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皖南事變:毛澤東設陷阱

P.197 
項英嘲弄毛: 郭華倫,《中共史論》, 3 , 第 276 頁。  
項英總部唯一在江南部隊: 《新四軍戰史》編輯室,《新四軍戰史》,自 534 頁; ▲ 李良志,《烽火江南話奇冤 ── 新四軍與皖南事變》,第 54-59 頁。  
毛令項英過江: 1940-12-24 , 見中央檔案館編,《皖南事變》,第 116 頁。  
蔣介石命令: 見《皖南事變》編撰委員會編,《皖南事變》(中國共產黨歷史資料叢書),第 94 , 102 頁。  
毛批准此路: 見中央檔案館編,《皖南事變》,第 124 頁。

P.198 
毛改變路線:
同上,第 125 頁。  
蔣不知,重申前令: 見《皖南事變》編撰委員會編,《皖南事變》(中國共產黨歷史資料叢書),第 102 頁。  
項給蔣的電報蔣未收到: 見李良志,《烽火江南話奇冤 ── 新四軍與皖南事變》,第 211 頁。  
顧祝同下令: 見《中共黨史資料》, 37 ,第 33 頁。  
毛回劉少奇電: 見中央檔案館編,《皖南事變》,第 130 頁。  
腳註: 李良志,《烽火江南話奇冤 ── 新四軍與皖南事變》,第 211 頁。

P.199 
「支持四日夜 …… 」:
見中央檔案館編,《皖南事變》,第 131-132 頁。  
項英十日給蔣電報毛壓下: 見李良志,《烽火江南話奇冤 ── 新四軍與皖南事變》,第 211 頁。  
毛十一日通報周: 毛的電報見中央檔案館編,《皖南事變》,第 135 頁; ▲ 童小鵬,《風雨四十年》, 1 ,第 224 頁。周首次向顧祝同提出是在 11 日晚上 9-11 點,電報見秦孝儀主編,《中華民國重要史料初編 ── 對日抗戰時期》, 5 , 2 ,第 541 頁。  
毛十二日致周: 見中央檔案館編,《皖南事變》,第 137 頁。語氣措辭請比較新四軍總部十日電:同上,第 131-132 頁。  
周十三日抗議: 同上,第 140 , 142-143 頁。  
蔣十二日下令停攻: 周致毛, 1941-1-13 ,同上,第 143 頁。  
「向全國呼籲 …… 」等電: 同上,自 138 頁; ▲ 李良志,《烽火江南話奇冤 ── 新四軍與皖南事變》,第 294-297 頁。

P.200 
周、潘友新:
Panyushkin, pp. 113 ff ; ▲ 參見 Mirovitskaya 1999 ,pp. 64-66 ; ▲Tikhvinsky 2000 ,p. 628.  
「一封又一封 …… 」: Titov, vol. 3 ,pp. 461-462 ; ▲Dimitrov (季米特洛夫日記), 1941-1-16 ; ▲Panyushkin, pp. 129-130 ; ▲cf. RGASPI, 495 / 74 / 317 ,p. 75 .  
「狼來了」電報: 見 Dimitrov (季米特洛夫日記) , 1941-1-18 ; ▲ 參見 Avreyski, pp. 384-385 .  
斯大林表達不快 : Dimitrov (季米特洛夫日記) , 1941-1-21 .

葉挺 : RGASPI, 495 / 1 / 942 ; ▲ 參見同上, 495 / 154 / 353 ,p. 3 .  
季米特洛夫警告毛: 1941-2-4 ,見 Dallin & Firsov, p. 135.  
季告訴斯大林: 1941-2-6 ,同上; ▲ 參見 Dimitrov (季米特洛夫日記), 1941-2-4 ∼ 6.  
「我們認為破裂 …… 」: Dimitrov (季米特洛夫日記), 1941-2-12 .

