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國民黨內的大起大落

P.28 
在韶山: 1960 年代黨史學者就毛 1927 年以前生活對毛的親友所作的訪問紀錄。  
與汪精衛關係:
參見國民黨上海執行部會議記錄; 自 1924-2 - 25 起 ( 毛常擔任會議記錄 ) , 國民黨中央委員會黨史委員會檔案,台北; ▲ 訪問鄭超麟, 1996-4-16 。  
「他真是個 …… 」: 轉引自章詒和,《往事並不如煙》,第 80 頁。

P.29 
澤覃、澤民去廣州:
李湘文編,《毛澤東家世》,第 162 , 201 頁。  
六月開始活動: 中國革命博物館、湖南省博物館編,《湖南農民運動資料選編》,第 388 頁; ▲ 韶山市地方志編撰委員會編,《韶山志》,第 409 頁; ▲1960 年代黨史學者就毛 1927 年以前生活對毛的親友所作的訪問紀錄; ▲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 133-135 頁。  
賀爾康日記: 見中國革命博物館、湖南省博物館編,《湖南農民運動資料選編》,第 389-394 頁。  
毛對鮑羅廷等說: VKP ? vol. 1 , pp. 425-426 ; ▲ 參見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第一研究部編譯,《共產國際、聯共(布)與中國革命檔案資料叢書》, 1 ,第 470 頁。  
接到一張 …… NARA , RG 84 . 800 ; ▲ 參見 Changsha , 1925 , vol. 26 , no. 1240 .

P.29-30 
逃離韶山:
中國革命博物館、湖南省博物館編,《湖南農民運動資料選編》,第 388 頁; ▲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 135-136 頁。

P.30 
一連串要職: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 137-140 頁; ▲ 參見《建黨和大革命時期毛澤東著作集》,第 249-250 頁。  
安眠藥: 1957-2-27 ,見 MacFarquhar et al., 1989 , p. 167 ; ▲ 參見 1958-3-22 , Schram 1974 , pp. 118 , 119 (compared to Marx) ; ▲ 《毛澤東思想萬歲》別集及其他,毛著未刊稿, 15D: 第 4-79 頁。  
1925 年 11 月調查表: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 141 頁。  
毛隨後講農民的文章: 《建黨和大革命時期毛澤東著作集》,第 219-231 , 238 頁; ▲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 149-150 頁。  
莫斯科 10 月指示: Vasiliev 致維經斯基, 1925-10-2 ,見 VKP vol. 1 , pp. 633-636 。中共首次發佈「告農民書」是在 1925-10-10 ,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 1 ,第 509-517 頁; ▲ 當月中共中央指示湖南開始農運 , 同上,第 500 頁; ▲ 「國民黨湖南黨部第二次代表大會報告」( 1926 年 8 月)指出湖南農運始於 1925 年 11 月,見中國革命博物館、湖南省博物館編,《湖南農民運動資料選編》,第 201 頁; ▲1926 年的「國民黨中央黨務報告」也如此說,同上,第 28 頁。

P.30-31 
共產國際 1923 年 5 月指示:
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 1 ,第 586 頁; ▲Eudin & North, p. 344 .

P.31 
「在農民問題上 …… 」:
達林致維經斯基, 1 924 -3-30 ,見 Dalin 1985 , p. 182 ; ▲id., 1975 , p. 149.  
沃林批毛: 「 V-n 」 (S. N. Belenkii), Kanton , nos. 8-9 ( 1926 ), pp. 149-61 ; ▲reprinted, with introduction by L. P. Delyusin, pp. 128-129 , in Voprosi Filosofii , no. 6 , 1969 , pp. 130-136 ; ▲AVPRF, 0100/11/141/81 , p.146.  
汪精衛支持毛: 廣東農民運動講習所博物館編,《廣州農民運動講習所資料選編》,第 25 頁; ▲ 參見《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 133-136 頁。  
蘇聯領事館在長沙: Mitarevsky, p. 79 ; ▲Leonard 1999 , pp. 63 , 67 , 81 , n. 53 ; ▲NA, FO 405 / 256 , pp. 271 ff. ; ▲W(alsworth) Tyng 給他母親的信, 1926 年 12 月,見 Mary Tyng Higgins Papers, Carton 1 , Folder 6 , Schlesinger Library.  
農協會在當局支持下發展: 中國革命博物館、湖南省博物館編,《湖南農民運動資料選編》; ▲ 《建黨和大革命時期毛澤東著作集》,第 419 頁。

