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集評莫言
 
微博集評莫言
作者: 吳洪森

專題

更新於︰2012-11-04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為了十八大的安全,農民工返鄉的隨身小工具都被沒收示眾。(網上圖片)

●日天銅巨人:昨晚鳳凰衛視一位評論員說,上次諾委會頒獎給中國人,是插入了政治因素;而這次頒獎給中國人,是抽離了政治因素。——邪惡的資本主義諾委會,你們到底想幹什麼?難道你們以為,像這樣一會兒抽一會兒插,我們全國人民很快就會高潮的嗎?

●法界偉哥:預料的沒錯:領導電賀莫言獲獎立意高,國家該不該重獎莫言呢?對奧運冠軍等,我們可是層層重獎的。不能虧待這個文學「第一獎」啊!

●WSJVEST:中聯部部長王家瑞十日上午會見了瑞典財務大臣。十一日晚,莫言獲得諾貝爾文學獎。 

●蕭雪慧:李長春致信作協對莫言獲獎表示祝賀。這個祝賀很奇怪,為什麼不是向作家本人,而是向作協?是要表示組織培養之功?

●趙鵬社交媒體:「二○○○年中國作協負責人:諾貝爾文學獎已失權威性」對比:「二○一二年:中國作家協會就莫言榮獲諾貝爾文學獎發表賀辭」,太TM諷刺了! 

●伯林2011:「莫言獲獎的官方定性」李常委說,中國文學隨著改革開放迸發出巨大的創造活力。莫言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既是中國文學繁榮進步的體現,也是我國綜合國力和國際影響力不斷提升的體現。http://t.cn/zljvfQr

●空山春夢:一個國際文學獎,又攪得國人莫名的亢奮、糾結與不屑,並帶來新的敏感詞。對於「不明真相」的童鞋,相信這個獎是客觀公正權威的呢?還是相信它是政治化的、別有用心的呢?如果官府正面接受,那麼以前的頒獎就應照單全收,取消封殺;如果繼續陰謀論,那就應對這次居心叵測的糖衣炮彈堅決回擊。

●楊恆曰:和黃俄合作,為毛賊舔菊,替薄熙來謳歌⋯⋯莫言的人格水準。 

●冉雲飛三世:莫言是官方文學的GDP和雞血,批評家張頤武已經用他來讚美中國大國崛起。山東乃至中國官方,都會像表彰奧運金牌者一樣,嘩啦啦地花納稅人的血汗。花完錢後,再返過來證明制度的優越性和黨的領導是如何得體。莫言為重慶唱紅打黑的詩歌和抄毛延講,也會納入莫將來的全集麼? 

●王開嶺wkl:對一個物質苦難和精神苦難深重的國家,我內心深處,一直期待由索爾仁尼琴或帕斯捷爾納克這樣的作家和人生,去替這個民族領取一份世界榮譽,由此奠定我們的自豪、安慰我們的尊嚴,並激勵時代精神走向。莫言顯然不是,某種性質的作家和某種業績的作家是兩回事。他贏在業績,輸了性質。

●李學鵬:畢竟看過莫言的諸多作品,也認為人人皆有原罪的時代,誰也無法道德審判他人。但是,莫言獲獎後說:這是一個可以自由言說的時代⋯⋯我做不了秦始皇,我沒能力焚書坑儒,所以,從今天起,我焚掉我買的所有莫言的書,從此任何人莫言與我莫言。 

●許紀霖:一個作家是否配得諾獎,除了作品要看其是否對文學真誠。莫言二○○九年在法拉克福演講中再三聲稱優秀的文學作品應該超越黨派、超越政治,三年之後卻加入抄寫《講話》的行列,而《講話》的精神核心就是政治標準第一。像王安憶那樣「有所不為」不算道德苛求,莫言卻連恪守一己之文學信念都不及格,遑論別的! 

