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西安事變之始:張學良欲取蔣而代之

P.148
「我第一眼的印象 …… 」:
Leonard 1942 , p. 21 .
把蔣當作父親: 《總統蔣公大事長編初稿》,第 1020 頁。
竭力要去蘇聯: 《張學良年譜》,第 651-652 頁; ▲Bertram, p.98 .
腳註: Kolpakidi & Prokhorov 2000 ,vol. 1 , pp. 182-183 ( 來源:蘇軍情報局 ) 。蘇軍情報局中國站據稱在這一行動中也扮演了重要角色,副站長 Vinarov 著作中有一幅張作霖火車剛被炸的照片(第 337 頁對面),圖說為:「作者攝。」

P.149
《八一宣言》:見
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 10 ,第 519 頁。
蘇聯大使報告: 見 Mirovitskaya 1975 , pp. 170-172 ; ▲Titov, vol. 3 , p. 81 ; ▲ 參看鮑大使 1935-11-28 報告, AVPRF, 0100 / 20 / 184 / 11 ; ▲ 參看蘇軍情報局 Uritsky 的報告, AVPRF, 09 / 25 / 98 / 22 , pp. 60-59 [ 原文如此 ] ; ▲ 《張學良年譜》,第 924 , 938 頁。
「把飛機豎著飛 …… 」: Leonard 1942 , p. 21 .
「我這個人 …… 」: 訪問張學良, 1993-2-17 。
張學良向蘇聯人表示:
見 Titov, vol. 3 , p. 81 ; ▲ 參見鮑大使關於他與 張學良 會面向莫斯科的報告, 1936-7-24 & 25 , AVPRF, 0100 / 20 / 184 / 11 , p. 109 .

P.150
蘇聯人給張學良假象
AVPRF, 0100 / 20 / 184 / 11, p. 109 .
毛指示李克農: 毛 1936-1-20 電報,見楊奎松,《西安事變新探》,第 38 頁。

P.150-151
毛的兒子:
任武雄、俞衛平,〈毛岸英、毛岸青同志幼年在上海的一些情況〉,見《上海文史資料》, 1980 , 2 ,第 4-8 頁; ▲ 劉益濤,〈毛岸英、毛岸青、毛岸龍的辛酸童年〉,見《炎黃春秋》, 1994 , 6 ,第 52-55 頁; ▲ 訪問知情人, 1995-10-23 。

P.151
斯大林親自過問:
訪問蘇聯駐中國官員、負責毛的兒子的 Boris Ponomaryov,1995 年 6 月; ▲ 莫斯柯文(「 Moskvin 」,即 Trilisser )致斯大林, 1936-5-29 ,見楊奎松,《西安事變新探》,第 162 頁。
毛對政治局說: 見楊奎松,《西安事變新探》,第 89 頁。
第一封電報: 見 Dallin & Firsov, p. 99 ; ▲ 楊奎松,《西安事變新探》,第 101-103 頁。▲重建電臺聯係的時間:史紀辛,〈紅軍長征後中共中央同共產國際恢復電訊聯係問題的考證〉,見《中央檔案館叢刊》, 1987 , 1 ,第 48-49 頁; ▲Mirovitskaya 1975 , p. 104.
遞到斯大林手堙G 季米特洛夫致斯大林, 1936 年 7 月初,見 Dallin & Firsov, p. 96.
8 月15 日 電報 : 見 Dallin & Firsov, pp. 102, 104-105 ; ▲ 《中共黨史研究》, 1988 , 2 ,第 86-87 頁。