P.32 
「指導一切」: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 175 頁。  
毛演講: 中國革命博物館、湖南省博物館編,《湖南農民運動資料選編》,第 445-447 頁。  
卜禮慈評論: 卜禮慈給共產國際遠東局的報告, 1927-1-18 ,見 RGASPI, 495/154/294, p. 3.  
「 當我未到 …… 」: 1927-8-7 , 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 14 ,第 5 頁。

P.32-33 
毛關於湖南農運的引文:
均見《建黨和大革命時期毛澤東著作集》,第 418-455 頁。

P.33 
「打死個把 …… 」:
1960 年代黨史學者就毛 1927 年以前生活對毛的親友所作的訪問紀錄。  
毛巡視以後:「 中共湘區一月份農民運動報告」, 1927 年,見中國革命博物館、湖南省博物館編,《湖南農民運動資料選編》,第 456 頁。  
《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未提分田地: 見《建黨和大革命時期毛澤東著作集》中該文。  
共產國際雜誌發表毛報告: The Communist International (英文雜誌) , vol. Iv., no. 9, pp. 169-172 ; ▲ 參見《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 185 頁; ▲ Glunin 1975 , p. 301 , n. 2.  
陳獨秀對打人殺人的反應: 蔡和森的報告,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共黨史報告選編》,第 105 頁。

P.34 
「倘若土豪 …… 」:
中國革命博物館、湖南省博物館編,《湖南農民運動資料選編》,第 333-335 頁。  
「國民革命軍有 …… 」: 1927-6-15 , 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 13 ,第 583 頁。  
北京政府從蘇聯使館搜出的文件: NA, FO 405 / 256 , FO 371 / 12500 ; ▲ Mitarevsky ; ▲ Wilbur & How, pp. 442-835 ; ▲ Oudendyk, pp. 348 ff.

P.35 
毛在通緝名單上:
張玉法,《中國近代現代史》,第 351 頁; ▲ 《總統蔣公大事長編初稿》,第 167 頁。  
俄國人認定蔣: VKP vol. 1 p. 261 (memo re Nationalist delegation, not later than 10 Sept. 1923 ) ; ▲ 毛也認為蔣與汪精衛同屬左翼, 1925-12-13 ,見 MRTP vol. 2 , p. 291 。  
蔣給鮑羅廷的印象: 鮑羅廷與瞿秋白的談話, 1923-12-16 ,見 VKP vol. 1 ,p. 347. 
「使團決定 …… 」: Solovyov 致 Karakhan, 1926-3-24 ,見 VKP vol. 2 , p. 153 ; ▲ 參見 Glunin 1975 , pp. 61-63 ; ▲ Trampedach, pp. 128 ff.  
鮑羅廷密令逮捕蔣 : Smith, p. 156 ; ▲ 張國燾,《我的回憶》, 2 ,第 192-195 頁。 蔣發表布告: 《總統蔣公大事長編初稿》,第 153 頁。  
在上海的行動: 各類文獻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 13 ,第 463-522 頁; ▲ 上海市檔案館編,《上海檔案史料叢編:上海工人三次武裝起義》。  
300 多死亡: 當時的各種數字,見中共上海市委黨史資料徵集委員會主編,《上海工人三次武裝起義研究》,第 358-359 頁 ; ▲ Smith, p. 204 .

P.36 
「心情蒼涼 …… 」: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 198 頁。  
毛「黃鶴樓」詩: 同上,第 198 頁。  
「据毛澤東同志 …… 」: 李維漢文的附錄 10 ,《黨史研究資料》, 1982 , 4 , 第 377-378 頁。

