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 和林彪翻臉

P.493 
毛孤零零一票:
金沖及主編,《周恩來傳:一九四九∼一九七六》,第 1016-1017 頁。  
林宣佈設國家主席: 同上,第 1017-1018 頁。  
汪東興支持林: 汪東興,《汪東興回憶毛澤東與林彪反革命集團的鬥爭》,第 44 頁; ▲ 辛子陵,《林彪正傳》,第 622 頁。  
 
P.494 
張春橋: 訪問林彪圈內人, 2000-10-31 ; ▲ 辛子陵,《林彪正傳》,第 621 頁; ▲ 葉永烈,《張春橋傳》,第 81 , 91-97 頁; ▲ 王年一,《大動亂的年代》,第 385 , 388 頁。  
毛對批張點了頭: 陳伯達,見葉永烈,《陳伯達其人》,第 441 頁; ▲ 辛子陵,《林彪正傳》,第 620 頁; ▲Jin, p.123 .  
「表一個態」,林拒絕: 辛子陵,《林彪正傳》,第 627-630 頁; ▲Jin p. 131 .  
「 …… 從來不做自我批評」: 辛子陵,《林彪正傳》,第 630 頁。  
 
P.495 
毛突然老了: 訪問毛身邊工作人員, 1995-10-24 。  
林給毛的口授信: 辛子陵,《林彪正傳》,第 628 頁。  
第一選擇是香港: 明曉、赤男,《謀殺毛澤東的黑色「太子」》,第 351-366 頁。  
林立果: 同上,第 20-27 頁; ▲ 訪問林立果家人、朋友, 1995-5-6 , 1995-10-14 & 20 , 1997-9-7 ; ▲ 張寧,《塵劫》,第 157 頁; ▲ 參見 Jin, pp. 155-161 . 
 
P.496 
《五七一工程紀要》: 見中國人民解放軍國防大學黨史黨建政工教研室編印,《「文化大革命」研究資料》, 2 ,第 650-657 頁。  
 
P.497 
毛 B- 52 : 訪問林立果的未婚妻張寧, 1995-5-6 。  
給了林彪一份: 林立果的朋友李偉信的供詞,見辛子陵,《林彪正傳》,第 637-638 頁。  
「講幾句話」: 見《李德生回憶錄》,第 409 頁; ▲ 金沖及主編,《周恩來傳:一九四九∼一九七六》,第 1033 頁。  
周恩來總結: 金沖及主編,《周恩來傳:一九四九∼一九七六》,第 1034 頁。  
 
P.497-498 
五一節晚上: 訪問杜修賢, 1995-10 - 17 ; ▲ 張佐良,《周恩來的最後十年 ── 一位保健醫生的回憶》,第 242 頁。  
 
P.498 
林立果查看去香港路線: 明曉、赤男,《謀殺毛澤東的黑色「太子」》,第 351-354 頁。  
齊奧賽斯庫: 同上,第 358-359 頁; ▲ 蕭思科,《超級審判 ── 圖們將軍參與審理林彪反革命集團案親歷記》,第 85 頁; ▲ 訪問杜修賢, 1995-10-17 。  
再探香港邊界: 明曉、赤男,《謀殺毛澤東的黑色「太子」》,第 361 , 366 頁。  
毛外巡講話: 汪東興,《汪東興回憶毛澤東與林彪反革命集團的鬥爭》; ▲ 《建國以來毛澤東文稿》, 13 ,第 242-255 頁; ▲Kau 1975 ,p. 59 ( 「 Summary of Mao ' s Talks 」 ) ; ▲cf. Jin, pp. 190-193 .  
給林立果調飛機: 訪問調飛機的胡萍, 1997-9-8 。  
 
P.498-499 
林彪的角色: 明曉、赤男,《謀殺毛澤東的黑色「太子」》,第 386 , 407-409 , 412-413 , 422 頁。  
 
P.499 
「我不連累你」: 訪問林立果的未婚妻張寧, 1995-5-6 。  
林彪寫信給黃永勝: 明曉、赤男,《謀殺毛澤東的黑色「太子」》,第 407-408 頁。  
 
