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楊開慧之死

P.61 
周恩來去蘇聯: 《周恩來年譜:一八九八∼一九四九》,第 180 頁; ▲ 中共給斯大林等蘇聯領導人的信,周、斯大林 1930-7-21 會見,以及蘇聯提供資金的情況,見 VKP vol. 3 , pp. 1047-1051 ; ▲ 周對共產國際的報告, 1930-4-30 , 1930-5-4 ,見 RGASPI, 495 / 154 / 416 .  
李立三的計劃: 1930 年 5 月 - 6 月,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 14 ,第 452-459 頁。  
開始毛躊躇: 李立三講話, 1930-6-9 ,見《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 308-309 頁; ▲ 「中央致四軍前委信」, 1930-6-15 ,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 14 ,第 451 頁。  
一百八十度大轉彎: 毛的命令, 1930-6-22 ,見《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 311 頁; ▲ 毛給上海的信, 1930-8-19 & 24 ,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 , 14 ,第 496-497 頁; ▲Titov, vol. 1 , pp. 233-261 .

 
P.61-62 
早年彭德懷:
《彭德懷自述》,第 1-5 , 15 頁; ▲ 王焰等,《彭德懷傳》,第 8-16 頁。

P.62 
會見毛,守井岡山:
彭給中央的報告, 1929 年 10 月,見井岡山革命根據地黨史資料徵集編研協作小組、井岡山革命博物館編,《井岡山革命根據地》,上,第 401-418 頁。  
毛把彭當作下屬: 毛給中央的報告, 1929-3-20 ,同上,第 289 頁; ▲ 彭給中央的報告, 1929-4-4 ,同上,第 295 頁。

P.63 
彭軍與毛平行:
同上,第 455 頁; ▲ 《彭德懷自述》, 第 149-151 頁。  
「聽從命令 …… 」: 1930-7-22 ,見江西省檔案館、中共江西省委黨校黨史教研室編,《中央革命根據地史料選編》,上,第 239 頁。  
中央令毛打南昌: 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 , 14 ,第 455 頁; ▲ 《彭德懷自述》,第 149 頁。  
彭佔領長沙,震驚西方: Hoyt, pp. 240 ff. Elkin, Palos : NARA, RG 80 ( 1926-1940 ), Box 200 , File EF 16 /P 9-2 ( 300101-301030 ) ; ▲ FRUS 1930 , vol. 2 , p. 142 ; ▲NARA, RG 84 , Records of the Bureau of Naval Personnel, Log Book of the USS Palos , Jan. 1-Dec. 31 , 1930 , LL. Log no. 15 ; ▲ 《彭德懷自述》, 第 153-156 頁。  
毛 8 月 19 日 信: 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 , 14 ,第 496 頁。  
毛在永和與彭合併: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 311-314 頁; ▲ 《何長工回憶錄》,第 283 頁; ▲ 《彭德懷自述》,第 157 頁; ▲ 朱德講話,見《江西黨史資料》, 7 ,第 225 頁。  
「佔領長沙岳州 …… 」: 毛的兩封信, 1930-8-19 & 24 ,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 , 14 ,第 496-497 頁。