P.152
中共與蔣開始談判:
黃修榮編著,《抗日戰爭時期國共關係紀實》,第 130 頁。
蔣在長征一結束就提談判: DVP vol. 18 (1935 ), pp. 599 , 602 .
助長張學良幻覺: 鮑格莫洛夫大使的報告,見 AVPRF, 0100 / 20 / 184 / 11 , pp. 108-109 ; ▲ 《葉劍英傳》編寫組,《葉劍英傳》,第 220-225 頁。
斯大林開始運軍火: Davies et al., pp. 351-352 .
毛的貨單、共產國際答覆: 見楊奎松,《西安事變新探》,第 102 , 208 , 218-219 頁; ▲ 楊奎松,《中共與莫斯科的關係:一九二 ○ ∼一九六 ○ 》,第 360 頁; ▲ Sheng, pp. 28-29 ; ▲Dimitrov (季米特洛夫日記), 1936-9-11 & 20 , 1936-11-26 , 1936-12-2 ; ▲Mirovitskaya 1975 , p. 104 ; ▲ 毛電報, 1936-9-19 ,見 MRTP vol. 5 , pp. 360-361 ; ▲Cherepanov 1982 , p. 307 .
「情緒很激動 …… 」: 徐向前,《歷史的回顧》,第 334 頁。
腳註: 會談紀錄見 Tikhvinsky, S. L., et al., eds., Russko-kitayskiye otnosheniya v XX veke: sovietsko-kitayskiye otnosheniya: Materialyi i dokumentyi, Tom [vol.]  V (1946-fevral [February] 1950),Kniga [Book]  2: 1949-fevral 1950   (Russo-Chinese Relations in the 20th Century: Soviet-Chinese Relations: Materials and Documents), Moscow , Pamyatnik Istoricheskoy Myisli, 2005, p. 65.

P.153
賀龍後來說:
1961-2- 2 ,中國工農紅軍第二方面軍戰史編輯委員會編,《中國工農紅軍第二方面軍戰史資料選編》,第 657-658 頁; ▲ 文聿,《中國左禍》,第 102 頁。
張學良兩難地位: 楊奎松,《西安事變新探》,第 220 , 229 , 235-236 , 242-243 , 259 頁; ▲ 《張學良年譜》,第 1046 頁; ▲ 《彭德懷自述》,第 218 頁
共產國際寄錢: 楊奎松,《西安事變新探》,第 236 頁; ▲ 楊奎松,《中共與莫斯科的關係:一九二 ○ ∼一九六 ○ 》,第 386 頁; ▲ Dimitrov (季米特洛夫日記) , 1936-12-2 ; ▲ 當時莫斯科給中共寄錢標準定在每月 $300,000 美金,見 Mirovitskaya , 1975 , p. 104.
毛和紅軍生活: 《葉子龍回憶錄》,第 34 頁 ; ▲ 《彭德懷自述》 , 第 218 頁 ▲ 王行娟,《賀子珍的路》,第 222 頁。

P.154
「誰都有哲學 …… 」:
對衛隊營營長孫銘九等說,見吳福章編,《西安事變親歷記》,第 216 頁。
告訴葉劍英捉蔣打算: Titov 1981 , p. 143 ; ▲ 張魁堂,《張學良傳》,第 191-192 頁; ▲ 楊奎松,《西安事變新探》,第 264-265 頁; ▲ 參見栗又文信,楊奎松,《西安事變新探》,第 336-337 頁。
「我們需要 …… 」: 見 Dimitrov (季米特洛夫日記), 1936-11-26 .
「有要事待商 …… 」: 見楊奎松,《西安事變新探》,第 283 頁。
「已動身」: 毛致張學良, 1936-12-10 ,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國共產黨關於西安事變檔案史料選編》,第 174 頁。
「我們決心 …… 」: 同上。
查看蔣介石住地: 參與捉蔣的孫銘九、楊虎城的秘書王菊人等,見吳福章編,《西安事變親歷記》,第 150-216 頁; ▲ 參觀華清池。
「蔣之反革命面目 …… 」: 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國共產黨關於西安事變檔案史料選編》,第 400 頁。
胡適當時指出: 1936-12-20 ,見王禹廷,《細說西安事變》,第 247-249 頁。
毛對秘書說:
《葉子龍回憶錄》,第 39 頁。