P.500 
「這樣不行」: 自告奮勇者之一李偉信的供詞,見同上,第 422-423 頁。  
毛出巡歸來: 訪問毛的隨行人員, 1995-10-24 , 1995-11-4 , 2000-10-22 ; ▲ 陳長江、趙桂來,《毛澤東最後十年 ── 警衛隊長的回憶》,第 164-167 頁; ▲ 吳德,見安建設編,《周恩來的最後歲月:一九六六∼一九七六》,第 136-138 頁; ▲ 《李德生回憶錄》,第 414-415 頁。  
林豆豆: 訪問林彪家人和身邊工作人員, 1995-10-20 ; ▲ 邵一海,〈林彪集團覆滅內情〉,見《中南海人事沉浮》,第 282 頁; ▲ 明曉、赤男,《謀殺毛澤東的黑色「太子」》,第 386 , 442 , 448-452 頁; ▲ 參見 Jin, pp. 153-154 .  
 
P.501 
飛機存油,迫降: 廣辛,〈林彪倉皇出逃目擊記〉,見《傳記文學》,北京, 1997 , 4 ,第 27-28 頁。  
毛被叫醒 : 訪問按周恩來指示叫醒毛的周福明理髮師, 2000-10-22 ; ▲ 亓莉,《毛澤東晚年生活瑣記》,第 129-130 頁; ▲ 汪東興,《汪東興回憶毛澤東與林彪反革命集團的鬥爭》,第 208 頁。  
 
P.502 
高文謙披露: 高文謙,《晚年周恩來》,第 352-353 頁。  
供毛選擇的辦法: 《李德生回憶錄》,第 421 頁; ▲ 邵一海,〈林彪集團覆滅內情〉,見《中南海人事沉浮》,第 298 頁; ▲ 參加調查 9-13 的劉岩將軍回憶,見赤男、明曉等,《林彪元帥叛逃事件最新報告》,第 367 頁。  
毛轉移到一一八: 訪問毛身邊工作人員, 1994-9-21 , 1995-9-24 , 2000-10-22 , 2001-5-12 & 14 ; ▲ 陳長江、趙桂來,《毛澤東最後十年 ── 警衛隊長的回憶》,第 170-171 頁。  
腳註: 訪問 Zagvozdin 將軍, 1995-6 - 16 。  
 
P.503 
發現暗殺毛的密謀 :蕭思科,《超級審判 ── 圖們將軍參與審理林彪反革命集團案親歷記》,第 528 頁; ▲ 同時魯 王民 也報告了,見《李德生回憶錄》,第 427 頁; ▲ 訪問魯 王民 , 1997-9-7 。  
毛生病: 訪問服侍毛的人, 1993-10-22 ; ▲ 韶山毛澤東同志紀念館編,《毛澤東遺物事典》,第 37-38 頁; ▲Li, Z., pp. 542-561 .  
吃驚地發現: 吳德,見安建設編,《周恩來的最後歲月:一九六六∼一九七六》,第 150 頁。  
張耀祠 - 毛 : 張耀祠,《張耀祠回憶毛澤東》,第 122-126 頁。  
跳樓身亡: 明曉、赤男,《謀殺毛澤東的黑色「太子」》,第 481 頁。  
葉劍英元帥: 葉劍英女婿、著名鋼琴家劉詩昆此時就在獄中,訪問劉, 1993-11- 2 。  
 
P.504 
「什麼毛主席 …… 」: 訪問這位副局長, 1994-9-17 。  
陳毅追悼會: 高文謙,《晚年周恩來》,第 366 頁; ▲ 陳長江、趙桂來,《毛澤東最後十年 ── 警衛隊長的回憶》,第 175-183 頁; ▲ 張玉鳳,〈毛澤東周恩來晚年二三事〉,見《炎黃春秋》, 1989 年第 1 期; ▲Xiang, L., pp. 202-203 ; ▲ 金沖及主編,《周恩來傳:一九四九∼一九七六》,第 1053 頁。  
毛突然休克: 林克等,《歷史的真實 ── 毛澤東身邊工作人員的證言》,第 168-169 頁。  
 
