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普選制才能治貪反腐
 
只有普選制才能治貪反腐
作者: 曉 鳴

專題

更新於︰2012-12-04 Print Friendly and PDF

中共接班制以年齡劃線,將大量線外(黨外)人才排除在外。美國總統競選則只有最低年齡和出生地限制,因此才有五十一歲的奧巴馬與六十九歲的拜登搭檔、六十五歲的羅姆尼和四十二歲的瑞恩組團競選。跨越代溝的候選人同台辯論,以政見而不是年齡論短長。怎能不人才輩出?


●美國總統大選已於11 月6 日舉行。奧巴馬以
332 張選舉人票擊敗羅姆尼的206 票。奧巴馬
偕家人6 日凌晨在芝加哥發表當選演說。

中共十八大政治局七常委集體亮相,早被內定接班的習近平宣布「當選」總書記,循例,再接軍委和國家主席,以黨領政十年後交班。

北京城十八大史無前例的嚴密保安凸顯中央異乎尋常的不自信,緊張程度超過毛澤東去世時。威脅似乎不僅來自民間,更來自黨內軍內,包括毛左薄左。「保衛十八大」的口號及軍隊高層趕在會前改組,都顯示自身的無安全感。

中共進入弱勢領導時代

經過六十多年你死我活的殘酷鬥爭,中國政壇險情毫無緩解跡象,無強人領軍,爭鬥更隱秘激烈。以經濟利益相捆綁的常委專權危機四伏。有人曾預計,薄熙來案將速審速決,在十八大前了結,給習李一個新局面。結果薄案庭審仍未有期。究其原因,或因薄拒不認罪,演不出谷王案的服法秀;或高層對薄案爭執不下,拖下去,避免原常委間撕破臉,又可使習胡難以切割。

習李還未上位,就有諸多不利傳言相隨,除財產問題外,還有諸如:薄熙來嘲諷習近平為「阿斗」;網民批習學歷造假。有人指控,李克強為河南愛滋病人禍的責任人,李在中央和地方工作毫無政績可言等等。聯想到有傳說,習近平十月鬧失蹤是因太子黨聚會時被打鬥者誤傷。習李掌控局面的能力令人質疑。如果說胡溫十年是強人政治的強弩之末,那麼習李接班則是中共弱勢領導時代的開始。

退休老人們就座十八大主席台,印證了外媒有關中共元老介入十八大人事安排及薄案處理的傳言;也可能是他們刻意要警告那些躍躍欲試的太子黨及新權貴們:新班子有元老背書,不服氣者不可造次。但這並不妨礙習近平宣布,他和六常委都是被「選舉」的。

有人將胡錦濤裸退說成改革之舉。但我不相信胡有自動放棄特權的高風亮節,寧可相信胡是因權威不足而不得不全退。退而不休是中共老人政治的傳統,胡錦濤會不會例外?

中共元老群體的長壽及裙帶之深廣,使習李能夠擺脫元老掣肘的希望不大,除非他們有魄力割除老人政治。今後十年,政出多門,軍人干政,法不責眾,甚至腐敗亡黨都不是不可能的。

習李接下的政治負資產

中共自建黨以來內鬥不止,除毛澤東外,無一核心能倖免於難。毛去世後,無人敢稱領袖,五十五歲的華國鋒奉旨繼位,受制於元老軍頭,終被軍政強人鄧小平取代。鄧開啟功利主義經濟改革,讓部分人(特別是其子女)發財致富。胡耀邦和趙紫陽順民意的政治改革,為鄧所不容,六四鎮壓令改革派全軍覆沒。江澤民接班,不再政改;經改停滯,鄧出巡敦促方得延續。

到胡溫時,黨中央權威漸弱,更有政不出中南海之說。各地大肆強拆強占;貪官裸官斂財維穩;毒假商品充斥市場;環境污染資源破壞。連農村戶籍歧視這樣的不公不義,也因各城市反對,難以改變。印象中,胡錦濤只會應許「麵包會有的」。口頭政改派溫家寶也常被中宣部噤聲。反倒是太子黨薄熙來在重慶高調唱紅打黑,還行戶改、建民居,風頭出盡。若非王立軍避禍美國領事館,胡溫定難將薄扳倒。