P.64 
朱、彭反對二打長沙:
《彭德懷自述》,第 157-158 頁; ▲ 金沖及主編,《朱德傳》,第 212 頁。  
毛堅持要打: 毛對蘇聯大使尤金的談話, 1958-7-22 , 見 CWB , nos 6-7 ( 1995-1996 ), p. 159 .  
格理斯報告莫斯科: 1931-5-7 , VKP vol. 3 , pp. 1431-1432 .  
彭部下不願跟毛走: 《彭德懷自述》,第 160-161 頁; ▲ 戴向青、羅惠蘭,《 AB 團與富田事變始末》,第 91 頁。  
通電宣佈: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 314 頁。  
恢復政治局候補委員: 金沖及主編,《周恩來傳:一八九八∼一九四九》,第 221 頁。  
莫斯科內定毛為首腦: 共產國際遠東局給中共的信, 1930-11-10 , 見 VKP vol. 3 , p. 1109.  
李立三的遭遇: 蘇共政治局會議記錄, 1930-8-25 ,見 VKP vol. 3 , pp. 1018-1019 ; ▲ 共產國際給周恩來、瞿秋白的信, 1930-9-16 ,同上, pp. 1031-1032 ; ▲Titov, vol. 1 ,pp. 249-261 , 371 ; ▲ 莫斯科「關於李﹝立三﹞活動的報告」, 1945-4-30 ,見 NA, HW 17 / 66 (ISCOT 1358 ) ; ▲ 若干文獻,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 , 14 ,第 581-585 頁; ▲ 唐純良,《李立三全傳》,自 175 頁; ▲ 訪問李立三家屬, 1995-8-1 & 2 。  
腳註: 劉敵給中央的信, 1931-1-11 ,見 RGASPI, 514 / 1 / 1008 ; ▲ 方曉主編,《中共黨史辨疑錄》,第 351 頁。

P.65 
楊開慧沒有進行共產黨活動:
這從她的遺稿中可以清楚地看出; ▲ 訪問易禮容, 1993-9-30 ; ▲ 參觀板倉,訪問當地黨史學者, 1996-4-1 。  
被捕 被槍殺: 當時報紙報道; ▲1960s 年代對獄卒和行刑人的審訊記錄; ▲ 訪問當地黨史學者。

P.66 
毛談開慧:
李湘文編,《毛澤東家世》,第 86-88 頁; ▲ 訪問毛的親屬和身邊工作人員。  
發現遺稿過程: 參觀板倉,訪問當地黨史學者。

P.66-70 
開慧遺稿:
手稿,未刊。

P.68 
楊開明:
參觀板倉,訪問當地黨史學者; ▲ 參看楊給上海的報告, 1929-2-25 , 見井岡山革命根據地黨史資料徵集編研協作小組、井岡山革命博物館編,《井岡山革命根據地》,上,第 269 頁。

P.69 
報上毛的消息:
見井岡山革命根據地黨史資料徵集編研協作小組、井岡山革命博物館編,《井岡山革命根據地》,上,第 446-467 頁。  
中央令毛去上海: 同上,第 241 頁。

8 「毛主席」:血染的頂子

P.72 
李文林: 江西省《吉水縣志》編撰委員會編,《吉水縣志》,第 576 頁; ▲ 蕭克,《朱毛紅軍側記》,第 133 頁。  
毛宣佈自己是上級: 毛的信, 1929-3-20 ,見井岡山革命根據地黨史資料徵集編研協作小組、井岡山革命博物館編,《井岡山革命根據地》,上,第 289 頁; ▲ 1929-6-1 ,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 , 14 ,第 222 頁。  
澤覃: 中共黨史人物研究會編,《中共黨史人物傳》, 3 ,第 307 頁; ▲ 巡視員報告, 1930-7-22 ,見江西省檔案館、中共江西省委黨校黨史教研室編,《中央革命根據地史料選編》,上,第 254 頁。《江西黨史資料》, 7 ,第 105 頁。  
劉士奇: 江西省《永新縣志》編撰委員會編,《永新縣志》,第 804 頁; ▲ 劉的報告, 1930-2-28 & 10-7 ,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 14 ,第 271-273 , 280-283 頁; ▲Titov, vol. 1 , pp. 232 , 269 ; ▲ 訪問江西黨史學者, 1996-4-5 。