P.505 
意大利心理分析家:
同 Giovanni Jervis 的交談。

 

53 樹不起來的「毛主義」

P.506 
毛對希爾說: 1968-11-28 ,見 CWB no . 11 ,pp. 159-161 .  
帶核彈頭的導彈試驗: 《當代中國叢書》編輯委員會編,《當代中國的國防科技事業》, 1 , 第 252 頁; ▲ 東生,《天地頌 ── 「兩彈一星」內幕》,第 593 頁; ▲ 落彈區基地司令員張蘊鈺,見《縱橫》編輯部編,《共和國軍事祕聞錄》,第 234-242 頁; ▲Lewis & Xue 1988 ,pp. 202-203 .  
 
P.507 
「問題接踵而來」:
顧希強,見《縱橫》編輯部編,《共和國軍事祕聞錄》,第 229-232 頁。  
皮爾玆: 東德大使 Bierbach 的報告, 1967-1-10 ,見 Meissner, p. 162 ; ▲ 訪問埃及納賽爾總統的左右手、外交部部長 Heikal , 1997-1-18 ; ▲ 訪問美國聯邦調查局香港分站站長 Dan Grove, 2002-10-6 。  
「全部在這四年 …… 」: 《周恩來年譜:一九四九∼一九七六》, 3 , 第 101 頁。  
 
P.507-508 
毛 1967 年 7 月 7 日 講話:
《毛澤東思想萬歲》別集及其他,毛著未刊稿, 13 ,第 376-377 頁。  
 
P.508 
外交政策首要任務:
王泰平主編,《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史:一九五七∼一九六九》, 11 頁; ▲ 陳揚勇,《苦撐危局 ── 周恩來在一九六七》,第 342 頁。  
「霧航見燈塔」: 《人民日報》, 1967-7-2 。  
緬甸: 陳揚勇,《苦撐危局 ── 周恩來在一九六七》,第 343-344 頁; ▲ 王泰平主編,《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史:一九五七∼一九六九》,第 56 頁; ▲ 《人民日報》, 1967-6-29 , 1967-7-2 。  
周恩來召見緬共骨幹: 楊美紅,《罌粟花紅 ── 我在緬共十五年》,第 69 頁。  
緬共骨幹找妻子: 同上,第 74-77 頁。  
緬共搞毛崇拜: 同上,第 31-32 , 230-240 頁。  
西山秘密營地: 訪問在此受過訓的比利時毛主義者 Pairoux , 1994-11-12 。  
 
P.509 
赫魯曉夫反唇相譏:
1962-12-12 ,見 Floyd,p. 329 .  
毛對索馬里總理說 : 1963-8-9 , 《毛澤東外交文選》,第 502 頁。  
克什米爾公主號 : 1955 年 5 月 15 日 ,周恩來審定定名的《向香港當局提供的第一份情報》說:「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方面於 1955 年 3 月即已獲悉」「此一暗害陰謀」(見熊向暉,《我的情報與外交生涯》,第 130 頁)。中方知道這是在經香港的飛機上放炸彈,因此毛要周不從香港乘飛機,而是「改道前往」(見陶駟駒主編,《新中國第一任公安部長羅瑞卿》,第 153 頁)。周改道經緬甸,是在 3 月 28 日 前定下的(見《周恩來年譜:一九四九∼一九七六》, 1 , 第 459 頁)。 据周的衛士長成元功記載,周在 4 月 7 日 看到報告,確知「蔣介石特務」將如何在「克什米爾公主號」上放炸彈的一切詳情(見成元功主編,《周恩來歷險紀實》,第 158-159 頁) —— 這是在飛機起飛、炸彈爆炸前四天。  
沒有通知有關人士: 電話訪問當時印度航空公司香港分公司經理 Peter Mahta, 2000-4-21 ; ▲NA, FO 371 / 115133-4 , 115137-41 ; ▲Tsang.  
 