17 西安事變之末:毛澤東殺蔣不成

P.156
大聲狂笑:
張國燾,《我的回憶》, 3 ,第 330 頁。
給共產國際的首批電報: 見 《張學良年譜》,第 1124-1125 , 1133 , 1149 頁。
「緊急時誅之 …… 」:
見 《張學良年譜》,第 1124 頁。
「行最後手段」: 周致毛, 1936-12-17 ,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國共產黨關於西安事變檔案史料選編》,第 213 頁。
請張學良派飛機接周: 1936-12-13 毛的兩封電報,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國共產黨關於西安事變檔案史料選編》,第 181 , 182 頁; ▲ MRTP vol. 5, p. 540.
蘇聯報紙譴責張: 《張學良年譜》,第 1138-1139 頁。

P.157
「恩來本晨 …… 」:
1936-12-15 ,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國共產黨關於西安事變檔案史料選編》,第 204 頁。
17 日兩次電報: 同上,第 211 , 212 頁。
「我有意專挑 …… 」 Leonard 1942 , p. 99 .
「張同意 …… 」: 周致毛, 1936-12-17 ,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國共產黨關於西安事變檔案史料選編》,第 213 頁。
「迂回並擊破 …… 」: 同上,第 202 頁。

P.158
「敵之要害 …… 」:
同上,第 212 頁。
孔祥熙對蘇聯代辦說: 孔祥熙,〈西安事變回憶錄〉,見李金洲編,《西安事變親歷記》,第 83 頁。
斯大林 - 季米特洛夫: Dimitrov (季米特洛夫日記), 1936-12-14 ; ▲ 參見 Avreyski, p. 244.
「我們的親愛的 …… 」: Krymov, p. 289.
阿圖佐夫: Damaskin, pp. 153-154 (photo of letter) ; ▲Piatnitsky, p. 422 ; ▲ 訪問王明的兒子王丹之, 1999-6-21 。
季米特洛夫給斯大林的信: 1936-12-14 ,見 VKP vol. 4, pp. 1084-1085 ; ▲ 參見 Dimitrov (季米特洛夫日記) , 1936-12-14 ; ▲Dallin & Firsov, p. 106 .
斯大林懷疑毛: Vaksberg, pp. 220 ff ; ▲Piatnitsky, p. 134.

P.159
季米特洛夫 16 日電報:
見《中共黨史研究》, 1988 , 3 ,第 78 頁; ▲ VKP vol. 4, pp. 1085-1086 ; ▲Dimitrov (季米特洛夫日記), 1936-12-16 ; ▲Dallin & Firsov, pp. 107-108.
「大發雷霆 …… 」: Snow 1968 , p. 2.
不告訴張、周、政治局: 毛的電報、講話,見楊奎松,《西安事變新探》,第 326 , 328-329 頁。
腳註: 毛的說法,見楊奎松,《西安事變新探》,第 327 , 329 頁; ▲ 中共核心的收發報員說:訪問康一民, 1997-9-9 ; ▲ 共產國際檔案中未發現中共中央要求重發的電報,見 VKP vol. 4, p. 886 ; ▲ 毛 19 日對政治局講,見楊奎松,《西安事變新探》,第 329 頁。

P.159-160
「若甚愧悔」等:
《總統蔣公大事長編初稿》,第 1022-1023 頁; ▲Chiang 1985, p. 17 .
「萬不可衝突」: 見 《張學良年譜》,第 1166 頁。
20 日莫斯科重發的電報:見
中央檔案館編,《中國共產黨關於西安事變檔案史料選編》,第 240 頁; ▲ 參見《中共黨史研究》, 1988 , 3 ,第 78 頁。
「恢復蔣之自由」: 見 中央檔案館編,《中國共產黨關於西安事變檔案史料選編》,第 244-245 頁。
毛的目標: 毛致周, 1936-12-21 ,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國共產黨關於西安事變檔案史料選編》,第 244-245 頁。
宋子文說: 周致毛, 1936-12-23 ,同上,第 262-263 頁。
蔣拒絕見周: 據博古告訴斯諾, Snow 1968 , p. 12.
博古帶來莫斯科的話: 同上。
承諾放蔣經國: 當時王炳南在門外,聽到了周 - 蔣談話,見 韓素音,《周恩來與他的世紀》,第 194-195 頁。
蔣 - 周會晤: 周恩來、博古致中央書記處, 1936-12-25 ,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國共產黨關於西安事變檔案史料選編》,第 272-273 頁。