P.73 
陂頭會議:
劉士奇本人給中央的報告, 1930-10-7 ,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 14 ,第 280-286 頁; ▲ 其他文獻,同上,第 244-245 , 350 頁; ▲ 亦見江西省檔案館、中共江西省委黨校黨史教研室編,《中央革命根據地史料選編》,上,第 197-201 頁; ▲ 同上,中,第 172-174 頁; ▲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 297-298 頁; ▲ 參見 Titov, vol. 1 , pp. 231-232 , 267-278.  
槍斃「四大叛徒」: 劉士奇本人給中央的報告,同上; ▲ 其他報告, 1930-4-5 & 7-22 ,見江西省檔案館、中共江西省委黨校黨史教研室編,《中央革命根據地史料選編》,上,第 192 , 200 , 256 頁。  
劉「時常有 …… 」: 1930-7-22 報告,同上,第 256 頁。  
罪名: 「前委通告」, 1930-2-16 ,同上,中,第 173 頁。  
蔡申熙: 「中央給三軍前委信」, 1930-3-10 ,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 14 ,第 409 頁; ▲ 江西省行動委員會,〈省行委緊急通告第九號〉, 1930-12-15 ,見 RGASPI , 514/1/1008.  
江漢波: 江漢波是江西主要反對毛和劉士奇抓權的人,毛和劉士奇仇視他,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 , 14 ,第 272-274 頁。可是檔案中卻有一份以他的別名張懷萬給上海寫的報告,報告口氣說法完全是毛的,特別是在毛、劉、江有爭議的地方,見江西省檔案館、中共江西省委黨校黨史教研室編,《中央革命根據地史料選編》,上,第 180-212 頁。這份報告顯然不是出自江漢波的筆。而且,報告簽署日期( 1930-4-5 )的前一天,毛和劉士奇剛發佈通告,列舉江的種種「政治罪惡」,宣佈開除江的黨籍 ── 開除黨籍通常是槍斃的前奏;通告並且無緣無故地專門提了一句,江漢波人不在江西,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 , 14 ,第 273-274 頁。這些材料指向一種可能性,即毛和劉士奇秘密幹掉了江,發佈通告為江的失蹤打掩護,接著用江的名字給上海寫了份為自己說話的報告。

P.73 
腳註:
井岡山革命根據地黨史資料徵集編研協作小組、井岡山革命博物館編,《井岡山革命根據地》,上,第 496 頁。

P.74 
毛訃告:
International Press Correspondence (English edition) 20 Mar. 1930.  
上海發現毛還活著: 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 , 14 ,第 424-425 頁。  
四月三日 通知: 見同上,第 426 頁。  
江西人反抗毛和劉士奇: 劉給毛的信, 1930-5-22 ,見《江西黨史資料》, 7 ,第 103-104 頁; ▲ 劉士奇本人給中央的報告, 1930-10-7 ,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 , 14 ,第 281-288 頁; ▲ 《江西黨史資料》, 10 ,第 12-15 頁; ▲ 《毛澤東農村調查文集》,第 266 頁; ▲CCP Agitprop Department, 「 Material for Agitprop work ... 」, 25 Mar. 1930 , RGASPI, 495 / 154 / 430 , p. 155.  
「不要顧至 …… 」: 1930-6-25 ,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 , 14 ,第 624-626 頁。  
借用 AB : 1930-5-18 ,見江西省檔案館、中共江西省委黨校黨史教研室編,《中央革命根據地史料選編》,上,第 599-600 頁。  
AB 名稱來源: 據創建者之一段錫朋, 1931-4-15 ,見戴向青、羅惠蘭,《 AB 團與富田事變始末》,第 10 頁。  
幾千人被殺: 中央巡視員報告, 1930-7-22 ,見江西省檔案館、中共江西省委黨校黨史教研室編,《中央革命根據地史料選編》,上,第 248 頁; ▲ 1930-10-5 ,見《江西黨史資料》, 7 , 第 169 頁。

P.74-75 
李文林主持下開會:
這次會稱為「贛西南特委二全會議」,劉士奇在 1930-10-7 給中央的報告中,對會議有所描述,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 , 14 ,第 281-293 頁。但即便在這一內部使用的《參考資料》中,本書所引的段落也被隱去(見第 293 頁)。 筆者引文出自塵封檔案。「二全會議」決議, 1930-8-27 ,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 14 ,第 649-650 頁。中央巡視員報告, 1930-10-5 , 見《江西黨史資料》, 7 ,第 170-171 頁; ▲Titov, vol. 1 , pp. 278 ff.

