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崛起 國富民窮
 
中國崛起 國富民窮
作者: 許 行

大陸傳真

更新於︰2010-01-01 Print Friendly and PDF

● 中國憑其權貴資本結構,壟斷著全國資源和財富,可以為所欲為地應付危機,但是中國近百萬個千萬富豪後面是一億二千萬失業大軍和二億五千萬赤貧人口。

  由於國際金融危機,中國現在儼然以一個崛起的大國和強國,傲視世界。

  早在上世紀九十年代,中國出版一本書叫做《中國可以說不》,今年三月又出了一本《中國不高興》。光是看看書名,就已顯露出中國在崛起過程中的一種亢奮和傲慢心態。

在國際舞台上盛氣凌人

  今年四月,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國際貨幣與金融委員會」第十九屆部長會議上,首次以大國姿態,近似責備的口吻,建議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應該加強對主要儲備貨幣發行國的宏觀經濟政策的監督,以避免危機進一步蔓延至發展中國家。這裡所謂主要儲備貨幣發行國,指的就是美國。同時,周小川又提出要改革國際貨幣體系的構想,主張國際產品定價、貿易結算、儲備貨幣,不應以美元為準,而應與美元脫,建立一種與主權國家脫的國際儲備貨幣,其目的就是要推翻美元在國際上的主導地位。但是這種構想並未受到其他國家的考慮。事實上,自從一九四四年佈雷頓森林協定確立美元為國際貨幣領導地位以來,雖然經過多次美元危機,美元的主導地位始終未變,都因為世界各國共同認可美元之故,它不是中國可以隨意推翻的。所以周小川的構想,只表示出中國在崛起中自以為有力量可以干涉國際貨幣領導地位的一種雄心而已。

  二○○八年的北京奧運,和二○○九年的國慶閱兵,都是中國顯示崛起雄姿的表演。而奧巴馬訪華的柔軟姿態,加強了中國當政者自以為是強國的心態,終於在加拿大總理哈珀訪華時表露出來。在歡迎哈珀的場合,溫家寶居然公開指責哈珀當政四年,拖到現在才來訪華,語氣中隱含著對哈珀去年沒有參加北京奧運開幕儀式的宿怨,但哈珀尚能自恃,婉轉地給予反擊,指出中國領導人也已五年未曾踏足加拿大。彼此彼此。

  最近在哥本哈根氣候會議上,中國也是氣燄高張,儼然以發展中國家的領袖姿態,拉攏七十七個國家搞統一戰線,砲轟發達國家,要它們對發展中國家提供資金和技術,幫助發展中國家提高減排能力。中國代表團團長解振華甚至說,已發達國家在沒有提供具體援助之前,沒有資格要求發展中國家作出更多的減排。這種駸駸乎凌人的態勢,倒忘記了中國一向自我鼓吹是世界上外匯儲備最多、GDP高居世界第二,富足可以成為世界兩G之一的責任,卻在爭取援助中將自已置於被援國地位,而不是施援國。

中國經濟是怎樣崛起的

  究竟中國是否已經崛起?答案是,在經濟上它確已崛起,尤其是進入廿一世紀之後,否則它無法成為金磚四國之一。但是中國經濟的崛起,主要是引進外資,不顧自然環境受破壞,讓中外資本搾取中國低廉勞動力,製造廉價產品,輸出賺取外匯,成為世界工廠而興起的。

  國際金融海嘯之後,中國崛起的氣燄更加張揚。原因是此次危機的病源發生在美國,它使美國在國際經濟領域的主導地位大大削弱,而中國憑其特有的權貴資本結構,壟斷著全國資源和財富,反而能夠任所欲為地集中力量去應付危機,較快地站穩腳步。

  權貴資本是一種畸形結構,它會造成一種國富民窮的局面。因為全國財富集中在國家手裡,便有可能在原本壞帳纍纍的金融機構中注入國家資金,加碼擴大,使多間銀行擠入世界百大銀行行列;中國工商銀行更在金融海嘯後超越花旗銀行,成為世界第一大銀行。又用國家擁有的高額儲備,增加石油企業和礦產企業資本,向世界各國伸張,藉著國際金融危機機會,加速收購非洲、中亞、南美,新幾內亞,甚至澳洲和加拿大的石油氣資源和礦產。

  在國內,國家動用國有資金,放寬金融信貸,拋出十萬億元應付危機的一攬子計劃,於是全國各地諸侯紛紛爭食這塊大餅,投入基建、樓市和股市。無論基本建設或房屋建築,都算是GDP,都成了地方政府提高GDP的政績表現,而各地官僚更可從中中飽私囊。因而在相當程度上減輕了因輸出銳減、工廠倒閉所帶來的負面衝擊。此外,政府又以政府貼補和行政動員方式推行家電、汽車下鄉,企圖藉此剌激內需,替家電和汽車企業「加油」。整整一年,中國就是靠這些辦法,勉強使GDP保持在百分之八增長的水準。