18 陝北的新生活

P.162
下一步藍圖: 共產國際致中共中央, 1937-1-20 , 1937-2-5 見《中共黨史研究》, 1988 , 3 ,第 79-80 頁; ▲ VKP vol. 4, pp. 1091-1092, 1097.
中共公開保證: 1937-2-10 ,見黃修榮編著,《抗日戰爭時期國共關係紀實》,第 201 頁; ▲ MRTP vol. 5, pp. 606-607 .
中共最後得到: 王自成,〈陝甘寧邊區的形成及演變〉,見《中央檔案館叢刊》, 1987 , 5 ,第 27 頁; ▲ 談判過程參見黃修榮編著,《抗日戰爭時期國共關係紀實》。
釋放蔣經國: 蘇共政治局會議記錄,見 Tikhvinsky 2000, p. 40 ; ▲Mirovitskaya 1999, pp. 43, 245 ; ▲ 鮑格莫洛夫大使致斯大林的秘書 處 主任 Poskryobyshev, 見 Tikhvinsky 2000, p. 44 ; ▲Larin, pp. 35-38 ; ▲Chiang Ching-kuo, pp. 182 ff ; ▲Dimitrov (季米特洛夫日記) , 1937-3-28 ; ▲Taylor 2000, p. 77 ; ▲ 《總統蔣公大事長編初稿》,第 1079 頁。
康生的角色: Taylor 2000, p. 76 ; ▲ 王光遠,《紅色牧師董健吾》,第 202-203 頁。

P.163
任命邵力子: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編, 《和平老人邵力子》, 第 242 頁。
《毛澤東自傳》: 新版由解放軍文藝社出版,北京, 2002 ; ▲ 荀元虎等,〈西安發現六十四年前「毛澤東自傳」〉,見《作家文摘》, 2001-6-29 。
斯諾訪毛: 方可 、 單木,《中國情報首腦李克農》,第 138-149 頁。
馬海德 :訪問馬海德夫人蘇菲, 1998-3-17 ; ▲ 袁武振 、 梁月蘭,〈國際友人在延安〉,見《中共黨史資料》, 46 ,第 210-215 頁; ▲ 參見司馬璐,《鬥爭十八年》。
斯諾稱毛: Snow 1973, p. 355 ;參見 p. 95 ; ▲ 《毛澤東自述》,第 67-68 頁; ▲ 《毛澤東自傳》,第 91 頁。

P.164
毛細細過目:
Snow 1968, p.viii ; ▲id., 1973, p. 106.
給海倫信: Snow, H. 1961 ,p. 166 .
相反說毛: Snow 1973 ,p.96 .
「真誠 、 老實」: 《毛澤東自傳》,第 91 頁。
《西行漫記》: 胡愈之,《我的回憶》,第 184-185 頁。
毛讚美斯諾: 接待斯諾的吳亮平回憶,見張素華等,《說不盡的毛澤東 ── 百位名人學者訪談錄》,第 129 頁。
延安: 參觀延安,訪問當地黨史學者以及居民, 1994 年 10 月; ▲Braun 1982 ,p. 190.
天主教教堂 、 房產: Aguado, p. 258 ; ▲Gaubeca, Fr. Esteban ( written in Latin as 「 Stephanus 」) , 「 Annua relatio 」 (年度報告) of the Apostolic Vicariate of Yenan, 1937-9-28 ,見同上, 1938, p. 41 ; ▲Gaubeca, Fr. Esteban ( written in Latin as 「 Stephanus 」) , 「 Annua relatio 」 (年度報告) of the Apostolic Vicariate of Yenan, 1939-7-30 , in Acta… [as for Aguado ref] 1939, p. 300.

