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教換教主,屁民難翻身
 
魔教換教主,屁民難翻身
作者: 余 杰

專題

更新於︰2012-12-04 Print Friendly and PDF

魔教中樞機構的決策者們,個個都魔性十足,哪有半點人性。十年前對胡溫的期待,若是很傻很天真;今天對習李的期待,則是很無恥很卑賤。

中共十八大在風聲鶴唳中「勝利閉幕」了。魔教換了教主,以及左右護法、四大長老。新教主作了就職演說,結果被驚為天人。因為新教主在講話中十九次提及「人民」一詞,不少屁民尤其是公知歡欣鼓舞,認為翻身當主人的機會來了。

習近平七常委惡言惡行被遮醜

習近平的亮相講話,連北京官話講得字正腔圓這個特點也被人們贊不絕口。而此前他那些更能體現其真實想法的言行,統統被「一美遮百醜」了。實際上,習近平窮凶極惡的言行可謂數不勝數:二○○六年,習近平在擔任浙江省委書記時,主導了震驚中外的「蕭山教案」,杭州郊區蕭山的獨立教會自行興建的大教堂,被當局派出軍警使用暴力拆毀,現場有多名年老的教徒遭到殘酷毆打,多名牧師和長老被抓捕判刑,前往調查的記者昝愛宗也被拘留,可見習近平毫無尊重憲法保障的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的觀念。

二○○九年,習近平以王儲身份訪問南美國家,用粗俗的語言指責西方國家「吃飽飯沒事幹」,對早已不再「輸出革命」的中國指手畫腳,完全是昔日紅衛兵痞子的思維和語氣。二○一○年,習近平在黨史工作會議上,強調維護中共正統意識形態,「堅決反對任何歪曲和醜化黨的歷史的錯誤傾向」,「這是黨史工作必須遵循的黨性原則」。於是,共產黨幹的壞事,如「反右」「大饑荒」「文革」和「六四」都成了不得研究、不得談論的禁區。

其他六個圍繞在習身邊的護法、長老們,個個也都劣跡斑斑。李克強在河南任職的時候,愛滋病村莊泛濫成災,高耀潔醫生揭露這一真相,並幫助農民預防此死亡之症,反倒遭到河南地方政府的殘酷打壓,被迫以八十高齡而逃離中國。身為封疆大吏的李克強,卻長期坐視不管,視人命如草芥。

張德江畢業於朝鮮金日成大學經濟系,是七人中惟一的「留學生」,但在朝鮮能學到甚麼樣的經濟學,稍具常識的人都心知肚明。張德江在多次講話中聲稱堅持公有制和計劃經濟,打壓民營企業和私有經濟。其擔任重慶市委書記期間,掩耳盜鈴地否定「重慶模式」,拒絕平反薄熙來時代的冤假案。俞正聲任職上海期間,打壓維權人士不遺餘力,馮正虎長期遭到上海國保的非法軟禁,對此俞正聲不可能不知道。而劉雲山就更不用說了,在長達十年的時間裡,掌管宣傳部,鉗制輿論,製造了「文革」之後文字獄的高發期。

王岐山在八十年代曾經躋身為「走向未來叢書」編委,算是改革派知識分子。當年的叢書主編包遵信在「六四」後長期被打壓,在包病重住院期間,由於沒有醫保和社保,連支付醫藥費都很困難。王岐山卻不聞不問,冷酷無情。張高麗則在擔任山東省委書記期間,縱容臨沂地方官員執行暴力計生政策,締造了陳光誠事件的開端。這個魔教中樞機構的決策者們,個個都魔性十足,哪有半點的人性呢?