●江l淳:出身解放軍的莫言今年四月接受英國文學雜誌「格蘭塔」(Granta)訪問時說,言論審查有利於創作。微評:此言與作協副主席身份相符!

●伯林2011: 莫言的詩「贈重慶文友」,不知以後是否加入莫言全集。

●顧彬:看過「紅高粱」的人就知道,裡面出現了極力對中共加以讚美的人物,這非常令人難堪。莫言的主要問題是:他根本沒有思想。他自己就公開說過,一個作家不需要思想。他只需要描寫。他描寫了他自己痛苦經歷過的五十年代的生活以及其他,並採用宏偉壯麗的畫面。但我本人覺得這無聊之至。

●猜火車老賀:莫言作品的水準暫且不提,仁者見仁。但就抄「講話」一事,事後未見任何反思與悔過難道不值得質疑嗎?難道犬儒與猥瑣是中國文學的方向與諾獎的標準嗎?!二○一二諾獎終於輪到中國文學了,而中國作家的沒有態度與集體失語使諾獎蒙羞。

●liudeke:諾貝爾文學獎和中國的秘密協定:行健,不是中國;莫言,才是中國。積極行動不是中國,什麼都不說才是中國。

●魏英傑:特別提到莫言的自我評價,並認為這就是莫言的生活哲學——「日常生活中,我可以是孫子,懦夫,是可憐蟲,但在寫小說時,我是賊膽包天、色膽包天、狗膽包天。」的確,這可以解釋莫言為什麼也要抄寫《講話》了,或者說,莫言是把手藝活兒和公共生活分得很開的一個人。土話講,他情商夠高。

●李文的圍脖:莫言「我選擇這個筆名是為紀念那些不能向任何人說一個字的年月。那是在文化大革命的動亂年代,當時我們村裡的人總在搞鬥爭。我父親是農民,但我們家生活安樂,他擔心我可能會說些不適宜的話,可能讓我們家惹上麻煩,所以他讓我不要講話,裝作啞巴。(西班牙《國家報》El Pais 採訪)」

●金山玫瑰谷:時代不自由,人心可自由。@俞心樵@藝術工作者梁克剛@唐曉白導演@衛西諦@色色猴 http://t.cn/zljGneb 

●俄羅斯之聲:諾貝爾獎獲得者莫言希望LIUXIAOBO儘早獲釋http://t.cn/zljqZbU

●西門不暗 : 就今天下午的莫言來說,他比很多中國人勇敢。

●張鳳安:論諾貝爾獎獎金的貶值。高行健得獎時,可以在北京買一千二百平米的別墅;劉xb得獎的時候,還可以買二百四十平米的公寓;等到莫言得獎的時候,只有一百二十平米了。(配圖:城裡房市貴,只能郊野FS了)

●傅國湧:與廢除勞動教養制度相比,多少個諾貝爾文學獎也不值一提。當國人的目光被遙遠異國的一個文學獎項吸引的時候,我們實在應該更多地關注這塊土地上的罪惡、苦難和不幸。多少人因為愛這塊土地被勞教,他們的天空被鐵條分割,他們的青春被黑暗吞噬。「奧斯維辛之後,寫詩是可恥的。」這句話同樣適合中國。

●施祈緣:我為何要寫微博寫莫言:為了克服恐懼,擺脫那種天天被代表的羞辱。為他人吶喊就是為自己取暖。擺脫奴性,漸從一個被洗腦者走向推牆者!公民,醒醒!不能只看到諾貝爾的光芒,這是個萬億公款吃喝卻沒錢搞全民免費教育的國家;這是個萬億公款用車卻沒錢搞全民免費醫療的國家;這是個萬億公款出國卻沒錢搞全民免費養老的國家;這是個萬億建造政府大樓的國家卻沒錢建造窮人經濟保障房的國家;這是個萬億全球撒錢卻沒錢給孩子配置安全校車的國家!

二○一二年十月十二日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