5 秋收暴動:拐走起義武裝

P.37 
斯大林要中共用槍桿子奪權: 給鮑羅廷的電報, 1927-5-30 , (signed 「 Instantsiya ' (Stalin)), VKP vol. 2 , p. 764 。  
1919 年就想到了: Vilensky 報告, 1920-9-1 , 見 VKP vol. 1 , p. 37 ; ▲ cf. Malyisheva & Poznansky.  
與國民黨分裂前後的策略: 蘇聯在長沙領事館的檔案, AVPRF, 0100/10/129/78 , pp. 5-6 , 28-30 , 43 , 47 (Report covering period 13 Mar. to 28 Dec. 1926 ) ; ▲ Khmelyev ( 「 Appen 」 ) 報告, 1927-5-6 , VKP vol. 2 , pp. 715-717 ; ▲ 伯金計劃,見 Piatnitsky, p. 219.  
羅明納玆、伯金等: Grigoriev 1976 , p. 15 ; ▲ Leonard 1999 , pp. 170-171 ; ▲ Mirovitskaya 1993 , p. 308 .  
蘇軍情報局活動: Vinarov ( 蘇軍情報局中國站副站長, 1926 -1929 ), pp. 294 , 323-329 , 342-343 , 369 , 373-377 ; ▲ Mirovitskaya 1975 , pp. 61-62 .  
莫斯科指示農民暴動,毛贊成: 羅明納玆指導下的 1927 年八七會議記錄,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 14 ,第 10 頁; ▲ 毛以中共湖南省委名義給中央寫的信, 1927-8-20 ,見中央檔案館編,《秋收起義》,第 16 頁; ▲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 211-212 頁; ▲ 參見 Saich 1996 , pp. 296 ff. 
「政權是由 …… 」: 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 14 ,第 5 頁。

P.38 
「南昌起義」:
指揮者庫馬寧當時的報告,見 RGASPI, 514 / 1 / 254 , pp. 70-100 ; ▲ 蘇軍情報局事後的總結, 1927-9-14 , 見 VKP vol. 3 , pp. 84-110 ; ▲ Freyer 的報告, 1927-8-25 , 見 RGASPI, 495 / 154 / 247 ; ▲ Mirovitskaya 1975 , pp. 37-41 .  
「共產國際的主意 …… 」: 斯大林對共產國際的講話, 1927-9-27 ,見 VKP vol. 3 , p. 129 (公開發表時這段話被刪去,同上, p. 130 ); ▲ 參見同上, p. 61 . 負責給「南昌起義」的部隊運武器的是米高揚,見蘇共政治局會議記錄, VKP vol. 3 , pp. 72 , 74 , 76-77.  
毛關於湘南的建議: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 207 頁。  
上海批准: 1927-8-8 , 中央檔案館編,《秋收起義》,第 10 頁。  
在長沙蘇聯領事館開會: 會址見 1960 年代黨史學者就毛 1927 年以前生活對毛的親友所作的訪問紀錄; ▲ 羅章龍關於「秋收起義」的未刊文。  
毛在長沙: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 209-210 頁。  
「到了十六日 …… 」: 「彭公達同志(當時湖南省委書記)關於湖南秋暴經過的報告」, 1927-10-8 ,見中央檔案館編,《秋收起義》,第 111 頁。  
農民調查」: 中央檔案館編,《秋收起義》,第 17 頁。  
住進蘇聯領事館: 易禮容回憶,見 1960 年代黨史學者就毛 1927 年以前生活對毛的親友所作的訪問紀錄。

P.39 
毛要求取消湘南暴動:
「彭公達同志關於湖南秋暴經過的報告」, 1927-10-8 ,見中央檔案館編,《秋收起義》,第 117 頁。  
「某同志 …… 」: 中央檔案館編,《秋收起義》,第 16 頁。  
毛未去銅鼓,待在文家市:何長工對黨史學者的講話記錄, 1977-3-22 ,見江西省寧岡縣委黨史辦公室編印,《寧岡——井岡山革命根據地的中心》,第 26-27 頁; ▲ 其他回憶錄,見井岡山革命根據地黨史資料徵集編研協作小組、井岡山革命博物館編,《井岡山革命根據地》,下,第 140 , 153 , 171 頁; ▲ 陳士 A,《從井岡山走進中南海 ── 陳士 A 老將軍回憶毛澤東》,第 10-11 頁; ▲Lo Jung-huan, p. 10 .

