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毛主義」登上世界舞台

P.404 
「響尾蛇」: Khrushchev, S. 2000 ,pp. 269 , 271-272 ; ▲Khrushchev, N. 1990 ,p. 151 ; ▲id. 1977 , vol. 2 ,pp. 319-320 .  
「急不可耐地要統治世界」: Khrushchev, N. 1977 , vol. 1 ,p. 504 .  
停止供應: Khrushchev, S., pp. 270-271 ; ▲Kapitsa 1996 ,p. 63 ; ▲ 訪問蘇聯方面起草 6 月 20 日 信的 Kapitsa ; ▲Gobarev, pp. 25 ff ; ▲Negin & Smirnov, pp. 3-13 ; ▲Goncharenko, pp. 157-159 ; ▲Zazerskaya 1997 ,pp. 177-178 .  
不是致命打擊: 訪問蘇聯方面起草 6 月 20 日 信的 Kapitsa ,訪問蘇聯在華首席經濟顧問 Arkhipov ; ▲Gobarev, pp. 30-31 ; ▲ 《宋任窮回憶錄》,第 355 頁。  
 
P.405 
「 …… 而相信我們」:
1959 年 12 月 , 《建國以來毛澤東文稿》, 8 , 第 601 頁; ▲ 邱石編,《共和國重大決策出臺前後》, 2 , 第 551 頁。  
1,010 設計圖紙: Filatov, pp. 114-115 .  
毛的策略: 《建國以來毛澤東文稿》, 8 , 第 600-601 頁; ▲ 吳冷西,《十年論戰》,第 234-235 , 254-255 頁。  
美國中央情報局: FRUS 1958-1960 vol. 19 ,p. 521 (Feb. 1959 National Intelligence Estimate). 
西蒙 • 波娃: Chen Xuezhao, p. 43 ; ▲de Beauvoir, pp. 427 , 429 , 518 ,119 .  
「你們不會外文 …… 」: 見朱霖,《大使夫人回憶錄》, 10 頁; ▲ 外交部外交史編輯室編,《新中國外交風雲》, 4 , 第 5 頁; ▲ 《耿飆回憶錄》, 2 , 第 24 頁; ▲Li, X., p. 22 .  
密特朗: Mitterrand 1961 ,p. 30 ; ▲ cf.id ., 「 Entretien avec Mao 」 , L ' Express , 23 Feb. 1961 ,pp. 13-14 .  
特魯多: Hebert & Trudeau.  
波爾德沃: Facts on File , 14-20 May 1959 ,p. 162 (statement, 13 May 1959 ).  
蒙哥馬利: Montgomery, p. 64 .  
BBC 電視臺: Greene, p. 365 .  
 
P.407 
外援:
數字見 Copper 1976 ,pp. 125 , 3 .  
借債不要還: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不盡的思念》,第 261 頁; ▲ 訪問坦桑尼亞貿易暨商務部部長 Babu , 1994-7-11 。  
印度支那: Hoan, p. 286 .  
阿爾及利亞: 王泰平主編,《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史:一九五七∼一九六九》,第 115 頁。  
格瓦拉: 同上,第 492 頁; ▲ 《周恩來年譜:一九四九∼一九七六》,第 373 頁; ▲Anderson, pp. 489-490 ; ▲cf. Copper 1976 ,pp. 33-34 .  
阿爾巴尼亞: AQSh, f. 14, 1958 ,d .1 ; ▲ f. 14 , 1961 ,d. 1 ,p. 7 ; ▲ 訪問希地, 1996-3-14 。  
委內瑞拉: AQSh, f. 14, 1966 ,d .3 ( 9 Nov.).  
荷蘭情報部門: Andrew Higgins, 「 In From the Cold 」 , 《華爾街日報》 , 2004-12-3 .  
李潔明: 訪問李潔明, 1995-5-1 。  
 
P.408 
請來七百多名同情者:
熊向暉,《我的情報與外交生涯》,第 361-380 頁; ▲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史全鑒》編委會編,《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史全鑒》, 3 ,第 2570 頁。  
世界工聯理事會: 訪問佛阿, 2000-8-8 。佛阿的作品「 Dichiarazioni di Foa . . . 」 , l 」 Avanti! , 1969-6-14 ,首次把中蘇分裂公諸於世; ▲Prozumenshchikov 1999 ,pp. 80-82 , 85 , 95 ,n. 7 (from Russian archives) ; ▲Grishin, pp. 179-182 ; ▲Vereshchagin, pp. 159-160 ; ▲Zubok, pp. 156-157 . AQSh, f. 14, 1960 ,d. 1 , 3 , 4 . 
腳註: 劉光人等,《馮基平傳》,第 247-257 頁。  
 