P.201 
「從您的 …… 」:
毛致季米特洛夫,見 Dallin & Firsov, pp. 137-141 ; ▲ 比較毛致季米特洛夫, 1941-2-1 ,同上,第 136 頁。  
毛給兒子的信: 《毛澤東書信選集》,第 166-167 頁。毛給兒子的其他信可見 Usov 1997 ,pp. 109 ff ; ▲ 岸英給毛的三封信(電報)為英國情報機構截獲,存於 NA, HW 17 / 55 (ISCOT 297 : 1944-7-29 ), HW 17 / 66 (ISCOT 1359 : 1945-5-2 ), HW 17 / 67 (ISCOT 1475 : 1945-11-28 ) ; ▲ 岸英給其他人的信見 Romanov & Kharitonov, pp. 159 ff.  
項英之死:
殺他的副官劉厚總本人的敘述,見《歷史檔案》, 1981 , 2 ,第 81 , 96 頁; ▲ 徐則浩、唐錫強,〈項英、周子昆烈士被害經過紀實〉,見《黨史研究資料》, 1981 , 2 ,第 613-619 頁。  
「一貫機會主義 …… 」: 「中央關於項袁錯誤的決定」, 1941 年 1 月,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 13 ,第 31-34 頁; ▲ 參見 Panyushkin, pp. 123-124 .

P.201-202 
蘇聯對蔣的壓力:
Chuikov 1981 ,pp. 76 , 78-79 ; ▲Panyushkin, p. 127 ; ▲Titov, vol. 3 ,p. 466 ; ▲ DVP vol. 23 , book 2 , part 1 ( 1940-1941 ), pp. 350 ff. ; ▲ 《總統蔣公大事長編初稿》,第 1667 頁。

P.202 
美國對蔣的壓力:
Currie, 「 Notes . . . 」 , cit . ; ▲ 居里給羅斯福的報告,見 FRUS 1941 , vol. 4 ,pp. 81-5 ; ▲ 參見 Snow 1972 ,pp. 236-237 .  
卡爾遜: Ickes, vol. 2 ,pp. 327-328 ; ▲Wang, A., p. 328 .  
英國大使科爾: Panyushkin, pp. 117 , 129 ; ▲Hayter 1974 ,p. 51 .  
皖南事變傷亡歸隊人數 :毛電報, 1941-2-1 ,見《毛澤東軍事文集》, 2 ,第 622 頁; ▲ 葉挺信,見《皖南事變》編撰委員會編,《皖南事變》(中國共產黨歷史資料叢書),第 211 頁。  
走的是蔣指定的路: 《皖南事變》編撰委員會編,《皖南事變》(中國共產黨歷史資料叢書),第 102 , 388 , 419 頁; ▲ 李良志,《烽火江南話奇冤 ── 新四軍與皖南事變》,第 232-245 頁。

P.203 
蔣和中共都不公佈前內戰消息:
《大公報》社論, 1941-3-10 ,見中華民國開國文獻編撰委員會、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編印,《共匪禍國史料彙編》, 3 ,第 257-260 頁; ▲ 王焰等,《彭德懷傳》,第 205 頁。  
海明威談周: 海明威致 Morgenthau, 1941-7-30 ,見 Morgenthau Diary vol. 1 ,p. 458 .  
斯諾文章: 「 Reds Fought off Chiang ' s Troops 9 Days in China 」 , NY-HT , 1941-1-22 ; ▲ 參見 Thomas, pp. 239 , 373 ,n. 39 ; ▲Farnsworth, pp. 375-378.  
海明威談中共 : 同海明威上注, p. 460.  
海明威沒有公之於世: 同上, p. 461.

P.203-204 
居里:
Sandilands, pp. 107 ff ; ▲ 不是間諜是朋友,見 Persico, p. 378 ; ▲ 秦孝儀主編,《中華民國重要史料初編 ── 對日抗戰時期》, 3 , 1 ,自 533 頁。

P.204 
「在一萬英里外的 …… 」:
Currie, 「 Notes . . . 」 , cit ., p. 2 .  
居里給羅斯福的報告: FRUS 1941 ,vol. 4 ,pp. 81 ff, 83 .  
蔣與羅斯福的聯絡:
居里 - 蔣會談紀錄, 1941-2 - 22 ,見 Currie -Chiang meeting, p. 12 ; ▲ 見秦孝儀主編,《中華民國重要史料初編 ── 對日抗戰時期》, 3 , 1 ,第 579-580 , 586 , 591-595 , 622-623 , 725-737 頁。  
蔣請蘇聯人調停: 邵力子大使致 Lozovsky, 1941-1-29 ,見 Tikhvinsky 2000 ,pp. 629-632.  
「造反」: 1941-2-1 , 《毛澤東軍事文集》, 2 ,第 623 頁。