P.40 
取消暴動:
中央檔案館編,《秋收起義》,第 43-44 , 53 , 133 頁。  
馬也爾說: 1927-9-16 ,同上,第 42 頁; ▲ Pak, p. 173 . 
「暴動的玩笑」: 中央檔案館編,《秋收起義》,第 139 頁。  
「純是一個 …… 」: 「彭公達同志關於湖南秋暴經過的報告」, 1927-10-8 ,見中央檔案館編,《秋收起義》,第 122 頁。  
毛早已計劃好: 江西省寧岡縣委黨史辦公室編印,《寧岡——井岡山革命根據地的中心》,第 81 頁; ▲ 訪問黨史學者, 1996-4-4 。  
「我和楊立三 …… 」: 江西省寧岡縣委黨史辦公室編印,《寧岡——井岡山革命根據地的中心》,第 20-22 頁。

P.40-41 
向井岡山行進:
井岡山革命根據地黨史資料徵集編研協作小組、井岡山革命博物館編,《井岡山革命根據地》,下,第 176-177 頁; ▲ 陳士 A ,《從井岡山走進中南海 ── 陳士 A 老將軍回憶毛澤東》,第 13-23 頁; ▲ 江西省寧岡縣委黨史辦公室編印,《寧岡——井岡山革命根據地的中心》,第 28-31 頁; ▲ 中央檔案館編,《秋收起義》,第 133 , 161 頁。

P.41 
見袁文才:
井岡山革命根據地黨史資料徵集編研協作小組、井岡山革命博物館編,《井岡山革命根據地》,下,第 90-91 頁。  
用望遠鏡看: 同上,第 93 頁。  
蘇蘭春描述: 同上,第 94 頁。

P.42 
慶祝遂川紅色政權:
同上,第 278-279 頁。  
與湖南省委接上關係: 《何長工回憶錄》,第 109-114 頁。  
毛不去上海: 李維漢,《回憶與研究》,第 180-182 頁。  
毛被開除: 「政治紀律決議案」, 1927-11-14 ,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 3 ,第 483-484 頁; ▲ 李維漢,《回憶與研究》,第 182 , 196-199 頁。  
12 月31 日 函: 井岡山革命根據地黨史資料徵集編研協作小組、井岡山革命博物館編,《井岡山革命根據地》,上,第 64-65 頁。  
湖南省委被一網打盡: 中共湖南省委黨史委編,《湖南人民革命史》,第 375-376 頁。  
毛當師長: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 236 頁。

P.43 
毛的山寨:
訪問井岡山, 1996 年 4 月。  
「群眾不懂 …… 」: 見井岡山革命根據地黨史資料徵集編研協作小組、井岡山革命博物館編,《井岡山革命根據地》,下,第 458 頁。  
「老話叫 …… 」: 同上:第 661 頁。  
「抓了我們 …… 」: 同上,第 489 頁。  
陳浩: 同上,第 56-58 , 168-169 , 293 頁。  
警衛措施: 同上,第 46 頁; ▲ 訪問當地黨史學者, 1996-4-4 ,參觀毛的住宅。  
長征途中:
訪問一位看過幾乎所有毛長征途中住地的黨史學者, 1997-8-31 。

P.43-44 
毛在井岡山的住宅:
訪問井岡山, 1996 年 4 月。

P.44 
生活方式:
井岡山革命根據地黨史資料徵集編研協作小組、井岡山革命博物館編,《井岡山革命根據地》,下,第 461-462 , 550 頁。

P.44-45 
賀子珍與毛:
王行娟,《賀子珍的路》,第 1- 47 頁; ▲ 訪問井岡山黨史學者,以及袁文才的親屬 , 1996 年 4 月; ▲ 參觀婚宴舉行地。

P.45 
「年紀太大」:
訪問曾志, 1994-9-24 。  
「一個女孩子 …… 」: 訪問 A 賀說此話的人, 1997-9-14 。  
路過傷病員: 訪問蕭克, 1993-9-30 。  
決心離開毛: 訪問曾志, 1994-9-24 ; ▲ 參見王行娟,《賀子珍的路》,第 105-106 頁。