P.409 
卡貝爾:
1960-6-22 ,見 FRUS 1958-1960 , vol. 19 ,pp. 690-691 ; ▲cf. ibid., p. 719 (Allen Dulles).  
布加勒斯特: 訪問出席會議的蘇聯代表 Troyanovsky 與冰島代表 Einar Olgeirsson 。  
赫魯曉夫抨擊: CQ 3 ( 1960 ), p. 120 ; ▲Floyd, pp. 278-280 ; ▲Zagoria, pp. 325 ff.  
「我們在布加勒斯特是孤立的」: 毛, 1966-3-28 ,見 Kojima, p. 206.  
彭真 - 赫魯曉夫、毛 : 吳冷西,《十年論戰》,第 294-295 頁; ▲ 伍修權,《回憶與懷念》,第 341 頁。  
撤專家等: Russian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SSSR-KNR vol. 1 ,pp. 265 ff. ( 包括蘇聯方面 1960-7-16 信 ) ; ▲ 訪問蘇聯大使契爾沃年科, 1998-10-28 ; ▲ Zazerskaya 2000 ,pp. 133-170 ; ▲Prozumenshchikov 1999 ,p. 91 ; ▲ Vereshchagin, pp. 159-161 ; ▲Brezhnev, pp. 59 ff ; ▲Chen 1996-97 ,pp. 246, 249-250 .  
 
P.410 
在蘇聯專家離開前學習:
東生,《天地頌 ── 「兩彈一星」內幕》,第 401 , 406-411 頁。  
導彈工程: Baturov.  
六十六項: 王泰平主編,《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史:一九五七∼一九六九》,第 242 頁; ▲ Zazerskaya 1997 ,p. 174 .  
提前還清蘇聯的債: 吳冷西,《十年論戰》,第 337 頁; ▲ 王泰平主編,《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史:一九五七∼一九六九》,第 241 頁。  
蘇聯沒有逼債: 訪問看到中國外交部情況簡介的知情人, 1998-9-8 ; ▲ 訪問蘇聯大使契爾沃年科, 1998-10-28 。  
 
P.411 
「你根本不用 …… 」:
訪問蘇聯大使契爾沃年科, 1998-10-28 。  
調整兌換率: Vladimirov,Y.,pp. 22 ff.  
糧食、古巴蔗糖: 王泰平主編,《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史:一九五七∼一九六九》,第 242 頁; ▲ 赫魯曉夫 1961-2-27 信,見 Russian Foreign Ministry, SSSR-KNR vol. 1 , pp. 297-298 。  
米格 -21 :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不盡的思念》,第 211-212 頁。  
柏林圍牆: 訪問東德駐北京的外交官 Brie , 1999-11-22 。  
1962 年 5-6 月: 中印邊境自衛反擊作戰史編寫組,《中印邊境自衛反擊作戰史》,第 465-466 頁; ▲ 林彪給政治局的情況通報, 1962-6-6 , 見《劉少奇年譜》,第 557 頁。  
「尼赫魯 …… 」: 周對基辛格, 1973-11-13 ,見 Burr 1999 b, p. 11 .  
 