P.510 
驅逐臺灣特務:
外交部外交史編輯室編,《新中國外交風雲》, 2 , 第 146-147 頁; ▲ 熊向暉,《我的情報與外交生涯》,第 151-152 頁; ▲NA, FO 371 / 115139 ; ▲Trevelyan 1971 ,p. 159 .  
三百萬兩黃金: 東生,《天地頌 ── 「兩彈一星」內幕》,第 322 , 326 頁。  
迫使英國人低頭: 冉龍勃、馬繼森,《周恩來與香港「六七暴動」》,第 22 , 26 , 33-35 , 42 頁。  
鼓勵香港左派搞暴力: 周奕,《香港左派鬥爭史》,第 225-227 , 251-255 , 260 頁。  
周派士兵便衣偷越邊境: 冉龍勃、馬繼森,《周恩來與香港「六七暴動」》,第 45-46 頁; ▲ 周奕,《香港左派鬥爭史》,第 264-265 頁。  
 
P.511 
毛不收回香港:
冉龍勃、馬繼森,《周恩來與香港「六七暴動」》,第 35 , 46 頁。  
火燒英國代辦處: 與四位代辦處官員的交談; ▲ 參見 Petri in Schoenhals 1996 b, p. 172 ; ▲ Grey,pp. 60-75 .  
官方批准圍攻打砸使館: 冉龍勃、馬繼森,《周恩來與香港「六七暴動」》,第 5 , 10-13 , 22 頁; ▲Petri, cit., pp. 169-172 .  
 
P.511-512 
北朝鮮:
Lankov 2002 ,pp. 106-107 ; ▲ Il Ponte vol. 37 ( 1981 ), nos. 11-12,p. 1170 (Liu to Gomulka, Nov. 1960 ) ; ▲ 康生 - 卡博談話, 1967-1-22 ,見 AQSh, f. 14, 1967 ,d. 7 ,p. 15.  
 
P.512 
法國作家薩特:
Sartre, p. 13 . 
「歐洲歷史上 …… 」 : 毛對希爾, 1968-11-28 ,見 CWB no. 11 ,pp. 159 ; ▲ 毛對巴盧庫, 1968-10-1 ,同上, p.156.  
把西歐人派回去: 訪問派回的西歐人, 1994-11-12 ; ▲ 參見 Horne,p. 233 .  
蒙博托對話: 訪問蒙博托, 1994-10-28 ; ▲ 雲水,《國際風雲中的中國外交官》,第 204-205 頁。  
給埃及軍事部署: 裴堅章主編,《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史:一九四九∼一九五六》,第 283 頁。  
 