P.205 
「最黑暗的情況 …… 」:
見中央檔案館編,《皖南事變》,第 34 頁。  
十 一月六日 致周: 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 12 ,第 551 頁。  
「對中國問題 …… 」: 對政治局講話, 1941-4-16 ,見《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中,第 288 頁。

 

23 延安整風:靠恐怖建立權力基礎

P.206 
毛睡不著覺: 尹騏,《潘漢年的情報生涯》,第 136 頁。  
「對國民黨敵後 …… 」: 1941-9-9 , 《毛澤東軍事文集》, 2 ,第 665 頁。  
斯大林要中共牽制日本: Titov, vol. 3 ,pp. 470 ff ; ▲ 毛 - 季米特洛夫來往電報, 1941 年 7 月,見 Dallin & Firsov, pp. 141-6 ; ▲Sidikhmenov 1993 ,p. 30 ; ▲Dimitrov (季米特洛夫日記), 1941-7-9 , ff.  
劉少奇電毛: 1941-7-12 ,見《毛澤東軍事文集》, 2 ,第 655 頁。  
「日蘇戰爭 …… 」: 1941-7-2 ,同上,第 650 頁。  
毛給劉復電: 同上,第 654 頁。  
腳註: Dimitrov (季米特洛夫日記), 1941-6-21 ; ▲Andrew & Mitrokhin, p. 124 ; ▲ OIRVR ﹐ vol. 4 ,p. 214 ; ▲Peshchersky ; ▲ 閻寶航的信,見王連捷,《閻寶航》,第 337 頁; ▲ 尹騏,《潘漢年的情報生涯》,第 134-135 頁。

P.207 
毛對彭德懷說:
《毛澤東軍事文集》, 2 ,第 207 頁。  
對部隊下令: 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 17 ,第 119 頁; ▲ Titov, vol. 3 ,pp. 472-474 .  
「人力物力都缺」: 見 Titov, vol. 3 ,pp. 470 ff ; ▲Dimitrov (季米特洛夫日記) , 1941-7-18 , 20 & 21 ; ▲Dallin & Firsov, p. 142 .  
斯大林親自打電報: Panyushkin, p. 170 ; ▲ Titov, vol. 3 ,p. 472 ; ▲ 師哲回憶,李海文整理,《在歷史巨人身邊》,第 213-217 頁。  
蘇聯人怒不可遏: Panyushkin, pp. 169-170 ; ▲ Titov, vol. 3 ,pp. 470 , 477-478 ; ▲Chuikov 1981 ,pp. 201-202 ; ▲Vereshchagin, p. 42 .  
莫洛托夫: Chuev 1999 ,pp. 141-142 .

P.208 
「我們終于見到 …… 」:
司馬璐,《鬥爭十八年》,第 45 , 80 頁。

P.208-209 
不平等:
延安中央黨校整風運動編寫組編,《延安中央黨校的整風學習》, 2 ,第 26 , 216-218 頁; ▲ 溫濟澤等,《延安中央研究院回憶錄》,第 50 頁; ▲ 《莫文驊回憶錄》,第 404 頁; ▲ 《王恩茂日記》, 3 ,第 373 頁; ▲ 司馬璐,《鬥爭十八年》,第 50-51 , 63-64 頁; ▲ 訪問若干延安時期親歷者。

P.209 
紅十字會醫療隊:
司馬璐,《鬥爭十八年》,第 88-89 頁; ▲ 《中央檔案館叢刊》, 1986, 3 ,第 71 ,79 頁。  
毛的專車: 朱仲麗,《毛澤東王稼祥在我的生活中》,第 125 頁; ▲ 司馬璐,《鬥爭十八年》,第 123 頁; ▲Snow 1941 , p. 281 ; ▲Karmen, p. 114.  
「延安就三樣東西 …… 」: 見延安中央黨校整風運動編寫組編,《延安中央黨校的整風學習》, 1 ,第 67 頁。  
「那我以後 …… 」: 曾志回憶,見「毛澤東與我」徵文活動組委會編,《我與毛澤東的交往》,第 93 頁。  
「同志們,並不是 …… 」: 見司馬璐,《鬥爭十八年》,第 64 頁。

P.210 
「毛澤東希望他 …… 」:
訪問前田光繁, 1998-3 - 8 。  
進了延安就出不去: 作家蕭軍三番五次向毛要一張通行證,最終未得到,見王德芬,〈蕭軍在延安〉,《新文學史料》, 1987 , 4 ,第 105-110 頁。  
醫院一場戲: 司馬璐,《鬥爭十八年》,第 64-66 頁。