P.75 
劉被張國燾殺:
盛平主編,《中國共產黨歷史大辭典》,第 677-678 頁。  
毛十月十四日給上海信: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 319 頁。  
莫斯科內定為首腦: 共產國際遠東局給中共的正式信是 1930-11-10 , 見 VKP vol. 3 , p. 1109. 到 12 月,毛就以首腦名義簽發文件了(「 Chairman of the Revolutionary Committee of China 」),見 RGASPI, 514 / 1 / 1008 .  
甘隸臣 : 戴向青、羅惠蘭,《 AB 團與富田事變始末》,第 91 頁; ▲ 參見陳毅、蕭華等,《回憶中央蘇區》,第 162 頁。  
劉敵的信: 1931-1-11 , 見 RGASPI, 514 / 1 / 1008.

P.76 
毛「答辯」信:
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 14 ,第 634-635 頁。  
李韶九: 見劉敵信, 1931-1-11 , RGASPI, 514 / 1 / 1008 ; ▲ 中央巡視員報告, 1930-7-22 ,見江西省檔案館、中共江西省委黨校黨史教研室編,《中央革命根據地史料選編》,上,第 238 頁。  
蕭克回憶: 見戴向青、羅惠蘭,《 AB 團與富田事變始末》,第 92-93 頁。  
「四千四百以上」: 毛「答辯」信,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 , 14 ,第 634 頁; ▲ 參見周恩來對克格勃官員 Mordvinov 的報告, 1940-3-4 , RGASPI, 514 / 1 / 1006 , pp. 48-49 ; ▲ 毛澤民對共產國際的報告,「 Struggle with Counter-revolutionaries」 , 1939-8-22 , 見 RGASPI, 514 / 1 / 1044 , pp. 1 a -12 .  
毛說那個會 …… : 毛「答辯」信,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 14 ,第 636 頁; ▲ 劉敵信, 1931-1-11 , 見 RGASPI, 514 / 1 / 1008 ; ▲ 江西省行動委員會,〈省行委緊急通告第九號〉, 1930-12-15 ,見 RGASPI , 514/1/1008.  
「來一個大的 …… 」: 見戴向青、羅惠蘭,《 AB 團與富田事變始末》,第 94-96 頁。  
李韶九用刑: 江西省行動委員會,〈省行委緊急通告第九號〉, 1930-12-15 ,見 RGASPI , 514/1/1008.

P.77-78 
兵變:
劉敵信, 1931-1-11 , 見 RGASPI, 514/1/1008 ; ▲ 江西省委,〈江西省委關於十 二月七日 事變報告〉, 1931-1-12 ,見 RGASPI, 514 / 1 / 1008 ; ▲ 陳毅 - 蕭華等,《回憶中央蘇區》,第 20-22 , 218-222 頁; ▲ 「劉作撫同志給中央的報告」, 1931-2-20 ,見戴向青、羅惠蘭,《 AB 團與富田事變始末》,第 114-115 頁。

P.78 
「毛澤東為人 …… 」:
江西省行動委員會,〈省行委緊急通告第九號〉, 1930-12-15 ,見 RGASPI , 514/1/1008.  
去上海彙報: 同上; ▲Bespalov 的報告, 1931-2-11 ,見 VKP vol. 3 , p. 1272 ; ▲ 江西省委,〈江西省委關於十 二月七日 事變報告〉, 1931-1-12 ,見 RGASPI, 514 / 1 / 1008 .  
周恩來對瑞爾斯基說: 瑞爾斯基就他與周的談話給共產國際的報告, 1931-2-19 ,見 VKP vol. 3 , pp. 1279-1280.  
莫斯科給毛撐腰: 共產國際關於富田事變的決議, 1931-3-18 ,見 RGASPI, 514 / 1 / 1006 , p. 90 ; ▲ 參見 VKP vol. 3 , p. 1348 ; ▲ 中共「中央政治局關於富田事變的決議」, 1931-3-28 ,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 7 ,第 203-209 頁。