P.513 
來往電報的底層:
訪問赫克爾, 1997-1-18 。  
「志願軍」: Croft, p. 172 ; ▲Harris, p. 91 ; ▲Shichor, pp. 65 n., 225 ; ▲ 參見《人民日報》, 1956-11- 14 。  
給埃及各種援助: 裴堅章主編,《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史:一九四九∼一九五六》, 第 283 頁; ▲Shichor, pp. 41-45 , 49-50 ; ▲ 《毛澤東外交文選》,第 249 頁; ▲ 《建國以來毛澤東文稿》, 6 , 第 280-281 頁; ▲Trevelyan 1970 ,p. 34 ; ▲Heikal 1972 ,pp. 65-66 ; ▲Shichor, pp. 45-46 .  
「六日戰爭」中毛、納賽爾:
Heikal,p. 283 ; ▲Harris, pp. 121-122 ; ▲ CQ no. 31 ( 1967 ), p.217 ; ▲ Elizavetin 1993 ,p. 64 ( 据周對柯西金所說, 1969-9-11 ) ; ▲ 訪問納賽爾的主要顧問赫克爾, 1997-1-18 。  
未能建立起毛派組織 : Harris, p. 114 .  
拉丁美洲: Anderson, pp. 616 , 620 ; ▲Johnson, pp. 162-163 ; ▲Balanta, . 32 ; ▲ 王泰平主編,《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史:一九五七∼一九六九》,第 497 頁。  
古巴: Feltrinelli, p. 300 ; ▲Dominguez, p. 161 ; ▲ 王泰平主編,《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史:一九五七∼一九六九》,第 494-498 頁; ▲ 《毛澤東思想萬歲》別集及其他,毛著未刊稿, 7 ,第 92 頁; ▲ 王力,《現場歷史 ── 文化大革命紀實》,第 144 頁。  
毛 - 格瓦拉: 龐炳庵主編,《拉美雄鷹 ── 中國人眼堛漱 • 格瓦拉》,第 169 , 185-188 頁; ▲ 周恩來與基辛格的談話, 1973-11-13 ,見 Burr 1999 b ; ▲ 參見 Anderson, p. 620 ; ▲Johnson, pp. 155-156.  
康生談格瓦拉 :對巴盧庫, 1968-10-5 ,見 AQSh, f. 14, 1968 ,d. 7.  
「光明之路」: Gorriti, pp. 131 , 76 .  
 
P.514 
「 …… 法國內部的困難」:
見金沖及主編,《周恩來傳:一九四九∼一九七六》,第 155 頁; ▲ 裴堅章主編,《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史:一九四九∼一九五六》,第 317-318 頁。  
日內瓦會前毛決定停戰: 金沖及主編,《周恩來傳:一九四九∼一九七六》,第 155 頁。  
毛 四月四日 電: Yang 2002 ,p. 4 ; ▲ 錢江,《祕密征戰 ── 中國軍事顧問團援越抗法紀實》,第 578 頁。  
周與法國總理商定方案: 金沖及主編,《周恩來傳:一九四九∼一九七六》,第 171-172 頁; ▲Joyaux, pp. 239-244 .  
腳註: Zhang 1995 ,p. 70 ; ▲cf. id. 1992 ,pp. 176-178 ; ▲ 錢江,《祕密征戰 ── 中國軍事顧問團援越抗法紀實》,第 375-376 , 395 頁; ▲ Zhai, p. 45-49 ; ▲ 訪問參加奠邊府戰役的越共軍官 Uoc ( 1996-9-17 )與 Bui Tin ( 1996-9-28 )。  
 
P.515 
周壓越共接收方案:
Zhai, pp. 55-63 ; ▲Viet Nam, pp. 18-23 .  
黎筍回憶: CWB nos. 12-13 ,pp. 279-280 , 286 .  
法國著手放寬禁運: 裴堅章主編,《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史:一九四九∼一九五六》,第 317-318 頁。  
蘇聯開始援越: Gaiduk, pp. 27 , 35 ff .  
毛 - 柯西金:
訪問會見時在座的蘇聯官員 Kapitsa, Troyanovsky, Kudashev ; ▲ 蘇聯方面情況簡報,見 Childs Papers, Box 2 , Folder 1 ,p. 4 ; ▲Troyanovsky , pp. 351-353 .  
「在西邊其他地方 …… 」: 鄧小平語,見 Brezhnev, p. 103 .  
周勸越共拒絕蘇援: Westad et al., pp. 89-90.  
越共否決胡志明中國夫人:
訪問曾志, 1994-9-24 。曾志和她的丈夫陶鑄與胡志明有很多交道。  
腳註: Chen Jian 2001 ,pp. 221-229 ; ▲Zhai 2000 ,pp. 179-180 ; ▲ Tucker, p. 345 .  
 