「保八」房地產和犧牲社會保險

  究竟中國GDP是否真的保八,誰也無法確證,因為中國的GDP是從各省上報的數字中統計出來的,而各省的虛報則是眾所週知的事實。不過中國進出口的數字比較確實。據官方發表,二○○九年一月至九月的全國進出口總值為一萬五千五百七十八點二億美元,比同期降百分之二十點九,其中出口八千四百六十六點五億美元,降百分之二十一點三,進口七千一百一十一點八億美元,降百分之二十點四。可見整個進出口貿易都減少兩成,這對中國就業問題是一個嚴重的威脅。根據搜狐網上博客研究,整個失業大軍,估計有一億一千三百四十萬人,以八億勞動口計算,失業率為 百分之十四點二,超過所有西方國家。但不能忽略,西方各國都有健全的失業保險制度,像加拿大,失業者可領一年相當於六成工資的失業金,即使失業一年,生活仍有保障,中國完全沒有失業保險這回事,一旦失業,生活便陷於倒懸。 

  也不要以為GDP能夠保八便一切太平。由十萬億元解救危機貸款所吹起的「保八」,其中包藏著許多禍根。今天溫家寶所擔心的地產泡沬化,便是危機之一。現在,一線大城市如北京、上海等,房地產價格飛漲到天價,表面上看似繁榮,實際上隱藏著深層危機。

  國內有人在網上指出:「目前國內房地產已牢牢綁架了整個國民經濟,樓市成了中央政府『保八』的『神丹聖藥』,也是地方政府財政開支的『提款機』」。這一評語正擊中問題要害。可以這麼說,在十萬億元解救危機的貸款中,凡是投入基本建設的,都不是馬上見效的,因為基本建設完成週期長,今年開始動工

,明年、後年、再後年還要繼續不斷投入資金,否則便會變成廢棄工程。因此有人估計,明年,中央起碼還要放鬆貸款六至八萬億元,讓基本建設工程繼續進行。但是地產投資見效快,各地諸侯都首先將貸款投入房地產建築,這不僅可以很快見到GDP政績,而且土地的出售,正是地方財政收入的重要來源。

  現在房地產在中國,已經成了除股市之外最大的投資市場。其中有國際資本和國內資本大財團炒買整幢商業大廈、住宅大樓和豪宅;那些關閉了出口產品企業的民間資本,也都結夥投入新樓和二手樓炒買;稍有積蓄的散戶則跟風搶進。整個地產市場便成了投機性的投資市場,彼此推波助瀾,炒到北京二手樓今年高漲四成八,是GDP增漲的六倍。亞運村附近的舊樓高達二萬二千人民幣一平方米。一間五十平方米的舊樓房,如果加上分期付款利息,要百多萬元,一個雙職工家庭便要三十年不吃不喝,不生兒育女,才能買得起。樓價之高,超出消費者購買力百倍以上。

  炒風由一線城市蔓延到周邊城市。上海迪士尼樂園落戶川沙的消息一公佈,川沙的公寓房價立即從每平方米的一萬零五百元?升到一萬四千六百元。漲風從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一線城市,逐漸蔓延到武漢、合肥、長沙、濟南、西安等二線城市。房價飛漲,一日千里。北京《華夏時報》記者報導,他在城南嘉園看一間房子,早上報價每平方米二萬二千元,下午便改為二萬五千元,一天之內漲了三千元。整個房市瘋狂活躍,都是由炒作投資造成,所以空置樓之高,達百分之三十以上。在炒作中,大量錢財湧入地產商腰包,連多年的爛尾樓都鹹魚翻生,散戶跟風趕進,形勢非常像股市崩盤前的情況。目前樓價的高漲,本身就是泡沫價,到了泡沫一旦破碎,將是千家萬戶嗆天哭地的時候,而大富豪們則拍拍屁股走人,留下來的是國家銀行一堆爛帳。

家電汽車下鄉:竹籃打水

  去年年底,國務院推出家電下鄉貼補計劃 ,初期是電冰箱、彩電、洗衣機和手機四項,其辦法是按產品售價政府補貼百分之十三,而產品售價有最高限額,彩電二千元,冰箱二千五元,洗衣機二千元,手機一千元。補貼在購物後向政府申請發給;但下鄉銷售的廠商,要由政府招標指定。後來,又加上電腦、摩托車、熱水器、空調、微波爐、電磁爐、汽車等七項。 政府的目的是刺激內需,拯救家電等企業的困境。但是家電和汽車等產品不同普通商品,需要有配送、安裝、修理、保養等特殊設備和後續措施,在農村很難做得周全,善後問題多多。