P.412 
U-2 ,茶巴提亞:
Pocock,pp. 96-100 ; ▲ 翁台生、包柯克,《黑貓中隊 ──U2 高空偵察機的故事》,第 165-169 頁; ▲ 訪問主持 U-2 偵查計劃的衣復恩將軍, 1996-10-6 。  
毛對蔣的威脅很當真: 黃瑤、張明哲(總參謀部《羅瑞卿傳》編寫組),《羅瑞卿傳》, 第 370-372 頁; ▲ 訪問毛進西山防空洞的隨行人員, 1994 年 9 月。  
向美國人了解: 王炳南,《中美會談九年回顧》,第 86-90 頁; ▲Cabot - 王炳南會談記錄, 1962-6-23 ,見 FRUS 1961-1963 , vol. 22, Doc. 131 ; ▲Cabot, p. 128 ; ▲Hilsman, p. 319 ; ▲Fetzer, pp. 189-190 .  
向蘇聯大使試探: 吳冷西,《十年論戰》,第 497 頁。  
赫魯曉夫做交易: 張德群,〈六 ○ 年代中蘇關係惡化的幾件事〉,見《中共黨史資料》編輯部編,《親歷重大歷史事件實錄》, 5 ,第 7-8 頁; ▲ 劉曉,《出使蘇聯八年》,第 146-149 頁。  
古巴 – 中印邊界: Fursenko, pp. 596 , 616 , 1106-1109 ; ▲ 赫魯曉夫講話, 1962-10-14 ,見 Childs Papers, Box 2 , Folder 3, Hoover Institution ; ▲ 與當時美國駐印度大使 Galbraith 的交談, 1995-2-22 , 1997-2-24 。

 
P.413 
毛給古巴領導電報:
美國中央情報局局長 McCone, 1962-10-29 ,見 May & Zelikow, pp. 637-638 ; ▲ 米高揚在訪問古巴後對共產黨國家駐華盛頓大使的情況通報,見 Radvanyi 1972 ,pp. 136 , 173 n ; ▲Anderson, p. 545 ; ▲ 參見 CWB no. 5 ,pp. 109 , 159 ( 米高揚對格瓦拉, 1962-11-5 ).  
拉格瓦拉: 毛對墨西哥總統埃切維里亞( Echeverria )的談話, 1973-4-20 ,訪問墨西哥駐北京大使 Anguiano , 1992-11-23 。  
「拍賣」: Lewis & Xue 1994 ,p. 172 ; ▲Prozumenshchikov 1996-7 ,pp. 254-256 .  
「矛頭對準赫魯曉夫」: 吳冷西,《十年論戰》,第 633 , 638-639 頁。  
腳註: 肯尼迪致哈堸牷A 1963-7-15 ,見 FRUS 1961-1963 , vol. 22 , Doc. 180 ; ▲Harriman Papers, Boxes 539 , 540 , 542 , 518, NARA .

44 國家主席劉少奇的「突然襲擊」

P.415-416 
劉少奇故鄉行: 劉漢升、易鳳葵,《一九六一·苦日子 ── 劉少奇祕密回鄉記》; ▲ 劉振德,《我為少奇當祕書》,第 132 頁; ▲ 訪問王光美, 1994-9- 27 ; ▲ 1961-5-7 同農民的談話,見 Liu, SW vol. 2 ,pp. 306-312 。  
 
P.416 
在中央工作會議上說:
《劉少奇論新中國經濟建設》,第 444 頁。  
游泳的男孩注意到: 訪問這位當年的男孩, 1996-4 - 12 。  
「除了樹葉 …… 」: 金沖及主編,《周恩來傳:一九四九∼一九七六》,第 633 頁。  
 
P.417 
「錯誤就是那麼一點 …… 」:
叢進,《曲折發展的歲月》,第 482-483 頁。  
降低 34% : 同上,第 399 頁。  
毛讚揚道:
1962-8-9 ,同上,第 455 頁; ▲ Mao Miscellany vol. 2 ,pp. 22-27 .  
「退到谷底」: 《建國以來毛澤東文稿》, 9 , 第 555 頁。  
周對部下說: 金沖及主編,《周恩來傳:一九四九∼一九七六》,第 656 頁。  
毛對蒙哥馬利說: 熊向暉,《我的情報與外交生涯》,第 388 頁。  
中央警衛團情況報告: 見丁望主編,《中共文化大革命資料彙編》, 3 , 第 457-459 頁。  
 
P.418 
「他最大憂慮 …… 」:
見《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史全鑒》編委會編,《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史全鑒》, 2 ,第 2438 頁。  
「如果你們不投我的票」: 《建國以來毛澤東文稿》, 8 , 第 196-197 頁。  
「會上講話的 …… 」: 王耕金等編,《鄉村三十年》,第 195 頁。  
中南海菜地: 劉振德,《我為少奇當祕書》,第 104-106 頁。  
「壞人當權 …… 」: 《建國以來毛澤東文稿》, 9 , 第 349-350 , 425 頁。  
氣象紀錄: Becker,p. 283 .  
 