P.516 
責備越共同美國談判:
Westad et al., pp. 124-125 , 140-154.  
「國內事忙」: 《周恩來年譜:一九四九∼一九七六》,下,第 262 頁; ▲ 李丹慧編,《中國與印度支那戰爭》,第 144-145 頁。  
繼續向越共撒錢: 李丹慧編,《中國與印度支那戰爭》,第 146-147 頁。  
老撾人 : 《當代中國叢書》編輯委員會編,《當代中國軍隊的軍事工作》,第 560 頁; ▲ 中共派駐老撾工作組組長段蘇權,見《百年潮》, 2000 , 7 , 第 16-24 頁。  
叫中共的人閉嘴: 訪問當年亞非人民團結組織秘書長 Nouri Abdulrazak, 2000-9-1 。  
美國官方得出結論: Burr 2001 ,p. 77 .  
「我們孤立了」: 1969-3-22 ,見 Yang 2000 ,p. 43 ; ▲ 楊奎松,《毛澤東與莫斯科的恩恩怨怨》,第 505 頁。  
西哈努克在中國的生活: 對西哈努克的訪問, Fallaci, p. 86 ; ▲Sihanouk 1990 ,pp. 52 , 112 .
 
P.517 
毛 – 西哈努克:
陳曉東,《神火之光》,第 194 頁; ▲ 韶山毛澤東同志紀念館編,《毛澤東遺物事典》,第 43 頁; ▲ 王泰平主編,《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史:一九七 ○ ∼一九七八》,第 74 頁; ▲Sihanouk 1974 ,pp. 207-210 ; ▲id. 1990 ,p. 84 .  
波爾布特: 田曾佩、王泰平主編,《老外交官回憶周恩來》,第 166-171 頁。  
西哈努克指責北京 : Sihanouk 1974 , pp. 68-69 ; ▲ CQ no. 32 ( 1967 ), p. 224 ; ▲ CQ no. 34 ( 1968 ), p. 191 .  
印支三國高峰會: 田曾佩、王泰平主編,《老外交官回憶周恩來》,第 151-156 頁; ▲ 參見 Sihanouk 1974 , pp. 201-202.  
人造衛星 : 田曾佩、王泰平主編,《老外交官回憶周恩來》,第 156 頁; ▲ 《紐約時報》 , 1970-4-26 ; ▲ 李鳴生,〈走出地球村〉,見《中華文學選刊》,北京, 1995 , 5 ,第 50-51 頁。  
「看去好像輕飄飄 …… 」: Sihanouk 1990 ,p. 84.  
林彪念聲明: 張雲生,《毛家灣紀實 ── 林彪祕書回憶錄》,第 332-333 頁。  
尼克松、基辛格反應: Summers, pp. 371-372 ; ▲Kissinger 1979 ,pp. 695-696 , 509 .

 
P.518 
《泰晤士報》稱:
1970-4-28 。

「河內對柬埔寨」: Kissinger 1979 ,p. 505 .  
「臭知識分子」:
1970-9-23 ,見 Westad et al., p. 177 .

 

54 尼克松上鉤

P.519 
五·二 ○ 聲明石沉大海後,毛才 …… : 基辛格說:「六月底以前,我們接到了中國方面清楚無誤的信號,他們願意重新打開同我們建立聯係的大門。」 (Kissinger 1979 , p. 509 ) 就在那年六月,由於毛希望用斯諾做中間人,斯諾接到緊急邀請訪華(電話訪問斯諾夫人路易絲, 2000-4-25 ); ▲ 參見尹家民,《黃鎮將軍的大使生涯》,第 205-207 頁。  
對尼克松的邀請: Kissinger 1979 , pp. 701-704 .  
 