P.46 
「殺盡階級 …… 」等:
「關於湘南暴動經過的報告」, 1928 年 6 月,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 14 ,第 206 頁; ▲ 《彭德懷自述》,第 135 頁; ▲ 郭華倫,《中共史論》, 1 , 第 290 頁; ▲ 訪問曾志, 1994-9-24 。  
「焚盡湘粵 …… 」: 「關於湘南暴動經過的報告」, 1928 年 6 月,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 14 ,第 206 頁; ▲ 《黃克誠自述》,第 36-37 頁。曾志,《一個革命的倖存者 ── 曾志回憶實錄》,第 52-58 頁; ▲ 耒陽目擊者 Fr. Prandi 當時寫的信, 1928 年, Le Missioni Francescane vol. 6, p. 150.  
「我當過 …… 」: 見井岡山革命根據地黨史資料徵集編研協作小組、井岡山革命博物館編,《井岡山革命根據地》,下,第 454 頁。  
「使他與豪紳 …… 」: 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 14 ,第 206 頁; ▲ 參見 Mamaev 報告, 1930-4-15 , 見 VKP vol. 3 , p. 846 .

P.46-47 
菊妹子:
遺書照片,見謝柳青,《毛澤東和他的親友們》; ▲ 參見李湘文編,《毛澤東家世》,第 239-240 頁。

P.47 
海陸豐
:彭湃在 1927 年紀念十月革命大會上的政治報告等若干文獻,見中華民國開國文獻編撰委員會 - 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編印,《共匪禍國史料彙編》,第 4 冊; ▲ 郭華倫,《中共史論》, 1 ,第 290 頁; ▲Maestrini, p. 146 .  
莫斯科決定停止: Titov, vol. 1 , p. 198 ; ▲ 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 4 ,第 174 頁; ▲ 井岡山革命根據地黨史資料徵集編研協作小組、井岡山革命博物館編,《井岡山革命根據地》,上,第 105 頁。

P.48 
毛給中央的信:
見江西省檔案館編,《井岡山革命根據地史料選編》,第 29-30 頁。  
「千餘」: 巡視員報告, 1928-6-15 ,見井岡山革命根據地黨史資料徵集編研協作小組、井岡山革命博物館編,《井岡山革命根據地》,上,第 130 頁。  
首次實行分田: 同上,第 130-131 頁。  
六月二十六日: 送呈斯大林的包括當時在上海主持工作的李維漢關於毛的職務問題的報告( 1928-5-25 ),以及李代表中央起草的「中央致朱德、毛澤東並前委信」( 1928-6-4 ),見 VKP vol. 3 , n. 1 , p. 413. 
「 土匪性質」 : 見 6th Congress, Stenograficheskii otchet , Book 5 , pp. 12-13 .

P.49 
稱毛為中共武裝主要領導:
周恩來軍事報告,同上; ▲ 瞿秋白說,見 Book 3 , p. 70 ; ▲Titov, vol. 1 , pp. 153 , 145 .  
斯大林 六月九日 : 周恩來在接見時的筆記,見 VKP vol. 3 , pp. 426-431 .  
受軍訓,軍事計劃: Mirovitskaya 1975 , pp. 57 ff ; ▲ibid. 1993 , pp. 313-315.  
假鈔: Krivitsky, pp. 127-136.  
毛「不聽話 …… 」: Dimitrov (季米特洛夫日記), 1948-2-10 。  
要求完全滿足: 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 4 ,第 256-257 頁; ▲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 256-257 頁。

6 制服朱德

P.50 
楊開明報告: 1929-2-25 ,見井岡山革命根據地黨史資料徵集編研協作小組、井岡山革命博物館編,《井岡山革命根據地》,上,第 249 頁。  
傷兵病員: 同上,下,第 99-101 , 564-565 頁; ▲ 訪問井岡山, 1996 年 4 月。  
「房子燒了 …… 」: 文獻 同上,上,第 309 頁。  
「與土匪或類似 …… 」: 1928-7-10 ,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 4 ,第 399 頁; ▲ 主管井岡山的湘贛邊特委向湖南省委報告消滅袁文才手下人馬的計劃, 1929-1-14 ,見 RGASPI, 495 / 25 / 668 , p. 30.

