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離夢幻走進殘酷的現實
 
脫離夢幻走進殘酷的現實
作者: 桑 普

專題

更新於︰2012-11-05 Print Friendly and PDF

期盼莫言能夠脫離自以為「不問政治、只談文學」的自欺欺人幻夢,不要繼續在殘酷的現實中做一隻沉默的魔鬼,進而坦承自己不堪的「沉默」和偶爾的「吹捧」,正是中共暴政賴以存活的糧草。

現任作家協會副主席莫言(管謨業)獲得本屆諾貝爾文學獎。中共高層主管文宣操控事務的李長春沾沾自喜,表揚莫言成就彰顯中國的「綜合國力和國際影響力」。海峽兩岸文人學者也大多眉飛色舞,致賀恭維。另一方面,批評莫言者亦眾。論者大多不滿其「魔幻現實主義」徒襲西方,缺乏創意,文筆未臻簡練,過度渲染血腥,通篇暴力仇恨(例如檀香刑)。在歷史、鄉土和現實之間產生張力之餘,並未呈現更深層的真善美價值。雖能直面生命的脆弱,但卻輕視生命的尊嚴;雖能投射命運之多舛,但卻少言人生之愛恕;雖能描繪計生之不仁,但卻不談中共之暴政,因此不值得獲獎。

這樣的批評固有一定道理,例如比他文筆好的有那個自稱「我等不到了」的余秋雨,比他價值境界高得多的有劉曉波,比他的作品更有影響力的有韓寒,比他更能刻畫血腥暴力的有西方恐懼鬥士系列作品。況且,體制內外還有王安憶、北島,廖亦武等等,或許更有資格獲獎。

不過,筆者不太對莫言是否值得獲獎有意見,因為這畢竟只代表諾貝爾評審們的主觀偏好,好比有人喜歡「忍把浮名,換了淺斟低唱」的柳三變多於「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的蘇東坡,口味不同,層次不一,難言對錯。但筆者對莫言其人其事卻有很大意見。

黨員莫言現任作協副主席,必須肩負忠黨重任。作協是個正部級單位,其章程列明作協由共產黨領導,必須貫徹執行黨的基本路線,弘揚主旋律,高舉愛國主義旗幟,是黨和政府聯繫廣大作家的橋樑和紐帶。莫言正是這個組織的領導人之一。三年前,戴晴、貝嶺、徐星等異議作家出席法蘭克福書展,莫言竟然偕同一眾中共官員退出書展。兩年前,莫言接受美媒專訪,否認中國言論審查制度對文藝創作帶來負面影響,反而會讓作家學懂寫得含蓄委婉。同年年底,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遭中共重判,莫言說:「不太了解情況,不想談」。

去年,莫言奮筆賦詩歌頌薄熙來,「唱紅打黑聲勢隆,舉國翹首望重慶」,「中流砥柱君子格,丹崖如火照嘉陵」,好不肉麻。今年初,他接受訪問時也重申言論審查有利創作,且跟王蒙、鐵凝等黨性作家共同抄寫毛澤東用以殘害王實味起無數作家藝術家的《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該文堪稱六十多年來扼殺言論自由的狗頭鍘,及至他知悉得獎後,仍說絕不後悔。儘管莫言後來呼籲當局釋放劉曉波,略顯良知,但卻聲稱不了解曾經高度評價其《紅高粱》系列的劉曉波先生在「轉向政治」之後的情況。自欺不能欺人,難言變成莫言。

這就是真實世界中的莫言。筆者期盼莫言能夠脫離自以為「不問政治、只談文學」的自欺欺人幻夢,進而坦承自己不堪的「沉默」和偶爾的「吹捧」,正是中共暴政賴以存活的糧草。需知道,莫言自己僥倖通過中共的言論審查,不代表中共的言論審查有助啟發創意,或者證明自己過關斬將有多聰明。它只不過表示自己附和暴政,且未為全民的言論自由登高一呼,發出抗議。到頭來,惶恐只代表懦弱,興奮只表示愚昧。無論作品多麼魔幻現實,倒不如自己不要繼續在殘酷的現實中做一隻沉默的魔鬼,陶醉在自以為遠離暴政的文藝幻夢之中。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