P.519-521 
邀請美國乒乓球隊:
吳旭君,見林克等,《歷史的真實 ── 毛澤東身邊工作人員的證言》,第 306-310 頁; ▲ 莊則棟、佐佐木敦子,《莊則棟與佐佐木敦子》,第 274-283 頁。  
 
P.521 
「令人眩目的歡迎」:
Kissinger 1979 , p. 710 .  
「尼克松目瞪口呆 …… 」: Tyler,p. 91 .  
周再邀,尼同意: 《周恩來年譜:一九四九∼一九七六》,下,第 452-453 , 458 頁。  
尼克松簡直興奮得 …… 」: Kissinger 1979 , p. 711 .  
見面禮:臺灣: Burr 2002 , Doc. 34 ( 9 July), pp. 12 , 13 ; ▲Doc. 35 ( 10 July,afternoon), p. 16 ; ▲Doc. 38 ( 11 July, last talk), p. 10 ; ▲ 外交部外交史編輯室編,《新中國外交風雲》, 2 , 第 40 頁; ▲ 與基辛格訪華時的助手 Holdridge 的交談, 1998-6-3 ; ▲Mann, pp. 32-35 .  
幫中國馬上進入聯合國 : Burr 2002 , Doc. 35 ( 10 July), p. 17 .  
把同蘇聯打交道的內容報告中國: Burr 2002 , Doc. 35 ( 10 July), pp. 28-29 ; ▲Burr 1999 ,p. 49.  
腳註: Kissinger 1979 , p. 749 ; ▲ 《國際先驅論壇報》, 2002-3-1 , p. 4.  
 
P.522 
洛克菲勒:
Holdridge, p. 76 ; ▲Mann, pp. 35-36 .  
印度支那問題: Burr 2002 , Doc. 34 ( 9 July), pp. 17 , 18 , 15 , 27 , 33 , 25-26 , 30 , 34 .  
撤出南朝鮮: 同上, p. 38 .  
不要求中國停止援越 : Burr 2002 , Doc. 35 ( 10 July) , p. 26 .  
周恩來敵對口氣: Burr 2002 , Doc. 34 ( 9 July), pp. 26 , 27 ; ▲Doc. 35 ( 10 July), p. 7.  
不會侵略別國 / 美國「殘酷」:
見 Burr 2002 , Doc. 34 ( 9 July), pp. 42 , 26 .  
「 …… 最暴戾的政權之一」: 見 Walters 1978 ,pp. 518-519 .  
「非常動人」: 見 Burr 2002 , Doc. 35 ( 10 July), p. 14 .  
「猴子變人 …… 」: 見外交部外交史編輯室編,《新中國外交風雲》, 2 , 第 41 頁。  
「梳妝打扮 …… 」: 見 Barnouin & Yu 1998 ,p. 108 .  
 
P.523 
「 …… 都當了紅衛兵」:
熊向暉,《我的情報與外交生涯》,第 347 頁。  
繼續譴責美國: 同上,第 348 頁。  
尼克松到來前的準備: 訪問毛身邊工作人員, 1993-10-22 , 1995-10-24 , 1999-4-19 ; ▲ 張玉鳳,〈毛澤東周恩來晚年二三事〉,見《炎黃春秋》, 1989 年第 1 期。  
急不可耐要見尼克松: 同上訪問; ▲ 林克等,《歷史的真實 ── 毛澤東身邊工作人員的證言》,第 216 頁; ▲Kissinger 1979 , p. 1057 ; ▲Nixon, p. 560 .  
 
P.523-524 
毛、尼克松會見:
Burr 1999 a , pp. 59-65 .  
 
P.524 
聯合公報怎麼寫:
外交部外交史編輯室編,《新中國外交風雲》, 3 , 第 67 頁。  
巴克列: 與巴克列的交談, 1999-3-2 。  
霍查給毛的信: AQSh, f. 14, 1971-1972 ,d. 3 ,pp. 48-66 ( 6 Aug. 1971 ) ; ▲Hoxha 1979 ,p. 578 ; ▲ 王泰平主編,《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史:一九七 ○ ∼一九七八》,第 259-261 頁; ▲ 訪問霍查圈內人、阿爾巴尼亞駐英國大使 Fagu.  
 