P.419 
不吃肉而吃魚:
訪問毛身邊人員, 2000 年 10 月。  
西餐菜譜: 韶山毛澤東同志紀念館編,《毛澤東遺物事典》,第 95-97 頁。  
「沒有權利」,管家: 訪問毛身邊工作人員, 1994 年 10 月, 1999 年 4 月, 2000 年 10 月 -11 月。  
女兒李訥: 李湘文編,《毛澤東家世》,第 556 , 558-560 頁; ▲ 李銀橋,《在毛澤東身邊十五年》,第 165-166 頁; ▲ 與李訥的交談, 1993-3-25 。  
 
P.420 
「可以不造肥皂 …… 」:
龔固忠等主編,《毛澤東回湖南紀實》,第 152 頁; ▲ 韶山毛澤東同志紀念館編,《毛澤東遺物事典》,第 161 頁。  
幹部背地議論: 張戎父親同母親、同事的交談。  
人們咒罵毛: 毛專列乘務員姚淑賢,見權延赤,《紅牆內外》,第 144 頁。  
「下詔引咎」: 見李銳,《廬山會議實錄》,第 60 頁。  
彭德懷回鄉: 《彭德懷年譜》,第 764-768 頁; ▲ 王焰等,《彭德懷傳》,第 668-676 頁。  
「想想多可怕 …… 」: 見丁抒,《人禍》,第 271-272 頁。  
「不開了」: 見逄先知、金沖及主編,《毛澤東傳:一九四九∼一九七六》,第 1184-1185 頁。  
「現在不是沒有東西 …… 」: 同上,第 1185 頁。  
「躍進」: 見邱石編,《共和國重大決策出臺前後》, 1 , 第 477 頁。  
 
P.421

書面報告: 《劉少奇論新中國經濟建設》,第 458-467 頁。  
「磨時間」: 見東夫,《麥苗青,菜花黃》。  
「一一八」: 參觀人民大會堂和堶惜簹漁M間; ▲ 李志綏,《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第 372-373 頁。  
僅此一次全體會議,然後閉幕: 薄一波,《若干重大決策與事件的回顧》,第 1016-1017 頁; ▲ 李劍主編,《關鍵會議親歷實錄》,第 505-506 , 510-511 頁; ▲ 江渭清,《七十年征程 ── 江渭清回憶錄》,第 565 頁。  
 
P.421-422 
劉少奇講的話跟「書面報告」不同:
訪問王光美, 1994-9-27 , 1995-11-8 ; ▲ 訪問文革前期毛身邊紅人王力, 1995-10-16 ; ▲ 兩個文本見《劉少奇論新中國經濟建設》,第 482-496 頁。  
 
P.422 
與會者反應:
邱石編,《共和國重大決策出臺前後》, 1 , 第 492 頁; ▲ 李劍主編,《關鍵會議親歷實錄》,第 457-460 頁。  
「放開講一講」: 見李劍主編,《關鍵會議親歷實錄》,第 458 頁。  
「白天出氣 …… 」: 見薄一波,《若干重大決策與事件的回顧》,第 1017-1019 頁。  
「完全放屁」: 見李志綏,《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第 373 頁。  
林彪講話: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建國以來重要文獻選編》, 15 ,第 105-108 頁。  
毛讚揚林: 逄先知、金沖及主編,《毛澤東傳:一九四九∼一九七六》,第 1197 頁。  
 
P.423 
「口講無憑」:
同上; ▲ 參見廖蓋隆,《毛澤東思想史》,第 402-403 頁。  
劉少奇喃喃地說: 訪問王光美, 1994-9 - 24 。  
劉的希望沒達到: 金沖及、黃崢,《劉少奇傳》,第 898 頁。  
毛「自我批評」: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建國以來重要文獻選編》, 15 ,第 121 頁。  
1962 年外援: Copper 1976 ,p. 125 ; ▲Kovner, p. 612 .  
朱開印說: 朱開印,〈我的軍事外交官生涯〉,見《炎黃春秋》, 1994 , 9 ,第 17 頁。  
「黃貓、黑貓」: 《鄧小平文選:一九三八∼一九六五》,第 305 頁。

 
P.424 
逃去香港:
訪問一位中共當時駐港高級官員, 2002-10-8 ; ▲ 一位當年逃出去的人給筆者的信。  
「憋了一口氣」:
見廖蓋隆,《黨史探索》,第 140 頁。  
與會者為劉擔心: 李劍主編,《關鍵會議親歷實錄》,第 459 頁; ▲Chang, J., p. 235 。  
劉本人知道: 訪問王光美, 1994-9 - 24 。  
在這段「非常時期」堙G 王光美等,《你所不知道的劉少奇》,第 31 頁; ▲ 金沖及、黃崢,《劉少奇傳》,第 896-898 頁。

 

45 有原子彈了!

