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君起步:放鬆對人民的控制
 
勸君起步:放鬆對人民的控制
作者: 許 行

中南海

更新於︰2012-12-04 Print Friendly and PDF

希望習近平放棄胡錦濤的維穩苛政,放鬆控制,立即釋放劉曉波、高智晟等政治犯,這易如反掌的事,一定能旗開得勝,贏得人民和全世界的掌聲。


●習近平(右)黃袍加身,黨政軍大權集
於一人,成為13 億人的最高統治者。

中國古代帝王的朝代傳承,主要採取長子或親屬世襲制。一黨專制的中共,其朝代傳承,在毛澤東臨終前曾企圖仿照古代帝王舊習,傳位給其妻江青或侄子毛遠新,卻被葉劍英和華國鋒聯手策劃的宮廷政變推翻。鄧小平挾著黨內熱望改革之勢,豎起改革開放大旗,取代保守的華國鋒,成為第二代實權領袖。但他晚年考慮到傳承的重要性,推出領導班子兩屆任期制和年齡劃界制,並親自指定江、胡兩代承繼人,由此兩屆任期和年齡劃界便成了中共傳承的正式制度。今天,習近平在十八大上接任大位,就是循著這個制度而來的。

黨內權勢胡錦濤遠不如江澤民

問題在於,傳承固然有制度可循,但制度無法消滅制度背後的權力爭鬥,以致十八大的權位分配風詭雲譎,幾度變易,連北戴河開兩次會都難成定局。其中最大的毛病在於四代同堂,所有已退位和將退位的派閥都要插一腳,安插自己的人在要津重道,正如古詩所云:「何不策高足,先據要路津。」這從十八大主席團的構成便可窺見全豹。一個當今權位交接的大會,竟要邀請所有已退休的陳年舊代君主和重臣出席,成為大會主席團和主席團常委的成員。久已交班的江澤民竟位居胡錦濤之後成為大會的第二位主持人,實在匪夷所思。

萬里九六高齡,體力衰弱無法出席會議,仍要列名主席團。江澤民雖能行走,但從座位起身必須靠人攙扶的情形看來,實已風燭殘年,仍不甘隱退。事實上七個新常委中江派和親江者獨占五席,足見其餘熱的厲害。

習近平原本也是由江澤民和曾慶紅捧出來的,不過他是無派人士,所以能為各方接受。就年齡和能力而言,照理李源潮和汪洋應該入常,但他們有團派背景,遭到排斥,理由是李源潮曾同情六四,汪洋太有政改傾向,以致團派除李克強一人外,在常委裡幾乎全軍覆沒。團派在中央政治局裡尚占有相當位置。李源潮以國家副主席身份入局,汪洋和劉延東以副總理身份入局,胡春華因調任廣東省委而入局。

但胡錦濤的大內令計劃由於兒子車禍事件入不了局,只當統戰部部長。胡錦濤的愛將周強因無法取得重慶地盤也入不了局,改從湖南省委書記升任國家最高人民法院院長。胡的貼身私人秘書陳世炬連候補中委都選不上。由此可見,胡的權勢遠不如江。

一般輿論認為胡錦濤的裸退是他的高招,其目的在於阻止江澤民干政,在我看來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他原本有意仿照江澤民先例再當兩年軍委主席,所以全國政協副主席、前香港特區行政首長董建華於九月間接受CNN訪問時才敢說胡錦濤會繼續擔任軍委主席;事實上胡錦濤己派他的私人秘書陳世炬出任軍委辦公廳主任,替自己的延任作部署。這些事實都說明胡錦濤原先是打算再占軍委主席兩年。後來因為元老中有人反對,軍中高層也有意見,經過內部討論,才逼使胡錦濤自動放棄。這同「阻止江澤民干政」毫無關係,難道胡的裸退能夠改變江派在新常委中所佔的絕對優勢嗎?

