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為世博付出的代價
 
人民為世博付出的代價
作者: 冉雲飛

大陸傳真

更新於︰2010-06-01 Print Friendly and PDF

● 自從北京奧運以來,當局視集中一切力量辦大事的極權模式為最大成功,無限擴大公權力,剝奪公民基本權利,為所欲為,肆無忌憚。上海世博已經弄得醜態百出,百姓雞犬不寧。

  眾所周知,由人組成的且政府系民眾利益託管者的社會,在比較良好且相對穩定的制度框架範圍內,自有其相應的運營規律,就像春夏秋冬一樣不可違時;同理,每個人都有在法律範圍內自由選擇自己的生活不受干擾的權利。但在中國,這樣一種最基本的權利,長期以來卻被政府集中一切力量辦大事的古怪思維和極權理念所侵擾,使得政府無度地擴展公權力的邊界,弄得百姓雞犬不寧。照理講,社會上的有識之士不乏對「集中一切力量辦大事」這種古怪理念的批評,但權力不受約束的政府絲毫沒有改弦易轍的打算。因為什麼是「大事」,為何要集中一切力量來辦,全都由政府說了算,且不公開其間的財政收支情況,民眾有什麼好處他們不管,只注重一種完全沒有人性、不以人為本的所謂外在形象,自然不允許傳媒進行負面報導和民眾質疑。

事無巨細的查禁日用物品

  自從二○○八年北京舉辦奧運會以來,他們視那種把北京圍得水泄不通、搞成一座孤島式的安保模式,稱之為成功。於是這種侵犯民眾權利、影響民眾正常生活的「成功」模式在官方諸多的維穩辦法中凸顯出來,成為他們的當然首選。官方本想通過北京奧運會、正在舉辦的上海世博會、即將舉辦的廣州亞運會,向國外宣傳自己「集中一切力量辦大事」的能量,向外宣示在全球經濟危機的困境下,只有中國這邊「風景獨好」;同時讓那些飽受愚弄和資訊遮罩之苦的民眾,被官方賣了還幫著官方數錢,用自己發炎化膿的民族主義和「愛國」熱情來為專制政權保駕護航。對外和對內的雙向資訊遮罩,成就了一個被抽空了一切真實苦難的中國,成功地「製造」了一個在世界上根本不存在的「和諧」中國,來為以官方為主體的強勢集團謀取最大利益。

  上海世博會把一個展示世界各國科技、商業和文化的活動場所,弄成像一個動盪不安的戰場之例證,是相當多的,我們先從極小的細節看起。據媒體報導,除國家法律法規禁止的爆炸性、易燃性、放射性等危險物質、管制器具等物品外,讓世博會如臨大敵並加以拒絕的物品還有:各種飲料、酒精飲品等液態物品;打火機、火柴等點火器具;橫幅、標語、看板、傳單等宣傳物品;電單車、電動車、單車、機動輪椅車、踏板車、滑板、帶輪鞋等代步工具;除導盲犬等服務類動物之外的各種動物;三角翼、滑翔傘、熱氣球、航空模型、風箏等可升空物品;無線電遙控玩具、對講機等無線電發射設備;其他可能妨礙他人參觀、造成他人人身傷害或財產損失、擾亂園區秩序和危害園區安全的物品。

  如此事無巨細的「危險物品」或「危險工具」清單,就算是恐怖多發地的巴以中突地區,以色列人對巴勒斯坦人的檢查也不至於如此「驚恐」。如此無所不在的「驚恐」,比中日戰爭狀態下的中日兩國人員的互相檢查,都還要嚴厲很多倍。不相信自己的人民到了如此地步,恐怕在世界歷史上,也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買管制刀具實名制也就罷了,連買耗子藥和農藥都要實名制,那就是連你「自絕於人民」的權利都給剝奪了,因為在他們看來,世博期間,你是不能隨便死的。前不久,著名藝術家艾未未與一幫推友吃飯後,第二天由杭到滬,荷槍實彈的檢查者在上海入口處定點欄截「危險分子」,這也算是上海為了保世博安全,簽了五省一市安保協議後有針對性的特別檢查吧。五省安保協議的簽訂,令人想起晚清時候,劉坤一、張之洞等重臣為了防備北部義和團騷亂南竄,所搞的東南互保協定。但歷史證明,可以防住義和團騷亂,但大清覆亡的步伐是無法阻擋的。

草木皆兵侵犯人權上癮

  和二○○八年的奧運會一樣,由於變態的安保行為,世博會也導致了大量侵犯人權的事情發生。不只是在上海的一些敏感人物被喝茶、跟蹤、監禁甚至勞教,就算是外地與上海八杆子打不著的城市裡,一些維權和異議人士也被訓話和威脅:世博會期間不得到上海去。據我不完全統計,因SB(世博會的拚音簡寫,和傻逼的拚音縮寫相同)會而被喝茶的人,至少也有十幾位,完全是一派草木皆兵、四面楚歌的景象。同時,全國民運、維權人士、法輪功、上訪者都被監控,不得越雷池一步。