P.51 
「親眼看見 …… 」:
見井岡山革命根據地黨史資料徵集編研協作小組、井岡山革命博物館編,《井岡山革命根據地》,下,第 643 頁。  
毛興致勃勃: 曾志回憶,見「毛澤東與我」徵文活動組委會編,《我與毛澤東的交往》,第 81 頁。  
「給朱毛具體援助」: 共產國際會議記錄, 1929-1-29 ,見 VKP vol. 3 , p. 518 .  
朱德的妻子: Smedley 1956 , pp. 223-224 ; ▲ 井岡山革命根據地黨史資料徵集編研協作小組、井岡山革命博物館編,《井岡山革命根據地》,下,第 520 , 552 頁; ▲ 《湖南黨史通訊》, 1984 , 1 , 第 22 頁。  
毛取消軍委: 毛本人後來的報告, 1929-6-1 , 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 14 ,第 222 頁。  
毛一份份報告: 見井岡山革命根據地黨史資料徵集編研協作小組、井岡山革命博物館編,《井岡山革命根據地》,上,第 289 , 292 , 302 頁。

P.52 
「後衛距敵 …… 」:
1929-3-20 ,同上,第 291 頁。  
「給養已不成問題 …… 」 : 1929-4-5 ,同上,第 301 頁。  
紅軍穿著: 訪問蕭克, 1993-9-30 ; ▲ Le Missioni Francescane vol. 6 ( 1928 ), p. 151 .  
毛在汀洲: 毛的報告, 1929-3-20 ,見井岡山革命根據地黨史資料徵集編研協作小組、井岡山革命博物館編,《井岡山革命根據地》,上, 289 頁; ▲ 中共長汀縣委黨史工作委員會,《長汀人民革命史》,第 43-44 頁; ▲ 訪問汀洲和當地黨史學者, 1996-4-9 。  
劉安恭: 《黨的文獻》, 1989 , 5 , 第 37-38 頁; ▲1994 , 4 , 第 87 頁; ▲ 金沖及主編,《朱德傳》,第 178 頁。

P.52-53 
毛 1929-6-1 報告:
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 14 ,第 221-224 頁。

P.53 
「我很孤立 …… 」
:見《黨的文獻》, 1994 , 4 ,第 88 頁。  
陳毅給上海的報告﹕ 1930-1-9 ,「 Report . . . on the Question of the Red Army [and] Zhu De and Mao Tse-tung 」 , RGASPI, 514 / 1 / 1009 , p. 5 ; ▲cf. VKP vol. 3 , p. 1263 .  
對朱德的批評: 辛子陵,《毛澤東全傳》, 1 ,第 385 頁。  
毛被選掉: 蕭克,《朱毛紅軍側記》,第 101 頁; ▲ 江華回憶,見《黨的文獻》, 1989 , 5 ,第 38-39 頁; ▲ 曾志回憶,見「毛澤東與我」徵文活動組委會編,《我與毛澤東的交往》,第 85 頁; ▲ 訪問蕭克, 1993-9-30 。  
「到地方 …… 」: 毛的信, 1929-6-14 ,見《毛澤東文集》, 1 ,第 75 頁。  
「我們離開部隊 …… 」: 江華回憶,見《黨的文獻》, 1989 , 5 ,第 41 頁。  
毛叫鄧子恢召開閩西一大: 《鄧子恢傳》編輯委員會,《鄧子恢傳》,第 88 頁。

P.54 
閩西一大情況:
均見「中共閩西第一次代表大會情形」, 1929 年 7 月,江西省檔案館、中共江西省委黨校黨史教研室編,《中央革命根據地史料選編》,中,第 102-105 頁。

P.54-55 
林彪:
蕭克,《朱毛紅軍側記》,第 19 , 28 頁; ▲ 辛子陵,《林彪正傳》,第 56 頁。

P.55 
毛拉攏林彪:
Titov, vol. 1 , pp. 189-191 ; ▲ 辛子陵,《林彪正傳》,第 42-44 頁。  
林不聽朱德命令: 訪問蕭克, 1993-9-30 ; ▲ 參見蕭克,《朱毛紅軍側記》,第 26 頁; ▲ 金沖及主編,《朱德傳》,第 180 頁。  
莫斯科在上海的代表: Grigoriev 2002 a , pp. 156-157 ; ▲ 斯大林關於使用非蘇聯人做代表的指示, 1928-4-23 ,見 Adibekov et al., p. 134 , n. 89 ; ▲ 俄羅斯檔案中關於數十名代表的細節,見 Kolpakidi & Prokhorov 2000 a , 2000 b , 2001 ; ▲Lurye & Kochik ; ▲ 楊奎松,《中共與莫斯科的關係:一九二 ○ ∼一九六 ○ 》,第 255-270 頁; ▲ 參見蔡和森的報告,中央檔案館編,《中共黨史報告選編》,第 135 頁。