P.211-212 
《野百合花》:
《王實味文存》,第 125-132 頁。

P.212 
毛厲聲問道:
《胡喬木回憶毛澤東》,第 449 頁。  
王實味的牆報: 《王實味文存》,第 139-140 頁; ▲ 溫濟澤等,《延安中央研究院回憶錄》,第 17 頁。  
「不少的人 …… 」: 楊國宇日記,見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第一研究部編,《憶七大 ── 七大代表親歷記》,第 202 頁; ▲ 黃昌勇,〈生命的光華與暗影 ── 王實味傳〉,見《新文學史料》, 1994 , 1 ,第 183 頁。

P.213 
王實味關於托洛茨基等:
溫濟澤等,《王實味冤案平反紀實》,第 83-85 , 188 , 191-193 頁。  
國民黨地區記者: Dai Qing, p. 65 ; ▲ 趙超構等,《毛澤東訪問記》,第 49 頁。  
審訊者透露: 淩雲,見溫濟澤等,《王實味冤案平反紀實》,第 78 頁。  
被砍死: 黃昌勇,〈生命的光華與暗影 ── 王實味傳〉,見《新文學史料》, 1994 , 1 ,第 191 頁。

P.213-214 
年輕志願者成了特務嫌疑:
師哲回憶,師秋朗整理,《峰與谷》,第 195-197 頁; ▲ 李逸民,〈參加延安搶救運動的片段回憶〉,見《革命史資料》, 1981 , 3 ,第 29-43 頁; ▲ 淩雲,見溫濟澤等,《王實味冤案平反紀實》,第 74 頁; ▲ 訪問若干延安時期親歷者。  
「社會部」:
高華,《紅太陽是怎樣升起來的》,第 471-479 頁。

P.214 
「實行放哨戒嚴 …… 」:
1943-11 - 15 ,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 17 ,第 385 頁; ▲ 1943-8-15 ,見《文獻和研究》, 1984 , 9 ,第 10-14 頁。  
真正的特務嫌疑者: 訪問師哲, 1994-9- 7 , 1997-9-11 。  
腳註: 師哲回憶,師秋朗整理,《峰與谷》,第 215 頁。

P.215 
「一定會犯逼供信 …… 」:
見《文獻和研究》, 1984 , 9 ,第 12 頁。  
坦白大會: 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 17 ,第 385 , 390 頁; ▲ 李維漢,《回憶與研究》,第 512-513 頁; ▲ 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第一研究部編,《憶七大 ── 七大代表親歷記》,第 262 頁; ▲ 統一出版社編,《中共最近黨的鬥爭內幕》,自 3 頁; ▲ 陳永發,《延安的陰影》,第 112 頁; ▲ 訪問若干延安時期親歷者。  
毛命令寫思想自傳,填「小廣播」表: 1943-6-6 ,見《文獻和研究》, 1984 , 8 ,第 6-7 , 10 頁。

P.216 
八百條:
延安中央黨校整風運動編寫組編,《延安中央黨校的整風學習》, 2 ,第 140 頁。  
行政學院: 統一出版社編,《中共最近黨的鬥爭內幕》,第 66-69 頁; ▲ 陳永發,《延安的陰影》,第 215 , 219 頁。  
「除了一個人以外 …… 」: 見楊奎松,《中共與莫斯科的關係:一九二 ○ ∼一九六 ○ 》,第 510 頁。  
趙超構觀察到: 趙超構等,《毛澤東訪問記》,第 15-19 頁。

P.217 
海倫:
訪問海倫, 1992-10 - 24 。  
特務嫌疑不到百分之一: 康生,〈三十三年反奸整風之後總結成績暨缺點〉, 1944 ; ▲ 參看陳永發,《延安的陰影》,第 130-131 頁; ▲ 李逸民,〈參加延安搶救運動的片段回憶〉,見《革命史資料》, 1981 , 3 ,第 40 頁。  
「清出大批特務」: 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 17 ,第 386-387 頁。  
1945 年春解放受害者: 訪問若干延安整風親歷者; ▲ 師哲回憶,李海文整理,《在歷史巨人身邊》,第 258-259 頁; ▲ 李維漢,《回憶與研究》,第 514 頁; ▲ 王素園,〈陝甘寧邊區搶救運動始末〉,見《中共黨史資料》, 37 ,第 228 頁。  
薄一波回憶: 薄一波,《七十年奮鬥與思考》,第 362 頁。  
「搶救」: 康生,〈搶救失足者〉, 1943-7-15 ,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 17 ,第 380-384 頁。