如果說十年前人們對胡溫的期待,是很傻很天真;那麼今天對習李的期待,則是很無恥很卑賤,是一種斯德哥爾摩綜合症的大爆發。

習時代以文字獄開局:李必豐案

習時代剛剛拉開帷幕,兩大文字獄便讓人心驚膽戰。

四川射洪縣異議人士、商人李必豐,被當地法院以「合同詐騙罪」判刑十二年,並處罰金三十萬元。李的律師馬小鵬在庭審結束指出,所謂「詐騙罪」卻沒有利益受害人,不符合有關法律的規定。

長期積極從事民主運動的商人李必豐,此前已兩次被判刑入獄,前一次也是以相同罪名被囚。所不同的是這次判刑更重。李必豐原為四川綿陽市稅務局幹部。一九八九年因組織遊行,被判五年有期徒刑,出獄之後繼續從事民主運動和工人運動,一九九八年,再次被當局逮捕,並以涉及金額六千元人民幣的「經濟詐騙罪」判處七年徒刑。二○一一年九月,四川警方懷疑他對作家廖亦武流亡海外提供幫助,多次被傳訊後再次被捕入獄。加上這次十二年刑期,他已累積被判刑二十四年。

李必豐是近年來被判處刑期最長的異議人士,甚至比《零八憲章》的倡導者劉曉波的刑期還要長一年。李被構陷入罪,據說是因為他幫助好朋友廖亦武逃離中國。但是,即便站在中共的立場上,李的行為對於中共的威脅,也遠遠小於劉曉波。那麼,為甚麼李會被如此重判呢?

在正式判決之前,李必豐案已經引起國際媒體的關注,全球數百名作家、記者和諸多人權組織簽名呼籲釋放李必豐。而此案拖到十八大之後宣判,顯然不是地方法院所能作的決定,而是秉承最高當局的旨意。當局最害怕的就是有經濟實力的商人與知識分子、維權人士的結盟,所以才刻意製造出這一標誌性的案件來,就是要給民間社會一個「下馬威」——看你們誰敢「蠢蠢欲動」?

幾乎與此同時,北京網友「星河艦隊」因在推特上的一條玩笑,被以「散布虛假恐怖信息」的罪名刑事拘留。「星河艦隊」本名翟小兵,一九七六年生,畢業於北京大學中文系,曾為媒體人,現居北京密雲,為某投資公司經理。他只比我小三歲,相信我在北大念書的時候,曾經與之擦肩而過。北大中文系近年來出了不少高官與巨商,也出了孔慶東之流的「三媽教授」。不過,「五四」的傳統儘管已是涓涓細流,畢竟還夠培育出幾個像翟小兵這樣的追求「自由之思想、獨立之人格」的學生來。

這則推文不過是喜歡科幻故事的作者開的一個玩笑而已,內容是:「死神來了之六(此為美國有名的一部恐怖片)即將上映。大會堂突然倒塌,正在開會的兩千多人只有七人幸免,事後卻又一一離奇死亡。是上帝的遊戲,還是死神的怒火,神秘數字十八怎樣開啟地獄之門?十一月八日全球院線震撼登場!」魔教教主是沒有幽默感的。這個段子剛剛發布,「星河」本人就在十一月七日上午被公安局從家裡帶走並刑拘,現關押於密雲縣看守所。

「星河」被刑拘的消息也被轉發到微博上,相關的微博轉發數達到將近兩千次,不過他的新浪微博帳戶在引起關注後已被刪除。媒體人石扉客發布了多條相關消息進行聲援,其中不少內容都被屏蔽,他直言「開不起玩笑的政府,不敢開玩笑的社會,對一句反諷式玩笑引發的牢獄保持緘默的公眾,共同鑄就了我們身邊的人間地獄。」對於微博上喜愛開玩笑,甚至是政治玩笑的人來說,這則消息也令他們「渾身冷汗」,胡淑芬表示:「寫段子的同學們,人人自危吧。」

 人民,人民,多少罪惡假汝而行!