P.79 
康生筆跡:
見 RGASPI, 514/1/1008 .
處決劉敵: Titov, vol. 1 , p. 312 ; ▲ 參見 Smedley (史沫特萊) 1934 , p. 279 ; ▲ 陳毅、蕭華等,《回憶中央蘇區》,第 22-23 頁。  
秘密報告: 「江西蘇區中共省委工作總結報告」,見江西省檔案館、中共江西省委黨校黨史教研室編,《中央革命根據地史料選編》,上,第 478-480 頁; ▲ 訪問當地黨史學者, 1996-4-4 ∼ 5 。  
數万人死去: 「江西蘇區中共省委工作總結報告」,見江西省檔案館、中共江西省委黨校黨史教研室編,《中央革命根據地史料選編》,上,第 436 頁。

P.79-80 
紅色閩西:
《鄧子恢傳》編輯委員會,《鄧子恢傳》,第 112-113 頁; ▲ 「閩西特委第十號通告」,見中國國民黨中央組織部調查科編,《中國共產黨之透視》, 1935 ,第 137 頁; ▲ 龔楚,《我與紅軍》,第 247-248 頁; ▲ 文聿,《中國左禍》,第 68-75 頁; ▲ Kuo Chien, FBIS-CHI- 91-016 ( 24 Jan. 1991 ), p. 31 .

P.80 
省委書記逃亡:
龔楚,《我與紅軍》,第 246-250 頁。  
向朱 彭求助信: 1930-12-20 ,見蕭佐良(音譯, Hsiao Tso-liang ),《中國共產主義運動中的權力關係》, 2 ,中共文件,第 262-263 頁; ▲ 江西省委,〈江西省委關於十 二月七日 事變報告〉, 1931-1-12 ,見 RGASPI, 514 / 1 / 1008.  
朱德吐露心曲: 龔楚,《我與紅軍》,第 266-267 頁。  
朱德副官被殺: 陳毅、蕭華等,《回憶中央蘇區》,第 184 頁。  
「彭可能跟 …… 」: 蘇軍情報局中國站站長格理斯給蘇軍情報局局長伯金的信, 1931-2-10 ,見 VKP vol. 3 , p. 1260.  
「審判官」有朱德: 樊昊,《毛澤東和他的軍事教育顧問》,第 109 頁。  
「無以復加」: 「江西蘇區中共省委工作總結報告」, 1932 年 5 月,見江西省檔案館、中共江西省委黨校黨史教研室編,《中央革命根據地史料選編》,上,第 477-480 頁。

P.81 
策略不得人心:
江西省行動委員會,〈省行委緊急通告第九號〉, 1930-12-15 ,見 RGASPI , 514/1/1008 ; ▲ 江西省委,〈江西省委關於十 二月七日 事變報告〉, 1931-1-12 ,見 RGASPI, 514 / 1 / 1008 ; ▲ 樊昊,《毛澤東和他的軍事教育顧問》,第 40-41 頁。  
國民黨指揮官說: 《文史資料選輯》, 45 , 第 85-86 頁。  
蔣介石日記: 1931-8-12 , 《總統蔣公大事長編初稿》,第 376 頁。  
蘇聯人的幫助: Mirovitskaya 1975 , pp. 47-52 , 61-62 ; ▲id. 1993 , pp. 307-315 ; ▲ Vinarov, pp. 328 , 373-376 ; ▲Mader, pp. 94-96 .  
左爾格: Vinarov, pp. 373-376 ; ▲Mader, pp. 64-117 , 233-234 ; ▲ 訪問左爾格的助手 Werner , 1999-11-20 ; ▲Werner, pp. 38 ff.  
張文秋 : 張文秋,《踏遍青山 ── 毛澤東的親家張文秋回憶錄》,第 231-238 頁; ▲ 訪問張文秋, 1995-10-29 。  
史沫特萊是共產國際間諜: 共產國際會議記錄, 1934-4-3 , VKP , vol. 4 , p. 585.