胡溫十年維穩封網,壯大了此起彼伏群體抗議的規模,也造就了共運史上最肆無忌憚斂財的共產權貴集團。連自命清廉的溫總理被外媒揭露,家人擁有一百七十億巨資,遠超過大貪官薄熙來已被披露的資產。難怪有人說,這才是中國官員財產公示法不能出台的原因。

六四後的中共史表明,進政治局不能保平安(如陳良宇、薄熙來);只有當常委才可放心用權斂財。可以預料,今後中共核心卡位戰會更慘烈。因此儘管十八大前,黨中央高調反日,炒作釣魚島和南海爭端,借愛國主義炫耀武力。但習主政後不大可能對外開戰,不僅因為戰爭對自己經濟上不划算,更因為政治風險不可預測。蘇共的衰敗就始於蘇軍一九七九年入侵阿富汗。

普選和三權分立才能有效反腐

在缺乏權威的現狀下,中共傳統「民主集中制」的領袖專權似乎已被高層「協商民主」取代。問題是,誰參與協商?如何協商?協商不果,又當若何?以用人為例,中共目前做法是;元老介入,嚴格限定年齡資歷,要上位,就拼爹、拼年齡,還要拼平庸,以爭取各派認可。中共集槍打出頭鳥的中國傳統和逆淘汰的共產黨痼疾於一身,自然一代不如一代,不衰也難。

中國大陸從古至今都無全民投票的傳統和實踐。中共一九二一年以蘇共為模式建黨後,在政府軍清剿下求生存,靠小圈子協商還可推舉出臨危受命的領袖,還能以爭取包括普選權在內的民主為號召取悅民眾。掌權後的中共,為一黨之私,視普選為洪水猛獸,今日又將類似科舉的「推薦選拔,分層預選」說成政改,拒不放權。恰如中國特色的市場經濟不許在關鍵領域自由競爭,為黨官利益最大化而壟斷市場。一黨專權成黨官發財的制度保障。

貪腐癌變深入中共骨髓。胡錦濤政治報告稱,不反腐將亡黨亡國。習近平就職表態也宣示要反貪腐,藥方是靠加強「黨管」,似乎共產黨真是一個能給自己開刀割瘤的妖怪。

美國今年大選議題眾多,各方爭辯激烈,唯貪腐問題不在其中。民主黨要羅姆尼公布十年納稅記錄,只為攻擊他繳稅少,與貪腐或違規無關。信息自由化使更多中國人能看到美國大選過程,中國官媒為平眾怒,將美國大選說成是不民主及受金錢操控的政治秀。避而不談,公開競選可淘汰貪腐及無能者的功效。

美國總統、議員、法官和地方官員都由選民選舉,各級公權力來自選民而非上級。各級民選議員、法官和官員直接對選民和法律負責,不受總統節制,並要經受每兩年一次的全國選舉(每四年的大選之間有中期選舉)考問。民選的立法、司法、行政官員構成互相制衡的三權分立體制,加上言論出版自由,至少四權監督。歷史證明這是古今中外反貪腐最有效的政治制度。

美國大選各州的選舉人票制

為給臭名昭著的一黨專政辯護,中共不惜自毀奪權承諾,反稱西方民主不合中國國情,只有中共能救中國。全不顧邏輯的混亂,將共產黨這個地道的西方幽靈,說成華夏大地不可替代的國本,意在壟斷權力,永居人民頭上。

中共現行接班制度以年齡資歷劃線,將大量線外(黨外)人才排除在外。美國總統競選則只有最低年齡和出生地限制,若不是政黨候選人,都不須提交法定的推薦人聯署名單(有的州規定,候選人須收集百分之一選民推薦簽名)。

因此才會有五十一歲的奧巴馬與六十九歲的拜登搭檔競選,六十五歲的羅姆尼和四十二歲的瑞恩組團參戰。選民可目睹跨越代溝的候選人同台辯論,以政見而不是年齡資歷論短長。怎能不人才輩出?