關於習近平被譽為務實誠懇的「就職講話」,在我看來,其實是另一種形式的大話、空話和謊話。習近平喜歡拿「人民」說事,不過是又一件款式不同的「皇帝的新衣」罷了:在中國,「人民」本身就是一個共產黨發明和使用的政治術語,跟胡錦濤喜歡使用的那些枯燥無味的術語並無本質的差異。「殺人如草不聞聲」的毛澤東,一邊洋洋得意地宣稱,「糧食不夠吃,餓死一半人,其他人就能吃飽了」;一邊又用他那飛沙走石般的書法題寫「為人民服務」。哪個才是毛真實的想法呢?毛從來不把「人民」當人看待,他高談闊論的「人民」其實只是統計學上無足輕重的數字罷了。

習近平喜歡說「人民」這個詞語,絲毫不能表明他比胡錦濤有甚麼進步。他是知青那代人,在毛澤東的宣傳教育下長大,他的知識結構和思維習慣都被定格下來。不過,如果說薄熙來是赤紅,習近平就是粉紅。習近平使用「人民」這個抽象的、虛幻的、集體的詞語的時候,他並不知道每個生命個體的價值、尊嚴和自由才是最可寶貴的。誰是「人民」呢?習近平心目中的「人民」,一定不包括「被自殺」的李旺陽、「被車禍」的錢雲會、自焚而死的藏人、失去孩子的「天安門母親」以及獄中的劉曉波、李必豐、翟小兵——這些人才是「公民社會」之主體。

單靠空談幾句「人民」就能忽悠公眾對政改的呼聲嗎?在中國的既得利益集團像混凝土一樣「板結化」的今天,習近平最多就是一個「維持會會長」。無論是胡錦濤,還是習近平,都只是這個由幾百個家族組成的權貴集團推選出來的代理人而已。他們不是經過西方式的選舉而任職的,而是小集團黑箱操作的產物。他們不是因為多麼聰明能幹才脫穎而出,恰恰相反,是因為他們的平庸,以及他們對這個利益集團的「無害」。在中共統治的危機日趨嚴重之際,中共需要的是一個有魄力和遠見的領導人,習近平並不符合這個要求。但是,中共的人才選拔機制已經朽壞了,根本無法像上個世紀八十年代那樣篩選出像胡耀邦和趙紫陽那樣優秀的領導人來。

庸才輩出的末世景象

清代詩人龔自珍感嘆說,在末世,連盜賊的水平都等而下之。今天的中國也是如此。歷史學家許倬雲指出,朝代剛起來的時候,似乎滿地都是人才;朝代結束的時候,人才都不見了。這並不是說天地生才在不同的時段有不同的分布,而是有才之士能不能被吸收到國家的管理機構之中。在開國之初,功臣將相來自各方,成分是多元而複雜的。一代、兩代過下去,功臣子弟成了紈絝,只知享樂,不會辦事。

皇室集團本身是一個非常狹小的團體,皇權本身是不容挑戰的,於是,依附在皇權四周的權貴代表皇權統治整個龐大的國家。這個團體延續得日久,吸收新生力量的可能性也越小。當外部環境發生改變,新的挑戰出現的時候,這些新領導人就不能應付了。從中共領導層的智商和才幹的變遷就可以看出這個軌跡:鄧小平時代主管意識形態的胡喬木雖然左,畢竟還是下筆成章的秀才;如今的劉雲山則不學無術,僅以溜鬚拍馬而青雲直上。

金庸的武俠小說《笑傲江湖》中,曾經被暗算的任我行重新坐上了魔教教主之位,卻繼續沿用東方不敗的那套舊制度,書中寫道:「令狐沖這時已退到殿口,與教主的座位相距已遠,燈光又暗,遠遠望去,任我行的容貌已頗為朦朧,心下忽想,坐在這位置上的,是任我行還是東方不敗,卻有甚分別?」這段話才是對中共現狀的最為準確的描述。

黑木崖的制度不改,教主、護法和長老是誰並不重要。守株待兔地巴望他們自己改革,不如群策群力地驅趕他們早日下台。(註:黑木崖是金庸名著《笑傲江湖》中日月神教的總壇,是造就極端個人崇拜的地方。)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