P.165
毛住宅:
參觀毛在延安的各處住宅,訪問當地黨史學者以及居民, 1994 年 10 月; ▲ 訪問師哲, 1995-10-10 , 1998-3-11 ; ▲ 訪問當年在延安的李效黎, 1995-10-22 ; ▲ ORK (孫平日記的俄文原文) , 1942-7-14 ; ▲ 程中原,《張聞天傳》,第 480 頁; ▲ 師哲回憶,師秋朗整理,《峰與谷》,第 206 , 220 頁。
中央警衛團: 1942 年秋成立,戰士狄福才回憶,見《中華兒女》, 1994 , 6 ,第 26 頁。
「最多四十天」:
訪問李銳(曾為高崗秘書), 1994-10-3 。

P.166
吳莉莉:
Snow, H. 1972 ,pp. 250-40 .
史沫特 萊 : Smedley 1944 ,pp. 23 , 121 , 122 ; ▲Marcuse, p. 286 ; ▲ 毛訪問記, 1937-3-1 ,見 MRTP vol. 5 ,pp. 611-623 ; ▲ 毛給斯諾的信, 1937-3-10 ,同上, p. 629.
「走圈子」: 訪問數位毛的舞伴; ▲ 權延赤,《紅牆內外》,第 217 頁。
「身體這樣貼著 …… 」: Snow 1956 ,p. 6 .
「龜兒子 …… 」: Snow 1956 ,pp. 10 ff.

P.167
丁玲: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 660 頁; ▲ 楊桂欣,〈「我丁玲就是丁玲!」〉,見《炎黃春秋》, 1993 , 7 ,第 43 頁。

P.167-168
賀子珍在蘇聯:
王行娟,《李敏 、 賀子珍與毛澤東》,特別見第 2-13 , 27-59 頁; ▲ 劉英,《在歷史的激流中 ── 劉英回憶錄》, 113-115 頁; ▲ 王桂苡,〈偉人之女李敏的近情往事〉,見《炎黃春秋》, 1993 , 7 ,第 54 頁; ▲ 訪問當時同在蘇聯的人士, 1993-10-6 , 1998-9-7 ; ▲Lee & Wiles, pp. 111 ff.

P.168
卡門文章:
「 U Mao Tsze-duna 」 ( 「在毛澤東家中做客」 ), 《消息報》, 1939-7-8 ; ▲Karmen 1941 ,p. 108 .
延安特別發電報: 劉英,《在歷史的激流中 ── 劉英回憶錄》,第 113 頁。

P.169
江青:
Witke 1977 ,pp. 143 ff ; ▲ 《葉子龍回憶錄》,第 64-65 頁; ▲ 王素萍,《她還沒叫江青的時候》; ▲ 葉永烈,《江青傳》; ▲ 朱仲麗,《艷陽照我》,第 72-73 , 176-177 頁。
「 …… 罵她是妖精」: 訪問謝飛, 1994-9-14 。揚帆夫人李瓊描述她的丈夫當時寫的反對毛 - 江婚姻的信, 1996-4-17 ; ▲ Kuo, W., vol. 3 ,pp. 520-521 .

P.170
江青在國民黨監獄:
師哲回憶,師秋朗整理,《峰與谷》,第 219 頁; ▲ 仲侃,《康生評傳》,第 76 頁。
張聞天 - 毛: 劉英,《在歷史的激流中 ── 劉英回憶錄》,第 117-118 頁。
康生形象: 司馬璐,《中共歷史的見證 ── 司馬璐回憶錄》,第 83 頁; ▲ 訪問謝飛, 1993-10-15 ; ▲ 訪問延安時期親歷者秦川, 1993-10-17 。
康生清楚江青行為,但為她證明: 師哲回憶,師秋朗整理,《峰與谷》,第 218-222 頁; ▲ 朱仲麗,《艷陽照我》,第 174 頁。
毛早知江青問題: 毛毛,《父親鄧小平「文革」十年記》,第 384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