P.81-82 
埋伏戰前後: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第 329-330 頁; ▲ 樊昊,《毛澤東和他的軍事教育顧問》,第 50-52 頁; ▲ 陳毅、蕭華等,《回憶中央蘇區》,第 94 , 186-187 頁; ▲ 黃克誠,《黃克誠自述》,第 83 頁。

P.82 
毛要毒瓦斯:
1930-10-14 ,見 MRTP vol. 3 , p. 555.  
第三次圍剿: 陳毅、蕭華等,《回憶中央蘇區》,第 125-126 頁(書中有時錯把「第三次圍剿」寫成「第二次圍剿」); ▲ 參見「蘇區中央局關於第三次反圍剿作戰經過給中央的報告」, 1931-10-18 ~24 ,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 15 ,第 44-45 頁。  
蔣介石的政策: 1931-7-23 ,見《總統蔣公大事長編初稿》,第 372 頁。  
「我們沒法打勝 …… 」: 訪問張學良, 1993-2-17 。

P.83 
1931-9-20 蔣介石日記:
見《總統蔣公大事長編初稿》,第 386-387 頁。  
21 日南京決定: 同上,第 387 頁。  
中共 9 月 30 日 聲明: 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 7 ,第 426-430 頁。  
黨的中心任務: 中共聲明, 1931-9-22 ,同上,第 416-421 頁。

P.84 
國中之國規模:
馬齊彬等,《中央革命根據地史》,第 448-449 頁; ▲ 夏道漢、陳立明,《江西蘇區史》,第 235-236 頁; ▲ 馬巨賢等編,《中國人口:江西分冊》,第 55 頁。  
第一個喊「毛主席」: 樊昊,《毛澤東和他的軍事教育顧問》,第 98 , 109 頁。

9 第一個紅色中國

P.85-86 
瑞金政府地址: 訪問瑞金, 1996 年 4 月。

P.86 
慶祝儀式:
陳毅、蕭華等,《回憶中央蘇區》,第 457-458 頁; ▲Smedley 1934 , p. 307 .  
莫斯科考慮過毛當軍委主席: 共產國際遠東局給中共的信, 1930-11-10 , 見 VKP vol. 3 , pp. 1008-1009.

P.86-87 
向忠發:
徐恩曾等,《細說中統軍統》,第 171-174 頁; ▲ 《黨史研究》, 1980 , 4 ,第 76-78 頁; ▲ 《中共黨史研究》, 1989 , 3 ,第 1-2 頁。

P.87 
村子堛漫e員會:
《毛澤東農村調查文集》,第 297-300 頁。  
「網」 :同上,第 300 , 326 頁。  
「專靠犯人 …… 」: 周恩來主持作的決議案, 1932-1-7 ,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 8 ,第 18-27 頁; ▲ 參見陳毅、蕭華等,《回憶中央蘇區》,第 225 頁。  
周手下人員的話: 「江西蘇區中共省委工作總結報告」, 1932 年 5 月,見江西省檔案館、中共江西省委黨校黨史教研室編,《中央革命根據地史料選編》,上,第 480-488 頁。