當然,事後我們可以說,胡的裸退替今後權力交接樹立了好榜樣,使以後退位的總書記都不能霸占軍委主席不交權,成了習近平所稱讚的高風亮節。只是胡錦濤的「高風亮節」是形勢促使,並非出於他本人的品質和操守。

政治報告:通篇現代版的黨八股

中共體制有一種保守的慣性。照理,舊一屆的施政方針是舊一屆的事,新一屆的施政方針應該由新一屆自己釐訂,但中共的慣例是,十八屆的施政方針仍由十七屆總書記在十八屆大會報告上加以確定,提交大會通過。這等於把上一屆的施政精神強加給下一屆,逼得新的領導非接受不可。

依照嚴格的民主程序來說,舊領導只能向大會報告舊一屆的工作情況,作出總結,讓大會討論和批評,然後加以確認。而未來的施政方針,應該由新的總書記候選人在競選中提出。但中共根本不是一個民主的政黨,黨內從來沒有民主,所以黨的路線只能陳陳相因,代代相傳,永遠跳不出老一套的圈子。

翻看胡錦濤在十八大上所作的政治報告,通篇都是現代版的黨八股,在所有黨八股之中,有一個顛撲不破的框框,就是高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偉大旗幟,既不走封閉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

什麼是封閉僵化的老路?這顯然是指毛澤東時代的老路,但胡錦濤又不敢真的批毛,將那條老路禍國殃民的醜況公開抖出來,反而在報告中歌頌毛澤東「帶領全黨全國各族人民進行了社會主義改造,確立了社會主義基本制度,成功實現了中國歷史上最深刻最偉大的社會變革,為當代中國一切發展進步奠定了根本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礎。」這豈不是給封閉僵化的老路化妝成為偉大的開路先鋒和奠基石,自相矛盾!

什麼是改旗易幟的邪路?說穿了就是不走民主憲政道路,也就是胡錦濤自招的「絕不照搬西方政治制度模式」。在胡錦濤腦子裡民主憲政既是西方政治制度模式,那便是邪路。他根本不明白,民主憲政固然發源於西方,卻是中國近百多年來無數民主先烈不斷前仆後繼的追求目標。這些先烈包括魏源、黃遵憲、康有為、梁啟超、孫中山、黃興、宋教仁、陳獨秀、胡適等等。甚至連毛澤東等中共領袖在反對蔣介石獨裁時也都要求實行民主憲政。民主憲政從英、美、法開始,現已普及全世界,連舊日蘇聯、東歐和蒙古各社會主義國家以及北非、中東一些阿拉伯國家都要走民主憲政道路。我們的台灣不是已經實行民主憲政二十多年了嗎?國內人民不是都引頸盼望將台灣民主移植到中國大陸嗎?只有胡錦濤才閉著眼睛瞎說民主憲政是邪路!

胡錦濤覺得民主憲政是邪路因為民主憲政是一黨專政的剋星。有了民主憲政就沒有了一黨專政,也就沒有了他所說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實際上就是一黨專政的別名。它掛著社會主義羊頭,賣的卻是「黨領導一切」的專政。事實上,黨不是領導一切而是控制一切,即控制整個國家,包括政府、軍隊、警察、司法機關、各族人民,以至人的意識和社會資源。

在一黨專政之下,什麼「人民當家作主」、「依法治國」、「以人為本」、「和諧社會」、「保證人民依法實行民主選舉、民主決策、民主管理、民主監督」,以及黨內民主和政治體制改革等等,全都是空話廢話。

新常委保守有餘,欠缺改革精神

習近平就是從一黨專政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體制裡被揀出來登上大位的。期望他能從根本上改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實行憲政民主的政治體制改革是決不可能的事,這從他登基後在政治局學習十八大精神的講話中己表露得很清楚。

同時,從十八大新的最高集體領導——政治局常委會的人事構成看來,也不敢對這個新領導機構寄以太大希望。且舉兩例:其一是曾在哈佛受訓的李源潮進不了常委,而從北朝鮮金日成綜合大學畢業的張德江卻穩坐常委位置;其二是年輕有改革勇氣的汪洋進不了常委,卻換來前朝臭名昭著的輿論劊子手劉雲山。光是這兩件事,已顯得新常委太過保守。

所幸張德江分工當人大委員長,人大這個空架子不是直接壓迫人民的工具。俞正聲出任政協主席,與花瓶黨和花瓶人物打交道,也壞不到哪裡去。但劉雲山便不同了,他分工主持中央書記處常務書記,成為黨務總管,連中宣部和組織部都受他管轄,在這種情形下,除非新的中宣部部長劉奇葆具有當年朱厚澤那種氣魄,才會敢於放寬對輿論的控制,或者,習近平有心放寬輿論給予指示,否則在劉雲山控制下,中國新聞自由和網絡自由決無希望。