P.218 
死亡上千:
訪問若干延安整風親歷者; ▲ 參見 Byron & Pack, p. 470.  
自殺者: 程敏編,《黨內大奸》,第 151-199 頁; ▲ 《王恩茂日記》, 3 ,第 386 頁; ▲ 李逸民,〈參加延安搶救運動的片段回憶〉,見《革命史資料》, 1981 , 3 ,第 38 頁。  
蔣南翔的信: 〈關於搶救運動的意見書〉, 1945 年 3 月,見《中共黨史研究》, 1988 , 4 ,第 64-71 頁。

P.218-219 
毛的公開道歉:
師哲回憶,李海文整理,《在歷史巨人身邊》,第 259 頁; ▲ 李維漢,《回憶與研究》,第 514 頁; ▲ 程敏編,《黨內大奸》,第 26 頁; ▲ 《胡喬木回憶毛澤東》,第 281 頁; ▲ 王素園,〈陝甘寧邊區搶救運動始末〉,見《中共黨史資料》, 37 ,第 229 頁; ▲ 延安中央黨校整風運動編寫組編,《延安中央黨校的整風學習》, 1 ,第 65 頁; ▲ 溫濟澤等,《王實味冤案平反紀實》,第 109 頁; ▲ 訪問親歷者李雲, 1994-10-25 ; ▲ 訪問親歷者蘇菲, 1998-3-17 。

P.219 
「其實是 100% 」:
見李銳,《廬山會議實錄》,第 349-350 頁。  
「社會關係表」: 1943-6-6 ,見《文獻和研究》, 1984 , 8 ,第 6-7 頁。  
「覺得國民黨很好 …… 」: 《毛澤東在七大的報告和講話集》,第 115 頁; ▲ 參見《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中,第 462-463 頁。  
「老幹部抗戰後 …… 」: 《王恩茂日記》, 3 ,第 388 頁,參見第 376-377 頁。

P.220 
製造對蔣的仇恨:
康生,〈搶救失足者〉, 1943-7-15 ,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 17 ,第 380-384 頁; ▲ 當年的若干文獻,存於臺北調查局檔案館中。  
毛令澤民等留在新疆,被捕: 朱天紅、逸晚,《毛澤民傳》,第 368-389 頁; ▲ 舒龍主編,《毛澤民》,第 275-277 頁; ▲Whiting & Sheng, pp. 238-239 .  
莫斯科要周恩來向蔣要求釋放: 蘇聯大使潘友新與周的談話, 1943-4-10 ,見 AVPRF, 0100 / 31 / 220 / 13 ,p. 257.  
書記處 二月十日 電報: 黃修榮編著,《抗日戰爭時期國共關係紀實》,第 557 頁。  
毛二月十二日電報,周照辦: 同上,第 557-578 頁; ▲ 《周恩來年譜:一八九八∼一九四九》,第 549-557 頁。  
林彪告訴潘友新: AVPRF, 0100 / 31 / 220 / 13 ,pp. 240 , 257 ; ▲ 參見 Godunov 致季米特洛夫, 1943-8-14 , 見 Ovchinnikov, p. 62.

 

24 給王明下毒

P.222 
1941
年秋政治局會議: 《胡喬木回憶毛澤東》,第 193-199 頁。  
季米特洛夫的 15 個問題: 見 Avreyski, pp. 409-411 ; ▲Wang Ming, p. 38 ; ▲ 楊奎松,《毛澤東與莫斯科的恩恩怨怨》,第 130-131 頁。  
王明要跟毛辯論: 《胡喬木回憶毛澤東》,第 199-200 頁。  
推遲七大: 同上,第 222-232 頁。

P.223 
九篇文章:
同上,第 214 頁; ▲ 楊奎松,《中共與莫斯科的關係:一九二 ○ ∼一九六 ○ 》,第 507-508 頁。  
三十多年後再讀: 《胡喬木回憶毛澤東》,第 214-215 頁。  
王明突然病倒: 同上,第 202 頁; ▲ 王明,《中共五十年》,第 39 頁。  
王明在醫院塈@詩: 《王明詩歌選集》,第 164-165 頁; ▲ 參見周國全、郭德宏、李明三,《王明評傳》,第 404 頁。  
金大夫: 《中央檔案館叢刊》, 1986 , 3 ,第 71 , 79 頁。