P.88 
獻銀髮簪:
《毛澤東農村調查文集》,第 324 頁; ▲ 《瑞金縣志》編撰委員會,《瑞金縣志》,第 783 頁。  
「共產黨發行公債 …… 」: 「勝利縣繼續開展查田運動經驗」, 1934-5-18 ,見中華民國開國文獻編撰委員會、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編印,《共匪禍國史料彙編》, 5 ,第 345 頁; ▲Hsu, K., pp. 285-293 , 291 ; ▲ 毛關於發行公債的訓令,見《毛澤東經濟年譜》,第 59-65 頁; ▲ 在瑞金報紙《紅色中華》埵陶\多關於公債的報導; ▲ 溫銳、謝建社,《中央蘇區土地革命研究》,對此有總結,第 189-191 頁。  
「借」糧: 《毛澤東經濟年譜》,第 62 頁。  
成年男子: 龔楚,《我與紅軍》,第 414 頁。  
婦女主要勞動力: 《毛澤東農村調查文集》,第 280 , 302 , 311-312 , 325 , 343 頁。  
「每人每月 …… 」: 同上,第 308 頁。  
醫院搬瑞金: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  
第 394 頁。  
自帶茶碗: 陳毅、蕭華等,《回憶中央蘇區》,第 450 頁。  
沙洲壩井: 參觀該井, 1996-4 ; ▲ 曾維東、嚴帆,《毛澤東的足跡》,第 239-240 頁。

P.89 
教育:
Snow 1973 , p. 186 ; ▲ 《毛澤東農村調查文集》,第 317-318 , 326 頁; ▲ 龔楚,《我與紅軍》,第 419-421 頁; ▲ 參觀瑞金,訪問當地黨史學者, 1996 年 4 月。  
查田運動: 若干當時文獻,見中華民國開國文獻編撰委員會、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編印,《共匪禍國史料彙編》, 5 ,第 284-306 頁。  
毛的命令: 1933-10-10 ,同上,第 298-333 頁。  
「牛棚」: 訪問黨史學者, 1996-4-8 。  
統計表: 1933 年 9 月,見中華民國開國文獻編撰委員會、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編印,《共匪禍國史料彙編》, 5 ,第 321-325 頁。

P.89-90 
龔楚回憶:
龔楚,《我與紅軍》,第 421-425 頁。

P.90 
劉英回憶:
劉英,《在歷史的激流中 ── 劉英回憶錄》,第 48-49 頁。  
蔡墩松: 陳毅、蕭華等,《回憶中央蘇區》,第 487-491 頁。  
腳註: 訪問聽過楊尚昆講話的幹部, 1996-4-1 ; ▲ 龔楚回大陸定居,見中國工農紅軍第一方面軍史編審委員會,《中國工農紅軍第一方面軍人物志》,第 631 頁。

P.91 
管理員試圖逃亡:
《紅色中華》, 1934-2-18 。  
「坐班房的 …… 」: 見陳毅、蕭華等,《回憶中央蘇區》,第 495-496 頁。  
「自殺是 …… 」: 見瑞金雜誌《青年實話》,第 2 卷,第 13 期。  
楊岳彬: 參觀瑞金博物館,訪問當地學者, 1996 年 4 月; ▲ 中國工農紅軍第一方面軍史編審委員會,《中國工農紅軍第一方面軍人物志》,第 248-249 頁。  
逃跑情況: 「查田運動的概況」, 1933 年 9 月,見中華民國開國文獻編撰委員會、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編印,《共匪禍國史料彙編》, 5 ,第 323 頁; ▲ 王其森主編,《福建省蘇維埃政府歷史文獻資料匯編》,第 223-225 , 238 , 244-245 頁; ▲ 《中共黨史資料》, 21 ,第 142 頁; ▲ 陳毅、蕭華等,《回憶中央蘇區》,第 504-506 頁。  
「規定各家 …… 」: 見陳毅、蕭華等,《回憶中央蘇區》,第 496 頁。  
死亡人數: 馬巨賢等編,《中國人口:江西分冊》,第 54-56 頁; ▲ 傅祖德、陳佳源編,《中國人口:福建分冊》,第 40 頁。  
腳註: 馬巨賢等編,《中國人口:江西分冊》,第 54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