有人批評美國大選不民主,說總統是由選舉人而不是選民選的。這頗能迷惑沒見過美國選票的人。若果真如此,就不會在今年投票日當天,投票站關閉後僅幾小時,按各州連續公布的選票點算結果,奧巴馬在獲超過二百七十張選舉人票後,就宣布勝選;羅姆尼承認敗選。那時有的州還在點票,各州選舉人團一個月後才會投票。

以我所在州的選票為例,上面沒有選舉人名字,列名的總統候選人除民主黨的奧巴馬和共和黨的羅姆尼外,還有綠黨和自由黨的候選人,選民如四個都不選,還可任選一位獨立候選人。今年在州選委會註冊的獨立候選人超過三十個,不存在不許兩大黨以外人士參選的問題。

今年本州有十張選舉人票。四個註冊參選黨須提前向州選委會提供各自的選舉人團名單,每黨十人,共四組四十個選舉人。州選舉法規定,選舉人不得是議員或政府官員,必須宣誓投票給所屬政黨。選民投票給哪位總統候選人就是投給他所屬政黨的選舉人團,得票多的總統候選人獲得全部選舉人票。這次本州投票結果是多數選民支持奧巴馬,民主黨的十名選舉人將在十二月初正式投票給奧巴馬。其實,這十票在大選投票日當晚,州選民計票完成時就算給了奧巴馬。

選舉人只是各州多數選民的替身,通過計算各州選票就可預知選舉人票的歸屬。除非選情膠著如二○○○年的小布什與戈爾的對決,才由最高法院裁決。

中國可以效法美國大選

在美國,一張選票涵蓋了總統、議員、法官和地方官員的選舉,並包括對各州法律和政策的全民公決。選民一次投票就完成了聯邦、州和縣市各級立法、司法、行政官員的換屆,沒有另外的逐級選舉,沒有黑箱作業。

以我所在的美國選區為例,選票上有一項州憲法修正案的公投,要將原來規定,民選官員只有被終審判決犯有刑事罪,方能被免職;改為「民選官員只要被控犯有特定刑事罪,就自動被停職或免職」,由選民決定是否實施。還有些重大社會改革的公決,包括;是否讓非法移民子女享受本州社區大學的學費優惠?是否允許同性結婚?是否在本州擴大賭博業?等等。

投票日當天,各地氣氛平和,投票踴躍。投票站(小學校)沒見有警察在場,隔著車道的通道旁插著塊牌子:「法律規定,非選民不得越過此線」。有民主黨競選攤位設在線後,提供投票指南。共和黨則通過郵寄提供投票指南。選民只要提供的姓名、出生日及住址電話與選民登記相符,就能拿到一次性投票卡,站在相互隔離的電腦上,幾分鐘就完成投票。

依現在中國的科技水平,憑中國人的聰明,做這些易於反掌。凡參加過美國大選的華人都不會認為,投票是自己力所不能及的複雜事。有的州還提供中文選票,方便不會英語的華裔選民。今年有不少既缺錢又缺人脈的華人競選議員或地方官員,有華人勝選成為聯邦議員。據我所知,勝選的都是有台灣背景的華人,還未見有大陸背景的人參選勝選。可能這個群體在出生地被剝奪選舉權太久了,即使不差錢、有地位,仍是政治侏儒。專制真是害人!折射出中國這個GDP大國仍是國際社會另類的尷尬。

中國大陸目前完全有條件效法美國舉行大選,因為在共產黨繁雜的歧視性限制和盤剝下,仍能用汗水和智慧將中國建成號稱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十三億中國人,有權享受與美國人同等的政治權利和自由民主,根本不需要黨員總數僅為總人口零頭的共產黨及其七常委的強制領導。時間站在民主一邊,一黨獨裁的崩潰不可避免。中共新領導若有遠見魄力,成就民主中國才是振興中華之舉。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