P.525 
黎筍說:
Viet Nam, p. 43 .  
西哈努克描繪: Sihanouk 1990 ,p. 58 .  
中國援越款項 : 王泰平主編,《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史:一九七 ○ ∼一九七八》,第 51 頁; ▲ 李丹慧編,《中國與印度支那戰爭》,第 147 頁。  
三十一增到六十六 : 《當代中國叢書》編輯委員會編,《當代中國的對外經濟合作》,第 55-57 頁。  
馬爾他: Carrington, p. 246 .  
百分之五點八八: 《當代中國叢書》編輯委員會編,《當代中國的對外經濟合作》,第 68 頁。  
最飢餓的日子: 傅上倫等,《告別飢餓 ── 一部塵封十八年的書稿》,第 9 頁。  
 
P.526 
尼克松去上海:
嵇偉,〈我的知青夢〉,見《天下華人》, 1996 , 7 ∼ 8 ,第 26 頁。  
尼克松等給毛正名 : Nixon to Cabinet, 29 Feb. 1972 ; ▲Kissinger briefing to White House Staff, 19 July 1971 (Nixon Project, President ' s Office Files, Memoranda for the President, Box 88 , File Beginning 27 Feb. 1972 ,p. 10 ; Box 85 , File Beginning 18 July 1971 ,p. 4 ; ▲Judis, p. 338 ; ▲Graham, p. 79).  
墨西哥總統: 訪問墨西哥駐北京大使 Anguiano , 1992-11-23 。  
澳大利亞大使: 訪問大使 FitzGerald , 1993-1-22 。  
田中首相上廁所: 訪問內閣官房長官二階堂進, 1993-2-23 。  
加拿大總理 : Trudeau, p. 209 .  
「拿破崙的辦法 …… 」: 1973-9-12 ,見 Nouvel Observateur , 13 Sept. 1976 ,p. 24.  
英國前首相希思: 訪問希思, 1993-1-5 ; ▲Heath, p. 632.  
澳大利亞總理:
Whitlam, p. 60 .  
 
P.527 
「哲學家」:
Kissinger 1997 ,pp. 28 , 31 .  
「搞這些關係 …… 」: CWB nos. 14-15 ,p. 60 (Kim to Honecker, 31 May 1984 ).  
和美國聯盟 : 毛, 1973-2-18 ,見 Burr 1999 a , p. 94 ; ▲ 基辛格致尼克松, 1973-3-2 ,見 Burr 1999 a , pp. 112 ; ▲Kissinger 1982 ,p. 47 ; ▲ 王泰平主編,《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史:一九七 ○ ∼一九七八》,第 367 頁。 「由美國領導」: Kissinger 1982 , p. 55 .  
基辛格對小圈子說: Burr 1999 a , p. 149 .  
 
P.528 
共同敵人越共
: Kissinger 1982 ,p. 57 .  
桃花運: Burr 1999 a , pp. 92-95 .  
尼克松給毛的絕密信: Tyler, p. 158 .  
極其祕密的小組: 基辛格告訴中方代表黃鎮, 1973-7-6 ,見 Burr 1999 a , p. 144 。  
運核武器到中國土地上: 小組成員 Odeen 致基辛格, 1973-6-8 ,見 Tyler, p. 163 ; ▲ 電話訪問 Odeen , 2003-2-16 。  
「自由派呆子」: 見 Burr 1999 a , p. 149 .  
「跟法國外交部長說了 …… 」: 見 Burr 1999 a , p. 144 .

 
P.529 
「心臟病」:
參見 Hoxha 1979 ,p. 700 ; ▲ 周恩來對巴盧庫說, 1972-12-1 ,見 AQSh, f. 14, 1972-73 ,d. 11 ,p. 32 ; ▲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不盡的思念》,第 209-220 頁。  
七機部: 《周恩來年譜:一九四九∼一九七六》,下,第 543 頁。  
核反應堆技術: Tyler,p. 164 .  
勃列日涅夫警告: Burr 1999 a , p. 143 .  
黃鎮在西部白宮: Tyler, p. 162 ; ▲ 尹家民,《黃鎮將軍的大使生涯》,第 295-298 頁。  
「你得絕對保密」: 1973-7-6 ,見 Burr 1999 a , p. 14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