P.223-226 
「對於王明同志病過去診斷與治療的總結」:
副標題為:「自一九四一年九月到一九四三年六月」,簽字者為十一名當時延安主要醫生,包括傅連暲、馬海德,日期為一九四三年七月二十日,未刊。

P.224 
孫平來延安:
ORK (孫平日記的俄文原文) , 1942-5-11 .  
王明「瀕於死亡」: Dimitrov (季米特洛夫日記) , 1942-7-16 .  
毛拒絕放王明走: ORK (孫平日記的俄文原文) , 1943-1-8 & 14 ; ▲Dimitrov (季米特洛夫日記) , 1943-1-15 .

P.225 
王明給斯大林的長電:
Dimitrov (季米特洛夫日記) , 1943-2-1 ; ▲ Wang Ming, p. 40 ; ▲ 參見 Avreyski, pp. 430-435 ; ▲Pantsov, p. 5 ,n. 5 ( 「 biggest Trotskyist in China 」 ) ; ▲Waack, p. 360 ,n. 16 . 
毛馬上給季發電: Dimitrov (季米特洛夫日記) , 1943-2-3 ; ▲ 參見 Avreyski, p. 433 .  
季答覆王明: Avreyski, p. 434 ; ▲Wang Ming, pp. 40-41.  
三月二十日政治局決議: 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 17 ,第 344-346 頁; ▲ 參見 Kampen 2000 ,pp. 104-107 ; ▲Saich 1996 ,p. 986 .  
沒有宣佈: 連蕭克將軍也不知道,訪問蕭克, 1 993 -9-30 ; ▲ 當時在延安的溫濟澤等人也不知道。  
王明把金的處方交給蘇聯人: ORK (孫平日記的俄文原文) , 1943-3-23 & 25.  
江青拜訪: ORK (孫平日記的俄文原文) , 1943-3-28 .

P.226 
Y 大夫:
中國醫科大學副校長陳應謙先生。  
金被保護在棗園:
訪問師哲, 1998-3 - 11 ,以及其他棗園居住者。

P.227 
「王明被下了毒 …… 」:
ORK (孫平日記的俄文原文) , 1943-7-24 .  
周恩來幫毛阻止王明去蘇聯: 潘友新大使與周的談話記錄, 1943-4-10 ,見 AVPRF, 0100 / 31 / 220 / 13 ,pp. 173-174 ; ▲ 潘友新大使與林彪的談話記錄, 1943-6-9 ,見同上 , p. 240 。  
蔣介石答應飛機送岸英回延安: 蔣對周、林, 1943-6-7 ,見潘友新大使與林彪的談話記錄, 1943-6-9 , AVPRF , 0100 / 31 / 220 / 13 ,p. 240.  
岸英在蘇聯,未能成行: Usov 1997 ,pp. 111-112 ; ▲Dimitrov (季米特洛夫日記) , 1943-8-19 .  
毛不放王明: ORK (孫平日記的俄文原文) , 1943-8-30 .  
又一架蘇聯飛機: ORK (孫平日記的俄文原文) , 1943-10-19 & 24 ; ▲Siao, Eva, p. 131 .  
王明哭了起來: ORK (孫平日記的俄文原文) , 1943-10- 28 .  
王明兒子: 訪問王丹之, 1995 年 6 月, 1999 年 6 月。

P.228 
聽說王明中毒:
訪問陳應謙大夫, 1999-4-18 ; ▲ 訪問溫濟澤, 1998-3-11 。  
毛「辟謠」: 王明夫人孟慶樹給毛的信, 1943-11-15 ,見《中央檔案館叢刊》, 1986 , 3 ,第 78-80 頁; ▲ 王明給毛的信, 1943-12-1 ,見周國全、郭德宏、李明三,《王明評傳》,第 413-414 頁; ▲ 參見《胡喬木回憶毛澤東》,第 298 頁。  
蘇聯人受到粗暴對待: ORK (孫平日記的俄文原文) , 1943-9-29 , 1943-10-3 .  
蘇聯給毛武器增加: 潘友新致莫洛托夫, 1944-2-11 ,見 Tikhvinsky 2000 ,p. 802.  
季米特洛夫 11 月 17 日 電: 見 NA, HW 17 / 54 (ISCOT 168 ).  
季米特洛夫 12 月 13 日 電: 見 TsDA, 146 / 6 / 1206 ; ▲ 參見 Dimitrov (季米特洛夫日記) , 1943-11-23 , 1943-12-13 .  
季米特洛夫九天後電: Dimitrov (季米特洛夫日記) , 1943-12-22 .