王岐山原本精通經濟,最適宜當常務副總理,但李克強顧忌青出於藍,揀了平實隨和的張高麗作拍檔,讓王岐山去管黨紀。這也好,王岐山是著名的「救火隊長」,有撲殺衝勁,但他敢不敢能不能使勁,便要等著瞧了。

反貪腐不能靠自律只能靠制度

習近平似乎很重視政治局這個集體,這個集體比中常會的集體有生氣些。從他在政治局的學習講話中,我們看到,他特別重視反腐和清廉。他明白地指出,黨內違法違紀情況非常惡劣,觸目驚心,最終必然會導致亡黨亡國,因此他高呼「我們要警醒啊!」他想藉此高分貝最強音的呼喊來提高黨內警惕。只可惜他不知道解決貪腐必須參照美國和加拿大或香港的經驗,從制度著手,也就是說要建立權力制衡和施政透明的制度、開放社會監督,才能根治。但他不此之圖,以為貪腐是因為幹部信念不堅定,患了「軟骨病」,於是強調以意志克服物質引誘,要求各級領導幹部嚴於律己,約束親屬和身邊人,結果勢必竹籃子提水一場空。若是習近平相信加強黨紀,從嚴治黨,可以克服黨的腐敗,那末,起碼應該嚴格實行官員公開申報財產制度,使貪腐在陽光底下無所遁形。

在習近平學習講話中我們又看到,他知道「近年來,一些國家因長期積累的矛盾導致民怨載道、社會動盪、政權垮台。」雖然他沒有明指中國社會目前情況也是如此,不過隱喻的含意大家都可以明白。因此他強調要密切改善黨群關係,保持同人民血肉聯繫。他說,如果我們脫離群眾、失去人民擁護和支持,最終也會走向失敗。因此他主張必須辦好順民意、解民憂、惠民生的實事,糾正損害群眾利益的行為。這些話正點到共產黨的病灶。

放鬆社會控制,才能化解民怨

現在且來看看什麼是民意和民憂。在中國,人民最大的希望是共產黨不要管得太緊,應該放鬆各種控制。首先,要取消網絡封鎖,這關係到五億多網民日常生活時刻所需的訊息交流渠道,尤其是年輕人所急需。其次,取消中宣部對新聞控制,讓各報編輯獨立、記者有採訪新聞、報導新聞的自由,因為傳媒是人民接受訊息、表達民意的場地,沒有新聞自由就沒有民意表達。第三,限制公安、城管、計生和各級官員對人民權利的侵犯和任意關押,這是減少官民對立的重要步驟。第四,取消對律師替冤民義務服務的限制,更要動用政府財政支持律師免費替所有上訪者辦案,經司法途徑解決民間太多常年積壓的冤案和錯案。第五,遵守憲法賦予人民的各種自由,讓人民成立自己的社團去保障他們各自的利益。第六,大力削減維穩經費和政府開支,增加人民社會福利基金,讓人民解決看病難、住屋難、上學難、養老難等等民憂。第七,取消戶籍制度,讓一億多民工享有城市居民權利,讓六億多農民享有與城市居民同等的社會福利。第八,讓新疆、西藏、蒙古等少數民族有真正自治的權利,不要逼得他們自焚或採取暴力對抗,達到各民族和平共處。

如果習近平想順從民意以解民憂,他起碼應該有放鬆對人民控制的決心,放棄胡錦濤那套穩定壓倒一切的維穩苛政。事實上那套苛政不但不能維穩,反而越維越不穩,以致社會群體事件一年高達二十多萬起,相等於每日五百五十多起,實在令人觸目驚心,這才是黨群關係惡化的現實,非改不可。

當然習近平說得對,推進任何改革都要立足於實際,「開好局,起好步」。我建議習近平學習緬甸登盛的辦法,立即釋放劉曉波、高智晟和所有政治犯。這不用你花一分錢,卻能旗開得勝,馬上贏得全中國和全世界的掌聲。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