P.56 
「多麼漂亮 …… 」:
見韓素音,《周恩來與他的世紀》,第 66-67 頁。  
周告訴侄女: 金沖及主編,《周恩來傳:一八九八∼一九四九》,第 78 頁。  
周負責創建中共軍隊: Mirovitskaya 1993 ; ▲Grigoriev 2002 b, p. 312 ; ▲ 《周恩來年譜:一八九八∼一九四九》,第 68 , 114 , 125 頁。  
「衝啊 …… 」: 見《聶榮臻回憶錄》,第 64-65 頁。  
「天才」: 訪問王凡西, 1995-6-20 。  
周組建中共克格勃: Krymov, pp. 344-364 ; ▲Usov 2002 , pp. 194-206 。  
「要全黨來 …… 」: 1931-1-3 ,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 6 ,第 359 頁。

P.57 
「打他的屁股 …… 」:
「共產國際代表在四中全會上的結論」, 1931 年,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 7 ,第 39 頁。  
王凡西回憶: 王凡西,《雙山回憶錄》,第 136-137 頁。  
毛「絕對不是 …… 」: 《黨的文獻》, 1991 , 2 ,第 39-42 頁。  
「中東路」對蘇聯的重要: Lih et al., p. 118 n. 5 .  
斯大林準備入侵東北: 蘇共政治局會議紀錄, 1929-8-6 ,見 VKP vol. 3 , p. 583 ; ▲ 斯大林致莫洛托夫, 1929-10-7 ,見 Lih et al., p. 182 ; ▲Kolpakidi & Prokhorov 2000 a , p. 183 .

P.58 
「準備武裝保護蘇聯」:
《黨的文獻》, 1991 , 2 ,第 39 頁。  
蘇共政治局特別提毛: VKP vol. 3 , p. 616 ; ▲cf. ibid., pp. 483-484 .  
陳獨秀因素: 《陳獨秀年譜》,第 351-352 頁; ▲ 陳毅回憶,見《黨的文獻》, 1995 , 3 ,第 89 頁; ▲ 陳獨秀對中東路問題的看法,見他致中央的信, 1929-7-28 ,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 5 ,第 394-396 頁。  
《真理報》報導毛: 1929-7-28 , 1929-12-2 & 6 , 1930-2-2 .  
中央信送給毛: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 289 頁。  
毛在蘇家坡: 曾志回憶,見「毛澤東與我」徵文活動組委會編,《我與毛澤東的交往》,第 86-87 頁; ▲ 《回憶鄧子恢》編輯委員會編,《回憶鄧子恢》,第 76 頁; ▲ 訪問曾志。  
「迭函去催 …… 」: 見《陳毅年譜》,第 140 頁。  
這才上路: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 290 頁。  
「來信很積極」: 「中央關於紅四軍問題給廣東省委指示信」, 1930-2-1 ,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 14 ,第 238 頁。

P.59 
向莫斯科表態:
毛致李立三, 1929-11-28 ,見《毛澤東書信選集》,第 28 頁; ▲ 陳毅回憶,見《黨的文獻》, 1995 , 3 ,第 89 頁; ▲ 毛給中央的信, 1930-1-6 ,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 14 ,第 236 , 245 頁。  
「毛手堛漯悸 …… 」: Bespalov 與博古談話記錄, 1931-2-11 ,見 VKP vol. 3 , p. 1274 ; ▲ 參見蘇軍情報局中國站站長格理斯致蘇軍情報局局長伯金的信, 1931-2-12 ,同上, p. 1263.  
當時給上海的報告: 「紅四軍部隊情況報告」, 1929 年 7 月 -1930 年 4 月,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 14 ,第 253 頁。  
「不槍斃 …… 」:
同上,第 252-253 頁。  
這一條失蹤: 古田會議決議,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 5 , 第 800-834 頁。  
古田會議決議: 同上; ▲Titov vol. 1 , pp. 228-232.  
順口溜: 辛子陵,《毛澤東全傳》, 1 ,第 385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