  不過與上海世博會展館建設中被強行拆遷者的境遇相比,一般的喝茶所受到的傷害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了。且不說沈婷主持的、一直在維權的「中國冤民大同盟」,就是從去年開始到聯合國上訪的胡燕,以及海外民運因此而發起的「麻雀行動」,看了也令人憤恨難平。在這樣的人權災難面前,世博會給世界刻意「打造」出來的光鮮形象,被剝蝕殆盡。上海各區訪民在世博開展之前,都在家中接到警察送來的《告知書》:世博期間不得到涉及世博會活動的場所及周邊聚集、滯留、上訪、喊口號、散發傳單、拉橫幅、穿狀衣、舉狀紙、靜坐等。也就是說,光鮮的世博會形象背後,照例是眾多百姓權利被剝奪。

  更令上海官方寢食難安的是,他們的臥榻之側安睡著一隻國際級的「老虎」──著名的維權人士馮正虎。馮正虎去年在日本東京成田機場露宿九十二天的抗爭,令上海市政府顏面喪盡,也讓世博口號「城市,讓生活變得更美好」蒙羞,故只好萬分不情願地讓其回國。哪知馮正虎回來不僅不感謝黨感謝政府──想一想憑什麼要感謝它們呢──還一如既往地維權並且要控告那些不准他回國的人。事情僅只此也就罷了,馮正虎還要在世博期間於網上專搞冤案大展覽,這簡直使上海公安惱羞成怒。於是抄家、沒收電腦、被迫喝茶、家門前嚴密佈崗、來訪馮正虎者受到各種刁難盤查、威脅和騷擾,以至於馮正虎最終「被旅遊」,有段時間消失在公眾視野之中。這一切迫害大家都可以在網上刊發的馮正虎世博日記裡看到,絕非誰人向壁虛造。

  由於世博會的召開,權利受到傷害的當然遠不止上面幾樁,也不止上海本地人。世博會自然全面沿襲北京奧運的做法,在新聞採訪方面,不僅限制境外「反華(其實是反共,根本不是反華)媒體」的採訪權,使他們根本沒有來報導世博會的機會。就連「已經回歸」的香港也有五家媒體被他們打入另冊,沒有前往報導的資格,它們分別是《開放》、《爭鳴》、《動向》、《蘋果日報》、《壹週刊》。如此公然侵害新聞和言論自由的做法,還想塑造開放多元的世博會形象,實在是太低估民眾的智商了。

以抄襲展示山寨大國的風采

  上海世博會搞笑的事情不勝枚舉,比如客貨車必須是中高級車輛才能進入上海市區。有人開玩笑說:是不是要長得漂亮、身高要達標的人才能進上海?但問題在於,比這種可笑的規定更可笑的事,卻在上海世博會大行其道,那就是很多方面的抄襲。真正有創意的東西無法進世博會,倒是模仿性的、山寨版的東西,在所謂表現技術、商業、產業創新的世博會上大行其道,世上還有比這更滑稽的事麼?

  世博會從吉祥物海寶仿自美國卡通開始,到中國館的場館設計也是抄自日式建築,在在體現出中國的確是一個領風氣之先的「山寨大國」。中國的抄襲之風從日常生活玩到了塑造「國家形象」的世博會,這說明抄襲之風、山寨情懷,在中國有廣泛的市場,真是銳不可擋。最聳動世界的抄襲,自然莫過於其主題歌《二○一○等你來》完全抄自日本歌手岡本真夜的《不變的你就好》,其歌曲相似度達百分之九十五。這首耗費一千萬元打造的《二○一○等你來》自四月一日播出以來,短時間便被認為系抄襲而暫時停播。五月十四日日本媒體報出上海世博會主題曲因抄襲《不變的你就好》,花了三億日元亦即二千五百萬港元的賠償代價。不僅是一千萬元血本無歸,又付出二千五百萬元的昂貴代價,這錢從哪裡來的,納稅人的血汗錢應該如此白白浪費嗎?世博會該不該有官員為此引咎辭職?

  如果上海世博會存心以出位的方式,以這樣的「國際笑話」來博取廣告效果,這倒是一個不錯的主意,但這只是不折不扣的負面效應。世界上許多國家舉辦過世博會,但你聽說過哪一屆像這一屆上海世博會如此多的「國際笑話」嗎?恐是無出其右者。這樣的抄襲雖然典型地反映了中國社會不尊重知識產權的痼疾,其實從骨子裡講,中國的專制獨裁制度本身就不鼓勵你創新,因為不斷的創新、不竭的創造力,必然會為整個社會帶來新鮮的活力,這是成天喊「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官方所懼怕的。同時這也是中國雖然擁有許多聰明人,卻為什麼只是個「山寨大國」的根本原因。