P.426 
「死光」: 1963-12 - 16 ,陳曉東,《神火之光》,第 202-203 頁。  
一半線路被佔用: 錢學森,見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不盡的思念》,第 289-291 頁。  
肯尼迪指示: 1963-7-15 ,見 FRUS 1961-1963 vol. 22 , Doc. 180 ; ▲Harriman Papers, Boxes 539 , 540 , 542 , 518 ; ▲ 訪問赫魯曉夫外交政策的資深顧問、駐北京大使 Troyanovsky, 1995-6-20 , 1995-8-18 ; ▲Seaborg, p. 245 ; ▲Burr, 1999 b.

肯尼迪記者招待會: Public Papers (Web/ Kennedy Library, p. 4 ).  
蘭州 / 包頭: Alsop, S., p. 9 .  
 
P.427 
約翰遜總統:
FRUS 1964-1968 vol. 30 , Doc. 2 ( 15 Jan. 1964 , to Sen. Russell) ; ▲cf. Garson ; ▲Burr, 1999 b.  
給赫魯曉夫的賀電: 吳冷西,《十年論戰》,第 745-753 頁; ▲English text in SCMP ,no. 3203 ( 1964 ), pp. 29-30 ; ▲ 參見金沖及主編,《周恩來傳:一九四九∼一九七六》,第 796 頁。  
十一國慶節: Grishin, pp. 240-241 ; ▲Brezhnev, pp. 89-90 .  
周恩來對納賽爾說: Heikal, p. 277 ( 23 June 1965 ) ; ▲ 訪問納賽爾總統的左右手、外交部部長 Heikal , 1997-1-18 。  

P.427-428 
毛告訴北越人:
見楊奎松文,李丹慧編,《中國與印度支那戰爭》,第 42-43 頁; ▲ Le Duan, CWB , nos 12-13 ,p. 280 ; ▲ 毛 - 範文同 , 1964-10-5 ,見 Westad et al. 1998 ,pp. 75-76 ; ▲Yang Kuisong 2002 ,pp. 17-18 .  
 
P.428 
南海艦隊:
吳瑞林,〈周總理的一次絕密之行〉,見《作家文摘》, 2002-10-15 。  
周對尼雷爾說: 訪問在場的坦桑尼亞貿易暨商務部部長 Babu , 1994-7-11 , Babu 對筆者念了會談紀錄; ▲ 金沖及主編,《周恩來傳:一九四九∼一九七六》,第 839 頁。  
 
P.428-429 
「三線」:
國務院三線辦公室《三線建設》編寫組編寫的給上層看的《三線建設》; ▲ 薄一波,《若干重大決策與事件的回顧》,第 1200-1203 頁; ▲Naughton 1988 ; ▲Lewis & Xue 1994 ,pp. 85-99 ; ▲Shapiro, pp. 145-159 .  
 
P.429 
「沒有錢 …… 」:
薄一波,《若干重大決策與事件的回顧》,第 1200 頁 。  
「不要鬧 …… 」:
《毛澤東經濟年譜》,第 622 頁。  
 
P.430 
毛慶祝原子彈爆炸:
陳曉東,《神火之光》,第 178-179 頁; ▲ 楊明偉,《走出困境 ── 周恩來在一九六 ○ ∼一九六五》,第 330-331 頁 。  
「其樂無窮」:
見叢進,《曲折發展的歲月》,第 459 頁。  
周恩來在內部說: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不盡的思念》,第 351 頁。  
四十一億美元:
Lewis & Xue 1988 ,pp. 107-108.  
一個人都不會死: 參見美國國務卿臘斯克致英國首相麥克米蘭, 1962-6-24 , FRUS 1961-1963 vol. 22 , Doc. 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