當,你們就可功成名就。因為中國有了與過去的「切割」,不再一意孤行繼續當沒落的獨裁黨,就可能從此讓中國有反對黨,從而也就讓中國有了真正的執政黨。哪怕一時失去機會,但也可能像國民黨那樣,從倒下的地方爬起來,成為一個全新的執政黨,那時中國就有救了,美麗中國和科學發展也便名副其實了。

(作者係中國八○後知識分子)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