世博多國對管制繁多怨聲不斷

  如果說世博會裡的志願者阻擾香港記者攝影報導的不合諧舉動,註定了世博會不會像官方期待的那般「和諧」外,還會有更多的批評等著他們。從上個世紀九十年代以降,中國的民族主義者就以「中國可以說不」自傲,不管「說不」的原因是多麼令人不堪。我不否認一個人或者一個群體有「說不」的權利,但你「說不」總要拿出真憑實據,理應通情達理,不可張狂逞強。我不能說國外對中國每一件事的批評都有道理,但總體說來他們多是據實以呈,以闡述自己為何「說不」。

  由於人相對較多,較擁擠且需排隊,對於不習慣排除的中國人來說,花了大價錢去看稀奇,心態難免會不好。德國之聲的記者在推特上介紹說:「中國遊客排大隊等待時間過長的時候,他們不僅責罵德國館的工作人員是『納粹』,奧地利館和瑞士館的工作人員也被罵做『納粹』(看來,講德語的都是)。」這並不是德國之聲的孤證,《南德意志報》對此有更為深入的報導,推搡、打鬥、辱罵事件不只是發生在德國館,而且英國館、瑞士館也發生過很多不快,甚至一度閉館,最後只有電召一一○前來彈壓方才甘休。雖然德國館的新聞發言人很客氣地說,大多數中國觀眾是很和平的,但辱罵講德語的人都是「納粹」,這恐怕不是中國官方所樂意看到的。讓他們無奈的是,他們的強力維穩恐怕無法過濾掉這樣不文明的觀眾進館參觀,否則的話,他們一定會像防範各種有害物品一樣先行禁止其入內,以便世界各國看到一個雖然是假象但卻是「和諧」的中國。

  在網上流傳的世博捷克館負責人斯特赫里克給世博指導委員會發出的信中,除了和絕大多數場館都抱怨因排隊時間過長,而導致的一系列麻煩外,尚有特殊人員通道、物流配送、緊急維修等問題。更為嚴重的是,世博協議部門拒絕提供勞工及移民管理部門要求的確認信,捷克館的許多工作人員所持的商務簽證很快到期,將不得不離開中國,而五月捷克館只有閉館。再者,世博多國館的負責人寫給世博指導委員會負責人任華鐸的信中也抱怨安全措施、活動組織等多方面的不便。或許捷克閉館這一問題已經得到解決,但從網上的這封信來看,上海世博會雖然動用了相當的人力、物力、財力,但其配套工作,遠不如他們對中國潛在的「危險滋事分子」特別是對異議、維權人士等管制得那般毫無紕漏,準確而有效率。

人流不夠組織公費旅遊填數

  中國舉辦任何一個國際會議,都會從各個方面變成中國現實社會的一個縮影。這種縮影最集中展現的是中國政府不尊重科學和規律,顢頇胡來的運營能力。有人可能會不承認中國政府無能,當然這要看你怎麼看所謂的能力了。如果你認同叢林法則,認同強權即真理,那麼中國政府無疑是世界上最強悍的政府。可惜的是,現代社會對一個文明國家政府能力的認定,不是以叢林法則和強權作為判定標準的,而是以尊重人權、便利民眾、促進經濟發展為鵠的。

  有人或許會說,世博會不就是正在給民眾帶來利益、促進經濟發展麼?事實證明,這種說法是既沒有事實根據,亦沒有真正的客觀效果可以證明。一方面中國政府只要在醫療保障上花一千六百億,全民就有最基本的保障時,他會說不堪重負,沒有錢。但當要做面子工程時,上海世博會一砸就是四千億。這四千億作為納稅人的血汗錢,怎麼批准投資的?怎麼使用的?如何賺回來?其間有無貪腐?民眾有何好處?一律不得與聞。只要是面子工程,就是拿錢砸出個「政治面子」,而不管其經濟收益。事實也正是如此,如今世博會的參觀雖然較擠,觀眾排除時間也較長,但就參觀人數而言並不多,甚至不及其預料的一半。除了表明民眾的冷淡外,也說明世博會的設計參觀能力和接待能力非常成問題。

  參觀耗時的成本就不說了,進去參觀後強行製造人流量,以及近乎捆綁式的高消費,使得參觀者怨聲載道。不特此也,既然參觀的人少,顯得不夠有「盛世景象」,因此這樣的「政治面子工程」自然會有全國一盤棋的意識。即不只是開建時「集中一切力量辦大事」,即令是落成了,參觀的人少,更要營造一個人潮湧動的氛圍,繼續「集中一切辦大事」──那就是將到上海世博參觀當作每個單位的政治任務來抓、或者是福利休假的派發,自然少不了公費旅遊。這只不過是把早就洶湧澎湃的「三公」公費吃喝公費旅遊公費消費,擠出一點拿來到上海世博上消費罷了,有何難哉?

  據外媒報導,北京公務員、企事業單位已做了妥善安排,職工在未來六個月先後參觀世博會。僅新華社一個單位,已經組織了八十二個世博參觀團。據估算,僅北京一地,將有三千四百個以上的團隊訪問上海。一方面是「盛世奇觀」,一方面是千百萬民眾在貧困線上掙扎,真應了老杜的詩: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啊。

二○一○年五月十九日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