  對農民來說,他們是否有能力消費得起這些現代化的高檔產品?當然,農民之中也有富裕的和窮的,但可以說絕大多數是窮的。貧窮農民一般只能勉強糊口,尤其今年旱災嚴重,連糊口都有困難,即使政府貼補百分之十三,他們也享受不起這些產品。比較能夠度日而稍有餘錢的農民,首先要考慮醫藥費和子女學費,在他們普遍生不起病、讀不起書的情況下,也無力享受家電和汽車。

  金融危機前,有許多住在鄉下的農民是靠子女去城市打工匯錢來養活的,現在城市找工難,兩千萬農民工失業,加深了鄉居農民的困境。老百姓誰都知道,要促進內需,首先必須改善人民生活,提高人民收入,給人民以社會福利保障,否則人民哪有餘錢消費。所以,家電和汽車下鄉,等於西晉白痴皇帝司馬衷聽到災民沒飯吃時說的:沒飯食,何不食肉糜。       

  從真正效果來說,家電和汽車下鄉,得到好處的是富裕農村的富裕戶與得標的生產商。即使這樣,也只是今年上半年有銷量,下半年便大幅度下滑,八月份與七月份相比,跌幅達百分之三十到四十,以致商業部、工信部、發改部、財政部立即召開家電下鄉聯席會議商討對策,將小客車購置稅從百分之十減為百分之五。整個操作程序,完全是官方推行政策的一次商業促銷活動。網上一位評論者認為,家電下鄉是將農村僅有的富裕錢都吸到城市家電生產商腰包裡去,使農村更無創業基金,更難提升消費能力,是一次吃力不討好的多餘之舉。

二億五千萬窮人只能熬下去        

  中國經濟是崛起了,但真正崛起的是政府,是官僚、是權貴,是富豪。根據《二○○九年胡潤財富報告》,中國十三億人口中,有八十二萬五千個千萬富豪和五萬一千個億萬富豪。但以聯合國的資料,中國的赤貧人口最少二億五千萬,符合「貧民」定義的亦有八億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去年五月的報告指中國的人均GDP為三千三百一十五美元,在一百七十九個國家中排名一百○四,貧富懸殊近十年來愈拉愈大,富者身家均以百億千億計,當官的一貪也以幾億幾十億計,而偏遠窮鄉的農民連三餐也不一定能吃得飽。現在的中國,絕對是一個國富民窮的國家。

  房地產業的旺盛背後是無數迫遷戶的悲劇。幾千萬被迫買斷工齡的下崗工人、民辦學校老師、退伍軍人,他們在政府的高壓下連申訴的呼聲都無法表達。積怨無處訴的上訪者全國有一千萬多人,連國家信訪局前局長也承認,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上訪者是有道理的,實際上全國各省都派人長駐北京專抓上訪者回鄉,問題永遠得不到解決。

  「宣明會中國之友」網站上有兩段文字綜述中國窮人現狀,現在抄錄如下:

  「中國內地經濟發展一日千里,但每天仍有二點五四億人依靠不足九港元過活,九成活在貧窮線以下的人更居於偏遠農村。在資源匱乏的情況下,他們無力脫貧,只能日復一日地熬下去。如果缺乏適切的幫助,他們實在難以走出世代貧窮的窘局。」

  「中國近年經濟迅速增長,城鄉發展差距加劇,貧富懸殊問題愈趨嚴重,其中教育和醫療的支出成了貧困家庭的生活重擔,扶貧工作迫在眉睫。許多居於偏遠地區的貧農為了改善生活,離鄉別井謀生,衍生出很多社會問題,如隨父母出城的『流動兒童』,除了面對生活環境的重大轉變外,還因戶籍問題而面臨失學;而留在鄉間的『留守兒童』,則長期缺乏父母關愛,獨自面對學業與成長的重重困惑。脫貧之路,步步維艱!」

  基督教世界宣明會在中國從事扶貧工作的有七百五十人,他們足跡遍及寧夏、甘肅、新疆、內蒙、雲南、四川、陝西、河北、吉林等省窮鄉僻壤,能夠親身體認到中國窮人的境況。雖然他們幾十年來孜孜不倦地在中國從事扶貧工作,幫助窮困地區建校舍,發放助學金,救濟貧民災民,仍然感覺到中國脫貧的艱難和道路遙遠。

  除了宣明會外,海外還有好些慈善機構如香港智行基金,苗圃基金,台灣的慈濟會等等。連溫哥華也時有熱心人士和醫生,奮不顧身地結隊奔赴中國邊遠地區,贈醫施藥,義務替窮人做外科手術,捐贈醫療儀器。但總理溫家寶卻漠視本國數億貧窮同胞的困境,跑到非洲去一撒就是百億美元優惠貸款,以顯示中國崛起的慷慨和闊綽。

  中國啊,你幾時才能變得國富民也富?!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