P.229 
毛回電:
孫平致季米特洛夫,見 Ovchinnikov,pp. 84-85 ; ▲Dimitrov (季米特洛夫日記) , 1944-1-10 .  
師哲 - 毛: 師哲回憶,李海文整理,《在歷史巨人身邊》,第 238-239 頁。

P.230 
「反復考慮了 …… 」:
見 Ovchinnikov, p. 82 .  
此後幾天: ORK (孫平日記的俄文原文) , 1944-1-8 .  
「我真誠地感謝您 …… 」: 見 Dimitrov (季米特洛夫日記) , 1944-1-10 ; ▲Ovchinnikov, p. 83 ; ▲ 參見 ORK (孫平日記的俄文原文) , 1944-1-6 & 8 .  
毛拜訪王明: ORK (孫平日記的俄文原文) , 1944-1-23 & 25.  
季米特洛夫 2 月 25 日 電: Dimitrov (季米特洛夫日記) , 1944-2-25 .  
毛給岸英電: ORK (孫平日記的俄文原文) , 1944-3-28 ; ▲ 參見岸英給毛的電報, 1944-7-29 ,見 NA, HW 17 / 55.

P.231 
季米特洛夫 - 王明
: Dimitrov (季米特洛夫日記) , 1944-1-19 & 23, 1944-3-7 ; ▲ ORK (孫平日記的俄文原文) , 1944-1-23 .  
聲討王明的大會: 劉英回憶,見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第一研究部編,《憶七大 ── 七大代表親歷記》,第 21 頁; ▲ 延安中央黨校整風運動編寫組編,《延安中央黨校的整風學習》, 1 , 第 68 頁。  
1948 年對王明下手: 「關於一九四八年六月王明同志中毒的證件」,含中央衛生處(當時化名為工校第五科)的通知, 1948-7-7 ; ▲ 參見 Wang Ming, pp. 46-47.  
整治周恩來: 季米特洛夫致毛,見 Dimitrov (季米特洛夫日記) , 1943-12-22 ; ▲ 楊尚昆回憶,見程敏編,《黨內大奸》,第 25 頁; ▲ 楊奎松,《毛澤東與莫斯科的恩恩怨怨》,第 153 頁; ▲ 李維漢,《回憶與研究》,第 513 頁。參見周 - 潘友新, 1942-9-21 , AVPRF, 0100 / 29 / 205 / 11 ,pp. 276-278 ; ▲ 以及 Kogan 與 Shibanov 向季米特洛夫的報告, 1943-3-12 , RGASPI, 514 / 1 / 957 ,pp. 16-26 :這兩份材料都說明周恩來在設法請求蘇聯人保護他。  
「成都、西安兩地 …… 」: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中,第 446 頁。  
「不要身在曹營 …… 」: 見高文謙,《晚年周恩來》,第 76 頁。  
周在「歡迎」大會上: 周的講話, 1943-8-2 , 見《周恩來選集》, 1 ,第 138 頁。

P.232 
罵了自己五天:
高文謙,《晚年周恩來》,第 78-79 頁; ▲ 參見李銳,《廬山會議實錄》,第 287 頁。  
彭德懷「自由民主」: 見《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中, 444-445 頁。  
「己所不慾 …… 」: 見李銳,《廬山會議實錄》,第 253 , 287 頁。  
「一盤海參 …… 」: 見何定,《與華北共存亡》,第 204 頁。  
「偶像崇拜不對」: 見李銳,《廬山會議實錄》,第 287 頁。  
「光榮的孤立 …… 」: 同上,第 304 頁。  
操」了他 40 天「娘」: 同上,第 248 , 279-280 , 287 頁; ▲ 參見薄一波,《七十年奮鬥與思考》,第 367-373 頁; ▲ 《彭德懷年譜》,第 294-299 頁; ▲Schram 1974 ,p. 194 : Mao, 24 Sept. 196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